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光绪中华》第83章 军歌


“骁骑营前锋营健锐营加上龙旗军,你们!”,我顿了一顿,看着四周站立着的各营军士。面色沉了下来,接着道:“你们都是朕的亲卫,朕的禁军,都是天家的护卫,照理来说,你们中的许多人,老家就在这辽东大地上,开国时先祖从龙入关,从此离了这片故土。朕到盛京是来祭祖来了,你们也能凭吊一下先贤。”

骁骑等各营担负警戒的士兵听了,都有些伤感,领兵将官领头一跪,当下跪了哗啦啦一大片,“叩谢皇上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声音喊得地动山摇。

我转身面北,一挥手中马鞭指向北方道:“朕近日接连收到边事不宁的奏报,说有人要吃掉我辽东,吃掉各位的故土!吃掉朕的祖陵所在!朕虽年轻德望不足,但是也绝不敢也不甘畏敌割地!”,说到这里,压了压马鞭,加重音量道:“你们愿不愿意交出你们的故土!把这片辽东大地交给俄国人!”

“不愿意!”

“很好!”,我点了点头,扯开了嗓子喊道:“都给朕站起来!打起精神来!跟朕去打老毛子,你们怕不怕!”

“不怕!”

我将马鞭往人丛中扔去,看着霞光中那些口中呼喝着白气的年轻的脸,郑重其事的道:“好!将士不惜命,朕又何惜爵位赏赐!朕金口玉言!这一仗,朕起码要封一个侯爵出来,想光宗耀祖的,都跟着朕去打仗!”

“吃皇粮,保边疆,跟着军门干他娘!穿军衣,吃皇粮,是汉子的上沙场,任他虎豹和豺狼,老子横竖干他娘!”

这边的军歌还没消停,那边又爆起一阵来:“脑袋掉了碗大个疤,老子拼命保国家,上了战场把敌杀,谁犯孬种就操他的妈!杀!杀杀杀杀杀杀杀!”

听着这粗俗的粗歌,我哈哈一笑,转头看着身边的侍卫,倒是一个个热血沸腾的样子,心中一想,倒也是这么个理儿,粗汉子就是要兴这种粗歌,你要是弄个骈四骊六的文绉绉的东西给他们唱,说不定早唱睡着了。

旁边的寇连才皱眉道:“这些粗歌,没的污了皇上的耳朵,奴才去通报聂军门让他们停了。”

“别啊。”,我连忙摇手止住道:“当兵的嘛。就这么粗些也好,就这么走过去吧。倒不用通报了。”

三月初,一路疾行经昌图,长春府,新城府折绥化府又转海伦府,前面离黑龙江将军依克堂阿现在的行在,黑龙江大营所在地嫩江府已经只剩一天路程。近七万大军在驿站宿营,前方驿马不住的与前线互通消息,得知在前线已经接了好几战,双方各有死伤,敌方都是小股骑兵在对岸做过河势态,引我方开枪开炮后又收了回去。我方被敌方冷枪和炮击打死了十几个士兵,对方也撂下了十来具尸体,倒没太吃亏。

不过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头,敌人这明显是在作火力侦察,难道对方正在集结火炮?怎么可能呢?远东铁路没有修好,海参崴现在正结着冰,他的大量火炮怎么运过来的?难道是早有储备,从海路运来的?

不过算起来,他也应该没多少火炮才对,俄国的主要精力现在应该是欧洲,在远东,他实在没有必要放太多的军事力量,难道是因为中英结盟的缘故,导致他加强了在远东的战备?

想到这里,心里越发的觉得自己在国际局势方面,不能再太过依赖于自己以前的那些经验了,等战事一了,要尽快的组建一个收集国际局势的情报机关才是,不过,中国人的长相跟老外又有大差别,实在是很头痛。

不过那都是后面的事情了,目前首要的是要立刻让依克堂阿迅速调整防御阵型,已经暴露的火力点,特别是为数不多的37mm行营炮,不能被敌方的炮火吞噬掉,要迅速移防,上谕由驿站八百里加急送去,不过天色已经黑了,驿马夜行没有什么效率,就算明天凌晨送到,命令传达到实施也要近两天的工夫,只好明天再送过去。

就是因为这个,我心神有些不宁,生怕就是等了这一晚导致炮位的损失,所以这才出来四处走走散心,聂士诚的大营一万两千余人,在驿站周围驻营,外围是骁骑营等三营驻防。这也才有了我听到这些粗俗的军歌的机会。

就这么往前走着,一路对着敬礼的士兵点头,刚才那忐忑不安的心情已经不翼而飞,心中先把要跟聂士诚说的几点草草过了一遍,不外乎是我想以他为主力打这场仗,要他做好准备等等。

正想着的时候,前面的军歌已经是风气一变,居然文雅起来了:“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

这是唐李贺的诗,心怀国事,豪气干云,用来做军歌正是恰如其分,我心中暗笑,这营的带队管带一定是个读书人出身,正想着,突然听到第二遍的时候,歌词已经改了:“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江东故地游?还我河山犹在耳,又闻俄虏鬼声吼!鬼声吼,男儿何不带吴钩!”

寥寥几句修改,加了个尾巴,先说明时事,后面跟上一句男儿的怒吼,的确振奋人心,这个管带是个人才。当下驻了脚步,叫来一个士兵问道:“你是哪个营的?管带是谁?”

“回皇上话!”,这里的士兵说话都像爆豆子,不是说的,简直是吼出来的:“步军昌字营,管带徐世昌大人!”

徐世昌?难怪了。

我点头道:“叫他出来见朕。”

“回皇上话!”,又是一声吼了出来:“各营管带都在聂军门中军营里商议军机,不奉命标下不敢去叫!”

“哦?管带不在你们军歌也唱得这么好?”,我笑了笑拍他的肩膀道:“不错,这个营不错,记下了,昌字营额外赏双薪,徐世昌官升一级,赏统带衔。”

“谢皇上恩赏!”,那士兵听说有赏,立刻红光满面。

我哈哈一笑,催促后面道:“咱们快些,去中军帐!”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