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圆明圆大劫难》第15章 抢夺圆明园


“圆明园见!”
英军迷了路
法军夺取圆明园
首次参观惊叹不已
巴吕所记的普遍感觉
难以描述的宫殿
格兰特和额尔金到来 
格兰特本人的“回忆录”
弗利将军的“证词”
任命占利品委员会 
发现珍宝 
蒙托邦默许

10 月 6 日

和前一天一样,天刚亮,英法军队又出发了。这种行军多少有点儿盲目,狭窄的道路坑坑洼洼。为了加快速度,联军决定分四路纵队前进。最右边是英军步兵,紧挨着的一列是巴特尔准将指挥的骑兵;左边是法国将军兼总指挥冉曼率领的法军步兵,最左侧是柯利诺的纵队。

走了两个小时,英国人就在一座土丘前停下吃早餐,吃的永远是那老一套食物。此前,大概 1 万多清军马队刚从这里撤走。上午 9 点来钟,俘虏了一小队清兵,马上审问。俘虏们说,那些蒙古马队已撤到北京西北 20 多里地的一个村庄,就在皇帝的夏宫圆明园附近。于是,格兰特和蒙托邦决定消灭这支清军。

这样,法军和英军就向圆明园挺进!两军决定在那里会合。

10 点半,英军先出发了。

士兵们顶着烈日,小心翼翼地向前推进。他们走的是小路,两旁有些民宅和一片片坟丘。一路上都是盘根错节的树木,简直就是个大迷宫!下午 2 点,法军抓了个农民,让他在前面给部队带路。在中国战场上,最难以置信的一个插曲,就在这里发生了。这是后来引发许多疑问的一件事——英国人经常提出一些居心叵测的疑问——这就是,英国人后来迷路了!

格兰特将军和他的部队可能走得太偏左,一下子插到了北京东门城下。与此同时,法军以扇形队列前进,不知是从左边还是从右边,总之超过了英军,与英军的联系也中断了。

下午4 时许,巴特尔准将率领的骑兵与英军主力也失去了联系,遇到正在行进的法国军队;法军也不清楚走的是什么方向。最后,法军不期而然地走到了一座非常漂亮的桥上。

法国人就在夏宫圆明园的正面。时间是晚上 7 点钟左右。

然而,英军大部队不见了!谁也不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不过,巴特尔及其骑兵仍在。他问蒙托邦将军,格兰特将军及部下可能会在何处。蒙将军回答说,他巴特尔应该更清楚英军在哪儿!

格兰特将军迷了路,或者可能迷路了,这个问题使当时英国纪实作者们大费笔墨。至今,英国历史学家们对此仍很敏感。

在其《回忆录》中,格兰特拒不承认他迷了路。他只说在行进中,法国人失去了英国人的行踪;于是,法军自己决定朝圆明园方向行进……换句话说,是法军与英军失去了联系!而英国人则在想,究竟法国人是故意悄悄离开而单独去圆明园呢,还是偶然走到了那儿?卡罗尔·麻伦戏称,双方都认为对方迷了路……

对于这个事件,尊敬的姆吉神甫有一大堆的疑问:“当我们向北京进发时,勇敢的法国盟军已经穿越我们的后方,向圆明园挺进了……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我们怎么会找不到盟军,或者说盟军找不到我们?随你怎么说都行。我军怎么会找不到自己的骑兵旅,或者说骑兵旅怎么会找不到大部队?无论怎么说,这都是很令人懊恼的。”

姆吉对这一“怪事”感到费解,后来再次提及责任问题;也就是说,在这场战役中,英法两军只有一次不在一起,而竟然恰好发生在向圆明园行进之时……

其实,这纯系撒克逊人自己的一场争论!只是英国人忘记了他们与法国人约定会师的地点就是圆明园。诺利斯也证实,会师地点确实是在圆明园。

然而,英军已经疲惫不堪,且天色已晚。格兰特将军便下令在那个供奉孔子的漂亮古庙附近宿营。该庙位于北京西北郊,离喇嘛寺不远。他和额尔金爵士都住了进去。

格兰特一直在寻找法军,但都没找到。他以为法军在他的左翼,或是跟在他的后面。天完全黑了下来,他就让人燃起篝火,向盟军和英军骑兵队指明他所在的位置。

而法军上下,对到达圆明园倍感兴奋。

一条铺着花岗岩石板、修整得十分漂亮的宽阔大道,穿过海淀村,直达圆明园。海淀很富裕,一看住宅,就可以断定皇家宫第就在附近。走过那座横跨运河的壮观大桥,来到了一条林阴大道。大道的一边,一个个园林和清朝大员的私人府邸庭院交相掩映,另一边,高大的柳树排列成行。

再往前,大路两旁各有一大片池塘。阿尔芒医生称“它们相当于凡尔赛宫的瑞士人水池的 4 倍大;而林阴道通向圆明园大门,门前有个很大的广场,四周都是榆树和拒马”。保罗·瓦兰描写得更为具体:“广场用石头砌成,四边各有一大铜狮,立在 3 米多高的大理石底座上。”法军整个队伍很快集中在广场上;大家都想把它的大小和凡尔赛宫阅兵场做比较,甚至对那些呈梅花状排列的大树浓荫也要比一比。

广场正前方就是圆明园。其大门紧闭,更显得宫垣绵长。这样的外观就足已表明,园内宫殿一定有各种各样精妙绝伦的装饰。

历史学家皮埃尔·德·拉戈斯这样描写那个庄严的时刻:“大家以为大敌当前,殊不知只是一场《一千零一夜》之梦。据说,面前这座举世闻名的宫殿,在此之前还没有一个普通欧洲人见过。还有不确切的传闻说,那里面尽是奇珍异宝。”卡斯塔诺大夫写道:“对这座宏伟建筑,大家没有任何概念,心境都是怪怪的。”

法军搬走了拒马,准备就地宿营。但是,蒙托邦将军一定先要保证没有大批清兵藏在圆明园内。法国人到达时,曾发现大宫门前有几个带弓箭和火枪的兵勇,但很快就不见踪影了。蒙将军遂派康普农少校带着他的副官海军上尉皮纳和两连海军陆战队到正门侦察。

圆明园大门高大厚重,紧紧关闭。宫墙非常之高,围有宽阔的角隅。这时,小部队在左边发现一段围墙稍低的地方开有一个暗门。于是搬来云梯,几个海军陆战队员爬过墙头,从里面打开暗门。右边也循此而行。几个充当守卫的可怜太监逃之夭夭。两支小分队从左右两侧小心翼翼地进入前院,打开大门,让外面的陆战队进来。周围一片死寂,好像夏宫已被抛弃。

突然,当皮纳先生和海军上尉维韦农进入一个小院的时候,遇到了一大群带着武器的太监。皮纳伯爵以为他们不会怎样,就握着手枪继续朝正门走去,但太监们挡住了他的去路。皮纳左手拇指被射来的箭头略微刺伤,而右手则被大刀猛砍了一下,伤势很重。而维韦农肋下中了一弹。海军士兵顶不住了。不过这时增援赶到了。那些太监经过短暂的抵抗,就抬着受伤的人撤走了。大理石地面上抛下三具尸体,其中一个是圆明园的满人首领。

与此同时,清军从墙头上开枪,法军有几个人受了伤。蒙托邦将军的另一个副官布耶先生,当时就站在战马旁边,马的鼻子被子弹打穿。

在夜幕降临之际,莫名其妙地打来两枪,法军兵营开始恐慌起来。

蒙托邦从刚打开的大门疾步走进圆明园的第一道庭院,但又决定不再往前去冒险。他命人叫来柯利诺准将,要他和他的整个旅在这个庭院驻扎,并下令禁止任何人入内。柯利诺派兵把守各个出入口,他责成步兵上尉舍尔歇和布里夫防止有人擅自进入园内,并注意在英军最高指挥官到达之前,务使一切保持原样不变。

10 月 6 日晚,圆明园这座大清国皇帝的正式宫苑,几乎未遇抵抗就被法军占领了。

在叙述他本人和所率领的部队到达这座皇宫的情形时,蒙托邦将军这样说:“我和格兰特将军约定去距离北京 4 法里远的夏宫——圆明园,皇帝差不多总是住在那里。那一带没有大路,树木茂密,交通不便……所以格兰特将军和他的部队走失了方向。我单独到达那座由清兵守卫的宫殿。尽管经过长途艰难跋涉,但我还是命令部队于当晚7时占领它,强行攻入……清兵退出由他们守卫的宫殿,并损失了一些人,其中有个小官吏在院子里被打死。总之,我下令占领了圆明园……”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圆明圆大劫难 作者:伯纳.布立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