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光绪中华》第76章 对日新思维


文廷式与两个孩童一路历险,到得兄妹家中,见岛上居民对这对兄妹都是执礼甚恭,心下讶然,逢这对兄妹跪地恳求,这才发问。

一席话后方得知,这对兄妹今年刚刚成年,自小知道自己身负血海深仇,又是高贵的血脉流传,自然是不甘心在这小岛上索居一生,于是跟随着商队去往东京,看望自己被幽禁的爷爷,被在东京读大学的叔叔知道后,告密了政府,所以才会惹上追兵。

文廷式也知道了这一场倒幕运动的最后篇章所遗留下来的这一脉,原来是旧会津蕃蕃主松平容保的幼子松平勇保的骨血,松平勇保的名字,乃是取了追随父亲的大将,新撰组局长近藤勇的勇字,为人刚毅,却与新撰组副局长,一时猛将土方岁三在组建虾夷共和国的时候,同时爱上了一个当地的阿依努人首领的女儿。虽然二人仍旧是好朋友,在明治政府穷追不舍的打击下,也是极好的战友,但土方岁三坚韧的性格却将爱情和生命全部都让给了松平勇保,自己却婉言拒绝了法国人想带他到法国去的好意,带领着残余的五十余名新撰组武士,手持武士刀,口吟着最后的和歌:孤臣身殉虾夷岛,忠魂永卫东方君。唱着歌,倒拖着武士刀,骑上了战马,昂然走出了五棱郭,冲入敌阵……对面,是明治政府军的火枪和大炮的阵地,最后,土方岁三身中数十枪而死。(好像浪客剑心说的就是这时候的破事。)

松平勇保目睹好友的死去,知道他的一番心意是为了保存松平氏最后的一脉,悲伤中流落在北海道各地,躲避着政府军的追缴,直到日本明治政府大规模开发北海道,松平勇葆跟随着一些不屈的阿依努人逃到了目前这个无名岛上避世,直到十几年前妻子分娩出儿子,女儿,又等到亲眼见到儿子健康的长到了八岁,他才把儿子和女儿叫到身边,向他们讲述了家族的骄傲历史,他们那个备受陷害欺辱的爷爷,他们那个忠勇不灭的岁三叔叔,虾夷共和国的寥寥数十天的短暂历史,以及——对明治政府的刻骨仇恨。随后,拿起早已准备好的武士刀,在家人的痛哭声中,微笑着切腹而死。他的妻子也在哭喊中抽出丈夫腹中的武士刀,一刀插进了自己的腹部。

那两个孩子不明白父亲母亲为什么会自杀,但文廷式知道,他知道松平勇保其实早存死志,只是为了要亲眼见到自己的孩子长大成人,这才自杀以报土方岁三。而孩子的母亲,是知道自己的族人一定会帮助自己照料孩子,而下定决心去追随丈夫去了。

故事说到这里,已经接近尾声了,至于那对兄妹为何要跟随文廷式而来,也是呼之欲出,只是这个故事本身凄惨已极,文廷式说到最后,声音已经是略略发颤,这远在东瀛的人间惨剧,给这本来就不太暖和的大殿又带来了一种沉寂的气氛,让人不寒而栗。

“真想不到,化外之民,亦忠义若此……”,良久,李鸿章才讷讷出言道。

我也从故事中缓过神来,握了握手中的茶杯,已经是冰凉。一阵冷风一吹,这才完全清醒过来,连忙命小太监们加生炭火,夜宵凉了赶紧去热,招呼几位大人一起吃夜宵。

喝了一碗热热的参茸粥,又吃了几只母子鲜虾饺,再弄点翠皮菠萝球,吃几块灯香酥,这才让几个人的寒意驱散了几分,偌大的房间里,也就恢复了平日的奏对格局。

“嗯,李中堂刚刚说彼化外之民亦有忠义在,照朕看,此乃是人之本善,如今东学式微,西风东渐,正是该倡一倡这份忠义。六爷常听戏班子,也在家里叫过堂会吧?”,我朝奕忻看去。

“回皇上话。”,奕忻抬头回话道:“奴才不太好这个,不过宗室中好这口子的也还不少,听说豫亲王义道,睿亲王仁寿他们几个家里常叫堂会来听,皇上要想在这个上头编个戏儿来行教化之事,奴才看也使得。回头奴才便去办。”

我笑了笑道:“这倒也不急,我们老祖宗前头也有什么《赵氏孤儿》嘛。比起这个来还要忠烈许多。”,转头对李鸿章道:“之所以朕说到这个东学的事情,是朕突然想起来朝鲜最近也正在闹东义道还是东学党的?加上这么个事情,朕留你们下来也是想议议看,一是朝鲜,袁世凯那边也上了好几道折子请旨了。朕一时也还没答复他。二来嘛,这倭人这里,对我大清,是否有可资利用之处。当然,朕的立意不是为了利用,帮是一定要帮的,人家年轻的孩子,翻山过海的到咱大清来,说什么也不能就让他们就这么空着手回去,这是个底线。六爷和李中堂办了这么多年洋务,从这上头来讲,咱大清怎么去办,用多大的力去办,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讲究,你们都说说。文廷式你对日本还算熟,也在一旁参议参议吧。”

三人应诺,都思索起来,我在一旁踱步,自己也在思考着这么个事情。这松平一氏以及他的那些虾夷部属,所在也许就是在如今的俄占北方四岛附近吧,也许就是齿舞诸岛之重的哪一个,这么个地方,冬天要冰冻,而且没有战略纵深,从军事上来说没有什么战略价值,该如何运用现在这么个态势呢?

至于朝鲜,袁世凯也该执行了我的那个命令了吧?

“咳,皇上。”,恭亲王奕忻轻咳了一声道:“依奴才浅见,不如见了那松平氏再说?就此事而言,不外暗助明助不助三途,暗助者供给物资军械,甚至钱银,让他们在倭人国内闹起来也好。明助者,令其求为大清藩属,皇上可择一二能吏助之,仍是供给物资军械钱银,以大清之力保之,如此,可循例并同为琉球张目,一举两得,也够倭人忙一阵了。这不助嘛,便是无所作为,赠其钱银令其归返罢了。但看吾皇决心了。”

这话说得不错,我与李鸿章文廷式听得不住点头,不过仍旧是有问题的,北海道岛孤悬日本本土的北方,我的运输线拉的比较长,容易受到攻击,这个计划必须在打残日本联合舰队的基础上才行。而且,如果走西面走的话,还要提防俄国人的远东舰队。

果然李鸿章毕竟是办海军出身的,他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皇上,王爷,臣倒觉得这三策均有难为之处,暗助明助,都有个运输问题,海上航行线长,易受攻击,若是次次都要护航,又太奢侈了些。若是不助吧,又恐怕有伤皇上天朝君主的仁德和颜面。”

我突然想起来,这文廷式去过的,倒是一言不发,于是问他道:“文廷式,你去的那个岛,是在函馆西还是东?”,这个问题很重要,牵涉到补给线的问题,如果能在那边函馆西立足的话,对老毛子也是一个威慑。

“回皇上话,乃是在函馆之西,听当地人言,似乎名叫奥尻。”

“地图!”,我叫了一声,旁边的寇连才连忙呈上从英国人那里弄来的东亚地图,我招呼几人凑过来,说道:“文廷式你接着说,我们一边参祥一边说。”

“是,这奥尻岛南面住有几千人,北面乃是一片密林,臣未有深入,只是听当地土人言说北面是平坦的沙坡,南面倒有个港口,岛上有倭人政府派驻的军队差役,大约数十人左右。”

“哦?”,我手指停在奥尻岛上,抬起头道:“明天朕要见见那对兄妹,文廷式你去准备一下,办完这件事,你便放假吧。”

“臣领旨。”

我点了点头道:“嗯,你跪安吧,明日再递牌子来见朕。”

文廷式走后,我跟奕忻李鸿章说起了我的安排,奥尻岛占地足够大,一旦我下定决心,可以让海军在南面水域举行实弹演习,吸引日本海军注意力,让运输船运送装备,陆军去到奥尻,函馆两地登入,由松平氏去号召那些不顺从政府的人,这样一来,可以顺利地在日本大后方展开根据地,等到日本海军注意到的时候,他也不敢立刻就派海军北上支援作战,这时候便可以将日本联合舰队死死的封锁在吴镇守府一线的军港内。等到他从东面绕过去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如果行动放在明年初冬进行的话,那样更好,一来松平氏有足够的时间去联络一些人提前做好接应准备,二来入冬后北方水域结冰,军舰无法绕行到奥尻函馆一线,北方的战线有足够的时间来坚固防守。

李鸿章倒是担心俄国人会插手,我笑了笑道:“俄国人?俄国人的心思现在全在欧洲呢,等到他反应过来,他还出不出得了海参崴还是一回事!”

嘴上说得漂亮,心里却在犯嘀咕,欧洲那边,能不能快点闹腾起来呢?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