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李莲英》3.6节 慈安暴薨


东太后慈安悄悄地撩起西太后慈禧寝宫的门帘,竟看见慈禧和李莲英双双卧在床上……

天有不测风云,慈安太后担心的事最终还是发生了。

这尤义,本是涿州人。同治末年,家乡遭了水灾,父母双亡,年仅九岁的他和哥哥尤忠为生活所迫,便入宫作了太监,一道分在钟粹宫。他负责服侍慈安太后,哥哥尤忠负责看守宫门。这日里,尤义服侍慈安太后睡了,便来到哥哥房间。兄弟俩聊了会,话题就转到了慈安太后身上。

只听尤义说道:“咱主子可真可怜,整日价忙于朝事不说,还要受‘西边’的气。”

“可不是,‘西边’也太欺负人了。唉,咱主子就是性子太弱了,如果我是她,我非把她……”尤忠也愤愤不平道。

“哥哥切不可乱说,如果让别人听了那还了得。咱主子只是不想惹麻烦,你以为真怕了她‘西边’。”

“别在这安慰我,主子对咱兄弟好,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只是她对那边确实没办法。”

尤义一听哥哥不相信自己,急着说道:“你不知道,前阵我去主子那,看到她有份先帝的遗诏……。”

说到这里,尤义想起了慈安太后的叮嘱,不由得流下了眼泪。尤忠一看急忙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尤义便将那日的事情说了出来。尤忠听了忙安慰弟弟:“算了,说后悔顶什么用?以后一定记着,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能再说一个字!

你放心,哥哥决不对任何人提起这事。好了,别哭了,赶快回去,免得主子醒了找不着你。”

兄弟俩自以为没人听到,谁想隔墙有耳,恰被路过这里的李三顺给听了去。李三顺听了不由大吃一惊,赶紧跑回去告诉李莲英。

“什么?遗诏?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李莲英一听也急了。

“徒儿刚才路过钟粹宫,只听里边两个人说他们主子有什么‘遗诏’,隔着墙,徒儿也听不大清楚到底写着什么。”

李莲英听了,还是不大相信,又问:“你小子可听清楚了,没有骗我吧?”

“徒儿那敢骗您?千真万确!”

“好,咱们快去见太后,这可是件大事。”李莲英一听真有此事,也急了。如果慈禧太后被推倒了,他李莲英岂不也完了。

慈禧太后自那日被慈安太后训斥了一顿后,心里一直不高兴,也顾不得再与那邹衡玩乐了。每日里总盘算着如何把那告密的人抓出来,好好出出气。这会看李莲英领着李三顺进来,以为是这李三顺走漏了消息,便吩咐李莲英:“把这奴才给我捆起来,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大的胆子,竟敢吃里扒外!”

李莲英当时就傻了,心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进门就要捆人,于是大着胆子问:“太后,这奴才究竟……究竟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你忘了我让你办的事了?”

李莲英这才明白过来,急忙说道:“太后您误会了,那事奴才还没查出来,领他来是另有重要的事向你禀告。”

慈禧太后一听就泄了气,吩咐将李三顺松绑,然后坐到椅子上,没精打彩地说:“有什么事,说吧。”

于是李莲英便将李三顺听到的事说了出来。闻听此言,慈禧太后犹如五雷轰顶,浑身发颤,脸上的颜色登时发白。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于是又颤抖着问:“李三顺,刚才所说的事是不是真的?”

李三顺刚才被五花大绑,这会还没缓过神来。一听慈禧太后又问自己,吓得赶紧跪地答道:“真的,千真万确!奴才以脑袋担保。”

“听清上面写着些什么?”

“隔着墙,奴才没听清。”李三顺胆战心惊地说。

不管写了些什么,慈禧太后心里明白,一定与自己不利。

不然慈安太后决不会如此的慎重,连自己都不告诉。想想心里不由产生一股怨气:先帝啊!我那拉氏够对得起你了,铲肃顺、辅幼主;平洪杨、剿匪捻,那一件离得了我?没有我,又哪里有今日之大清社稷?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临死还要给我套上金箍咒呀?

看到慈禧太后久久不说话,李莲英忙上前安慰:“太后勿急,玉体要紧。”

“不急不急,等人家要了我的命,再急又有什么用?”

“太后,这不是急的事,您千万保重身体。奴才们自会帮您想法子。”李莲英又小心地安慰道。

慈禧太后想想也是这个理,于是说道:“这事你多动动脑子,办好了,我给你个二品红顶戴。呆会去那边说声,我明早上朝。”

由于知道了慈安太后手里有份遗诏,慈禧太后从此便开始上朝听政,行事也稍稍收敛了些。可一连几天,衣不安枕,食不甘味。太医李德立、庄守和请脉,都不免惊疑,脉象中显示慈禧太后不能收摄心神,以至于气血亏耗,因而当面奏劝,务请静养。同时暗示如果长此下去,将有不测之祸。慈禧太后听了何尝不想静养,只是心病还须心药医,那遗诏攥在别人手里,她怎能安心呢?

再说慈安太后自那日倚桌而睡,受了点风寒,起来就觉着头昏眼花。可由于朝事繁忙,也没放在心上,草草吃了点药算事。谁想时日一久,竟卧床不起。宣御医诊治,服药数剂,却不见起色。慈禧太后闻讯,一反常态,屡屡亲临探问,殷勤倍至。这日探望慈安太后回来,刚进宫门,只见李莲英急冲冲跑过来,二人迎面撞了个满怀,直撞得慈禧太后眼冒金星,不由地喝道:

“你眼睛长哪啦?想找死呀!”

“太后息怒,奴才想到了个好法子,赶着告诉您,所以……”。李莲英趴在地上,神秘兮兮地说。

闻听此言,慈禧太后不由得心花怒放,急忙回到屋里,摒退左右,问道:“快说,到底是什么法子?”

“依奴才看来,此事只可感召……”

慈禧太后一听就泄了气,叹了口气说:“如何感召,总不能让我去给她跪下呀。”

李莲英说:“不必如此。“东边’近日不是身子欠佳吗?太后您难道忘了‘割肉疗亲’的故事?”

慈禧太后一阵冷笑道:“叫我割肉给她疗伤?亏你想得出来!”

“太后您尽管放心,这也不必。奴才的意思是,前阵子醇王爷不是孝敬了您一颗千年老参吗,只要太后您舍得,只须……”说着只见李莲英诡秘地眨眨眼,贴在慈禧太后的耳朵边嘀咕了起来。

慈禧太后边听边点头,转忧为喜道:“这个法子不错,你赶快去办。记着亲自去办,不要让人看到了。”

不大功夫,只见李莲英端了碗“人参臂肉汤”直奔钟粹宫而去……

不知是太医药的作用,还是慈禧太后送的那碗“人参臂肉汤”起了效果,慈安太后多日不愈的病居然大有好转。

这日清晨,慈安太后觉得浑身轻松,遂下得床来,让尤义给自己梳头,准备上朝听政。忽然宫监入报慈禧太后来到,忙起身迎接。只见慈禧太后满脸笑容问道:“姐姐服了参汤后可觉着好些了没?”

慈安太后忙说:“劳妹妹惦记,今日已好多了,正准备上朝去呢。”

“不急,姐姐还是多养几天,妹妹一人去就可以了。有什么重要的事妹妹让奴才们告诉姐姐。”

这时慈安太后已梳洗完毕。两太后落座,互相捧茶递烟,忽的慈禧太后左臂不慎碰在茶几上,只听她“哎哟”一声,立即双眉紧缩,倒吸了一口气。慈安太后闻听急忙上前,握住她的胳膊,却见一条白布露于袖外,上面殷殷有些血迹,忙问:“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没什么!”慈禧太后故作遮掩,抽回胳膊答道。

慈安太后见此情景。就过头喝问李莲英:“你们这些奴才,平日里是怎么做事的?主子伤成这样也不赶紧告诉我一声!”

没等李莲英答话,慈禧太后又开了口:“姐姐不要怪他们,不干他们的事,是妹妹我……唉,还是等姐姐身体痊愈了妹妹再告诉您吧,免得姐姐您……”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今日我已无甚病了,妹妹快告诉我,你不告诉我,恐怕要闷出病来的!”

只见慈禧太后故意用眼左右扫了一下,慈安太后会意,赶忙命宫侍退出,这才又问道:“妹妹,现在可以告诉我是什么事了吧。”

“自先帝驾崩二十余年来,你我姐妹患难与共,情同手足,姐姐有病,妹妹我心急如焚。平日里读史书常见割股疗亲之事,因此妹妹我就……就割臂肉一片,与参汤同煎。看到姐姐病已见轻,我也就放心了。”说着就见慈禧太后流出几滴泪水。

慈安太后闻听,又上前握住慈禧太后的左臂,说道:“快,让姐姐看看要紧不?”说着就要解那白布。

她是真心关怀,可慈禧太后急了,她哪舍得自割臂肉,那只是李三顺逮的一条大长虫和御膳房取来的一只大王八。这一看岂不露了马脚?于是急忙拦阻道:“姐姐不必看了,怪吓人的,而且太医说不要让风吹着。”

慈安太后一向忠厚,一听信以为真,感动得热泪盈眶,又道:“妹妹对姐姐真是太好了,姐姐我真不知该……”

“咱们姐妹情同手足,妹妹做点事又有什么,姐姐不必记在心上。好了,时候不早了,你好好歇着,妹妹上朝去了。”

说完,慈禧太后就出门而去。

望着那渐渐消失的背影,慈安太后被深深地感动了。没有她,哪里会有平洪扬、剿匪捻、重新稳住大局的今天!二十年来,虽有她也不免有揽权的时候,可平心而论,到底不象先帝所顾虑的那么坏。如今她也快五十了,还能有什么是非好生?这样想着,倒觉的咸丰帝的顾虑甚是可笑。反倒是留着这遗诏,万一有一天不小心泄露出去,却会引起极大的波澜,不如烧掉的好。

于是慈安太后又从怀里取出了咸丰帝的遗诏,久久地凝视着。就在这时,尤义端着早点走了进来,见此情景,急忙说道:“主子,您怎么又……”。

“唉,留着它也没什么用,倒不如烧掉的好,免得因此惹起事端。她对我这般好,我如果再留着它,怎么对得起她。”

慈安太后说。

尤义唯恐此诏一毁,慈安太后处境会不妙,也顾不得太监不可干政的规矩,跪在地上,哽咽着说:“主子千万不可!

主子您生性柔顺,而‘西边’却攻于心计。您毁了先帝的遗诏,万一她又……,主子您拿何约束她。再说您这样毁了,她又怎么知道?先帝的一番若心岂不是白费了呀!”

慈安太后此时已完全被慈禧太后“割臂疗亲”所感动,又哪里听得进去?只听她说道:“嗯,怎敢如此大胆!她乃是圣母皇太后,岂容你这样说她?还不退下去。”

尤义跪在地上,泪流满面,接着说:“主子息怒,奴才一时情急方说出这等不敬的话,请主子处罚。但求主子万万不可毁了此诏呀!”

慈安太后摆摆手,说道:“你的心情我理解,下去吧。我自有主张。”

尤义无可奈何地走了出去。慈安太后又坐在桌前,静静地思索起来。是呀,无论如何先帝这番苦心,自己的这番诚意,要让她知道。自己这几年处处容忍相让,毕竟也将她感动得以礼相待。既然这样,何不让她再大大地感动一番,看了再烧岂不更好?

慈安太后真是大错特错了!她哪能想到烧掉遗诏不但不能感化慈禧太后,反而加速了她独裁的进程,更导致了自己的死亡!

正午时分,天气格外的热,火辣辣的太阳照在人身上,使人昏昏欲睡。刚刚用过午膳的慈安太后顾不上休息便直奔长春宫来。她现在满脑子想的只是慈禧太后看了遗诏后是如何的感动,如何的恪守祖宗家法,勤于政事。

此刻的慈禧太后正躺在床上悠闲地抽着南方进贡来的水烟,闻听慈安太后驾到,内心不由一阵窃喜,难道“割臂疗亲”这么快就产生了效果?急忙翻身下床,迎了出去。

“妹妹给姐姐请安,天气这么热,姐姐有什么事找个奴才唤妹妹一声不就行了,何必亲自跑一趟呢。”

只见慈安太后摒退左右,小心翼翼地从怀中取出了那业已发黄的遗诏。慈禧太后一见,心花怒放,连忙跪了下去,伸出那因激动而颤抖不已的双手接过。虽说她早已知晓这遗诏对自己肯定不利,可读到“此后如能安分守法则已,否则汝可出此诏,命廷臣传遗命除之!”时,仍不觉浑身发颤,脸色苍白,急忙将遗诏交还慈安太后,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姐姐待我,真是天高地厚的恩,妹妹以后一定谨遵姐姐教导,决不敢有丝毫违背祖训之处,但求姐姐慈悲。”

慈安太后道:“但愿你能谨遵祖训才好。”

“妹妹一定谨遵,如有半点违背,任凭姐姐发落。先帝的遗诏,请姐姐收好。”慈禧太后故意信誓旦旦地说。

“你我姐妹自热河患难以来,同心同德,只要妹妹牢记祖训,留它何用?”

“不可,姐姐的恩典,妹妹我感激不尽。姐姐固然不要这遗诏,只怕以后有奸人挑拨,反而不妙啊。”慈禧太后激将道。

慈安太后被她用话一激。不觉心中激动,长叹一口气道:

“妹妹,我的忠言劝告无非是为了你我姐妹的名誉和咱大清几百年的江山,并没有半点私心。既然妹妹不相信我的话,怕日后于人挑拨,那我就焚了它罢。”说着就将那遗诏放中炉中。

一缕青烟过后,遗诏化为灰烬。慈禧太后此时心里才像一块石头落了地,只觉浑身无一处不轻松,无一处不畅快。满脸笑容地说道:“姐姐待妹妹这般的大恩大德,妹妹心里真是感激不尽。”

“不要说这些了,只要你记着恪守祖训就是。东西毁掉了,你就当从不曾有过这么一回事。”说完,慈安太后便回宫去了。

秉性坦白的慈安太后想的太简单了,这岂是轻易能够忘掉的?慈禧太后一生争强好胜,偏偏有这么一个短处落在她手里,她岂能就此善罢干休?

时光飞逝,转瞬已是元宵佳节。慈安太后想到慈禧对自己的一片诚心,理应道谢才是,带着尤义,穿过御花园,走廊过院,来到长春宫。

本来,慈禧太后不论白天或夜间,凡要寻欢作乐,均派有心腹太监把守宫门,不准任何人进去。这日李三顺当值,一人无聊,便趴在桌上睡了去。慈安太后进的宫来,只见四周静寂,李三顺趴在那睡着,于是就悄悄进得宫内,撩帘一看,差点没把她气死。只见慈禧太后与李莲英双双卧在床上,一条大腿搁在李莲英身上,唧唧喳喳,亲昵谈笑。听到珠帘声响,慈禧太后一惊,正想发怒,却见慈安太后站在自己面前,慌忙穿鞋下床,情急之下,把请安的礼节也忘得一干二净,站在那不知该怎么说好。慈安太后见此情景,不由得怒容满面,喝问:

“妹妹,莫非你忘了前阵子对我说的话了吗?”

慈禧太后红着脸说:“妹妹昨日左足不慎扭伤,行动不便,所以叫他给按摩按摩。”

慈安太后不好意思对她多说什么,又转过身训斥李莲英:

“你这奴才,太不成体统了,堂堂宫廷内竟敢如此随便?往后如再有放肆,决不宽容!”

做贼心虚的慈禧太后满脸通红,愣愣地站在那,一句话也不敢说。慈安太后本为道谢而来,见此情景,再说别的也无趣,就愤愤地拂袖而去。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仁厚慈心,谦恭让人,换来的却是慈禧太后的不顾朝廷脸面尊严、伤风败俗。回到宫里,真是越想越气,索性强硬起来,联合恭亲王奕等人,共同作主,一切军国大事,再也不谦让慈禧太后了。

待慈安太后走后,慈禧太后也不由生起气来,这李三顺是干什么吃的?也不通报一声。急唤李三顺,却不见声响,出去一看,李三顺仍像猪般睡得死沉沉的,不由大怒,拉起来就打,李莲英站在那一句话也不敢说。处置完李三顺,慈禧太后方缓过神来,于是命令备轿去钟粹宫,谁知却吃了个闭门羹。这几日一看慈安太后强硬起来,也不禁有些后怕,整日魂不守舍。

俗话说: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慈禧太后这样,可把个李莲英也急坏了。如果慈禧太后一倒。他也就完了。苦思瞑想,终于让他想了个万全之策……

“太后,‘东边’现在也太不象话了,什么事都和您不商量,奴才想了心里真替您委屈。”说着李莲英竟挤出两点眼泪。

“有什么办法呢?”慈禧太后自知理亏,又不便公开发作。

李莲英诡秘地笑笑,说道:“奴才想到个法子,就是不知您答应不。”

对这个诡计多端的奴才,慈禧太后自然了如指掌。急忙问:“快说是什么法子?”

“她有啥能耐?为了咱大清社稷,奴才想,您……您何不把她送回老家去呢?”

慈禧太后明白了,问:“用什么法子呢?”

“她不是爱吃小食吗,邹衡是郎中,让他……不就成了。”

“好,你就吩咐他去办吧。”

你道李莲英为啥让邹衡办?自从慈禧太后见了邹衡后,隔三差五地就把他传进宫,本来是李莲英的好处却让他给抢了去。李莲英怎能甘心?正好借这个机会来个一箭双雕,于是又说道:“太后,这事不宜让太多的人知晓,免得走漏了风声,您看办完事后,这邹衡……。”

慈禧太后怎能不明白李莲英的意思,心里虽有些舍不得,可想想还是这事重要,只得说:“你看着办吧。”

第二天清晨,邹衡拎着两盒奶油克食(满洲话祭祀之供品)进了宫。李莲英见了,接过盒子交与李三顺,说道:“太后今天不高兴,不想见你,你跟我领赏去吧。”

不多一刻,二人来到宫后边一枯井旁边,坐了下来。邹衡心里直纳闷,怎么领赏却到这地方,不禁问李莲英:“总管,怎么来这偏僻的地方呀?”

“你脑子怎的这么笨,这事能让外人见了?”

邹衡这时候仿佛才明白,又忍不住问:“总管,要这东西作甚?那可都是有毒的呀!”

“问这么多做什么!这是太后赏给你的。”李莲英说着从怀里取出个玉猫。

那邹衡一看这玉猫可乐坏了,眼睛盯着一动不动,生怕跑了似的。就在这时,李莲英说道:“快看,这井底里是什么?”

待那邹衡刚转过头,只见李莲英双手使劲一推,那邹衡便掉入了井中。

“总管,你好歹毒呀!”

“哼,无毒不丈夫!你在还有我的好?”李莲英边说边使出吃奶的劲搬了块石头扔进井中,随即捡起那摔落在地上的玉猫,揣入怀中,扬长而去。

钟粹宫内,慈安太后刚睡过午觉起身,觉着精神抖擞,兴致勃勃,想到院子里走走。

尤义说道:“主子,外面有风,还是在房里歇着吧,免得受了风寒。”

“不妨事,我就去看看那些金鱼。”

慈安太后最爱养鱼,凝视着那些五彩斑斓、悠闲畅游于绿水碧草间的鱼儿,能把一切烦恼都抛得一干二净。

鱼缸中养着几条金鳞凤尾龙睛大鱼,慈安太后看着,忍不住取过勺子,放了些鱼饵投入缸中,看到鱼儿都来争食,慈安太后笑道:“鱼儿真蠢啊,身在缸中,还要争食吗?”

“如果有人暗地里给它们些毒药,鱼儿可就活不成了。”尤义开玩笑说。

慈安太后听了轻轻拍拍他的头,笑着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淘气?它们也有生命呀,谁忍心毒死它们?”

正在这时,尤忠过来说慈禧太后让人送吃的来。

“喔,什么东西?”慈安太后问道。

“一盒克食。”

慈安太后一听忙命唤进来。只见李三顺手捧食盒,喜气洋洋地走了过来,说道:“奴才李三顺给太后请安。这盒子里的克食,是外臣呈进来的,我们太后说挺不错,让奴才送盒给太后您品尝。”

“好,打开来我瞧瞧。”

于是尤义揭开盒盖,只见黑漆漆的大瓷盘中,盛着十来块鲜艳无比的玫瑰色蒸糕,有做成龙凤式的,有做成鹤鹿式的。松仁和枣泥的香味,扑鼻而来。慈安太后忍不住拈了一块,放入口中,细细的咀嚼起来。

“嗯,真不赖。回去跟你们主子说,我很高兴。”

李三顺出去了。慈安太后边吃边观赏着那些可人的鱼儿。

忽觉得头昏眼花,刚要开口,便倒在了地上。

“太后,太后!”

尤义见状,慌忙与一帮太监们把慈安太后抬回屋中,一面赶紧通知敬事房传御医诊脉,一面派人到长春宫去奏报慈禧太后。只见慈安太后脸色惨白,痛得在床上乱滚,眼中的泪水和额上的汗水直流,口鼻之内殷殷流出鲜血,不等太医到来,便魂归瑶池。时间是光绪七年三月初十。

慈安太后为人慈祥和蔼,以仁厚著称于大内,平日很少责罚太监、宫女。有时小太监的衣服挂破了,她还亲自给缝上。她的猝然甍世,使得钟粹宫的太监、宫女们如丧考妣,一时间哭声恸天……

长春宫内,慈禧太后正在焦急的等着消息。自李三顺把那盒克食送去,她就心神不定,唯恐没毒死慈安太后却使自己露出马脚,忍不住又问李莲英:“莲英,这邹衡的东西该不会出什么差错吧?”

“太后您就放心吧,送进来后奴才还亲自用猫试过。”李莲英不无得意地说。

“那怎的现在还不见消息传来,我这眼皮跳个不停,该不会……。”

就在这时,一名小太监匆匆进来,跪下急报说:“禀太后,不好啦!我们主子她……”

慈禧太后急忙问:“她怎么啦,你这么慌慌张张地?”

“我们主子她殡天了,连御医都没来得及诊治。”

听了这话,慈禧太后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装模作样地问:“她是什么病?我怎么没听说过,死得这么快?”

“奴才不知道,奴才只见她脸色惨白,直喊肚子疼,片刻就……”

“去吧!”慈禧太后打断他的话,“不准多问多说。否则闹出声来,唯你是问!”

待那小太监走后,慈禧太后终于忍不住开心地笑了起来。

随后便带着李莲英,假惺惺、急切切来到钟粹宫。一进屋,慈禧太后就扑倒在慈安太后身上,哭个不停,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喊:“姐姐呀姐姐,你死的好苦哇,你我姐妹患难与共,苦熬二十年,如今你怎的就这样撇下我走了,往后可叫我怎么过呀……”

李莲英这时也是泪如串珠,劝道:“太后多保重身子呀,往后这大清社稷还靠您支撑呢。现在该告诉王公大臣们了。”

慈禧太后听了,立即就停止了哭泣,传谕下去,令王公军机大臣、六部九卿、领侍卫大臣、八旗都统等立刻进内,听候召见。

“慈安太后驾崩了!”的消息传出,犹如晴天霹雳,王公大臣们莫不感到奇怪:上午慈安皇太后还在坐朝,御容和怡,毫无疾色,怎的午后便猝然驾崩了?急忙穿上素服,抱着满腹疑团进宫而来。

“这事奇怪啊!”左宗棠突然操着他那湖南腔开了口,“莫得有鬼!”

“辰刻觐见母后皇太后,并无疾色,仅仅两颊微赤,难道数小时间就致大行么?况且太后她向例不豫,必传御医,医方药剂悉命军机检视,怎的这次全然未闻?”尚书王文韶也禁不住说道。

协办大学士李鸿藻一看,急忙说:“好了,咱先进去看方子吧!”

方子一共五张,都是初十这一天的,左宗棠见了,又忍不住开口问:“不可能这么突然吧,该有初九的方子才对呀?”

“初九的方子还没下来!”军机大臣宝鋆用一种戒备的神色说道:“这次的事,咱们得要处处小心,别弄出意外麻烦来。

进宫去吧。”说完又用眼瞥了左宗棠一眼。左宗棠当然明白,虽然他有许多话想说,此时却不得不硬咽下去。

一行人鱼贯而入,只见慈禧太后坐于矮凳上,形容并未憔悴。各王大臣行过了礼,分立两旁,正待说话,慈禧太后先开了口:“唉,真没有想到!东太后向来没甚大病,日来也没听有甚动静,谁想说不好就不好,简直让人措手不及。我们姐妹患难与共二十来年,刚说能过几天轻闲日子,哪知道她竟走了。”说着就又挤出了几滴泪水。

“皇太后节哀。”宝鋆见状答奏:“如今一切事情,都须皇太后主持,千万不能过于伤心,有碍圣体。”

“怎能不伤心呢?大事你们多尽点心。”这时,尚书王文韶上前跪奏:“母后皇太后大行,想尚未曾小殓,依例应传她的亲属,入宫瞻视。”

他这点心思岂能瞒过慈禧太后?只听她说道:“已经小殓了,你等可进去瞻视一番。”

得了慈禧太后的恩准,一行人在宝鋆率领下进入内寝。只见慈安太后面色如土,目末全瞑,脸宠稍有些扭曲,似曾饱受折磨。众人见此情景,不由得号啕大哭。过了片刻,慈禧太后说道:“好了,人死不能复生,再哭又有何用?你们只要把她的丧礼办得周到一点,便算对得住她了。”众人虽满腔不悦,可又有什么办法呢?只得止哭出来。

“怎的不见恭王爷?”

“恭王爷福晋今下葬,”宝鋆答道:“臣已派人去通知了,想来也该回来了。”

忽见左宗棠一个劲挤眼,嘴向外撅,宝鋆偷偷向外看,原来恭亲王奕正向这里走来。于是急忙向慈禧太后说:“臣出去方便一下。”便迎了出来。

恭亲王奕福晋上年病故,这时正在昌平下葬,闻听慈安太后暴甍,急忙兼程回京。见宝鋆出来,急忙问:“到底得的什么病,怎么这么突然?快拿方子来看!”

看到恭亲王如此激动,宝鋆深为不安,赶紧将他拉到一边,沉着脸轻声说:“六爷,你可千万要沉住气!明朝万历以后,宫闱何以多事?你难道不明白?”

“什么?”恭亲王不由一愣,“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宝鋆是恭亲王一手提拔上来的,二人之间无所不谈,当下便将听到的一些事,细细说与恭亲王。恭亲王听罢,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地,好半天才长叹道:“气数!唉!以后办事更难了。”

“六爷,这会你可千万要冷静!别又惹出什么麻烦来。”宝鋆不放心地又低声嘱咐道。

“难啊!‘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即便我不说,外头不知道还会有些什么离奇古怪的流言?也难怪,本来就是件离奇古怪的事嘛!”

说完,恭亲王奕便黯然神伤地走了进去,免不了又是一番顿足长哭。慈禧太后看看各王爷都来了,说道:“东太后不幸于今日殡天,中外人民无不悲悼。恭王爷,你等赶紧给她恭拟尊号,候旨选择。还要拟一道遗旨,明天宣布,至于丧礼,你与醇亲王、额附景寿、大学士宝鋆、李鸿藻、侍郎荣禄,充恭办大丧事宜大臣。一切应行典礼,查例具奏。”

“病情一段如何叙述?”恭亲王奕听后冷冷地问。

“就这样说好了:初九,偶尔小病,皇帝还侍疾问安;不想第二天病势突然变重,延到戌时,神就散了!”

“臣听说没有初九的方子,是不是太后您……。”

看着奕不依不饶的样子,慈禧太后不由地喝道:“大胆!

谁说没有初九的方子?你这意思岂不是在怀疑我吗?”

宝鋆见此情景,急忙跪奏:“太后息怒。恭王爷这几日伤心过度,一时言语鲁莽,求太后原谅。”左宗棠等人一看,也纷纷跪地给恭亲王求情。

慈禧太后本想杀鸡给猴看,一见众怒难犯,只得说道:

“都起来吧!恭王爷伤心过度。我不追究就是了。下去赶紧办吧!”

一行人来到军机办事处,左宗棠还寻思着与恭亲王追究病源,恭亲王忙摇手阻住,说道:“事已至此,多说又有何用?

还是拟遗诏要紧。”当下便由李鸿藻起草遗诏。一看恭王爷这样,众人再不好多说什么。

第二天午后,慈禧太后和李莲英坐在玉带桥上,眺望着碧波湖水,谈论着长寿求生之道。宝鋆手拿拟好的遗诏,走了过来。

“请太后过目。”

“恭王爷呢?怎的他不来?”

“恭王爷现下正忙着准备丧礼事宜,所以让臣呈上来。”

“哼,拿过来吧。”

慈禧太后看得很仔细,用手一行一行指着念,念到“予向以俭约朴素为宫闱先,一切典礼,务恤物力”,不由得停了下来,抬起头说道:“怎能这么说法?典礼到底是典礼,仪制有关,丝毫不能马虎,我看改成……,莲英,你说改成什么好呢?”一时半会她竟想不到合适的词了。

“太后,奴才想就改为‘一切事关典礼,固不容矫从抑损。

至于饰终遗物,有所稍从俭约者,务恤物力。您看合适不?”

“嗯,不错。宝鋆,就这样改过来,然后抄发出去。”

宝鋆当即就站在旁边,亲自动手修改。慈禧太后看看没什么差错,恩准颁发。全文如下:

予以薄德,祗承文宗显皇帝册命,备位宫壶。迨穆宗毅皇帝寅绍丕基,孝思纯笃,承欢奉养,必敬必诚。今皇帝入缵大统,视膳问安,秉性诚孝。且自御极以来,典学维勤,克懋敬德。予心弥深欣慰!虽当时事多艰,昕宵勤政,然幸气体素深强健,或冀克享遐龄,得资颐养。本月初九日,偶染微疴。皇帝侍药问安,祈予速痊。不意初十日病势陡重,延至戌时,神思渐散,遂至弥留。年四十有五。母仪尊养。垂二十年。屡逢庆典,迭晋徽称,夫复何憾!第念皇帝遭兹大故,自极哀伤。惟人主一身,关系天下,务当勉节哀思,一以国事为重,以仰慰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皇太后教育之心。

中外文武恪供厥职,共襄郅治。予灵爽实与嘉之。其丧服酌遵旧典:皇帝持服二十七日而除。大祀固不可疏,群祀这不可辍。再,予向以俭约朴素为宫闱先,一切事关典礼,固不容矫从抑损;至于饰终遗物,有可稍从俭约者,务惜物力,即所以副予之素愿也。故兹诏谕,其各遵行。

这一道遗旨颁下之后,臣民思念慈安太后恩德,无不痛哭流涕。次日,上尊号曰“贞”,由内务府发给各衙门、各旗营孝布,并传知宗人府各衙门,凡属福晋命妇,一律穿素服入宫,举哀致奠。

一时间,紫禁城内外,哭声恸天……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李莲英 作者:斯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