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红顶商人胡雪岩》第二部 灯火楼台(07章)


自从罗四姐嫁到胡家,真是走了一步帮夫运,胡雪岩的事业如《红楼梦》上所形容的 “鲜花着锦”般兴旺。当然,兴旺的由来是他恃左宗棠为靠山;左宗棠视他为股肱,只要左 宗棠西征,节节胜利,所请在朝廷无有不准,胡雪岩水涨般高,亦就事事顺手了。

原来从道光年间开始,君暗臣愚,激出内忧外患,西北的回乱,亦是贪官污吏激荡而 成,其时所谓“甘回”共有西、南、北三大支,三大头目,西面的叫马朵之,盘踞在青海的 西宁;南面的叫马占鏊,以甘肃与青海的河州,也就是临夏为根扰地;北面叫马他隆,是三 大头目中最狠的一个,势力范围在宁夏,灵武一带,老巢名为金积堡,这个地方就是“黄河 百害,惟富一套”的河套的起点,擅茶、马之利以外,东面有个盐池叫花马池,更是一大财 源。金积堡周围有五百多个寨子,众星拱月般环卫着马化隆的金积堡,此人狡诈百出,专门 煽动善良的回民,与汉人为敌,但表面却对宁夏将写穆图善很恭敬。左宗棠却看穿了此人的 底蕴,所以西征的第一目标就是攻下金积堡。

在攻金积堡之前,先要隔断捻匪与甘回的勾结。捻匪分为两大股,称为“东捻”、“西 捻”—曾国藩解释捻菲之捻说:“捻纸燃脂,故谓之捻”,凡是用薄纸搓成条状,如吸水烟 用的纸媒等等,都叫做捻子,捻匪的特性在于易聚易散;但看起来象乌合之众,而流窜不 定,飘忽千里,令人疲于奔命,亦很厉害。僧格林沁的黑龙江马队,追奔逐北,捻匪见了就 逃;但一停下来,周围不知如何,就会冒出无数捻匪来,僧王就是这样阵亡的。僧王打的是 江捻;西捻的头子叫张总愚,自河南至陕西,由河南横渡黄河,直上延安、米脂,南北战线 拉长到一千多里,目的就是希望与马化隆由西往东,也有千把里的这条战线交会。

只要一接上头,西捻不复可制,回乱亦不知何时才能平定?所以左宗棠西征的初步战 略,就中在隔离西捻与甘回,不让他们“会师”。罗四姐嫁到胡家时,正当西捻初平,两宫 太后召见左宗棠,天语褒嘉;左宗棠自陈五年可以平定回乱之时。

左宗棠最初驻军西安,然后往西北逐步推进,大营先移乾州,再移甘肃境内的泾川,然 后往北打,克复镇原、庆阳,收容降众及饥民十七万人,行屯垦之法,种子、农具,都由胡 雪岩的转运局采办好了,运到甘肃。

及至左宗棠的前锋逼进灵武,马化隆看老巢有被剿之虞,于是又施狡计,“上书乞 抚”,抚是安抚,表示愿意投降,但部众或者收编为官军、或者遣散、或者为他们谋个生 计,戡乱剿匪,有此化干戈为玉帛的结果,本来是最理想的办法,但造反作乱的,狡诈者 多,诚实者少,平洪杨那几年,土匪乘机窃起,就抚而又反复者,不知多少。左宗棠阅历极 丰,而马化隆又有善于翻覆的名声,他可以玩弄穆图善,而左宗棠决不会受他的愚弄,所以 置之不理,备妥三月行粮,进攻金积堡。

指挥此役的大将是刘松山。此人是曾国藩的小同乡,行伍出身,积功升至总兵;咸丰十 年,英法内犯,僧格林沁提兵勤王,东南没有这一支悍的马队,战局大受影响,那时太平 军李秀成,刚开始为洪秀全所重用,在芜湖召集军事会议,分道进兵,李秀成本人自率大 军,由芜湖南下,攻占皖南黟县;另外太平军悍将李世贤、黄文金、李继远等,相继陷宁 国、下徽州;又占江西浮梁、都昌、饶州。驻节祁门的曾国藩,西面则来自湖北的接济,因 江西粮道中断而绝,东面则有二李亲领的骑兵相逼,重重围困,一筹莫展,最后听从幕宾建 议,反攻徽州以期打开通浙江的通道。于是曾国藩移军祁门以西、徽州以西的休宁,有一天 太平军夜袭,诸营皆溃,只有刘松山在月下列队迎敌,太平军不敢相逼;其余溃散各营,月 夜看不真切,以为太平军拦截,掉头要逃,及至刘松山打出旗号,大家才知道大营未失, “老帅”无恙,惊魂始定,祁门一役,是曾国藩靖江兵败,投水遇救以后,另一次的大危 机,他连遗书都写好了,结果转危为安,都由刘松山之功,从此以国士相待。

及至左宗棠受命西征,这是一场大战役,非地方性的军务可比,各军理当协办,曾国藩 将他最重视的刘松山一军,交给左宗棠指挥。左宗棠本由曾国藩所提携,以后由于争饷而存 意见,复以曾国荃破金陵,纵容洪秀全之子逃遁,直言讦奏,因而失和,不通音讯已久;到 这时,左宗棠才知道:“谋国之忠,知人之明,自愧不如元辅”。将刘松山一军交他节制, 比作曾国藩“嫁女”;对刘松山的重用,自不待言。刘松山真亦不负曾国藩的知遇及左宗棠 的期许,打西捻,平甘回,几乎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他从军以前,在家乡就已定下亲事, 聘而未娶,在军中十几年,只因招兵,回过一次家乡;直到西捻既平,方在洛阳成婚,新郎 新娘都三十多岁了。

蜜月只得十天,刘松山便即入陕,肃清榆、延、绥、四州以后,进军灵武,一战而 克;马化隆惊恐万状,一面再次求抚,一面四处求援,但西宁、河州、临洮、靖远各地的回 子,震于刘松山的威名,都坐视不顾,于是刘松山大举进攻;同治九年正月,攻金积堡外围 一个寨子,中炮堕马,因而阵亡;所部由他的侄子刘锦棠率领,同年十一月终于克复了金积 堡。

西征军能够胜多败少,着着进展,是因为器械利、士气旺、纪律好。胡雪岩得古应春之 力,西洋凡有新式枪械,以及其他精巧的军事装备,只要能用得上的,不必向左宗棠请示, 先就办了来;加以补给适时,从无粮饷不继之虞,士气自然就旺盛了。这是西征军将士都佩 服,也感激胡雪岩的;但纪律好亦应归功于胡雪岩,就只有左宗棠最明白了。从咸丰末年, 同治皇后阿鲁特氏的祖父赛尚武丧师失律,浪掷了一笔发自部库的二百万两银子的军饷以 后,仗都是地方上自己在打,因此有楚军、湘军、淮军、浙军、奥军等等名号,都称之为 “官军”这些官军,来源不一,“同乡招募”的子弟兵固占多数,但也不少是土匪或者太平 军投过来的,出身不同,队官的作风各异军纪就大有区别。湘军中以彭玉麟部下纪律最严; 鲍超一军最糟糕,这就是带兵的看法不同之故,不过鲍超骁勇善战,是曾国藩的“爱将”, 所以诸事宽容。

左宗棠所部,亦是杂牌军队,但都能属地纪律,一半是左宗堂治军较严;一半亦由于心 诚悦服,不忍违犯纪律,论心诚悦服之所起,就不能不推服胡雪岩了,“湖汀子弟满天下” 而无后顾之忧,都由于胡雪岩靠他广设钱庄,通汇便利,按时得能接济官兵家属,到于阵亡 将士,恤死养生,不用左宗堂关照,他就派人去做了,大家都道“侯父”如此爱护部下,何 忍犯他的军纪?却不知是胡雪岩在助“候爷”维持纪律。

胡雪岩能够公私兼顾,钱庄、典当、丝号一家接一家开张,生意越做越大,“财神”的 名气越来越响,从胡老太太起始,都认为是“螺蛳太太”的功劳—原来为了避免用“二太 太”之名,却又想不出更合适的称呼;有个通人说:“顺治年间江左三大家’之一的龚芝 麓,娶了秦淮出身的顾眉生,龚芝麓的元配称她为顾太太,仿照这个例子,拿罗四姐的姐字 改为太太,有何不可?”于是,“罗四太太”就此叫开了。下人不明其理,只当她娘家住在 螺蛳门外的缘故,叫成“螺蛳太太”。

但最为乡党称道,而且使得胡雪岩自觉对螺蛳太太有愧,既爱且敬的是,她有个“大贤 大德”的名声,为胡雪岩娶了十一房姨太太。

约莫嫁后一年,螺蛳太太向到杭州三天竺来烧香的七姑奶奶诉苦。原来胡雪岩精力过 人,只她一个人“当夕”,有些力不从心,因而也就觉得乐不敌苦了。

于是胡雪岩不免留连花丛;本来欢场中应酬,在胡雪岩几乎上是每天的例课,以前仅止 于“吃花酒”渐渐地以勾栏为行馆,经常整夜不归,甚至在“堂子”里接见宾客,料理公 呈,这件事就可忧了。

“七姐,”螺蛳太太说:“他现在正在风头上,这步桃花运走不得,第一,伤身体;第 二,耽误正事;第三,名声不好听;还有第四,伙计们看东家的样,个个狂嫖滥赌,怎么得 了?就算不学他的样,也会灰心;辛辛苦苦帮他创业,哪知道他是这样子不成材!”

七姑奶奶知道最后两句话,是她“夫子自道”。的牢骚;不过,她也有些怀疑,“小爷 叔对这个色字看不破,是大家都晓得的。不过,”她问:“又何至于,‘好’到这个程度 呢?”“喏,”螺蛳太太不免有怨言,“都是我们那位刘三叔?”

原来胡雪岩决定开办药店。他本早有此心,恰好又受了气—去年夏天胡老太太受暑发 痧;土法子是拿铜钱刮痧,刮出一条条鲜红的血痕,病势顿去。胡老太太的痧刮得很透,本 来已经不要紧了;只是胡雪岩不放心,请“郎中”来看了以后,开方打药,一再关照下人 “要快!”仍旧去了两个时辰才回来,胡雪岩对有关老母的事异常认真,当下大发了一场难 得一见的脾气。

下人等他骂完,方始声诉:原来这年时疫流行,打药的人排着队等,一等等了个把时 辰,他忍不住挤上前去,象看病“拔号”似的,要求先配他的方子。

“请你快点。我们老太太等在那里要吃呢!”

“哪家没有老太太?”药店伙计答说:“你要快,不会自家去开一爿药店?”

挨了骂的那人,一股怨气发泄在药店伙计头上,加油添酱地形容了一番,将胡雪岩的火 气挑拨了起来,当时顿一顿足说:“好!我就开一爿给他看。”

于是刘不才受命筹备,即日北上到直隶去采办药材;顺便带回来几百帖“狗皮膏药”, 供胡雪岩试用。

这“狗皮膏药”是“房中药”的一种。刘不才在采买药材时,由于他的豪爽风趣,结识 了好些朋友;酒酣耳热之际,少不得谈谈风月。其中有个苏州人,谈起上一科的状元,现任 河北学政的洪钧,说他最近写信回苏州,托人买妾,信中说得很坦率,娶妾无非及时行乐, 用不着找什么理由,没有儿子,一定说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单身在外,说是没有人 照料起居,这些话,无非自欺欺人而已。他说:及时行乐,这句话,要分做两面来谈,一面 是及时,娶妾就要娶得早;人到中年,形渐衰颓,美色当前,力不从心,不但自误,而且误 人。一面是行乐,当然要娶美妾,才有乐趣可言。大家听他说得诚恳,亦以诚恳相待,终于 替他觅到了一个上海的名妓,国色天香的赛金花作妾。

于是另有一人感叹:说少年创业,精力过人,就是没有钱;及至创业已成,钱是有了, 精力却嫌不足,姬妾满眼,广田自荒,说不定还会戴上绿帽子,人生憾事,莫过于此。

这些话提醒了刘不才,想起胡雪岩或许亦有此憾。因而打听,有没有好春药,只壮阳, 不伤身。当时便有人指点,北京鼓楼有一家小药店,可以买到外用的“狗皮膏药”,药性王 道,不似内服的春药,竭泽而渔那样霸道。不过这家小药店的主人,颇以制售此药为耻,须 有跟他交情很深的人介绍,而且只特制,不零售。刘不才的人缘不错,居然找到了适当的介 绍人,出重金订制了一批。胡雪岩试用之下,床第之间,便就此放纵了。

“这是没法子的事。”七姑奶奶说:“除非你想得开。”

这意思是,螺蛳太太可能容许胡雪岩另外纲妾来分她的宠她心里在想,自己是半正半侧 的身分,老太太固然宠信有加,大太太也能相安无事,但做当家人难免为下人憎厌,倘或娶 进一房姨太太来,为人厉害,又为下人撺掇。联络大太太,不顾“先进门为大”这个规矩, 明枪暗箭,处处作对,虽不见得怕她,但免不了常常生气,这却是不可不虑的事。正在沉吟 之时,七姑奶奶又开口了:“去年秋天,应春生了一场伤寒,病好调养,不能出门,在家也 实在无聊不过,请了个说书的‘出堂会’来解闷,每天下半天两个钟头;说的一部书叫做 ‘儿女英雄传’,讲女人家吃醋,实在有点道理。”“喔!”螺蛳太太问道:“说书的怎么 说?”

“他说:吃醋分会吃、不会吃两种,每种又分三等。不会吃醋的,吃得可笑、可怜、可 怕,譬如—”

“七姐,”螺蛳太太打断她的话说:“不会吃的,就不要去谈它了。”

“好,讲会吃的,也分三等:叫做常品、能品、神品。常品,也不必谈;先说能品,譬 如说象你,一等一的人材,小爷叔再娶了一个来,就算能胜过你;只要你宽宏大量,声色不 动,而且照样处处关心小爷叔的饮食起居,他心里存了个亏欠你的心,依旧是你得宠。这就 是会吃醋的能品。”

螺蛳太太在想,照此说来,大太太就是个能品。只不知神品又是如何?心里转着念头, 口中便问了出来。“你问神品,说穿了也没有啥稀奇,象你这样能干,做起来也不费事,一 句话:恩威并用!她安分守己,是好的,你比小爷叔还要宠她;她有不守规矩的地方,你尽 管说她、管她。将来有了儿女,你比她生母还要知痛痒,还要会教训。那一来,上上下下哪 个不服你?哪个不说你贤慧?这样子吃醋,真吃得神了!”

七姑奶奶的话,句句打入螺蛳太太心坎,而且别有领会。如今一家的主人,第一是“老 太太”,第二是“老爷”,第三是“太太”,第四才轮到她,除了下人,只有管她的,而没 有她管的,倘或亲自经手挑选,替胡雪岩多娶几房姨太太,照七姑奶奶所说的,拿“恩威并 用”四个字来调教,叫她们心服口服,那时才真正显得出当家人的威风气派。

这样想着,不自觉地在脸上绽开了笑容;七姑奶奶便也笑道:“怎么样?四姐,你也想 吃一吃这种看不出来是吃醋的醋?”

“只怕我不会吃。”螺蛳太太说:“七姐,你也帮我留意、留意。”

一听这话,七姑奶奶知道她决心照她的话去做了。本来是闲谈,即令有为她策划的意 思,亦须从长计议,不道她从善如流,立刻就听信了!实在出人意外。

转念到此,她顿感肩头沉重,俗语说的“若要家不和,娶个小老婆”,象螺蛳太太这样 的情形,实在少而又少:再说罗四姐是胡雪岩自己看中的,即令进门以后不如意,也怪不到 她头上。现在不同了,意完全象是她出的主意,将来倘有风波,从胡老太太起,都会怨她。 因而不能不好好替螺蛳太太想一想。

“四姐,”她想到就说:“凡事想得蛮好,做起来不太容易小爷叔如果要讨堂子里的 人,你不可以许他;堂子里的人有习气,难管。”

“是的。要讨总要讨好人家的女儿。”螺蛳太太又说:“我要先同大先生说明白,他尽 管自己去物色,人一定要让我看过。”她紧接着又说:“其实用不着他自己去物色,我先托 人替他去挑。”

螺蛳太太说到做到,三、四年工夫,陆续物色、加上胡雪岩自己选中的,一共娶了十一 房姨太太,连她自己在内,恰好凑成十二金钗之数。

眷属一多,又加上生意发达,不断添人,原有的房子虽然一再扩充,始终不敷所需;到 后来基地所限,倘非彻底翻造就得另开新居。胡雪岩便与螺蛳太太商量,打算另外觅地建一 所住宅,将他的两个胞弟,连同各式办事人等一起迁了出去,空出来的房子拆掉,改做花 园,另外要造一座“走马楼”,将“十二金钗”集中一起。

螺蛳太太对造一座走马楼,倒颇赞成,但对另建新宅却有异议。

“请二老爷、三老爷搬出去,会伤老太太的心;亲戚也会说闲话。这件事,老爷还要斟 酌。”

听说会伤老母之心,胡雪岩立即打消了原议,不过,“房子不够住,总要想法子。”他 问:“你有啥好主意?”“我听说间壁刘家的房子要卖;后门口米店老板死掉了,两个儿子 分家争产,米店归哪个管,一直在吵,也想卖了房子分现款,不如拿这两家的地皮买过来, 打通围墙,不是可以联在一起?”

这下又激起了胡雪岩好摆排场的意兴,恰好这年丝价大涨;胡雪岩操纵“洋庄”,结算 下来三个月的工夫,赚了四十万银子,决定大治园林。

“譬如我没有挣到这笔款子,”他这样对螺蛳太太说:“我照你的意思来做;不过范围 要做得大,前后左右都要临街,方方正正一大片,象王府的气派才好。”

这是有面子的事,螺蛳太太当然高兴。于是胡雪岩派人到周围人家去游说,动以厚利; 其中除了两家,都愿意迁让,。

这两家一家是酒栈,说存酒搬运不便,无法出让,态度虽然坚决,说话却很客气;另一 家就不同了。

这一家是个极小的剃头店,位置恰好在元宝街与望仙桥直街转角之处,为出入所必经, 整片房子,在此交通要道上缺了一块,而且是家破破烂烂的剃头店,就象绝色美人,瞎了一 只眼那样令人难以忍受。

“她是啥意思?”胡雪岩说:“她如果想卖好价钱,尽管说,要多少就多少好了。”

她,是指剃头店的“崔老太婆”。老板是她的儿子,脾气虽然也很强,但经不住胡家下 人三天两头去说好话,又看在钱的份上,意思倒有些活动了,可是崔老太婆执意不允。原来 她是年轻守寡,孤苦无依,好不容易将儿子抚养成人,也只是个剃头匠,她不怨自己当初不 该叫儿子去学了这一行,只说老天无眼;慢慢养成了怪僻的脾气,最恨有钱人;越有钱越 恨,因此,胡雪岩说到“要多少就多少”这句话,恰恰犯了她的忌。

“你同你们东家去说,他是财神,我们是穷鬼,打不上交道。他发财是他的;他又不是 阎王、判官,我也用不着怕他。”

去打交道的是胡雪岩门下的一个清客,名叫张子洪,以脾气好出名,此时也忍不住生 气,说了一句:“他虽不是阎王判官,不过也是个道台。”

“道台莫非不讲王法?”崔老太婆答说:“我们娘儿两个两条命,随便他好了。”

这番话传到胡雪岩耳朵里,气得一天没有吃饭。门下清客、帐房、管事,还有听差打杂 的,议论纷纷,而且出了好些主意,有的说请县里的差役来跟她说话;有的说放火烧掉她的 房子再说;有的说造张假契约跟她打官司,但胡雪岩终觉不忍,螺蛳太太也怕逼出人命案子 来,约束下人,不准胡来。以至于一直到巨宅落成,元宝街也重新翻修过,那家剃头店始终 存在。

落成之日,大宴宾客,共分三日,第一天是“三大宪”,杭州府、仁和、钱塘两县,以 及候补道;邀约在籍的绅士作陪,入席之前,主人亲自引道游园,曲曲折折,转过假山,只 见东南方树木掩映之中,矗起一座高楼,华丽非凡;令人不解的是,四周雕栏,金光闪耀, 远远望去,谁也猜不透是何缘故。

“雪翁,”巡抚杨昌浚:“那里个什么所在?”“是内人所住的一座楼。”

听说是内眷住处,杨昌浚不便再问:私下打听,才知道那座楼名为“百狮楼”。栏杆柱 子上,用紫檀打磨出一百个狮子,突出的狮目,是用黄金铸就,所以映日耀眼,令人不可逼 视。

“太太们住的地方,怎么叫百狮楼,莫非‘河东狮吼’这句话,他都不懂。”

“不是。因为那位太太称为螺蛳太太,所以胡大先生造了这座楼给她住。”

杨昌浚再问“螺蛳太太”之名如何而起,是何出身。打听清楚了觉得未免过分,便悄悄 写了一封信给在肃州的左宗棠,颇有微词。

哪知左宗棠对他的看法,颇不以为然,只是不便明言;恰巧他的长子来信,亦批评了胡 雪岩,正好借题发挥,说一个人的享用,求其相称,胡雪岩的功劳,世人不尽了解,他很清 楚,西征军事之能有今日,全亏得有胡雪岩,享用稍过,自可无愧。他又提到他的儿女亲 家,也是平生第一知己的陶澍,在两江总督任上时,他的女婿胡林翼,以翰林在江宁闲住, 每天选歌征色,花的都是老丈人的“养廉银”;内帐房有一次向陶澍表示,胡林翼挥霍无 度,是否应该稍加节制?陶澍告诉他说:“尽管让他花!他将来要为国家出力,有钱亦没有 工夫去花。”胡雪岩跟胡林翼的情形虽有不同,但个人的享用,比起为国家所谋的大利来, 即令豪奢亦不足道。

这些话辗转传到浙江,胡雪岩感激在心,对左宗棠自然越发尽忠竭力;但螺蛳太太却心 生警惕;与七姑奶奶私下谈起来,都认为“树大招风”,应该要收敛了。可是胡雪岩只问一 句:“怎么收法?”螺蛳太太却又无词以对。因为胡雪岩所凭借的是信用,信用是建立在大 家对他的信心上面,而信心是由胡雪岩的场面造成的,场面只能大,不能小;否则只要有人 无意间说一句:“胡大先生如今也不比从前了。”立刻就会惹起无数猜测;原来有仇恨的、 无怨无仇只是由于妒嫉的,原是推波助澜,大放谣言,那一来信用就要动摇,后果不堪设 想。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红顶商人胡雪岩 作者:高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