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红顶商人胡雪岩》第一部 红顶商人(03章)


胡雪岩岂有不伤心之理?接到王有龄的遗疏,他的眼圈就红了;而最伤心的,则是王有 龄已绝了希望。他可以想象得到,王有龄原来一心所盼的是粮船,只怕胡雪岩不能顺利到达 上海;到了上海办来粮食,又怕不能冲破沿途的难关到达杭州。哪知千辛万苦,将粮运到 了,却是可望而不可即,从此再无指望,一线希望消失,就是一线生机断绝;“哀莫大于心 死”,王有龄的心化为成冰,有生之日,待死之时,做人到此绝境,千古所无,千古所悲。

然而胡雪岩却不能不从无希望中去找希望,希望在这三天中发生奇迹。这是个飘渺的希 望;但就悬此飘渺的希望亦似乎不易——形势在一夜之间险恶了;长毛一船一船在周围盘 旋,位置正在枪弹所够不到的地方;其意何居,不言可知。

因此,护送的洋兵,已在不断催促,早作了结。“要请他们等三天,只怕很难。”李得 隆说,“派去的人没有回来,总要有了确实信息再说;这句话在道理上,他们就不愿也没奈 何。现在家骥回来了,刚才一谈杭州的情形,大家也都知道了。没有指望的事,白白等在这 里冒极大的危险,他们不肯的。”

“无论如何要他们答应。来了一趟,就此回去,于心不甘。再说,有危险也不过三天; 多大的危险也冒过了,何在乎这三天?”

“那就早跟他们说明白。”李得隆说,“沙船帮看样子也不大肯。”

“只要洋兵肯了,他们有人保护,自然没有话说。这件事要分两方面做,重赏之下,必 有勇夫。”胡雪岩说:“请你们两位跟联络的人去说:我有两个办法,随他们挑——。”

胡雪岩盘算着,两个办法够不够;是不是还有第三条兼筹并顾的路;想了半天,只有两 个办法。

“第一个办法,如果城里能够杀出一条血路,请他们帮忙打,王抚台犒赏的两万银子, 我一到上海就付;另外我再送一万。如果有阵亡受伤的,抚恤照他们的营规加一倍。这样等 过实足三昼夜,如果没有动静,开船到宁波,我送三千银子。”

“这算得重赏了。他们卖命也卖得过。”李得隆又问;“不过人心不同,万一他们不 肯,非要开船不可呢?”“那就是我的第二个办法,他们先拿我推在钱塘江里再开船。”

胡雪岩说这话时,脸色白得一丝血色都没有;李得隆、萧家骥悚然动容,相互看看,久 久无语。

“不是我吓他们!我从不说瞎话,如果仁义义尽他们还不肯答应,你们想想,我除死路 以外,还有什么路好走?”

由于胡雪岩不惜以身相殉的坚决态度,一方面感动了洋兵;一方面也吓倒了洋兵,但通 过联络官提出一个条件,要求胡雪岩说话算话,到了三天一过,不要再出花样,拖延不走。

“‘尽人事而听天命。”胡雪岩说,“留这三天是尽尽人事而已;我亦晓得没用的。”

话虽如此,胡雪岩却是废寝忘食,一心以为鸿鹄之将至,日日夜夜在船头上凝望。江湖 呜咽,虽淹没了他的吞声的饮泣;但江风如剪,冬宵寒重,引发了他的剧烈的咳嗽,却是连 船舱中都听得见的。

“胡先生,”萧家骥劝他,“王抚台的生死大事,都在你身上,还有府上一家,都在盼 望。千金之躯,岂可以这样不知道爱惜?”

晚辈而有责备之词,情意格外殷切;胡雪岩不能不听劝。但睡在铺上,却只是竖起了耳 朵,偶尔听得巡逻的洋兵一声枪响,都要出去看了明白。

纵然度日如年,三天到底还是过去了;洋人做事,丝毫没有通融,到了实足三昼夜届 满,正是晚上八点钟,却非开船不可。

胡雪岩无奈,望北拜了几拜,权当生奠。然后痛哭失声而去。

到了甬江口的镇海附近,才知道太平军黄呈忠和范汝增,从慈溪和奉化分道进攻,宁波 已经在两天前的十一月初八失守。不过宁波有租界,有英美领事和英法军舰;而且英美领 事,已经划定“外人居住通商区域”,正跟黄呈忠和范汝增在谈判,不准太平军侵犯。

“那怎么办?”胡雪岩有气无力地说,“我们回上海?”“哪有这个道理?胡先生,你 精神不好,这件事变给我来办。”

于是萧家骥雇一只小船,驶近一艘英国军舰,隔船相语,军舰上准他登船,同时见到了 舰长考白脱。

他的来意要跟杨坊开在宁波的商号联络;要求军舰派人护送。同时说明,有大批粮食可 以接济宁波。

这是非常受欢迎的一件事,“在‘中立区’避难的华人,有七万之多,粮食供应,成为 绝大的问题;你和你的粮食来得正是时候。不过,我非常抱歉,”考白脱耸耸肩说:“眼前 我还没有办法达成你的意愿。你是不是可以在我船是上住两三天?”

“为什么?”

“领事团正在跟占领军谈判。希望占领军不侵犯中立区,同时应该维持市百。等谈判完 成,你的粮食可以公开进口;但在目前,我们需要遵守约定,不能保护任何中国人上岸。” “那末,是不是可以为我送一封信呢?”

考白脱想了想答道:“可以你写一封信,我请领事馆代送。同时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 我们的领事。”

萧家骥如言照办。考白脱的处置也异常明快,派一名低级军官,立即坐小艇登岸送信; 同时命令他去谒见英国驻宁波的领事夏福礼,报告有大批粮食运到的好消息。

为了等待复信,萧家骥很想接受考白脱的邀请,在他的军舰上住了下来但又不放心自己 的船,虽说船上有数十名洋兵保护,倘或与太平军发生冲突,麻烦甚大。如果跟考白脱要一 面英国国旗一挂,倒是绝好的安全保障,却又怕属于美国籍华尔的部下,认为侮辱而拒绝。

左思右想,只有先回船守着再说。乃至起身告辞时,考白脱正好接到报告,知道有华尔 的兵在,愿意取得联络,请萧家骥居间介绍。

这一来无形中解消了他的难题,喜出望外,连声许诺。于是由军舰上放下一条救生艇, 陪着一名英国军官回到自己船上;洋兵跟洋兵打交道的结果,华尔的部下接受了英国的建 议,粮船悬挂英国国旗,置于考白脱的保护之下。

到这地步,算是真正安全了。萧家骥自觉这场交涉办得异常得意,兴冲冲要告诉胡雪 岩。到了舱里一看,只见胡雪岩神色委顿异常,面色难看得很。

“胡先生,”他大惊问说,“你怎么了?”

“我要病了。”

萧家骥探手去摸他的额头,其烫无比,“已经病了!”他说,“赶快躺下来。”

这一躺下就起不来了。烧得不断谵语,不是喊“雪公”就是喊“娘”;病中神志不清, 只记得已到了岸上,却不知卧疾何处?有一天半夜里醒过来,只见灯下坐着一个人,且是女 人;背影苗条,似乎很熟,却一时再也想不起来是谁?“我在做梦?”

虽是低声自语,自也惊动了灯下的人,她旋转身来,扭亮了洋灯;让胡雪岩看清了她的 脸——这下真的象做梦了;连喊都喊不出来!

“你,你跟阿巧好象!”

“我就是阿巧!”她抹一抹眼泪强笑着,“没有想到是我吧?”

胡雪岩不答,强自抬起身子;力弱不胜,摇摇欲倒,阿巧赶紧上来扶住了他。

“你要做啥?是不是要茶水?”

“不是!”胡雪岩吃力地说,“我要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这是哪里;你是不是真的 阿巧?”

“是啊!我是真的阿巧。我是特为来看你的;你躺下来,有话慢慢说。”

话太多了,无从说起;其实是头上昏昏沉沉地,连想都无从想起。胡雪岩只好躺了下 来,仰脸望望帐顶,又侧脸望望阿巧,先要弄清楚从得病到此刻的情形。

“人泥?”他没头没脑地问。

“你是说那位萧少爷?”阿巧答道,“他睡在外房。”在外房的萧家骥,已经听见声 音,急急披衣起床来探视,只见胡雪岩虽然形容憔悴,但眼中已有清明的神色,便又惊又喜 地问道:“胡先生,你认不认得我?”

“你?”胡雪岩不解地问:“你不是家骥吗?”“这位太太呢?”

“她是何姨太太。”胡雪岩反问一句:“你问这些做啥?倒象我连人都认不得似的。”

“是啊!”萧家骥欣慰地笑道:“前几天胡先生你真的不认得人。这场湿温的来势真 凶,现在总算‘扳’回来了。”“这么厉害!”胡雪岩自己都有些不信,咽着气说:“我自 己都想不到。几天了?”

“八天了。”

“这是哪里?”

“在英国租界上;杨老板号子里。”萧家骥说,“胡先生你虚极了,不要多说话;先吃 点粥,再吃药。睡过一觉,明天有了精神,听我们细细告诉你。”

这“我们”很明显地包括了阿巧姐,所以她接口说道:“萧少爷的话不错,你先养病要 紧。”

“不要紧。”胡雪岩说,“我什么情形都不知道,心里闷得很。杭州怎么样?”

“没有消息。”

胡雪岩转脸想问阿巧姐时;她正站起身来,一面向外走,一面说道:“我去热粥。”

望着那依然袅袅婷婷的背影,再看到萧家骥似笑非笑,有意要装得不在意的诡秘神情, 胡雪岩仍有相逢在梦中的感觉,低声向萧家骥问道:“她是怎么来的?”

“昨天到的。”萧家骥答道:“一到就来找我——我在师娘那里见过她一次,所以认 得。她说,她是听说胡先生病重,特为赶来服侍的;要住在这里。这件事师娘是知道的,我 不能不留她。”

胡雪岩听得这话,木然半晌,方始皱眉说道:“你的话我不懂;想起来头痛。怎么会有 这种事?”

“难怪胡先生。说来话长,我亦不太清楚;据她说,她看师娘,正好师娘接到我的来 信,听说胡先生病很重,她要赶来服侍。师娘当然赞成;请师父安排,派了一个人护送,坐 英国轮船来的。”

“奇怪啊!”胡雪岩说:“她姓人可何,我姓古月胡;何家的姨太太怎么来服侍我这个 病人。”

“那还用说?当然是在何家下堂了。”萧家骥说,“这是看都看得出来的,不过她不好 意思说,我也不好意思打听。回头胡先生你自己问她就明白了。”

这一下,大致算是了解了来龙去脉。他心里在想,阿巧姐总不会是私奔;否则古应春夫 妇不致派人护送她到宁波。但是——。

“但是,她的话靠得住靠不住?何以知道她是你师娘赞成她来的?”

“不错!护送的人,就是我师父号子里的出店老司务老黄。”胡雪岩放心了。老黄又叫 “宁波老黄”,他也知道这个人。

胡雪岩还想再细问一番,听得脚步声,便住口不语,望着房门口;门帘掀动,先望见的 是阿巧姐的背影,她端着托盘,腾不出手来打门帘,所以是侧着进来。

于是萧家骥帮着将一张炕儿横搁在床中间,端来托盘,里面是一罐香粳米粥,四碟清淡 而精致的小菜,特别是一样糟蛋,为胡雪岩所酷嗜,所以一见便觉得口中有了津液,腹中也 辘辘作响了。

“胡先生,”萧家骥特地说明这些食物的来源,“连煮粥的米都是何姨太从上海带来 的。”

“萧少爷,”阿巧姐接口说道:“请你叫我阿巧好了。”

这更是已从何家下堂的明显表示。本来叫“何姨太”就觉得刺耳,因而萧家骥欣然乐 从;不过为了尊敬胡雪岩,似乎不便直呼其名,只拿眼色向他征询意见。

“叫她阿巧姐吧。”

“是。”萧家骥用亲切中显得庄重的声音叫一声:“阿巧姐!”

“嗯!”她居之不疑地应声,真象是个大姐姐似的,“这才象一家人。”

这话在他、在胡雪岩都觉得不便作何表示。阿巧姐也不再往下多说,只垂着眼替胡雪岩 盛好了粥,粥在冒热气,她便又嘬起滋润的嘴唇吃得不太烫了,方始放下;然后从腋下抽出 白手绢,擦一擦那双牙筷,连粥碗一起送到胡雪岩面前,却又问道:“要不要我来喂你?”

这话提醒了萧家骥,有这样体贴的人在服伺,何必自己还站在这里碍眼,便微笑着悄悄 走出去。

四只眼睛都望着他的背影,直待消失,方始回眸,相视不语,征征地好一会,阿巧姐忽 然眼圈一红,急忙低下头去,顺手拿起手绢,装着擤鼻子去擦眼睛。

胡雪岩也是万感交集,但不愿轻易有所询问;她的泪眼既畏见人,他也就装作不知,扶 起筷子吃粥。

这一吃粥顾不得别的了。好几天粒米不曾进口,真是饿极了,唏哩呼噜地吃得好不有 劲;等他一碗吃完,阿巧已舀着一勺子在等了,一面替他添粥,一面高兴地笑道:“赛过七 月十五鬼门关里放出来的!”

话虽如此,等他吃完第二碗,便不准他再吃;怕病势刚刚好转,饱食伤胃。而胡雪岩意 有未厌,说好说歹才替他添了半碗。

“唉!”放下筷子他感慨着说:“我算是饱了!”

阿巧姐知道他因何感慨。杭州的情形,她亦深知,只是怕提起来惹他伤心,所以不理他 的话,管自己收拾碗筷走了出去。

“阿巧,你不要走,我们谈谈。”

“我马上就来。”她说,“你的药煎在那里,也该好了。”过不多久,将煎好了的药送 来。服侍他吃完,劝他睡下;胡雪岩不肯,说精神很好,又说腿上的伤疤痒得难受。“这是 好兆头。伤处在长新肉,人也在复原了。”她说,“我替你洗洗脚,人还会更舒服。”

不说还好,一说胡雪岩觉得混身发痒,恨不得能在“大汤”中痛痛快快泡一泡才好—— 他也象扬州人那样,早就有“上午皮包水,下午水包皮”的习惯。自从杭州吃紧以来,就没 有泡过“澡塘”;这次到了上海,又因为腿上有伤,不能入浴。虽然借助于古家的男佣抹过 一次身,从里到外换上七姑奶奶特喊裁缝为他现制的新衣服,但经过这一次海上出生入死的 跋涉,担忧受惊的冷汗,出了干、干了出,不知几多次?满身垢腻,很不舒服,实在想洗个 澡,无奈万无劳动阿巧姐的道理。

他心里这样在想,她却说到就做,已转身走了出去,不知哪里找到了一只簇新的高脚木 盆,提来一铫子的热水,冲到盆里;然后掀被来捉他的那双脚。

“不要,不要!”胡雪岩往里一缩,“我这双脚从上海上船就没有洗过,太脏了。”

“怕什么?”阿巧姐毫不迟疑地,“我路远迢迢赶了来,就是来服侍病人的;只要你好 好复原,我比什么都高兴。”这两句话在胡雪岩听来,感激与感慨交并。兵荒马乱,九死一 生;想到下落不明的亲人,快要饿死的杭州一城百姓,以及困在绝境,眼看着往地狱里一步 一步在走的王有龄,常常会自问:人生在世,到底为的什么;就为了受这种生不如死的苦 楚?现在却不同了,人活在世界上,有苦也有乐;是苦是乐,全看自己的作为。真是“太上 感应篇”上所说的:“祸福无门,惟人自召”。

这样转关念头,自己觉得一颗心如枯木逢春般,又管用了。脑筋亦已灵活;本来凡事都 懒得去想,此刻却想得很多,想复很快。等阿巧姐替他将脚洗好,便又笑道:“阿巧,送佛 送到西天,索性替我再抹一抹身子。”

“这不大妥当。你身子虚,受不得凉。。”

“不要紧!”胡雪岩将枯瘦的手臂伸出来,临空捣了两下,显得很有劲似地说:“我自 己觉得已经可以起床了。”“瞎说!你替我好好睡下去。”她将他的脚和手都塞入被中,硬 扶他睡倒,而且还掖紧了棉被。

“真的。阿巧,我已经好了。”

“哪有这种事?这样一场病,哪里会说好就好?吃仙丹也没有这样灵法。”

“人逢喜事精神爽,你就是仙丹。仙丹一到,百病全消。”“哼!”阿巧微微撇着嘴, “你就会灌米汤。睡吧!”她用纤行一指,将他的眼皮抹上。等她转身,他的眼又睁开了。 望着帐顶想心事;要想知道的事很多,而眼前却只有阿巧好谈。

阿巧却好久不来;他忍不住喊出声来,而答应的却是萧家骥,“胡先生,”他说,“你 不宜过于劳神。此刻半夜两点钟了,请安置吧!”

“阿巧呢?”胡雪岩问道:“她睡在哪里?”

做批发生意的大商号,备有客房客铺,无足为奇,但从不招待堂客;有些商家的客户, 甚至忌讳堂客,因为据说月事中的妇女会冲犯所供的财神。杨坊的这家招牌也叫“大记”, 专营海鲜杂货批发的商号,虽然比较开通,不忌妇女出入,但单间的客房不多;所以阿巧姐 是由萧家骥代为安排,借住在大记的一个伙计家中,与此人的新婚妻子同榻睡了一夜。“今 天不行了,是轮到那伙计回家睡的日子;十天才有这么一天,阿巧姐说:‘人家喷喷香、簇 簇新的新娘子;怎好耽误他们夫妻的恩爱?’那伙计倒很会做人,一再说不要紧;是阿巧姐 自己不肯。”

“那末今天睡在哪里呢?”

“喏,”萧家骥指着置在一旁的一扇门板,两张条凳说:“我已经预备好了,替她搭 ‘起倒铺’。不过——。”他笑笑没有再说下去。神情诡秘,令人起疑,胡雪岩当然要追 问:“不过什么?”

“我看这张床蛮大,不如让阿巧姐就睡在胡先生脚后头。”萧家骥又说,“她要这里搭 铺就为了服侍方便;睡在一床上,不更加方便了吗?”

不知他是正经话,还是戏谑?也不知阿巧姐本人的意思究竟如何?胡雪岩只有微笑不 答。

到最后,萧家骥还是替阿巧姐搭了“起倒铺”;被褥衾枕自然是她自己铺设。等侍候病 人服了药,关好房门,胡雪岩开口了。

“你的褥子太薄,又没有帐子,不知睡到我里床来!”他拍拍身边。

正在卸妆的阿巧姐没有说话,抱衾相就;不过为了行动方便,睡的是外床——宁波人讲 究床铺;那张黄杨木雕花的床极大,两个人睡还绰绰有余。里床搁板上置一盏洋灯,——捻 得小小的一点光照着她那个葱绿缎子的紧身小夹袄;看在胡雪岩眼里,又起了相逢在梦中的 感觉。

“阿巧!你该讲讲你的事了吧?”

“说来话长。”阿巧很温柔地说:“你这半夜也累了;刚吃过药好好睡一觉。明天再 谈。”

“我现在精神很好。”

“精神好自然好。你听,”阿巧姐说,“鸡都在叫了。后半夜这一觉最要紧,睡吧!好 在我人都来了,你还有什么好急的?”

这句话的意思很深,足够胡雪岩想好半天。到底病势初转,精神不够,很快地便觉得困 倦,一觉睡到天亮。

他醒她也醒了,急急要起床料理,胡雪岩却愿她多睡一会;拖住她说:“天太冷,不要 起来。我们好好谈谈。”“谈什么?”阿巧姐说,“但愿你早早复原;回到上海再说。” “我昨天晚上想过了,只要这一次能平平安过去,我再也不做官了;安安分分做生意,能够 跟几个好朋友常在一起叙叙,我就心满意足了。”

“你只晓得朋友!”阿巧姐是微带怨态的神情,“就不替自己打算打算。”

替他自己打算,当然也就要包括她在内。言外之意,相当微妙;胡雪岩很沉着地不作表 示,只是问说:“你是怎么从何家出来的?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当然要告诉你的。不过你处处为朋友,听了只怕心里会难过。”

她的意思是将何桂清当作胡雪岩的朋友——这个朋友现在惨不可言。只为在常州一念之 差,落得个“革职拿问”的处分;迁延两年,多靠薛焕替他支吾敷衍,然而“逃犯”的况味 也受够了。

“这种日子不是人过的。”阿巧姐喟叹着说:“人嘛是个黑人,哪里都不能去;听说有 客人来拜,先要打听清楚,来做什么?最怕上海县的县大老爷来拜;防是来捉人的。‘白天 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这句俗语,我算是领教过了,真正一点不错。我都这样子, 你想想本人心里的味道?”“叫我,就狠一狠心,自己去投案。”

“他也常这样说;不过说说而已,就是狠不下心来。现在——。”

现在,连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也快不多了。从先帝驾崩,幼主嗣位,两宫太后垂帘听 政,垂用恭王,朝中又是一番气象;为了激励士气,凡是丧师辱国的文武官员,都要严办。 最不利的是,曾国藩调任两江都督,朝命统辖江苏、安徽、江西、浙江四省军务;四省官 员,文到巡抚,武到提督,悉归节制。何桂清曾经托人关说,希望能给他一个效力赎罪的机 会,而得到的答复只有四个字:“爱莫能助。”“半个月以前,有人来说,曾大人保了个姓 李的道台,领兵来守上海。这位李道台,据说一到上海就要接薛抚台的手;他是曾大人的门 生,自然听老师的话。薛抚台再想帮忙也帮不上了。为此之故——。”

为此,何桂清不能不作一个最后的打算:家事已作了处分,姬妆亦都遣散,阿巧姐就是 这样下堂的。

想想他待她不错,在这个时候,分袂而去,未免问心不安。无奈何桂清执意不回;她也 就只好听从了。“那天,他也总要为你的后半辈子打算打算。”胡雪岩说:“不过,他剩下 几个钱,这两年坐吃山空,恐怕所余已经无几。”“过日子倒用不了多少,都给人骗走了, 这个说,可以替他到京走门路;那个说某某人那里送笔礼。这种塞狗洞的钱,也不知道花了 多少。”阿巧姐说,“临走以前,他跟我说,要凑两千银子给我。我一定不要。”

“你倒也够义气。不过,这种乱世,说老实话:求人不如求己。”

“我也不是毫无打算的,我有一只小箱子托七姑奶奶替我收着;那里面一点东西,总值 三、五万。到了上海我交给你。”“交给我做什么?”胡雪岩问道:“我现在还没心思来替 你经营。”

阿巧姐先不作声,一面眨眼,一面咬指甲,仿佛有极要紧的事在思索似的。胡雪岩是从 钱塘江遥别王有龄的那一刻,便有万念俱灰之感,什么事都不愿、也不能想,因此恹恹成 病,如今病势虽已脱险,而且好得很快,但懒散如旧,所以不愿去猜她的心事,只侧着脸象 面对着他所喜爱的古玉似的,恣意鉴赏。

算一算有六年没有这样看过她了。离乱六年,是一段漫长的岁月,多少人生死茫茫,音 信杳然,多少人升沉浮降,荣枯异昔,而想到六年前的阿巧姐,只如隔了一夜做了个梦;当 时形容清晰地浮现在脑际,两相比较,有变了的,也有不变的。

变得最明显的是全体态,此刻丰腴了些;当时本嫌纤瘦,所以这一变是变得更美了;也 更深沉老练了。

不变的是她这双眼中的情竟,依然那么深,那么纯;似乎她心目中除了一个胡雪岩以 外,连她自己都不关心。转念到此,他那颗心就象冷灰发现一粒火星;这是火种复炽的开 始,他自己都觉得珍贵得很。

于是他不自觉地伸手去握住她的手;感慨地说:“这趟我真是九死一生——不是怕路上 有什么危险,胆子小;是我的心境。从杭州到宁波,一路上我的心冷透了;整天躺在床上在 想,一个人为啥要跟另外一个人有感情?如果没有感情,他是他,我是我,用不着替他牵肠 挂肚,所以我自己对自己说,将来等我心境平静了,对什么人都要冷淡些。”

一口气说到这里,有些气喘,停了下来;阿巧姐不曾听出他的语气未完,只当他借题发 挥,顿时脸色大变。

“你这些话,”她问,“是不是特为说给我听的?”“是的——。”说了这两个字,胡 雪岩才发觉她的神情有异;立刻明白她是误会了,赶紧又接了一句:“这话我什么人面前都 没说过;只跟你一人说,是有道理的。不晓得你猜得着,猜不着?”

意思仍然令人莫名其妙,但他急于解释误会的态度,她是看出来的,心先放了一半,另 一半要听他下一句话如何?“你不要让我猜了!你晓得的,赌心思,跟别人我还可以较量较 量;在你面前差了一大截。”

胡雪岩笑了,笑容并不好年;人瘦显得口大,两颗虎牙看上去象獠牙。但毕竟是高兴的 笑容,阿巧姐还是乐意看到的。

“你还是那样会说话。”他正一正脸色说:“我特为谈我的心境,是想告诉你的一句 话;此刻我的想法变过了。”“怎么变法?”

“人还是要有感情的。就为它受罪,为它死——。”一句话未完,一只又软又暖的手掩 在他口上:“什么话不好说;说这些没轻重的话!”

“好,不说,不说。你懂我的意思就可以了。”胡雪岩问道:“你刚才好象在想心事? 何妨跟我谈谈。”“要谈的话很多。现在这样子,你没心思听,我也没心思说,一切都不必 急,等你病养好了再说。”

“我的病一时养不好的。好在是——。”他想说“好在是死不了的”;只为她忌讳说 “死”,所以猛然咽住;停了一下又说:“一两天我就想回上海。”

“那怎么行?”

“没有什么不行。在宁波,消息不灵,又没有事好做;好人都要闷出病来,怎么会养得 好病?”

“那是没有办法的事。你刚刚才有点好,数九寒天冒海风上路,万一病势反复;在汪洋 大海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那就是两条人命。”

“怎么呢?”

“你不想想,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我除了跳海,还有什么路好走?”

是这样生死相共的情分,胡雪岩再也不忍拂她的意了。但是,他自己想想,只要饮食当 心,加上阿巧姐细心照料,实在无大关碍。不过,若非医生同意,不但不能塞阿巧姐的嘴, 只怕萧家骥也未见得答应。

因此,他决定嘱咐萧家骥私下向医生探问。但始终找不到机会;因为阿巧姐自起床以 后,几乎就不曾离开过他——天又下雪了,萧家骥劝她就在屋子里“做市”;就着一只熊熊 然的炭盆,煎药煮粥做菜,都在那间屋里。胡雪岩倒觉得热闹有趣,用杭州的谚语笑她是 “螺蛳壳里做道场”;但也因此,虽萧家骥就在眼前,却无从说两句私话。

不过,也不算白耗功夫。萧家骥一面帮阿巧姐做“下手”,帮她料理饭食,一面将这几 天的情形都告诉了胡雪岩。据说黄呈忠、范汝增跟英国领事夏福礼的谈判很顺利,答应尽力 保护外侨;有两名长毛侵袭英国教士,已经抓来“正法”。而且还布告安民,准老百姓在四 门以外做生意;宁波的市面,大致已经恢复了。

“得力的是我们的那批米。民以食为天,粮食不起恐慌,人心就容易安定。”萧家骥劝 慰似地说:“胡先生,你也可以稍稍弥补遗憾了。”

“这是阴功积德的好事。”阿巧姐接口说道:“就看这件好事,老太太就一定会有菩萨 保佑,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胡雪岩不作声。一则以喜,一则以悲;没有什么适当的话好表达他的复杂的心情。

“有句要紧话要告诉胡先生,那笔米价,大记的人问我怎么算法?是卖了拆帐、还是作 价给他们?我说米先领了去,怎样算法,要问了你才能定规;如果他们不肯答应,我作不了 主,米只好原船运回。大记答应照我的办法;现在要问胡先生了。照我看,拆算比较合 算!”

“不!”胡雪岩断然答道:“我不要钱。”

那末要什么呢?胡雪岩要的是米;要的是运粮的船,只等杭州一旦克复,三天以内就 要。他的用意是很容易明白;等杭州从长毛手里夺了回来,必定饿殍载途,灾民满城,那时 所需要的就是米。

“何必这么做?”萧家骥劝他;“胡先生,在商言商,你的算盘是大家佩服的,这样做 法,不等于将本钱‘搁煞’在那里。而况杭州克复,遥遥无期。”

“不见得。气运要转的。”胡雪岩显得有些激动,“长毛搞的这一套,翻覆无常,我看 他们不会久了。三、五年的功夫,就要完蛋。”

“三、五年是多少辰光,利上盘利,一担米变成两三担米;你就为杭州百姓,也该盘算 盘算。”

“话不错!”胡雪岩又比较平静了,“我有我的想法,第一、我始终没有绝望,也许援 兵会到,杭州城可以不破,如果粮道可以打通,我立刻就要运米去接济,那时候万一不凑 手,岂不误了大事;第二、倘或杭州真的失守,留着米在那里,等克复以后,随时可以启运 ——这是一种自己安慰自己的希望;说穿了,是自己骗自己,总算我对杭州也尽到心了。” “这也有道理,我就跟大记去交涉。”

“这不忙。”胡雪岩问道:“医生啥时光来?”“每天都是中饭以后。”

“那就早点吃饭;吃完了她好收拾。”胡雪岩又问阿巧姐,“等会医生来了,你要不要 回避?”

虽然女眷不见男客,但对医生却是例外,不一定要回避;只是他问这句话,就有让她回 避的意思,阿巧姐当然明白,顺着他的心意答道:“我在屏风后面听好了。”

胡雪岩是知道她会回避,有意这样问她;不过她藏在屏风后面听,调虎不能离山,在自 己等于不回避,还要另动脑筋。这也简单得很,他先请萧家骥替他写信,占住了他的手;然 后说想吃点甜汤,要阿巧姐到厨房里去要洋糖,这样将她调遣了开去,就可以跟萧家骥说私 了。“家骥,你信不必写了,我跟你说句话,你过来。”萧家骥走到床前,他说:“我决定 马上回上海,你跟医生说一说;我无论如何要走。”“为什么?”萧家骥诧异,“何必这么 急?”

“不为什么?我就是要走。到了上海,我才好打听消息。”胡雪岩又说,“本来我的心 冷透了。今天一早跟阿巧谈了半天,说实话,我的心境大不相同。我现在有两件事,第一件 是救杭州,不管它病入膏盲,我死马要当活马医。第二件,我要做我的生意;做生意一步落 不得后,越早到消息灵通的地方越好。你懂了吧?”

“第二点我懂,头一点我不懂。”萧家骥问道:“你怎么救杭州?”

“现在没法子细谈。”胡雪岩有些张皇地望着窗外。这是因为苗条一影,已从窗外闪 过,阿巧姐快进来了。胡雪岩就把握这短短的片刻,告诫萧家骥跟医生私底下“情商”,不 可让阿巧姐知道。

是何用意,不易明了;但时机迫促,无从追问,萧家骥只有依言行事。等胡雪岩喝完一 碗桂圆洋糖蛋汤,阿巧姐收拾好了一切,医生也就到了。

那医生颇负盛名,医道医德都高人一等。见胡雪岩人虽瘦弱,双目炯炯有光,大为惊 异,一夜之隔,病似乎去了一大半,他自承是行医四十年来罕见之事。

“这自然是先生高明。”胡雪岩歉意地问:“先生贵姓?”“张先生。”萧家骥一旁代 答,顺便送上一顶高帽子,“宁波城里第一块牌子;七世祖传的儒医。张先生本人也是有功 名的人。”

所谓“功名”,想起来是讲过学的秀才,“失敬了!”胡雪岩说:“我是白丁。”

“胡大人太客气了。四海之大,三品顶戴无论如何是万人之上。”

“可惜不是一人之下。”胡雪岩自嘲着纵声大笑。

笑得太急,呛了嗓子,咳得十分厉害;萧家骥赶紧上去替他捶背,却是越咳越凶,张医 生亦是束手无策,坐等他咳停。这一下急坏了阿巧姐;她知道胡雪岩的毛病,要抹咽喉,喝 蜜水才能将咳嗽止住;萧家骥不得其法,自然无效。蜜水一时无法张罗,另一点却是办得 到,“萧少爷,”她忍不住在屏风后面喊:“拿他的头仰起来,抹抹喉咙。”

是娇滴滴的吴侬软语,张医生不免好奇,转脸张望;而且率直问道:“有女眷在?”

医生是什么话都可以问,不算失礼;但萧家骥却很难回答,一面替胡雪岩抹着喉头,一 面含含糊糊地答道:“嗯,嗯,是!”

张医生欲语又止;等胡雪岩咳停了才切脉看舌苔,仔细问了饮食起居的情形,欣慰地表 示:“病势已经不碍,只须调养,大概半个月以后可以复原。”

“多谢,多谢!”胡雪岩拱拱手说:“家骥你陪张先生到你那里开方子去吧!”

萧家骥会意,等开好方子,便谈到胡雪岩想回上海的话。张医生深为困惑,“病人连移 动床铺都是不相宜的。”他问,“大病刚有转机,何可这样子轻率冒失?”

“实在是在上海有非他到场不可的大事要办。”家骥说:“路上也只有一两天的功夫, 请张先生多开几服调理药带去;格外当心照料,想来不碍。”

“照料!那个照料?万一病势翻覆,我又不在船上;你们怎么办。”

“是!”萧家骥说,“那就只好算了。”而间壁的胡雪岩耳朵尖,听了张医生的话,已 经有了主意,请他到上海出诊,随船照料。

等张医生开好方子,告辞上轿,阿巧姐自然也不必回避了,胡雪岩便当着萧家骥透露了 他的意思。这个想法亦未始不可行;富室巨户,多有这样重金礼聘,专用车船奉迎的,但是 眼前时地不同,阿巧姐和家骥都觉得不易办到。“他肯去当然最好;就怕他不肯。”萧家骥 说:“第一、宁波的市面还不甚平靖,离家远行,恐怕不放心;第二、快过年了,宁波人的 风俗,最重过年团圆,在外头做生意的,都要赶回家来,哪里反倒有出远门的?”

“过年还早,我一定赶年前送他回来。”胡雪岩又说:“说不说在我,肯不肯在他;你 何妨去谈一谈。”

“那当然可以。我本来要到他清仪堂去撮药;顺便就看他。”

“原来他也开着药店?”胡雪岩说,“那太好了!就是他不肯到上海,我也想跟他谈 谈。”

胡雪岩想开药店是大家知道的;萧家骥心中一动,点点头说:“这倒或许会谈得投 机。”

“那是另外一回事,家骥,只要他肯去,他怎么说,我们怎么依他。还有,要投其所 好。你懂我的意思吧?”“我懂,”萧家骥笑道,“不过,恐怕要请了他来,你自己跟他 谈。”

去了一个多时辰,萧家骥回来了,说张医生答应来吃晚饭,又说他喜欢字画。问到邀他 同行照料的话,萧家骥表示还不便开口;又说最好由阿巧姐来说,因为这是不情之请,只有 女眷相求,容易成功。

“这话也是。男人说话,一句就是一句,碰了钉子或者打了折扣,以后说话就不值钱 了。阿巧,”胡雪岩问道:“你肯不肯说?”

“本来是不肯说的,女人的话就不值钱;碰钉子、打折扣都不要紧?真正气数!不过— —”她故意做个无可奈何的表情:“唉!不说又不行;只好我来出面了。”

说停当了,要准备肴馔款客。胡雪岩认为不如到馆子里叫菜,比较郑重;阿巧姐也想省 事,自然赞成;但萧家骥不甚同意,他肚子里另有一番话,要避着胡雪岩跟阿巧姐说。“胡 先生,这些小事,你不必操心了,我要跟阿巧姐去商量。阿巧姐,我陪你到他们厨房里看了 再说。”

走到廊下僻处,估量着胡雪岩听不见了,他站住脚,要问她一句话。

“阿巧姐,你是不是真的想帮胡先生办成功这件事?”“是啊!本来我不赞成的,不过 他一定要这样做,我无论如何只有依他。”

“既然无论如何要依他,那末,我有句话说出来,你可不能动手。”

“不会的。你说好了。”

“姓张的很关心你。也不知道他怎么打听到的,晓得你姓何;何姨太长,何姨太短,不 停地问。”说到这里,萧家骥停下来看她的脸色。

她的脸色自然不会好看,气得满脸通红:“这种郎中,狼心狗肺;杀千刀!”

“是不是?”萧家骥很冷静地说:“我知道你要动气。”

一句话提醒了阿巧姐,知道他还有未说出来的话;如果自己还是这样子,那些话就听不 到了。转念又想,总怪自己的身分尴尬,何姨太出现在姓胡的这里,在人家看,当然也不是 什么好女人;既然如此,就不妨动动歪脑筋了。这样转着念头,脸色自然就缓和了,“随他 去胡说八道,只要我自己行得正,坐得正好了。”她催促着,“你再说下去。”“只为胡先 生不走不可;要走,就非姓张的一起走不可。所以,我只好耍记花枪。阿巧姐,你是明白 人,又看在胡先生分上,一定不会怪我。”

话风不妙,阿巧姐有些吃惊,不过戒心起在暗中:表面上又是一种态度:“不会,不 会。我晓得你是为他。你说出来商量。”

“我在想,如果直言相谈,说请他一起陪到上海;他一定不会答应。这话等他一出口, 事情就僵了;所以我灵机一动,说是:‘何姨太特为要我来奉请,晚上她亲手做两样菜,请 张先生喝酒。一定要请你赏光。’他很高兴地答应了,说是‘一定来,一定来!’”

这用的是一条美人计,阿巧姐心里当然不是味道;不过一想到是为胡雪岩,她自然就不 会对萧家骥介意,她很平静地问道:“他还有什么话?”

“自然还有话,他问我:‘何姨太为什么要请我?’我说:‘是因为你看好了胡道台, 略表谢意。另外还有件事求你。’他一再问我什么事,我不肯说。回头全要看你了。”

阿巧姐点点头,将他前后的话细想了一遍,心里有了主意;只是有一点必须先弄清楚。

“问到我怎么会在这里?你是怎么告诉他的?”“我说:‘何姨太现在下堂了。她是胡 道台的大姨子;苏州现在沦陷在那里,娘家回不去,只好来投奔至亲。’他说:‘怪不得! 人在难中,谈不到避嫌疑;大姨子照料妹夫的病,也是应该的。’”

阿巧姐明白,所谓“大姨子”是意指她有个妹妹嫁做胡雪岩的偏旁;关系如此安排,是 疏而亲,亲而疏,不但她穿房入户,照料病人,可以说得过去,而且让色迷迷的张郎中希望 不绝,才会上钩。

阿巧姐十分欣赏萧家骥的机智,但也不免好笑,“要死快哉!耐那哼想得出格介?”她 用道道地地苏州话笑着说。

萧家骥自己也笑了,“看起来,他是想跟胡先生做‘连襟’;既然至亲,无话不好 谈。”他提醒她说,“这出戏包定唱得圆满,不过,要不要先跟胡先生说好?你自己斟 酌。”

阿巧姐考虑结果,认为不可不说,亦不可全说。她是在风尘中打过滚的,男人的心,别 样摸不透;只有这一层上,她真是了如指掌。男人的气量大,固然不错,却就是论到夺爱, 不能容忍;因为这不但关乎妒意,还有面子在内。

于是略略安排了酒食,找个萧家骥不在眼前的机会,问胡雪岩说:“你是不是一定要姓 张的郎中陪到上海?”“对!”胡雪岩答得斩钉截铁,“他不陪去,你不放心。那就只好想 办法说动他了。”

“办法,我跟萧家骥商量好了。不过有句话说在前面,你要答应了,我们才好做。”

一听就知道话中有话,胡雪岩信得过他们两人,落得放漂亮些,“不必告诉我。”他 说:“你们觉得怎么好,就怎么做。”“唷,唷,倒说得大方。”阿巧姐用警告的口吻说: “回头可不要小气。”

这就不能不好好想一想了。胡雪岩自负是最慷慨、最肯吃亏的人,所以对这“小气”的 两字之贬,倒有些不甘承受。转念又想,阿巧姐阅历甚深,看男人不会看错;看自己更不会 看错,然则说“小气”一定有道理在内。

他的心思,这时虽不如平时敏捷,但依旧过人一等,很快地想到萧家骥从家回来那时, 说话带些吞吞吐吐,仿佛有难言之隐的神情,终于看出因头了。

于是他故意这样说:“你看得我会小气:一定是拿我什么心爱的东西送他。是不是?”

“是啊”你有什么心爱的东西?”

“只有一样,”胡雪岩笑道:“是个活宝。”

“你才是活宝!”阿巧姐嫣然一笑;不再提这件事了。

张医生早早就来了。一到自然先我看病人,少不得也要客气几句;“多蒙费心,不知道 怎么样道谢。谢过来吃顿便饭,真正千里鹅毛一片心;不过,我想总有补报的日子。张先 生,我们交个朋友。”

“那是我高攀了。”张医生说,“我倒觉得我们有缘同样的病,同样的药,有的一服见 效,有的吃下去如石沉大海;这就是医家跟病家有缘没有缘的道理。”

“是的。”萧家骥接口说道:“张先生跟我们都有缘。”“人生都是个缘字。”胡雪岩 索性发议论,“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到宁波,到了宁波也不曾想到会生病,会承张先生救我 的命——。”

“言重,言重!”张医生说,“药医不死人,原是吉人天相,所以药到病除,我不敢贪 天之功。”

就这时门帘一掀,连萧家骥都觉得眼前一亮;但见阿巧姐已经着意修饰过了,虽是淡 妆,偏令人有浓艳非凡之感。特别那一双剪水双瞳,眼风过处,不由得就吸住了张医生的视 线。

萧家骥知道阿巧姐跟胡雪岩的话说得不够清楚详细,深怕言语不符,露了马脚,赶紧借 着引见这个因头,将他们的“关系”再“提示”一遍。

“张先生,”他指着阿巧姐说:“这位就是何姨太;胡大人的大姨子。”

胡雪岩几乎笑出声来。萧家骥的花样真多,怎么编派成这样一门亲戚?再看阿巧姐,倒 也不以为意;盈盈含笑地裣衤任为礼,大大方方招呼一声:“张先生请坐!”

“不敢当,不敢当。”张医生急忙还礼,一双眼睛却始终舍不得向别处望一望。

“我们都叫何姨太阿巧姐。”萧家骥很起劲地作穿针引线的工作,“张先生,你也这样 叫好了。”

“是,是!阿巧姐。”张医生问道:“阿巧姐今年青春是?”“哪里还有什么青春?人 老珠黄不值钱;今年三十二了。”“看不出,看不出。我略为懂一点相法;让我仔细替阿巧 姐看一看。”

也不知是他真的会看相,还是想找个借口恣意品评?不过在阿巧姐自然要当他是真的, 端然正坐,微微含笑,让他看相;那副雍容自在的神态,看不出曾居偏房,更看不出来自风 尘。

张医生将她从头看到脚;一双脚缩在裙幅之中看不见,但手是可以讨来看的——看相要 看手是通例;阿巧姐无法拒绝。本来男左女右,只看一只,也索性大方些,将一双手都伸了 出来。手指象葱管那样,又长、又白、又细;指甲也长,色呈淡红,象用凤仙花染过似的, 将张医生看得恨不能伸手去握一握。

“好极了!”他说,“清贵之相。越到晚年,福气越好。”

阿巧姐看了胡雪岩一眼,淡淡一笑,不理他那套话,说一句:“没有什么菜。只怕怠慢 了张先生!”随即站起身来走了。

张医生自不免有怅然若失之感。男女不同席,而况又是生客;这一见面,就算表达了做 主人的礼貌。而且按常理来说,已赚过分,此后就再不可能相见了。

“但是,她不是另外还有事要求我吗?”想到这一点,张医生宽心了;打定主意,不论 什么事,非要她当面来说,才有商量的余地。

果然,一顿饭只是萧家骥一个人相陪;肴馔相当精致,最后送上火锅,阿巧姐才隔帘相 语,说了几句客气话,从此芳踪杳然。

饭罢闲谈,又过了好些时候,张医生实在忍不住了;开口问道:“不是说阿巧姐有事要 我办吗?”

“是的。等我去问一问看。”

于是张医生只注意屏风,侧着耳朵静听;好久,有人出来了,却仍旧是萧家骥,但是屏 风后面却有纤纤一影。

“阿巧姐说了,张先生一定不会答应的,不如不说。”“为什么不说?”张医生脱口答 道:“何以见得我不会答应。”

“那我就说吧!”是屏风后面在应声。

人随话到,阿巧姐翩然出现。衣服也换过了,刚才是黑缎灰鼠出锋的皮袄,下系月白绸 子百褶裙;此刻换了家常打扮,竹叶青宁绸的丝绵袄,爱俏不肯穿臃肿的棉裤,也不肯象北 地胭脂那样扎脚;是一条玄色软缎,镶着极宽的“栏杆”的撒脚裤。为了保暖,衣服腰身裁 剪得极紧;越显得体态婀娜,更富风情。

有了五六分酒意的张医生,到底本心还是谨饬一路的人物;因为艳光逼人,意不敢细 看,略略偏着脸问道:“阿巧姐有话就请吩咐。是不是要我格外细心替你拟张膏滋药的方 子?”

“这当然也要。”阿巧姐答说:“不过不忙。我是受了我妹妹的重托,不放心我这位至 亲一个人在宁波;我又不能常川照应;就是照应总不及我妹妹细心体贴。我在想,舍亲这场 大病,幸亏遇着张先生,真正着手成春,医道高明;如今一定不碍了。不过坐船到上海,没 有张先生你照应,实在不放心。那就只好——。”说到这里,她抽出腋下的乡花手绢,抿着 嘴笑了一下,仿佛下面的话,不好意思出口似的。

在张医生;那沥沥莺啭似的声音,听得他心醉不已;只顾欣赏声音,不免忽略了话中的 意思,见她突然停住;不由得诧异。

“怎么不说下去。请说,请说,我在细听。”

其实意思已经很明显,细听而竟听不出来,可见得心不在焉。萧家骥见他有些丧魂落魄 的样子,便向阿巧姐使个眼色,示意她实话直说,不必盘马弯弓,宛转透露了。“好的,我 就说。不过,张先生,”阿巧姐一双大眼珠灵活地一闪,做出象娇憨的女孩子那样的神情: “等我把话说出口,你可不能打我的回票!”

这话相当严重,张医生定定神,将她的话回想了一遍,才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倒有些答 应不下了。

“是不是?”阿巧姐意轻声对萧家骥说,“我说不开口的好;开了口白白碰钉子— —。”

“没有这话。”张医生不安地抢着说,“你的意思我懂了。我在想的,不是我该不该陪 着去。”

“那末是什么呢?”

“是病人能不能走?这样的天气,跋涉波涛,万一病势反复,可不是件开玩笑的事。”

话说得有理,但究竟是真话,还是托词,却不易估量;阿巧姐也很厉害,便有意逼一 逼;却又不直接说出来,望着萧家骥问:“张先生不是说,一路有他照应,就不要紧吗?” “是!有张先生在,还怕什么?”

两人一唱一和,倒象张医生不肯帮忙似的,使得他大为不安,但到底还不敢冒失;站起 身来说:“我再看看病。”在隔室的胡雪岩,将他们的对答,只字不遗地听了进去;一半是 心愿可望达成,心中喜乐,一半是要隐瞒病情,所以诊察结果,自然又显得大有进境。

这时候张医生才能考虑自己这方面的情形。兵荒马乱,年近岁逼,实在不是出远门的时 候;但话说得太慷慨,无法收科或者打折扣;同时也存着满怀绮想,实在舍不得放弃这个与 阿巧姐海上同舟的机会,终于毅然答应了下来。

这一下,胡雪岩自然感激不尽;不过张医生所要的是阿巧姐的感激。此中微妙,胡雪岩 也看得很清楚;所以用红纸包了一百两银子,让她亲手致赠。

“医家有割股之心。”张医生摇着双手说:“谈钱,反倒埋没我的苦心了。”

话说得很漂亮,不过阿巧姐也深知他的这片“苦心”,越发要送;因为无法也不愿酬答 他的“苦心”。当然,这只是深藏在她心里的意思。

“张先生,你的苦心我知道。这是我那位‘妹夫’的一点小意思;他说了,若是张先生 不受,于心不安,病好得不快;他就不敢劳动大驾了。”

张医生将她的话,细细咀嚼了一遍,“你的苦心我知道”这几个字,简直就象用烙铁印 了在心版上,再也忘不掉的了。

“既然如此,我也只好老脸皮收下。不过——。”他没有再说下去。为了要在阿巧姐面 前表示她这番交情,完全是卖给她的,他决定要补还胡雪岩的人情;投桃报李,想送两样贵 重补药。但话不必先说,说了味道就不够了;因而缩住了口。

“那末,要请问张先生。”萧家骥插进来说,“预备哪天动身?”

“越早越好。我要趁年里赶回来。”

“那是一定赶得回来的。”萧家骥盘算了一下,作了主张:“我尽明天一天预备;后天 就动身怎么样?”

“后天一定是好日子,”阿巧姐识得的字不多,但看皇历还能应付,很有把握地指着十 二月初一那一行说:“‘宜出门。’”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红顶商人胡雪岩 作者:高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