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光绪中华》第75章 幕末流裔


“奴才所言之喜有二。”,奕忻躬身道:“其一,俄国恐怕没有余暇兼顾东方了,奴才刚刚收到消息,奥匈帝国支持保加利亚的独立诉求,如此一来,俄国人即将面临整个欧洲的压力。奴才以为,我大清正可厉兵秣马,收复江东正其时也。”,说着,奕忻有些激动,抹了抹眼睛道:“唯如此,奴才才可有脸面去见祖宗……”

我黯然不语,俄国人占领了江东六十四屯,使松花江以北的广袤土地完全被俄国人所占领,奕忻心怀远大,如此奇耻大辱,他当然没有脸面去见老祖宗。如今眼看恢复有望,怎么能不激动?

奕忻默默流了一阵眼泪,又开口说道:“奴才这辈子失意事多,开心事少,当年左文襄恢复新疆,那是奴才这辈子最高兴的事情。没想到到老了,还能恰逢圣天子在位,光复荣光,奴才死又何憾?”

“要过年了,六爷也不说点吉利话儿,死啊死的多不好,六爷您刚刚说有两件喜事儿,另一件呢?说来朕听听。小寇子,给两位大人看座,赐恭亲王奶子,赐李中堂参汤。”,我可怜他这番心迹,岔开他的话问道。

“奴才失仪了……”,奕忻躬身道:“皇上,那是天津机器制造局的事情,少荃公知晓甚详……”

李鸿章接过话头,欠身道:“回皇上话,乃是天津机器制造局一个名叫王福生的游击,他听说龙旗军飞艇升空的消息后,琢磨着那玩意该怎么能用到野战上去,琢磨来琢磨去,又去问了不少洋人,终于弄出了个从天上往地下扔的炸弹,拒天津来的消息,说第一天这王福生爬上吊台,朝下扔下了一个三十来斤的铁砣子,也算是吾皇鸿福庇佑,一次就成功了。臣详细问了他那个原理,原来他有两层铁壳,做成了个纺锤的样子,一头重一头轻,用来确保引信那头先着地……”

我一抬手,止住李鸿章解释原理,激动地说道:“朕明白,朕明白。总之这王福生搞出了个新玩意,这是你在直隶时的功劳,李鸿章你现在是文华殿大学士吧?已经位极人臣了,朕也不好再赏你,这样吧,这次朕就不赏你什么了,你刚刚领了军机,住处都安排好了?有什么想法?”(李已经是文华殿大学士,再上面就是保和殿大学士,乾隆年的傅恒之后再无人臣至此极品。)

“臣不敢贪图赏赐,但为皇上效力而已。现在正在觅宅子住。”,说到军机处,李鸿章眉头稍蹙,说道:“至于军机处,臣到北京不久,一时也说不上来什么,不过皇上加此荣恩于臣,臣虽感激涕零,然臣亦有一二建议,恳请皇上圣裁。”

“噢?”,我想了想道:“前头抄了续昌的宅子,那边就废弃着,虽说有些不吉,朕回头叫内务府弄一下,你便就搬进去吧,要说不吉利,也没那些个忌讳,想来皇本生考,先醇贤亲王的旧宅,也就是朕的潜邸,便是高宗年间和砷的宅子,住着也没什么问题。李中堂放心吧。”

“臣叩谢皇上恩赐,臣不敢信那些乱语,臣向来以为人臣祸福,与所居无关。”,李鸿章叩头起来道:“臣所忧者,如今皇上重用的,乃都是洋务派,臣所忧的便是朝野物议,加之如今军机处几位大员又闹得不可开交,实在是……”

想起许庚身孙毓汶这两个杀才,我原本不错的心情立时便沉了下来,这两个王八蛋,满口仁义道德,做了这么多年官居然还是不开窍,李秉衡虽然只是个巡抚,但是在行宫中我与他秉烛夜谈过,圣眷正隆,他们也不想想,这样的人,是得罪得起的嘛!

我沉着脸摇了摇头说道:“今儿不说这个,朕今儿个撂句话在这,军机处要改革,军机处军机处,便要理军事,李鸿章你去想想,朕有意把这个军机处改成军部,你朝着这个路子去看看该增补什么人,裁撤什么人。像孙毓汶许庚身这样的军机,调他们开去教育衙门吧,该做什么事就做什么事,要明白他们是受容闳节制,不然又要在那边给朕搞出这些那些个事情来。这半年刑部主事刘光第历练的不错,让他实授侍郎,赏刑部尚书衔办事吧。兵部让世铎回来做着,军机处原来的那些个杂务,仍旧交还回上书房来做,上书房的事情,恭亲王先领着,另外朕还有意加设个后勤部,隶属军部,让李秉衡兼起来。朕想着,这天下军马事宜,由兵部,军部,后勤部三部管起来,世铎是王大臣,便由他来节制,但是李鸿章你要清楚朕的意思,名义上是以世铎为首,实际上却要以你为首,不让你挑这个头是爱护你,不要想岔了。”

“臣不敢。”,李鸿章躬身道:“皇上圣明,只是如此一来,三部该管的事情有些重叠,又该如何呢?”

“削兵部,兵部将来只管征兵就好了,其余的朕一时也说不到那么细,朕今儿个说的是个大方向,事情还是要你李鸿章去想怎么做,你是领班军机嘛!”,笑了笑拍了拍手道:“今天说政事也说得够了,咱们一直冷了文廷式,先歇歇嘛,小寇子,去让御膳房准备夜宵。”

寇连才应声去后,我让小太监又多生了几盆炭火来,说道:“好吧,我们一起听文廷式来说故事吧。”

“臣无礼……”,文廷式欠了欠身子道:“皇上,王爷,李中堂,臣放肆了……”

文廷式喝了口奶子,因为李鸿章只不过赏了参汤,而他却与恭亲王一样赏了奶子,所以看上去有些兴奋。

“今年八月十五,乃是中秋节,其实臣正在日本一个年轻的报人名叫德富苏峰的家中宴会,同在的还有樽井滕吉,曾根俊虎,长冈户美等日本年轻的文人一起聚会,谈诗论词,甚是清雅,虽然这些倭人都是信奉皇国扩张,然而一时也没有要犯我中华的念头,只是念念不忘堪察加而已,故而臣方肯应邀而去。臣亦少少学了些倭语,故而相谈亦是甚欢。”

文廷式的语声娓娓,说话又甚是俊雅,很快便将我们带入到他的语境中去,沉浸到那个秋夜中去。

同行的有个叫二叶亭四迷的小说家,在说起中秋赏月时感叹说北海道观月,分外的苍凉,分外的有萧萧感,一旁但凡去过北海道的人,都闻声出言附和。文廷式诧异之下,闻言便有些心动,于是便动了往北海道一游的念头。

当夜无话,第二日,二叶亭四迷非常热情的指点了路线,并且问文是否要相陪一起去北海道,文廷式因为还要沿途考察教育,于是便婉言谢绝了,自己跟随一支贩运秋蟹和海鱼到东京来的商队,往北海道而去。

商队中有两个年轻人,便是后来带来北京的那对兄妹,面目含悲,那女子亦常在车中啜泣,倒是那男子名叫松平志男的,时常一个人坐在车前发呆,时而又捏紧拳头,愤然望天。

文廷式孤身为客,既是如此,也不便相问,一路北行,直到过了函馆的时候,商队的人知道文廷式是从中国来的,特意指点他说这里乃是几十年前有名的战场,问他要不要去看一看,边说着,边摇头叹了口气。

文自然不知道这是著名的箱馆,也就是后来改名的函馆。在这里,幕府最后的势力被围剿殆尽,倒幕运动正式完成。从此维新才算正式开始。

文是个文人,自然点头应允下车,跟商队说好等待的地点,便要往城郊的箱馆之战的遗址而去,却不料那兄妹俩听说他是从中国来的,以及要凭吊箱馆之战遗址后,却跳下车子,也要跟随一起,说是父辈亦在此役中丧生。

于是三人便来到了城郊的著名的五棱郭工事前,一片枯草,萧瑟秋风,别有一番哀凉之意。一到了这里,文廷式不仅悲从中来,怅然若失的站在依稀可见昔日宏伟规模的五棱郭前,却突然发现那兄妹俩个早已是跪地泣不成声。

“知道吗?岁三叔叔就是死在这里的。彩子!我们要复仇!”,那少年的拳头捏的咯咯作响,瞪大着眼睛看着妹妹。

便在这时,文廷式却发现有一队士兵正朝这边跑来,一面紧盯着他们,一面以日语大声呼喝。

“是恒雄!”,那哥哥咬牙切齿的叫道。

“叔叔?!”,松平彩子讶异的叫道,脸上慌张之色更加的明显。

文廷式看着这两个可怜的孩子,油然而生一股保护之意,伸出手来想护着这两个孩子。他这时并不知道日本士兵是冲着他来的还是这两个孩子,所以颇有些茫然,就想伸手护住孩子,免遭池鱼之祸。

却不料那哥哥一把挣开,反拉着他的手向五棱郭后拖,口中急促叫着“快跑!”,三人一面奔逃,一面回头张望追兵。文这才发觉士兵已经开枪了,几枚弹丸打在五棱郭的墙垣上,打下几块砖块来,甚是凶险。

就这么在密林霜原中躲避了追兵,途中又遇上黑熊,差点丢了性命,幸好文廷式随身带有一柄手枪,危急之中击毙了黑熊,这才逃过一条性命。三人互相帮助,途中屡遇绝境,幸而那男孩身手不错,文廷式又有手枪,这才屡屡化险为夷。又搭了船过了海,到了一个岛上,文廷式已经不知道是身处何处了,只是这一路而行,钱用掉了不少,但是也知道了这两个孩子的身份,以及这一场追杀的由来。

而那两个孩子,也知道了文廷式的身份,和最近中日之间的一些外交纠纷事宜。于是便在话头中露出了恳请文廷式帮忙的意思。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