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李莲英》3.7节 慈禧寝宫外的刺客


月黑杀人、风高放火。在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慈禧寝宫外,竟出现了一个黑衣刺客……

阳春三月,花神用它特有的手段,剪裁绫罗,将禁城御花园装饰得嫣红柔绿,胜似天上宫阙。园内桃红柳绿,百花吐艳,尤其是那小巧的海棠花,在暖融融的阳光下,从远处看去,白的显得更白,粉的显得更粉,红的犹如绿丛中一团团燃烧的火焰,相映生辉,绚丽夺目。

怪石嶙峋的假山后面,隐隐约约传来一阵说笑声……

“莲英,这次还多亏了你,不然我还不知怎么受气呢。”

“太后您说哪的话,这都是奴才们应该做的。”

“本想升你为内廷总管,可现在情形复杂,等过阵子再说,免得恭王爷他们又指手画脚。从明日起,你戴二品花翎顶戴。”

李莲英听了不禁心花怒放。大清朝定例太监官品不得超过四品,就连安德海最得宠时亦不过四品,而他李莲英现在却是二品,这可是大清朝史无前例的事,能不高兴吗?连忙跪地答谢。

“起来吧,以后尽心服侍就可以了。”

“太后,现在关于那边的死因,外边议论纷纷,很是不利,您看……”

慈禧太后不由得一愣,急忙问:“知道是谁走露的风声?”

“这个倒不太清楚。奴才想十有八九都是那边的奴才们。

不如让他们……。”

“怎样?”

“奴才想,斩草须除根,不如让他们随其主子去吧。”李莲英恶狠狠地说。

慈禧太后沉吟了片刻,开口说道:“好吧,午后你带人去办。不过……不过那尤太监别杀了,带回来。”

你道慈禧太后这会儿发了善心?原来自从那日见了这个憨厚中蕴含着机灵、睿智的尤义,慈禧太后就喜欢上了,总想让他来服侍自己,但尤义是慈安太后的贴身太监,她怎好开口要人?这会李莲英一提起这事,倒让她给想了起来。

虽说仍是三月,可正午时光,却骄阳似火,宛若已到了盛夏时节。刚用过午饭,李莲英便带着李三顺等徒儿直奔钟粹宫而来。

进得宫来,将那些太监、宫女召集在一起,李莲英便开了口:“谁是尤太监?”,话音刚落,走出两个人来:尤忠和尤义哥俩。李莲英细一问,二人都姓尤,还是兄弟。他也不知慈禧太后究竟要哪个,索性让李三顺将两个都先带出去。

尤忠、尤义一被带走,李莲英等人便忙开了,将那钟粹宫内的太监宫女,悉数捆了起来,堵上耳、鼻、口,用白棉纸喷上水,贴在其脸上,一层接一层,直至活活气憋而死。倘若一时弊而不死者,再喷上黄酒,点燃烧毙。手段之残忍,神鬼骇惊!可怜那些太监宫女,还没弄清什么事,就一个个命赴黄泉。

回到宫里,禀明慈禧太后,李莲英便将尤义哥俩传了上来。一见慈禧太后躺在床上,吞云驾雾,再想想她平日的专横,尤义心里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你叫什么名字?哪的人?”慈禧太后开口问道。

“奴才叫尤义,涿州人。”

“嗯,这名字不错,有情有义!尤义,今后你就留在这服侍我吧,不用回那边了,你哥哥留在这看门。莲英,以后尤义就跟着你,要细心头照。”

有了慈禧太后这话,李莲英敢不关照吗?话说回来,李莲英也打心里喜欢这尤义,越看越觉着象当年的自己。于是尽心尽意地给尤义讲述慈禧的习性、梳头的技巧……,闲暇时,还手把手地教他弹琴吹箫,演习作画,读四书,临“四家”。这尤义聪慧好学,长进好学,不到一年功夫,便粗通琴棋书画,尤其是能吹得一手好箫。慈禧太后常常坐在玉带桥上,静听尤义吹箫。那袅袅箫声,悠扬婉转,时而如清泉泌肺,时而如泣如诉,常常听得慈禧太后如醉如痴。

后来慈禧太后让尤义经管太后宫的帐目。对太监来说,这可是个油水很大的差使。干上几年,就能腰缠万贯。许多太监都眼红尤义,可尤义却丝毫不为之心动,管理的帐目井井有条,分毫不差。李莲英不止一次劝他“不沾白不沾,即便太后知道,也不会怪罪”,可尤义依旧我行我素。慈禧太后有次查看帐簿,只见上面字迹工整,丝毫没有修改之处,忍不住问了尤义些问题,尤义对答如流,准确无误,直把个慈禧太后高兴得当即赏了尤义只有首领太监才配戴的七品顶戴。

慈禧太后和李莲英悉心栽培,按说尤义也该为之心动,可谁知无心插柳柳成荫,有心栽花花落去。尤义就是不和他们同流合污,甚至敢当面向他们发出责难。慈禧太后想打,心又不忍;李莲英想打,却又不敢。

时当炎夏六月,骄阳似火,北京城的天气又闷又热,令人窒息。此刻,刚刚退朝回来的慈禧太后坐在床上,边吃着油性炸糕,边倾听尤义给自己吹箫。这油性炸糕,用油和面,内包白糖、芝麻、山楂,放点奶油,形状如烧饼大小。包好后,放进油锅内炸酥,吃起来外酥内软、香甜可口。

听着那婉转动听的箫声,慈禧太后的视线模糊了,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多年前……

“六宫妃嫔之中,唯你独具青春活力,让朕也振作起来了。”咸丰帝捧着慈禧太后的脸蛋说。

“为什么?”

“你像一只可人的小燕子,朕就爱你这活泼开朗的样子。”

“皇上骗我的。皇上爱我这只燕子,年年新燕又至,皇上又会喜欢飞得更高的燕子啦。”

“不,朕就爱你,苍天可以作证!”

“那我是‘三千宠爱集一身’了?”

箫声停止了,慈禧太后这才明白,自己是在梦境之中。于是问道:“义儿,怎的不吹了?”

“一曲完了,奴才不知您还想听什么曲子,所以停了下来。”

“喔,一曲完了。算啦,别吹了,我这会身子骨不舒服,你上来给我按摩按摩。”

尤义一听此言,连忙答道:“奴才不敢,主子如果不舒服,奴才去给您唤个宫女来。”

“不,就你!”慈禧太后满脸绯红地说。

看到此景尤义不由得想起了慈安太后,于是跪地答道:

“奴才万死也不敢,请太后自重!”

“大胆!这话也是你敢说的!是不是看我平日里宠着你,就敢如此放肆?”慈禧太后不由地怒道。

尤义跪在地上只是一语不答。慈禧太后看了看,心有不忍,说道:“起来吧,和三顺给我去摘些花,摆在房里。记着,以后再敢如此放肆,我决不轻饶你。”

御花园内百花争艳。李三顺这时候已是长春宫的总管太监了。因而心情格外的好,边摘花边对尤义说:“这里景色怎这么好,以前也来过,可就是没这感觉。”只等着尤义也说两句,可半天不见声响,李三顺忍不住转过脸,只见尤义脸如冰霜,情如淡水,于是问:

“唉,傻呆呆的做啥,是不是太后她老人家教训了你?”

尤义依旧是一语不发,他还在想刚才的事,他弄不明白慈禧太后为什么那么不知道自重,如此何以母仪天下?

看尤义不言语,李三顺又接着说:“你呀,该知足了,我一有不是,太后就是一番痛打。再说如果不是那么巧,你早已死了!”

尤义一听,惊讶地问:“这话怎么说的?”

“你当然不知道了!”李三顺看看四周没人,不无得意地说:“你知道我们那次去你们那边做甚?”

“做什么?不就是去传我吗?”

李三顺诡秘地笑了笑,低声说道:“我们那次是奉了太后的旨意,去你们那边灭口的。”

“灭啥口?难道他们都……都死了?”

“小声点,你是怕别人听不到呀!要知道走漏了消息,命可就没了。”

李三顺一看尤义的话匣子打开了,便忍不住将慈禧太后、李莲英如何设计毒死慈安太后;又如何杀人灭口,将钟粹宫太监宫女统统处死以及尤义如何逃脱死亡厄运等事一鼓脑说了出来。

“那……那太后她怎么知道我们主子有份遗诏?”尤义用颤抖的声音问。

李三顺洋洋得意地说:“这可是我的功劳。那次我路过你们宫,听到两个人说你们主子有份遗诏,对太后很不利。”

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听完李三顺的话,尤义仿佛遭了雷击,脚步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手里的鲜花撒了一地。

他万万没有想到慈禧太后竟是如此之阴险狠毒;万万没有想到竟是由于自己一时的不慎才导致了慈安太后的死。他真想喊:太后,奴才对不起你呀!

看到尤义这副样子,李三顺也不由的胆战心惊,他后悔自己说漏了嘴,这可怎么办呀,万一他告诉了太后,我岂不没命了?于是急忙说道:“你可千万要守口如瓶呀,这事如果让别人知道了,你我可就都没命了。”

尤义悲愤地说:“我知道该怎么做!”

回到慈禧太后房里,尤义依旧泪流满面,慈禧太后见了,连忙问有什么事,尤义一语不发,放下花便出了门。一旁的李莲英看了,忍不住说:“太后,这奴才现在越来越不象话了,应该好好教训一下,让他也知道个眉高眼低。”

“别说了!他心情不好,你作师傅的应该多体谅些才是。”

听了慈禧太后的话,李莲英顿时傻了,这是怎么回事?太后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呀!

又是一个月朗星稀之夜,明澈的月光给沉睡的皇宫阔闾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银妆。在北花园玉石桥头,一棵合抱粗的垂柳下,尤义与哥哥坐在一块石凳上。望着湖中弯弯的月亮,尤义热血沸腾,心潮起伏。他正在准备做一件事,一件连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事。他盼望自己能成功,但也抱定了必死的决心。看到弟弟久久地沉默着,尤忠忍不住问:

“弟弟,到底有什么事?快说,别让哥哥着急呀!”

“哥哥,我对不起咱主子,我准备随她去了。”尤义终于开了口。

听到弟弟说出这种话来,尤忠急忙问:“你倒是快说呀!

为什么呢?”

“哥哥,你可知道咱主子遗诏的事是怎么泄露出去的?你可知道咱主子是怎么死的?你可知道咱宫里的太监宫女都哪里去了?都是我,都是我造成的呀!主子待我如同亲生儿子般,可我却做出这等事来,我怎么对的起她老人家一番恩宠?”

在尤忠一再催促下,尤义将从要李三顺那听到的消息说出来。这是真的吗?尤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怎的竟如此残忍呀!

“弟弟,你打算怎么做?”

“我要为主子报仇!我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尤义恨恨地说。

尤忠一听,急忙拦阻道:“弟弟不可以!”

“哥哥,主子对你我兄弟的恩德比泰山还重,可我们却做出如此对不起她老人家的事,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哥哥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误会了!我们应该为主子报仇,但是你别去,哥哥我去。”

看着哥哥,尤义忍不住扑到他怀里,哽咽道:“原谅弟弟。

这事还是我去吧,你……你没有机会!只希望哥哥这几日能出得宫去,免得受累。”说完,尤义转身跑回宫去。

刚进得屋,却见李莲英坐在那。原来李莲英怕他出事担罪不起,所以在这一直等着。见尤义进来,方才松了口气,以慈善长者的口气说道:“咋?又找哥哥诉苦去了。太后对你够好的了,这么器重于你,倘若你好好干下去,日后的荣华富贵定在师傅之上。听师傅话,以后尽心服侍太后,别再惹他生气啦……”

一直看着尤义钻进被窝,李莲英才叹口气走了。他真搞不明白,这徒儿进宫来到底图个啥?

一场暴风雨终于来临了。这日清晨,慈禧太后还没起床,尤义便端着她爱喝的薏仁麦粥走了进来,说道:“奴才给太后请安。太后昨晚睡的可好?”

太阳今天是从西边出来了?慈禧太后一惊,马上高兴地说:“好,好!义儿,难得你有这份孝心,我能不好吗?”忽看见尤义面容憔悴,一双大眼也失去了往日的光泽,又问道:

“义儿,怎的成了这副样子?是不是昨晚没睡好?”

“谢太后关怀,奴才昨晚睡得挺好的。太后,粥要凉了,您赶紧喝了吧。”尤义冷冰冰地说。

“好,我把衣服穿好就喝,你放这茶几上吧。”说着慈禧太后用手指指床边的茶几。

粥放在了茶几上,慈禧太后满脸笑容地穿着衣服。手一伸,衣服一拂,恰好把那放在茶几上的粥给拂到了地上。“这……”,尤义看了心里不由得惋惜,这番心血看来是白费了。

慈禧太后见了,忙说:“唉,都怪我不小心,别心痛了,你的心意我领了就是。”

这样倒好,可谁想就在这时,慈禧太后那条爱犬“水獭”跑了进来,抢着吃了起来。尤义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他知道一切都完了!只见那狗刚吃了两口,便口鼻流血死了。

看着那死去的狗,慈禧太后不由得浑身发抖,一边向后退,一边用手指着尤义,颤抖着喊:“你,你竟敢……,莲英!

莲英!快来!”

一向心狠手辣的慈禧太后居然也有怕的时候,尤义见了不由得哈哈大笑,他似乎看到慈禧太后那颗虚伪的心在颤抖。

李莲英听到慈禧太后的喊声,衣服都没穿好,便急匆匆赶了过来。一看李莲英来了,慈禧太后方稍稍镇静了些,说道:“这奴才竟敢给我饭里下毒,快给我捆起来。”李莲英一听也吓傻了,急忙喊来李三顺,将尤义来了个五花大绑。

捆住了尤义,慈禧太后方才有了安全感,于是又威风起来了,指着尤义怒喝道:“你这奴才真是不知感恩,你说,我哪点亏待了你,你竟如此忘恩负义?!”

“太后你对奴才个人确实很好。”

“那你到底要干什么?”

尤义昂然抬起头,深沉的双眼直视慈禧:“奴才想杀了你!

实话禀告太后,奴才已经知道我们主子是怎么死的,没想到太后你心肠竟是如此之歹毒!我要替我们主子报仇!虽然今日事败,但我化为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住口!”慈禧太后脸都气白了,声色俱厉地说道:“你这大胆的奴才,我要让你不得好死!莲英,准备用刑!”

还没等李莲英动手,只见那尤义高喊一声:“主子,奴才对不起您,奴才随您来了!”便一头撞在了柱子上。殷殷鲜血顺着柱子流到地上,一直流到慈禧太后的脚前,直看得她心惊肉跳,双腿直向后退。李莲英见状,急忙上前搀住,说道:

“太后,没事了。您定定神。”

“没想到,真没想到!他竟是如此的忠烈!唉,白费了我一番心血。莲英,你把他拖出去,好好安葬了吧。”

李莲英答应一声,唤过李三顺便将尤义拖了出去。李三顺这会儿也吓的面如白纸,他倒不是怕这种场面,而是怕尤义临死前把自己吐露出来!直看到尤义撞死在柱子上,那颗悬着的心方算放了下来,不由得暗地庆幸。

不大功夫,寝宫内已被打扫了个一干二净。慈禧太后复又躺在床上,抽着那沁人心脾的水烟,嘴里不由长舒一口气。

真险呀,如果不是自己一不小心撞翻了那碗,这会岂不已魂归瑶池了?李莲英跪在床上,小心谨慎地给慈禧太后按摩着。

慈禧太后的饮食每次都是他亲口试过的,可谁知这次一时疏忽,竟差点要了她的老命,因此上他的心里也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唯恐慈禧太后怪罪下来,那他可吃罪不起!忽的脑子里又想到件事,急忙开口说道:“太后,这尤义他还有个……。”

“他还有什么?”

“他还有个哥哥,万一……。”

听到这里,慈禧太后的心里不由得又是一紧。对呀,他还有个哥哥在这。弟弟死了,他岂会就此罢休?万一他再给自己来一下,那可就……。想到这里,慈禧太后顿时坐了起来,急忙说:“快,快去!把这个奴才给我抓起来,千万别让他跑了!”

李莲英闻听急忙跳下床,夺门而出,唤过李三顺一帮徒儿,便直奔尤忠房间,推门一看,空无一人。“这……”,李莲英一看可急了,急匆匆又带着人在宫里搜了起来。四五个时辰过去,直差没把个皇宫翻个底朝天,可就是不见尤忠的影子。只好又耷拉着脑袋来见慈禧太后。

“太后,奴才找遍了整个皇宫,可就是不见那尤忠的影子。”李莲英无可奈何地说。

“皇上那找过没有?”

“找过了,也没有。”

慈禧太后一听没找到,也犹如热锅上的蚂蚁,看着李莲英,不由得骂道:“一群废物!这么多人居然还找不到,都是干什么吃的?”李莲英吓得跪在地上,一语不发,心里只把个尤忠恨的要死。慈禧太后见状,知道急也不顶用,还是自己的老命要紧,只得说道:“没找到人,你们就别歇着!晚上都给我站在外边看着点,如果再有个闪失,小心你们的脑袋!”

李莲英诺诺退出,赶紧分派人手。长春宫顿时戒备森严,宛若大敌来犯一般,直搞得个人心惶惶,鸡飞狗跳。

尤忠哪里去了呢?早上刚一起床,就听慈禧太后房里有动静,细一打听才知弟弟已死。他知道慈禧太后是绝不会放过自己的,于是急忙收拾行李,想找个地方暂避一时。可往哪去呢?情急生智,竟让他给想到个地方,哪呀?李莲英的房子!于是急忙偷偷地钻了进去。谁知真应了那句俗话: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李莲英带着一帮人找遍了皇宫各个角落,却怎么也没想到尤忠居然藏在自己屋里。

由于没找到尤忠,慈禧太后那心总放不下来,唯恐尤忠来暗算自己,因此每日与李莲英形影不离。这倒好,给尤忠找了个安全的避风港。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虽说平安无事,可尤忠心里却着急,这样下去总不是个办法呀。想到慈安太后的冤死;想到弟弟的舍身殉主,尤忠的心犹如刀割一般。不,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要报仇!我要为死去的主子、弟弟报仇!我一定要杀死她!想到这里,只见尤忠从怀中掏出那珍藏已久的匕首,毅然走出房门……

这是一个漆黑的夜晚。屋外伸手不见五指,李三顺提着灯笼正在慈禧太后寝宫外踱来踱去。只见他边打着呵欠,边自言自语地说:“尤忠呀,你这个该死的东西,怎的不早死了!

害得咱家睡不成觉。”忽然一道黑影飞过,灯顿时灭了。李三顺揉揉自己的眼睛,四周黑寂寂的。心里不觉纳闷,我刚才明明看见有个黑影飞过,怎的眨眼功夫就没了?莫不是有……,想到这里,李三顺不由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紧接着便大喊:“不好了,有鬼!有鬼呀!”直奔慈禧太后寝宫,也顾不得敲门,便冲了进去。

慈禧太后此刻正躺在床上,吃着瓜子,听着坐在床边的李莲英讲故事。一见李三顺面色惨白,两腿发抖,手里的灯也灭了,李莲英不由地问道:“你慌什么?还懂不懂规矩?”

李三顺惊魂未定,上气不接下气地开口说道:“太后,总管,不……不好了,奴才刚才遇见……鬼了”。说着仍不自觉地回头看了看。

李莲英一听有鬼,浑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急忙问:“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奴才刚才正在外面巡视,忽的一个黑影飘飘忽忽地飞过来。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奴才手里的灯也忽然灭了。”说着李三顺提起手里的灯晃了晃。

慈禧太后半信半疑地问道:“会不会是风把灯吹灭了?”

“绝对不是!外面虽然很黑,但一点风都没有。”

听着李三顺绘声绘色的描述,李莲英心里也发了毛,浑身颤抖着问:“你看清没有他长的什么样子?”

“浑身乌黑,披散着长发,天黑奴才也没看清,只看见她露着白牙、白眼珠,想必是个女鬼吧。”李三顺说道。

“太后,您说是不是这世上真的有鬼呀?”

慈禧太后虽素来阴狠手毒,杀人如麻,可听见李三顺的描述也不禁心惊肉跳,但在奴才面前又不得不装出一副威严和自重的样子来。只见她安慰李莲英道:“你呀,平日里的机灵劲都哪去了?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这世上哪有什么鬼呀。倘若你看见一个人在旁边走着,忽然不见了,这是狐仙在作怪,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它们常常化为人的样子。但只要你不伤害它们,它们是绝不会伤害你的。看你们俩那傻样,算了,今晚都呆我这吧。”

李莲英做事亏心,那钟粹宫几十条命可都是他干的,因而听了慈禧太后那番虚无缥渺的解释,还是将信将疑,于是又说了句:“该不会是尤忠那小子装神弄鬼吧。”慈禧太后闻听也是一愣,对呀,这该死的奴才现在还没抓住,要说他偷偷出了宫,那根本不可能,他一定还藏在什么地方,想到这时,急忙吩咐李三顺传旨,调禁卫军进宫,方才稍稍安了心。

其实慈禧太后也不相信自己对闹鬼的解释,因而第二天一早便带着李莲英等人,来到寝宫旁边的神殿里。里面放着一座宝塔,塔身约六尺,由檀香木雕刻而成,外镀黄金,在晨光照耀下,金光灿灿。屋子两边各摆九个罗汉,形态万千、栩栩如生。宝塔的后边,放着一尊巨大的观世音菩萨像,足有八尺多高。只见慈禧太后亲自焚香,然后跪在地上,闭住双眼,咕嘟着嘴,口中念念有词,约摸一刻钟方作罢。

看着慈禧太后那虔诚朝拜的样子,李莲英也不由得心动,人都说观世音的法力无边,我何不也去消消灾?因此伺候慈禧太后用过早膳,便借机溜出宫直奔白云观而去。见了高云溪,李莲英叹了口气,便心有余悸地把宫中闹鬼的事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高云溪听后淡淡地笑了。这些年虽说他设香弄火,赚了不少香火钱,但对鬼神一事他从来不信,因此说道:“总管,你呀真糊涂!哪有什么鬼呀神呀,那都是骗人的。我看你必定是太劳累了,阴虚则易产生幻觉。只要丹田固守体壮身强,精气不失,自然无虑。”说着就令徒弟取来一大包宁夏特产枸杞子。

但无论他怎么说,就是解不了李莲英怕鬼之疑。于是李莲英说:“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我这心里总有些不安。为了免灾,咱家给你捐四万两银子,以资修葺,明日就让人送来。只求你在菩萨面前给我多多美言几句。”说完抱着那包枸杞子急匆匆回了宫。第二天果然让人送去四万两白银,可把个高云溪给乐坏了。

其实还真让李莲英给说着了,昨晚李三顺撞上的正是尤忠。那尤忠本想趁天黑去行刺慈禧太后,看见前边有光亮,以为就是寝宫,谁知近前一看却是个人,想躲避已然来不及了,因此灵机一动,将李三顺手里的灯吹灭。就在李三顺惊魂未定时,迅疾转过墙角,消失在茫茫黑夜中。本想躲会再行事,可谁知李三顺那一闹,慈禧太后调来了禁卫军,眼看无法下手,只得又回到房中。

再说尤忠回到李莲英房里,真是越想越气,眼看就要进入慈禧太后的寝宫了,可谁知功亏一篑。这下倒好,反而来了大批的禁卫军。这可如何报仇呀?苦思冥想,他终于想出一个办法:烧死她们,把她们统统烧死在里边!

又一天过去了,这天晚上,尤忠头裹黑布,身穿黑衣,又偷偷出了李莲英房间,向慈禧太后寝宫摸索而去。只见寝宫外面,禁卫军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尤忠心里不由得凉了许多。他窥视多时,无从下手,看看已近四更,不免发急。幸好,那些禁卫军们看看天已快亮,渐渐松懈了下来。只见他轻步来到西角门,用蘸过洋油的棉花和大取灯把檐柱上的洋油灯点燃。顿时,西角门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失火了!失火了!”

虽说马上大就亮了,但慈禧太后和李莲英此刻才刚刚睡着,听到外边慌乱的吵嚷声,也不知出了什么事,吓得赶紧披上衣服跑到廊檐下,再也顾不得什么皇室威严了。

眼看大火即将蔓延过来,急得慈禧太后直喊:“快,快救火!”忽然,李莲英颤抖着说:“太后,原来是……是他!”

慈禧太后一愣,问:“什么是他呀?”

“尤忠!”李莲英一边用颤抖地手指给慈禧太后看,一边说,“你看,火是他放的!”

顺着李莲英的手望去,只见火中的尤忠面北而跪,虽浑身已被火包围,可嘴里依旧高喊:

“我恨,我恨没有烧死你们这些阴险狠毒的家伙!主子,弟弟,等等我,我随你们来了!”

看着火中尤忠那坚毅的面庞,慈禧太后的心颤抖了,她仿佛看见慈安太后、孝哲皇后、小凤、尤义……正一个个向她走来,嘴里喊着:“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太后,太后!您怎么啦?”站在一边的李莲英着急地问。

“哦,”慈禧太后这才缓过神来,“没什么,没什么,扶我回房去吧。”

“太后,火还没灭尽,回去不安全,您看咱去哪?”李莲英小心地问。

“先到你房里歇会。”

大内失火,可非儿戏!回到房里,李莲英服侍慈禧太后躺在床上,开口问道:“太后,您看这事,该怎么向外边说?”

“找个可靠的人办理一下,你盯着点就是了。”慈禧太后无精打采地说。

不久,李莲英的换帖,身为刑部尚书的刚毅上了道折子:

“护军富山、双奎因年老体弱,特关照在西角门两边值事房驻夜着守锁封。西时一刻,掌灯时节,该二护军按例将挂在楠木檐柱上的洋铁油灯点燃。因木柱经年过久,风化烤焦,至四更时刻,风起引燃檐柱,致使大火延烧各处……”

慈禧太后看了,当即恩准发布,这场大火的原因就这样定了下来。只可怜那些站岗守门的:双奎、富山被处决,前锋统领恩全被降品罚俸,其他职司相关人员有的开去职务、有的罚俸、有的充军戌边。

尤忠、尤义兄弟死了,皇宫内又恢复了往日的气氛。可慈禧太后依旧是心神不定,一躺在床上就梦见有人要她的命。

最后,在李莲英建议下,索性搬到了储秀宫。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李莲英 作者:斯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