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李鸿章与慈禧》第08章 我从来都两眼睁着


左宝贵是个疾恶如仇,刚正不阿的军人,他有一句话,“我从来都是两眼睁着。” 到处流传。这话来自他任奉天总兵时。奉天是清王朝起家的地方,因此队伍中还有 不少八旗子弟,他们生来就吃钱粮,好逸恶劳,纪律散漫,偏偏还升迁极快。有个 身为管带的清王朝宗室,自恃享有“刑不及身”的特权,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从 集市中掠走民女。苦主告到左宝贵的帐下,左宝贵立即找来管带,问他:“你有这 事没有?”管事居然仰着脖子说:“我又不是为吃粮才来当兵的。总兵大人,你就 睁一眼闭一眼吧!”左宝贵拍响了惊堂木:“我从来都两眼睁着,不能一睁一闭。 这抢良家妇女的事是有是无?你说!”管带还没当回事:“我不是抢,只是想玩玩, 玩够了我还退给她家。”左宝贵再拍惊堂木:“给我绑了!”管带还不告饶:“你 绑了我又能怎样得了我!”左宝贵三拍惊堂木:“拉出去,给我砍了!”……

如此公正,如此认真的左宝贵怎听得进叶志超这套言语,怎会被李鸿章的三大 主张磨掉了战斗意志。他看出来了,叶志超是躲进平壤,等待和局啊!从这个论断 他飞出了这样的闪念,连骨头都软了的叶志超当真在牙山两战两捷吗?从这个闪念 他又飞出了这样的决断,派侦察兵出城,摸清情况要紧!

一队侦察兵骑着快马,当夜驰出城去。在距平壤城百里之遥的地方,遇上了一 拨又一拨退下来的败兵。不用打听,这伙败兵已是吼成一片了。侦察兵回来,把情 况端给了左宝贵。

今晚的“置酒高会”是在万盛园大酒楼。左宝贵走进酒楼,叶志超问了说: “宝贵,您怎么来迟了呢?”左宝贵赶忙遮遮掩掩:“忙着察看地图,找准倭夷来 犯之路,耽搁了时间,还请叶帅海涵。”叶志超就也涂涂抹抹:“宝贵,难得你如 此用心,但不知察看结果如何?倭夷若是当真来犯,都将从哪里进军?”左宝贵一 阵气往上涌,居然还有“若是”与“当真”的前提吗?他用话顶撞回去:“倭夷侵 犯朝鲜已是蓄谋已久的事。现在大军已经登陆,汉城已经到手,朝鲜王室已经装进 他们的口袋里,平壤还会不攻不夺吗?”叶志超一阵血向上涌,怎么左宝贵竟用这 样的语句和他讲话?他也用话碰撞过来:“皇太后六十大庆,颐和园修得金碧辉煌, 正是天朝之盛,倭夷还敢莽撞?”左宝贵竟是半句不让:“正因为皇太后六十大庆, 颐和园修得金碧辉煌,倭夷这才乘虚而入呢,这个仗不是已经打起来了吗?这和局 的梦不能做着不醒吗?”

这话就像一堆钢铁砸在酒席宴前,惊得几位将领面面相觑。还是叶志超会拐弯 抹角:“还是宝贵有心啊。好好,我明天召集大家研究。守平壤,我们一定要守出 个样儿来。不过今天这酒还得喝,就为我们慈禧皇太后的六十大庆干上这一杯,祝 她老佛爷万寿无疆吧!”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李鸿章与慈禧 作者:周骥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