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圆明圆大劫难》第13章 八里桥战役


漂亮的汉白玉桥 
战场 
八里桥战役 
柯利诺将军勇猛 
中国人的英雄主义 
蒙托邦甚喜
英国人祝贺 
大胜仗 
联军奇怪的弱点
探询中方军备实情 
两战俘之死 
弹药耗尽 
恭亲王出场 
抢劫 
联军最后通牒

9 月 19 日

白天用于侦察行动。这十分必要。英法联军既无现成地图,也无可靠的情报。部下被扣后,将领们期待着清政府出面。威妥玛被派举着白旗前去通州。他正告中方当局,和谈已经中止;“人质”不还,北京城将挨打,甚至被攻占!当时,通州知府仅回答说,巴夏礼早已离开城里;至于被擒的人,暂作和约签署的担保,事后定将放回。

额尔金和葛罗离开河西务, 来到联军营地。外交官们尽量不惹人注意。埃里松嘲讽地说:“直至此时,外交官们的作用并不显著,使团人员有些垂头丧气。额尔金勋爵和葛罗男爵则对各自的将帅比较殷勤了。‘亲爱的将军’称呼,取代了之前的‘将军先生’。”

蒙托邦埋怨两位特使又一次受骗上当,责怪他们对清政府还抱有幻想。他尖刻地说:“没有任何东西能让他们睁开眼睛。他们一心只想着用外交手段取胜,这使他们盲目轻信。”

9 月 20 日

柯利诺将军率 3000 匹马和野战炮连急行军赶来,增援前线法军。援军来得正是时候。英军方面,格兰特也要还在河西务的拿皮耳将军尽快带2 个团前来与他会师。

侦察表明,清军骑兵正向通州至京城的运河一线大规模集结。运河上有两座桥,西边一座是木桥,炮兵不能通行。第二座为单拱石桥,是一座漂亮的汉白玉老桥,建于 17 世纪,有动物石雕栏杆,名叫八里桥。八里,大概是那里到通州城的距离。从桥上,可以远望北京高大的城墙。但因有树林和住宅掩蔽,联军看不见那座桥,更不清楚其具体方位。

而正是在八里桥前,僧格林沁将军决定交战,以阻止英法联军推进。联军“远征”正式报告中说,“按中方的说法,这是一个大包围圈,英法军队从中必将找到他们的坟墓”。在这个大平原上,清军统帅亲率约 3 万之众的大军,而且阵地精心安排,大多隐蔽在树丛或村落之中。作为预备队伍,清军统帅还拥有精锐部队,即京师禁军,以兵勇身穿黑边黄马褂为识别。而且,这位将领非常熟悉地形,而联军却不能。

英法联军准备迎战。蒙托邦原本希望“九一八”的胜仗能促使清政府撤销这个“无耻的圈套”。 但是,由于未见中方出面,仅见大批清兵集结,格兰特和蒙托邦征得两位全权特使的同意,决定寻机与僧格林沁正面交锋。据蒙托邦所言,这位了不起的将领,无论白河败走还是“9·18”失利,都未使他失宠降职。

9 月 21 日

蒙托邦将军这回运气真好,轮到他走在部队前头,并确定进攻位置。对于他,立功的一天终于来临。这是与清军作战而扬名内外的时候,况且又将无人来和他争功!

蒙托邦描述了战场状况。此地距张家湾联军营地 5 公里,是通州重镇,铺花岗石的老马路通往北京。而在八里桥村,这条马路横跨运河,从石桥上经过。联军两帅知道,桥前桥后,均由僧王大军把守。于是,决定攻夺该桥。他与格兰特商定,一旦确定了八里桥的地理位置,就将法军部署在桥正面,然后攻取这个战略要地。

联军营地里,可谓群情激奋而又惶惶不安。

天刚亮,大家喝罢咖啡。5 点半钟,出战信号打响。天气好极了。第二营一轻步兵写道:“……清晨晴朗,略感凉爽,令人快活;河面上,田野上,飘浮着朦胧的薄雾……不一会儿,明媚的阳光驱散晨雾,照耀远近乡野,大地多么让人陶醉!”

战线从东向西展开。冉曼将军率 2 个炮兵连以及参谋部居右侧。柯利诺将军率一炮兵连居中,作为先头部 队 直 插 八 里 桥头。随后跟来的英军将向西展开,步兵、炮兵居中,骑兵居左。这便是作战阵势。英法各派出4 0 0 0 人马,共计8000 左右。

而清兵,却多达 2 万至 2.5 万人,部署在平原上,呈大弧圈阵势,战线约 5 公里,两翼强固。而中央,八里桥轴线上,有一村庄作为坚固的支撑点,村后留有大批装备火炮的步兵为增援。

左翼,柯利诺将军亲率 1 小队人马挺进,有 1 连工兵、2 连轻步兵、1 连炮兵和 2 小队骑兵。冉曼将军则率部跟在后面,其中有 1 营轻步兵、引信兵、12 炮兵队和 101 战列团。柯利诺先头部队不久与大队清军马队遭遇,对方从左翼包抄过来。其时英军尚未赶到。这样,柯将军令部队停住,组成方阵,架设大炮,准备应战。

清兵首先开火,据蒙托邦称,“声势很大”。清军骑兵成密集队形驰骋而来,直至离法军前沿阵地仅五十来米。这一切全无声息,听不到任何指挥号令,这场面确是令人吃惊和紧张。埃里松说:“一切动向,全由上下左右晃动的旗子示意,好比海上信号那样。”

清军骑兵遭到猛烈的火力攻击,一个个应声落马倒地,可后面一队队人马,仍接踵而来。他们人多势众,欲把法军前哨小队淹没。“形势严峻,危险迫在眉睫。在我军战线周围,响起阵阵粗野的喊叫声。只见敌方战马奔腾而来,四处扬起大片尘土,时而像是把我们这些士兵团团围个水泄不通,时而像是不停地从他们身上踏将过去。”多亏炮兵猛烈地轰击,敌阵一片惊慌,柯利诺将军才得以撤退。

重新开战。清军发现联军部署似有一个薄弱环节,即法军柯利诺部和英军萨顿旅之间存在空当。于是,清骑兵蜂拥进入这个空当,想不到陷入被围困的境地。战局十分微妙。“明天,我们来看住这支僧格林沁羊群”,一名少校大叫道。在右翼,蒙帅很想前去救援柯利诺,可是清兵突然从其右翼包抄过来,他被迫进行反击。巴赞库尔写道:“清军马队猛扑过来,竭力把我们团团围住。见我方兵少势单,他们更大胆起来,粗野地喊叫着,俯身策马,挥舞刀枪,大耍威风……”

居中路的冉曼将军,接到命令向右翼出击,但清兵也向他冲来。德拉格朗热中尉记道:“炮火枪弹像打不倒清兵似的:他们似死而复生,顽强战斗,甚至有时冲到我方大炮前三十来米。不过,我军炮火变得更密集更猛烈,将他们一一打退,四处逃窜……”

柯利诺及其部下,一直顶住清兵接连不断的攻势,甚至拼刺刀,粉碎对方多次冲锋。在左路,格兰特将军终于下令炮兵开火,减轻法军压力。英军骑兵赶来,带着数门阿姆斯特朗重炮,尽管来得晚些,还算及时。乘清军逃跑之机,格兰特出动范纳和普罗宾所率的骑兵冲杀过去,击退清兵。在中路,冉曼旅面对清军炮兵,大显威风。最右侧,101 战列团遭到清兵强攻,法军炮兵猛烈还击,清兵迟疑,进退维谷。

乘敌阵乱作一团,蒙将军下令全线冲锋。柯利诺把清兵赶向八里桥。中路,蒙帅亲自指挥作战。右路,冉曼向前猛攻,普热上校带领 101 团杀来,夺取位于清军阵地核心的村庄。清军将领摇着军旗,把兵勇集聚于八里桥头。僧格林沁大旗在桥上高高飘扬。于是,冉曼将军率部朝那里推进。对法军来说,正是在八里桥展现了这场战争“最卓著的功勋”。因为,只要这最后一道障碍越过,就再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向中华帝国都城胜利前进了。

很快,八里桥及其精美大理石雕展现在眼前。桥后,清帝国精锐之师,兵强马壮,要誓死保卫这座桥梁。柯利诺率部从左侧,穿过掩映静雅墓地的树林,消灭一股埋伏的清兵,然后插到运河岸边。他令炮兵们架好大炮,以对桥斜射;而本茨曼上校则领另一支炮兵对桥纵射,并要12 炮兵队瞄准敌营设有大口径火炮的阵地。

万炮齐发,响声阵阵,把桥栏杆炸得横飞,将守军打得惨败。

柯利诺将军仍头戴那顶大草帽,带领一小队人马,朝八里桥勇猛冲上去。桥头被死伤的兵勇和翻倒的大炮堵住。杜潘上校赞道:“柯将军一个人策马扬鞭飞奔在前,部下无法紧随在后。当他单枪匹马,冲上拱桥高处时,大家才与他会合。当年马拉科夫战役的英雄,今天第一个冒着枪林弹雨冲上桥头,并朝运河对岸挤满敌人的宅院挺进。这是我军战史上又一个精彩的场面!”法国人上刺刀冲锋,如英国人所赞,“好一场白刃战”。

柯利诺不再那样过谦,但仍很平淡地言及八里桥战功:“能带强攻队冲上去,一举拿下八里桥,本人深感荣幸、高兴。我冒着箭林弹雨,最先冲上桥头,战士们也紧跟上来。他们真是神勇。”

清军马队最后溃散,八里桥被攻占。但有一小批分散的兵勇,仍在抵抗。蒙将军之子夏尔上尉进到一个寺庙,准备安设临时指挥部,不料遭遇迎面射来的子弹,多亏被 “头儿乌斯曼”和一排轻步兵营救,才奇迹般幸免于难。后来,第二团一战士讲了这个小故事:“蒙帅与冉曼旅刚过桥,得知儿子险遭不测,便指着其鼻子威胁道:“你要那样,不再带你来了!”儿子回答:“就这个呀,也许你还不如我呢!”

攻占八里桥,蒙托邦将军曾描述当时的场面:“此时,八里桥呈现的景象,可谓当天最激动人心的场面之一。早上斗志昂扬的清兵消失了。在这座古老文明桥边的战壕里,那些身穿富丽军服的兵勇手摇锦旗,毫无掩体,以微弱的火力,还击我军大炮和步枪齐射的攻势。这是宫廷精锐之师掩护大军撤退。”

埃里松欣喜若狂,这样描写当天得胜的场面:“蒙帅由军官簇拥着,受到士兵们欢呼,揩着额头上的汗水,从队列前面走过。英武严肃的面庞,流露出满意的微笑。”大概蒙托邦将军已经觉得自己是“八里桥伯爵”了,就像不久后拿破仑三世对他的册封一样。

当天,位于左路的英军,本应将清军逼向联军战线的中路,以便将其退路切断,一举歼灭。英军正在布阵,准备迎战对方数量众多的骑兵。格兰特突然听见法军炮火轰鸣,很想看个究竟,可惜不慎迷路,忽遇大队清兵。清兵将他穷追不舍,直至英军阵前。只差一点他就当了俘虏!……

格兰特下令龙骑兵和锡克骑兵出击。清兵退到一条宽而深的壕沟后面。龙骑兵一一越过障碍;可锡克骑兵因辔缰妨碍,连人带马相继跌入壕沟中,马断了腿,人被压伤。英军终于驱散了清兵。

英军骑兵遭遇数处清军营地,守兵已仓惶弃营而逃,仅有一处例外。于是英步兵迅疾出动,迅速攻下该营。在那里,英军找到两面禁军黄旗,格兰特将一面留在身边。英军沿运河挺进,击溃埋伏于树丛的清兵勇和步骑,到达一座木桥处。他们决定不过桥,炮兵也不能去冒险。这样才使清军有机会退走。

樊国梁主教后来写道,僧格林沁“把军队抛下任其败退”,自己却沿着石板路逃回北京,并下令将城门紧紧关上。在致陆军部的“远征”报告中,执笔者之一谢内维埃尔参谋写道:

“八里桥,古老文明的建筑,当时呈现一派特别景象。穿戴华丽的兵勇摇着军旗,毫无掩体,以杀伤力不大的火枪,还击我军大炮加步枪齐射的攻势。早上斗志异常高昂的步骑消失了;而那精锐之师——八旗禁军,奋勇掩护清军撤退。仅用半个来小时,我方大炮击毙大批守兵,并使对方炮火再无声息。于是,蒙帅号令冲锋。柯利诺将军亲率先遣队,飞快冲上去,攻占桥头。在第二营强击兵的火力攻击下,守桥的 10 门大炮炮手一个个应声倒下。

总司令随其他部队跟进。时值中午,战斗自早上 7 时展开,敌军已完全丧失斗志,大队人马消失,一千多人死伤。我军暂停。休息 2 小时后,部队驻扎下来,住进僧格林沁大军弃下的营房和帐篷里。这里距中华帝国京城仅有 12 公里。”

《法兰西与中华》一书作者吉拉尔传教士,则赞扬中国士兵的英勇顽强。由 2.5 万人马及许多团练乡丁组成的方阵,涌来与一小队英法联军决战。他们的弓箭、长矛、用钝了的大刀和像患哮喘病的大炮,当然不敌联军炮火。他们尽管人多势众,连连冲锋,且高声呐喊,但还是惨败!而将官们率领一批勇士增援八里桥,只见他们顶住杀伤力大的密集炮火,决不后退一步,一直坚持了一个小时,最后宁肯全都战死,决不放弃阵地。武士死得英雄,但并不机智。

埃里松满怀赞扬之情,描绘一个史诗般的场面:

“在桥头,站着一个特别高大的‘鞑靼兵’,大概是举帅旗的旗手。他高擎那面写有黑字的杏黄大旗,不断向各个方向示意。显然是僧格林沁将军的帅旗,所有将官无时不注视着,因为帅旗向全军传递着命令。当大军已经在全面撤退,当战场上以及精锐之师把守的桥头横尸遍地,这个‘鞑靼兵’依然屹立在那里,始终独自一人,还在传达着统帅的最后一道命令。任凭子弹在他身边嗖嗖穿过,炮弹在他四周隆隆轰鸣,他都岿然不动。他那股勇气,我们感到何其崇高。就连蒙将军也禁不住赞道:‘啊!多英雄的好汉!真希望不要打死他。为何这鬼家伙不与其他人一起撤走。快给我把他救下来!’几个士兵冲将上去,力图俘虏他。就在这时,那挺半个小时来似乎一直敬佩他的机枪——像是给予我们时间,把他英雄的身影深深印在我们的记忆里——突然响起,将他击中,将他打倒,将他消灭。而那面大旗飞走了,带着他那只紧握着旗杆还在抽动着的胳膊消失了。”

八里桥被柯利诺将军攻占,战役终于告捷。英军也为取胜做出显著贡献。大炮打响,额尔金就骑马随军,整个白天一直在观战。

当天,9 月 21 日,从战场上缴获了 27 门铜炮(其中 1 门于1674年在阿姆斯特丹铸造),大量信管火枪、大刀、长矛、弓箭以及其他兵械。地上堆满各色各样的军旗。僧格林沁的帅旗已找到。英法联军就地宿营,进驻清兵丢弃的营地,内有各种军需物资,尤其是一大堆供炮兵用的火药。布瓦西厄少尉还细心地发现:“军帐好像等候着早上的贵客,其中一些还有备好的晚餐。”

阿尔芒医生清点了一下战利品:“兵械、制服、军帽及花红顶戴,旗帜、军旗及小旗,各种器皿用具,满载或翻倒的马车,搭起的帐篷,以及塞满作战物资的帐篷等,扔得到处都是。”他还借机打趣说:“人家用木把造箭,我们把箭当柴烧!”于是,数千个装得满满的箭袋,一连好几天被充作联军营地篝火的燃料。

额尔金勋爵前来向八里桥得胜者蒙托邦将军道贺。在总结当天战事时,杜潘上校指出:“此仗获得全胜。清军骑兵不可战胜的声威已被打破,从今日起,再也见不到他们出现在眼前。北京之路已被我们打通。”内格罗尼中尉兴高采烈地称:“八里桥战役告成,完全归功于法兰西军队。这给我军带来巨大的精神成果和物质战果……此仗大挫清兵之锐气,让朝廷惊恐万状、惶惶不安,使其行动瘫痪,同时也削弱了民众原本就犹疑不决的力量。”

对于八里桥得胜,布隆戴尔将军这样解释道:“仅几个欧洲人,竟然击溃一个机智勇敢的总兵统率守卫京城的重兵。在敌方早有部署的战场上,在极其不利的条件下,我军夺得如此不可思议的战果,充分证明,纪律与文明比军队数量更占优势。同时,这使人联想到当年,那一小撮罗马帝国士兵征服许多蛮族的节节胜利。”

鉴于一个大战役尤以战果来判断,巴赞库尔特别强调八里桥战役的意义。他说:“这是砍倒那棵高傲雪松的最后一斧。清军士气低落、全线溃退,在逃遁中带走皇帝的最后希望,以致皇帝只得往北逃窜。”

而按俄国公使伊格那替叶福的看法,清军兵力应为五六万人,其中骑兵 3 万左右。在这次与英法联军的交战中,中方损失兵力不过千余人(据某官吏称,高达 3000 来人)。相反,一个令人惊讶之处是,联军损失微乎其微:法军仅 3 人阵亡,17 人受伤;而英军 2 人死亡,29 人负伤。因而,英法联军只有 50 来人丧失战斗力。正如埃里松比喻的,“这场战役给人以做梦一般的感觉。我们光打死别人,自己却几乎丝毫无损。”

对这种奇怪的差异以及联军损失之少,该作何解释?损失何其小,使人难以理解战斗的激烈程度。

对这一问题,巴赞库尔的回答是:“尽管中国人抗击顽强,但我方损失很少,这只能从他们武库兵械居于劣势来解释。其实,可以这样说,我们士兵由一只看不见的手保护着。这只无形的手,把敌人发来数量无可比拟的子弹和炮弹统统排开……如果没有仔细研究中国人使用的原始武器和他们笨拙的射击技术,那么中国人损兵折将,伤亡之大,简直令人难以相信。他们没有一颗炮弹射中目标。”中国的火炮虽然口径很大,但发射的炮弹都打到树顶上去了。

吴士礼也认为,中国人数百年几乎使用同样的武器,可西方民族则不断改进完善他们的武器,无论是防御性的还是进攻性的都是如此。中国闭关锁国,对外来影响,包括军备方面的进步,筑起难以进入的壁垒。他认为,中国遭受的屈辱与衰落,来自其极端盲目排外的思想。

其次,巴赞库尔还指出,中方军备劣势,加上作战不灵活,发射又笨拙,在不断移动的战场上表现得更为明显。“中国人也许未很好地研究战争,因此不知如何打法。”不过,他认为,中国士兵,特别是蒙古士兵,表现勇猛,无可非议。

中国军队的武器装备出奇低劣,无多大杀伤力,阿尔芒医生是首次见识,感到最先发明火药的中国不该如此!中国人仅有些“鸟枪、火枪、抬枪、短枪、石炮和大小口径不一的炮,有的属自造,有的是从别国缴获或购置的”。 他惊讶中国人“仍那么幼稚地使用弓箭作战。弓箭怎么能抵挡卡宾枪及刺刀,500 米内射不到人家那里,人家却一下就能刺穿他们的胸膛。中国兵没有刺刀,只有长矛、梭镖、戟和各种大刀、短刀、长刀或双手拔刀等。忘记说了,除了弓箭及箭袋,他们还有一种盾牌,用柳条或竹子编制的,像一顶中式大圆帽。两个把手一根横档,拿在左手臂上使用”。他不禁提出这样一个问题:“自然,清军骑士,只是肩挎弓箭,左手持盾牌,右手举刀扬鞭,怎么竟敢朝枪炮全副武装的欧洲军队冲锋呢?岂能不惨遭溃败?”

看来,那部公元前五六世纪早已写成的名篇《孙子兵法》,大概未曾落到僧王手里!

相反,在英法联军方面,优势之中主要有两军协调一致,指挥得当。同时,武器装备的先进优势得到充分展现,如法军四个来复线炮队,英军阿姆斯特朗重炮队,引信兵发射的炮弹,以及连发枪等;尤其炮弹,因紧贴地面发射,打进对方马群中杀伤力极大。

联军两个“人质”,这一天死期降临。来自传教士团毛遂自荐充当“远征”军译员的年轻神甫杜吕克,和英军皇家炮兵上尉布拉巴宗,死在八里桥战败者将军胜保的祭坛上。此将率领八旗禁军,头戴红顶子帽,身穿黄马褂,策马扬鞭,在火线上指挥作战。显然为联军众矢之的!他头部受致命伤,断气前下令处决两个“人质”。这是后来才得知的情况。两人的尸首可能被扔在运河里了。

9 月 22 日

战役第二天,法军回到八里桥。满目惨象,到处是残缺不全的尸体,有的还被烧焦。原来,清兵每人腰间缠捆着一个火药袋,手臂缠着引爆线,以便点火枪。遭到机枪扫射后,引信着火,使火药爆炸。他们尸体破碎,场面可怖。另一些兵勇,脑袋被炮弹炸飞,倒在炸得开膛破肚的战马之间。

向北京挺进,便是下一个目标。越快越好,要充分利用清兵士气低落之机。不过成问题的是,这次战役中弹药消耗太多,几乎耗尽。故而,必须等待从天津调来新的弹药和增援部队。

中方吃败仗后,次日即恢复外交活动。额尔金和葛罗两使收到咸丰皇帝之弟恭亲王奕 的快函,即“奉旨议和”照会:

“钦差便宜行事全权大臣和硕恭亲王为照会事:现因怡亲王载、兵部尚书穆办理不善,已奉旨撤去钦差大臣。本亲王奉命授为钦差便宜行事全权大臣,即派恒祺、蓝蔚雯等,前往面议和局。贵大臣暂息干戈,以敦和好。为此照会。”①

①见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第二次鸦片 战 争 》( 五 ), 第113 页,上海人民出版社 1978 年版。

恭亲王未提及“人质”之事,要求英法停止敌对行动,以便重开和谈。

而两使节强硬地回复恭亲王,只要英法人质未放还,便谈不上停止敌对行动,更不必说和谈了。葛罗男爵还向亲王重申:“清军侵犯人权,违背起码信誉,致使作为谈判代表前去通州并和平返回的数名欧洲人死伤……”

恭亲王则答复,被扣之人“未受虐待,而受善待”。但和平尚未达成,不可能将其归还。交涉还算顺利,不过,亲王一句话使英法双方不安。他曾问道,既然你们军事上得胜,少几个军官会有何过错呢……

就在此期间,联军抢掠又起。周围村庄家家遭到英法军队勒索和抢掳。军营夜晚大开着门,士兵及部分随军广东苦力,溜出去抢劫、奸淫村妇和姑娘。乡民愤怒不已,抓住其中 3 个强贼,当场打死。英军借此枪毙第四个苦力,鞭打另一些人。葛罗再次致书图韦奈尔外交大臣,表示愤慨心情:“一个物产出奇丰盈的地方,又遭劫毁坏。清兵之后,及联军抢走一切,毁掉一切。各个村寨、农庄,空无一人。两司令声称阻止不了劫掠,真叫我羞惭不已,无地自容。”

9 月 25 日

在致恭亲王的一封总结性长信中,葛罗特使强调,中国政府不诚实的态度只能加剧局势恶化。他呼吁亲王表现出“文明国家间应有的荣誉感和公正性”,并“预防可能再发生的不幸”。但他又发出毫不含糊的警告:

“本人认为应当向殿下和清政府成员郑重声明,法兰西政府希望保持贵国现帝制王朝,不忍京城被毁,故愿我们两帝国之间恢复和平。但是,如果中国由于不识时务而断然拒绝我们两大盟国的正当要求,或者仍如屡次发生的那样玩弄花招,拒绝我们两大盟国的正当要求,那只能靠武器说了算。”

这便是给恭亲王提供的选择:要么屈服,要么摧毁北京、推翻清朝!葛罗特使还补充道,天朝如果不屈从英法两国条件,最坏的情况还会临头。他限亲王 3 天之内了断。“要么在通州达成和平,要么英法向北京进兵。”

等待答复期间,格兰特和蒙托邦派兵占领各城门。为避免意外,联军士兵一律禁止入城。同时,清兵俘虏被派去收敛阵亡同胞的尸体(许多尸体从运河中捞出),并转交通州知府。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圆明圆大劫难 作者:伯纳.布立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