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李莲英》3.2节 “不给我加官,看谁侍侯你”


本来太监都是以皇宫为家,可李莲英光在京城内盖起的大宅院就有数十处……人常说:“官升脾气长!”这不,李莲英也时不时地敢向他的主子耍点小脾气喽!

孝哲皇后崩逝,除去了慈禧太后的一块心病,因而这几日她的心情显得格外得好。但却有一人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坐卧不安、茶饭不香。他呀,就是李莲英。在这件事上,李莲英可是出了大力气,没有他设下的那个圈套,孝哲皇后又怎会死的那么快?说不定慈禧太后还会有什么麻烦事呢。按说慈禧太后应该有点表示。可谁想她却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这可把李莲英给急坏了。自从安德海死后,李莲英被封了个内廷副总管,由六品晋升为四品花翎顶戴。本说官也不算小了。可他却并不满足,总想把那个“副”字给去掉。原以为这次能够如愿以偿了,谁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日里,刚毅进宫奏事,完了后就顺便来看望李莲英。一进房间,就呛得直咳嗽,只见屋内烟雾缭绕,那李莲英脸色阴沉沉的,正躺在床上狠劲地抽烟。那鼻烟壶煞是好看,扁长磨圆,一侧绘着白猫捕蝶,一侧画着仙鹤涉水。白猫捕蝶一图居中画的是一只黑白两色的小猫,四脚和尾巴都是黑的,全身其他都为白色。它机灵地伏在树枝上,精神专注地盯着一只五彩斑斓的花蝴蝶,白猫前身微倾,两爪探出,后臀高高翘起,刹那之间就要扑过去。树下盛开着四朵玫瑰花,烈日当空之下,猫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栩栩如生,跃然画上;另一侧是几枝露出水面的粉红色荷花,几滴晶莹的露珠悬浮在花瓣上。两只亭亭玉立的仙鹤正在荷塘内戏水嬉戏,一只用嘴轻捋荷叶,一只引颈展翅,撑起身子几欲要飞。仙意禅境,这幅画似把人引入仙境,给人以宁静、空灵的感觉。可惜的是这些丝毫引不起李莲英的兴趣。

“总管,是那个龟孙子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惹您烦?说出来,看兄弟我怎么收拾他。”见此情景,刚毅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来了句。

李莲英看看他,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别在这吹牛皮啦,借你个胆子你也不敢。”于是便说了起来。自然他不会告诉刚毅自己是因为没讨到官生气,只说是自己不小心惹恼了慈禧太后。这年月,怎能轻易相信别人呢,虽说他和刚毅是换帖兄弟,可也不能不提防着点。

一听说是太后,可把刚毅吓得几乎瘫在地上。自己刚才的话可是大不敬哪,弄不好可要诛连九族的。于是急忙向李莲英说:“大哥,小弟刚才一时为你不平,所以……,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呀。”

“好了,自家兄弟,还说这种客气话做什么。不过以后说话可要注意着点,这是我,换了别人还说不定怎么着,别啥时丢了脑袋自己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是,是,以后还望大哥多多提醒。最近小弟得到了个钟表,是英国著名钟表匠叫什么华德的制造的音乐钟,制作奇绝。所以这次小弟进宫顺便给你带来了。”说完,刚毅就让人把那钟拎了进来。

这音乐钟约有二尺六寸高,钟盘放于一座假山之中。下方有鳄鱼、老虎、燕雀、大象等飞禽走兽,或站或卧,形态万千。上有一座假山,假山上一片碧绿的棕榈树林,林中有两个金发碧眼的顽童,一男一女。每个人手中各持一把亮亮的小槌,分针一走到十二点,两个洋人儿童就用小槌击打一面小锣,旋即就会发出美妙的音乐声,十分悦耳动听。更有意思的是,棕榈林内的小亭子是淡蓝色玻璃的,只要玩童一击打锣面,亭内就有一股水注窜出来,宛若喷泉一般。李莲英看了,禁不住连声道:“好,好,太精致了。”本想自己留着,转念一想,算了,还是献给太后得了,说不定太后一高兴就会……

慈禧太后见了,也不禁为其制作精绝而叫好,欣喜地问道:“这水是从哪出来的?它们又流到哪里去了?”说完就拎着那表上下左右仔细瞧了起来。

“太后,水是循环的,它们又回到亭子下面的池子里。”

“胡扯,哪是什么真水呀,你看,是闪光,是能曲能弯的水晶柱。”

李莲英仔细一看,自己反倒愣住了。原来是水晶不同棱面的折光,在转动之后产生的折光令他误以为是真水。“以假乱真,巧夺天工。”慈禧太后特别喜欢这只能打锣、能“喷水”的西洋钟,又仔细把玩起来。李莲英对钟不感什么兴趣,此刻他满脑子想的都是那内廷总管的职位。谁知慈禧太后除了谈那表之外,别的话什么也不说。李莲英又不好把自己的心事说出来,看看又没什么希望,就找了个借口,悻悻地回房而去。

乌鸦是太监们最恨的一种鸟,因为乌鸦的叫声特别难听,被认为是一种不祥之鸟。更因为北方人把乌鸦叫“老鸹”,和“老公”的音差不多,太监们听了很不顺耳,认为是叫他们。

所以太监们捉到乌鸦之后,常常弄死,其中有个法子就是在那乌鸦的脚上绑个爆竹,点燃以后,把乌鸦放开,当飞往高空时,爆竹一响,乌鸦即被炸死,甚是好玩。

这一日,慈禧太后从北海游玩回来,感到有些累,就歇息了。恰在这时有个姓刘的小太监捉了只乌鸦,一时好奇心起,也想那样玩玩。便唤来几个小太监如法炮制,当乌鸦在空中“嘭”的一声被炸死时,几个人兴奋得又喊又叫。谁曾想这乌鸦哪不好飞?偏偏是飞到了慈禧太后寝宫的上空。那慈禧太后此刻正作着美梦,当即被这响声惊得坐了起来。仔细一听,外面又吵又闹,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急忙命人出去看看。当听到是几个小太监在外面用爆竹炸乌鸦时,慈禧太后不由得勃然大怒:这成何体统!真是越来越放肆了。于是便让人拿来黄袋子,取出竹鞭,亲自出去教训那些太监去了。

李莲英因为慈禧太后没有给自己升官,心情一直不好。听到外面的喧闹声,也给气恼了。推开门一看是自己手下那些小太监,正想出去发泄一下,忽见慈禧太后正手拿竹鞭,阴冷着脸从房里出来,脑子一动,便想出一条妙计:你不是烦吗?我叫你烦上加烦,看谁来伺候你。只见他急忙跑了出去,跪在慈禧面前说:

“太后息怒,这是奴才没有尽到职责,管教不严所致。请太后治罪!”

“快起来吧,这事也不能怪你。你去替我把这该死的奴才痛打五十鞭子,让他以后记着点,这是皇宫!”

只见李莲英答应了一声,双手接过鞭子,那些小太监们一个个跪在地上直发抖,心想这顿痛打得逃不了了。谁知那李莲英刚站起来,忽然两脚一软,倒在了地上,这下可热闹了,小太监还没处治,却又倒了个李莲英。慈禧太后见了,也顾不小那些小太监了,赶紧让人将李莲英抬到屋里,随后又吩咐请御医来给诊断吃药。御医来了,摸摸李莲英的脉搏,一切正常,再仔细检查,依旧诊不出是什么病,可又不敢向慈禧太后说,于是乱开了些补药。慈禧太后看看没什么大病,吩咐几个小太监小心侍候,然后就回宫去了。那几个小太监一看,因为李莲英这一倒,自己竟免了一遭痛打,不由得对李莲英感激不尽,自是加倍殷勤的侍候,忙前忙后,真比给慈禧太后办事还勤快。他们怎会想到这乃是李莲英的妙计——装病。原来自从安德海死后,慈禧太后的诸如梳洗、按摩等事情都由李莲英接替。宫里的太监宫女虽人数不少,可慈禧太后除了李莲英谁也不中意。想到这一层,李莲英就想:我装病不起,看谁来侍候你!到时候,看你给不给我加官。胆子可真够大的。

慈禧太后本以为李莲英只是这几天累着了,歇一晚也就没事了。谁知第二天早上起了床,等李莲英来给自己梳洗,却左右等不来。眼看着该是上朝的时候了,这可怎么办呢?急忙派人去唤。不大会功失,小太监回来了,说李总管病重今日起不了床。慈禧太后一听,不由得纳闷:怎么一下子病的这么重?小安子去了,如果他再有个好夕,我身边连个贴心的人也没了。想到这里,也顾不得上朝,急忙去看。

李莲英这里已起了床,正坐在那梳洗,一听说慈禧来了,慌忙扔下毛巾,跳上床去,拉着被子躺了下去。等慈禧太后一进屋,马上挣扎着要起来叩头请安,慈禧太后见了,连忙拦住,说道:

“小李子,病好些了吗?平日里看你身子挺好的,怎的一病起来这么厉害,要不要请太医来再看看!”

“奴才今不能侍奉太后,还请太后恕罪。奴才以前身子骨就不大好,加上这几日事多,因此感到身子十分虚弱,头晕的厉害。昨日太医已给奴才看过,现下正吃着药,就不用再麻烦了。”李莲英不要让太医来给自己看,深恐被看出什么破绽,急忙答道。

“既然这样,那好吧,今日你就不用到我那边去了,好好歇着。我现在去上朝,呆会下朝后再来看你。”

“谢太后关心,奴才真是感激不尽。”

说完,慈禧太后就出去了。等慈禧太后一离开,李莲英便立刻下了床。也是的,睡了足足一个晚上,还睡不够吗?于是使唤来李三顺等太监,在屋子里玩了起来。玩了会,那李三顺急然开了口:

“师傅,徒儿想……”

“就你鬼点子多,有什么话就说呀。”

“师傅,徒儿想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宫里边人多嘴杂,万一哪个不长眼的东西传扬了出去,太后听了岂能饶过咱们?

我看您还不向太后说说,咱出宫去。那样玩起来也放心,免的在这还提心吊胆的。”

李莲英一听,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层呢。自己在宫里得罪的人也不少,万一走了消息,让慈禧太后知道了,别说升官,恐怕连现在这个内廷副总管的位子也坐不稳。想到这里,便说:“亏师傅平日里没白疼你一场,你说的确实有些道理,呆会太后来了,我就向她说,咱出宫去。”听了师傅的夸奖,李三顺不由露出得意的笑容。

慈禧太后退了朝,没回自己的寝宫,径直就来看李莲英,问:

“小李子,感觉好些了吧!”

“谢太后关怀,奴才真承受不起。比早时是好些了,但头依旧晕沉沉的。太后,宫里边不清静,人来人往的,所以奴才想出去静养几天,这样身子好的快,也能够早日侍候太后您老人家。”

“好吧,这样也好。出去后好好静养,记着早些回来,可千万别给我在外边惹事端,有些事现在我还不能一人作主!”

“是,是,奴才一定记着就是了。谢太后恩宠,望太后多多保重玉体。”

得了慈禧太后的应允,李莲英急忙命李三顺张罗回家事宜,不大会儿,一行人便急忙忙出宫而去。

本来皇宫就是太监的家,他们是不能随便出宫的,可李莲英是慈禧太后身边的红人,别人巴结还来不急,又敢说什么呢?自从当了内廷副总管后,李莲英就依仗着慈禧太后大肆搜刮,卖官鬻爵,贪污受贿,甚至连王公大臣进宫奏事,他也要收取通报费,所得财物,难以数计。这么多钱怎么花呢?

于是他也就象别人一样给自己建起了宅院。光是北京一个地方,就有后公用库、黄化门大街、棉花大街、彩合坊、堆房居、文津阁街、酒醋局胡同等数十处。其中以后酒醋局胡同那所宅院最为宏伟,李莲英这次出宫就住在这里。

这个宅院里,光房子就有二百三四十间,全部建筑以中路一处为轴心,东侧两路,西侧两路,后面全建有罩房。整个建筑布局全部是典型的北京大四合院,都是青砖瓦房,磨砖对缝。所有泥口,均用糯米浆调合着白灰粘合。地下一律采用青条石打基,全部院落,座北朝南。

中路一处,最为讲究,高大的门楼向南开在正中,上书慈禧太后御笔亲题的“李府”二字。四级青石台阶上有一对石质抱鼓,阶下两侧各有一对石狮子,门檐下用方砖雕以翎毛花卉镶嵌,煞是好看。进入大门,影壁为六块方砖嵌心,雕刻透心的狮子滚绣球,一个个张牙舞爪,神态各异,栩栩如生。

东西两路的大门,完全是按着八卦的方位,分别开在东南或西南角上,几座大门连在一起,布局对称,统一协调。镀金的门环,铜制的铆钉,黑漆的大门,闪闪发光。各路的院落,完全按标准的四合院布局。进入大门,每一座影壁都是不同的风格装饰,有的雕刻亭台楼阁,有的画以山川瀑布,有的镶嵌八仙聚会,有的装饰仙鹤金鹿。

全部建筑,房屋高大,前廊后厦,明柱顶立。院内遍地花卉,杂以藤萝、葡萄等掩映其中;室内陈设及桌椅多是楠木、紫檀做成;古玩字画,琳琅满目,多不胜数;地面铺有地毯,更显得华丽典雅。许多王公大臣看了,都自叹弗如。

回到家里的李莲英,没有了慈禧太后的约束,更是为所欲为。每日里同着李三顺等人吃喝玩乐,通宵达旦,好不快活。可玩归玩,一旦躺在床上,李莲英心里仍不踏实,一来害怕自己一离开,又有别人取代了自己,讨得慈禧太后的欢心;二来总不见慈禧太后有给自己升官的意思,所以每日里不断打发人进宫去探听消息。

再说此时的慈禧太后,自从李莲英一出宫,可就变了样:

思想空虚,精神无聊。有时连她自己都想不通为什么李莲英如此讨人喜欢。那些宫女、太监们虽是加倍的小心侍候,可她仍不满意,吓得他们整日提心吊胆的。这日一早起来后,小太监进来给慈禧太后梳头,本来这小太监平时手艺不错,可不知是昨晚没睡好还是看着慈禧太后阴沉着的脸手发抖,一不小心竟把太后的头发弄下来两根,虽想偷偷藏起来,但仍是给慈禧太后看见了,这还了得!只见慈禧太后伸手就是一记耳光,金色的护指登时在那太监的脸上划出了五道血印,怒喝道:

“你们这群废物,平日里是怎么学的?小李子一病,竟没一个顶用的。来人!给我拖下去重打二十。”

小太监被拖走了。慈禧太后心情烦躁地坐在桌前,下由得想起了李莲英:唉,还是小李子会服侍人!这个小李子,也不知现在好了没?怎么一出去就不说回来了?细一想那天的情景,又觉着不大对劲:那天他不是从房里跑出来的吗?怎么那么巧,早不倒晚不倒,偏偏倒在我面前,莫不是这小李子也在给我耍心眼?可我没亏待他呀,内廷副总管。四品花翎顶戴,难道他还嫌低?想到这里,便让人传来李莲英房里的小太监,想问个明白。那小太监当然不敢把李莲英的装病的事说出来,何况李莲英临出宫还给了他些好处。慈禧太后一看问不出个所以然,于是命人传旨午膳后去李莲英住处,亲自去看个究竟。堂堂太后却去看一个奴才,这可真算得上是天下奇闻!

那太监一听慈禧太后要亲自去,赶紧就去告诉了李莲英。

李莲英一听太后要亲自来看自己,登时慌了手脚。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实在是太突然了,是福还是祸?李莲英心里没一点谱。是福,当然是求之不得,他装病这么多天,为的就是这个;可是祸呢?这可说得上是欺君大罪哪,说不定……,真是越想越怕,急的他在屋里走来走去,想找个借口让慈禧太后甭来吧,又想不出个好法子,这可怎么办呢?

看见师傅急成这个样子,李三顺急忙上前,安慰道:“师傅,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您这样干着急有什么用呢?还是赶紧准备准备,迎接太后吧!”

李莲英听了,觉着也是这个理。再细细思量,自从出宫后,虽说自己整日吃喝玩乐,但从未走出这宅院一步,根本不可能露出什么马脚。想到这里,心才算静了下来,忙吩咐众人赶紧打扫庭院,准备迎接慈禧皇太后。一时间,整个李府,上自李莲英,下自看门的仆人,全部行动起来。

用过了午膳,慈禧太后也顾不上歇息,便迫不及待地领着一大批侍从,坐着銮轿奔李莲英住处而来。不大会功夫,已来到李府门前。再看李莲英,此刻正领着那些太监们黑鸦鸦跪了一地,看见慈禧太后下了轿,急忙跪行向前,说道:

“奴才不知太后驾到,未曾远迎,还请太后恕罪。”

看见李莲英脸色红润,慈禧太后会心地笑了。李莲英也摸不着头脑,急忙上前搀着慈禧太后进了大门。忽然,慈禧太后停了下来,说道:

“小李子,你这住处挺不错的啊,几乎赶上我的住处了,什么时候建的?怎么我一点都不知道?”

看看慈禧太后,李莲英谨慎地答道:“这房子是奴才前年建的。奴才自小离家,承蒙太后恩宠,方有今天,可父母至今仍在家里受苦受难,所以奴才就建了这房子,想把他们接来享几天清福。由于太后您政务烦忙,所以奴才没敢打扰,还请太后恕罪。”说完,就又跪倒在地上。

“起来吧,难得你有这份孝心,我只不过随便问问而已。

看你身体好多了,是不是可以回宫了?不行的话,回去再让御医给你看看。”

不回去能行吗?慈禧太后把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李莲英忙顺势回答:“谢太后关心,奴才身子已完全好了,本想明日回宫侍奉您老,没想到太后您亲自来了,奴才现在就收拾东西,等会和太后一起回宫。”

这还差不多,慈禧太后听了笑笑,随后又在李莲英搀扶下看了看这宅院,便喜气洋洋地回宫而去。

天渐渐的黑了,一轮明月高高地挂在空中,古老的北京城万籁俱静。长春宫东暖阁内,不时传出说话的声音,仿佛给这沉寂的夜晚增添了些活气。

“小李子,你这次病得可真不轻哪,足足休养了十多天。”

慈禧太后笑着说道。

“奴才,奴才……”,看着慈禧太后那张笑脸,李莲英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好。

“别给我找原因了,你脑子里想什么,我能不知道?你是我看着长大的,眼下你的本事也不比小安子当年差多少,以后还是咱娘们靠紧点,相依为命吧。”

李莲英本认为慈禧太后知道了自己装病,至少也要臭哭自己一顿,一听这话,觉着慈禧太后不但没生气,反而真有点给自己加官的意思,急忙竖起耳朵,想听听慈禧太后再说些什么。

看看李莲英没反应,慈禧太后略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

“现在这大清朝的皇宫里,并不风平浪静,我本想把你晋升为内廷大总管,可是,太后、亲王、大臣们,动辄就搬出家法来,迟早有一天我要把这烦人的祖宗家法全推翻,我要我行我素,不管他什么人都得听我的。不过现在,只能委屈你了。”

李莲英听了,虽说未能如愿以偿,但毕竟还是满心高兴,因为他知道那个内廷大总管的位子,迟早都是他李莲英的,就赶紧趴在地上磕头谢恩。

慈禧太后摆摆手说:“算啦,这是咱娘们的心腹话,不必这么客套,以后咱们跟他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说完,又赏了李莲英些东西。

窗外,月亮不知什么时候已退了下去,黎明的曙光划破夜幕,渐渐出现在东方。李莲英服侍慈禧太后睡下,轻轻地走出房门。虽说天还微微有些凉意,可李莲英内心却喜滋滋的,仿佛自己已经坐在了大清朝内廷总管的位子上。回到屋里,躺在床上,他久久不能入睡,他在想……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李莲英 作者:斯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