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李莲英》4.2节 “总管李寓”


紫禁城外李莲英的大宅院门口,挂了一块十分醒目的金色招牌,上书“总管李寓”。一天,竟被偶然路过此地的慈禧瞧见了,慈禧的脸马上就阴了下来,李莲英的胆顿时就吓破了……

李莲英愈发得到慈禧太后的宠爱,权势日重。慈禧太后最喜欢得到李莲英的侍候,而且也只有李莲英最知道慈禧太后的脾气,对慈禧侍候得最好。李莲英也乐于整天陪着慈禧太后逗笑取乐,博得慈禧的赞赏,以稳固自己这来之不易的权力和地位。

一天,李莲英却变得不高兴了。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他想起以前母亲和父亲一起,不分昼夜地辛勤劳作,含辛茹苦地把几个儿女拉扯大,是多么不容易啊!如今父亲早已过世,家里虽有不少人陪伴着母亲,但自己这个作儿子的无论如何也应该去看看母亲,让她老人家享受一下和儿子在一起的天伦之乐。于是李莲英便向慈禧太后请了两天假,准备第二天回家去看看母亲,也顺便检查一下几个儿子的功课近来是不是又有进展。

第二天一大早,李莲英便坐着轿子,由小太监们前呼后拥地直奔海淀而来。在那里有一处深宅大院,虽没有什么标志,但每天也是门庭若市,车马如云,俨然一副官僚世家的气派,这就是李莲英多年苦心经营的私邸。随着颐和园的兴建,这座深宅大院也就悄然而起了。都是因为李莲英在做建园总监时,趁机用建颐和园的上等砖石木料建成的。

这么大一处深宅大院,为什么连个标志都没有呢?

有一次,李莲英陪着慈禧太后到恭亲王奕家去,途经这里,看见大门上挂了一块金色招牌,上书“总管李寓”四个大字。慈禧一副阴森可怕的脸孔,眼睁睁地看了这块牌子好大一会,才转身向恭亲王家里走去。

李莲英一看这个架势,心里犯嘀咕了:老佛爷这样看着这个招牌,一定有不合乎她心意的地方。不行,得赶快命人拿下。

到了恭王府以后,李莲英便找机会向慈禧太后请了一会短假,心急如焚地赶回私邸,命人摘下牌子,又急匆匆地返回。

“奴才在宫中当差总不回家,家人又不懂规矩,擅自挂出总管字样的牌子,奴才刚才回家命人把他摘掉了,并对家人进行了责罚。”李莲英气喘嘘嘘地向慈禧太后跪禀道。

“你做得很好,别太招摇了,就像小安子似的,得不到好的下场。凡事都得小心点,别让人算计了自己。”慈禧太后点点头说道。自从安德海在山东被丁宝桢先斩后奏以后,慈禧太后总是告诫自己这个心腹处处要小心自己。

李莲英坐着轿子,不一会便来到了家门口,李莲英也不让家丁通报,就径直往母亲的屋里走去。

“母亲大人在上,不孝儿子回来看您老来了!”李莲英见了母亲低头便拜道。

“哎呀,英泰呀,你可回来了,都要想死娘了。还站着干啥。快坐,快坐呀!”老太太一看儿子突然像从天而降似的,惊喜得老泪横流地说。

“娘呀,儿子也想经常回来看您,只是当差不自由呀!娘要是愿意,儿子情愿不再当差,经常守候在您老人家的身边。”

李莲英落了座,也流着泪说。

“儿子呀,你说什么傻话呀。你这样偶而来看一下娘,娘也就心满意足了,哪敢指望让你辞了差使,长久守候在娘的身边呢?”

“你们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快打开让老太太尝尝。”李莲英对站在一边的小太监喊道。

“是,师傅!”小太监一边回答着,一边把满满一大包东西全掏出来放在老太太面前。

“娘,您尝尝吧,这些都是宫里的好东西,有些是我平时舍不得吃,都放看给您老人家一并带过来了。”李莲英边说边拿了一块凤脯条放在老太太嘴里。

“这是什么东西呀?那么好吃。儿子呀,你也来一块吧?”

老太太也拿了一块递给儿子。

“不,不,还是您老人家吃吧,我在宫里已经都吃过了。”

李莲英赶忙说道。看到老太太吃得津津有味的,李莲英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娘,您先坐着,我去看看成武他们几个去。”李莲英说道。他们几个指李莲英的几个儿子。李莲英作为太监,没有儿子,但却过继了四个儿子:李成武、李福德、李福康、李福荫。

“好,你去看看他们也好,他们都正在书房里做功课。”

李莲英虽然身为内廷大总管,但总觉得不如科举出身的仕官荣耀,便把希望寄托在几个嗣子身上,盼望他们能中几个高科,步入仕途,改换一下门庭。在北京建有豪华的宅邸后,便把一个同乡赵树宜聘为家馆先生,为几个嗣子延师教读。

赵树宜满腹文墨,又善作八股文章。虽未中举,但乡间邻里多称赞其才华出众。李莲英和赵树宜的父亲赵惠田本有旧谊,往来甚密。赵惠田死后,赵树宜靠着这一层关系,得以被李莲英聘为家馆先生。虽为世侄之辈,但赵树宜在李家还是被视为上宾,很受尊敬。

李莲英来到书房时,几个嗣子在赵树宜的教导下正在读书,一看父亲回来了,便都赶紧放下书本,齐声向李莲英请安问好。

“孩儿叩见父亲大人。不知父亲大人回来,有劳父亲大人亲自看视,罪过!罪过!”

“免礼,你们都起来吧。”李莲英说道,见赵树宜站在旁边,便向他招呼道:“先生好!”

“总管大人好!”赵树宜一拱手也说道。

“几个犬子书读得怎么样了?”李莲英问赵树宜道。

“他们很是聪明,也都进步很快,将来一定可以金榜题名。”赵树宜眉飞色舞地说道。

这几句话让李莲英听了很是受用。遂向家丁喊道:“摆酒菜来,我要与赵先生对酌几杯。”

不一会家丁便摆了满满一桌子菜,又摆了两瓶经陈多年的老酒。李莲英坐了主座,赵树宜便在一旁落了座。

两人猜拳行令,无非谈些日常琐事,以及几个嗣子的功课如何如何。

酒至正酣,李莲英突然说道:“赵先生,你知道宫里的生活吗?”

“不知道,老世叔能不能给晚辈讲一讲,增长增长见识。”

赵树宜换了称呼,并对此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哎呀,宫里那个排场,那个富丽堂皇你就不要提了。”李莲英呷了一口酒道,“别的不说,就说那个皇帝的金銮殿吧,那么高,那么大,金碧辉煌的,里面的柱子全是用黄金镶成的。皇帝、皇太后、妃嫔等都住在不同的宫中。皇帝住在乾清宫,老佛爷住储秀宫,以前东老佛爷在世时住在钟粹宫。里面的古玩珍宝、名人字画,摆得是琳琅满目。再说那个御花园吧,那才叫大呢,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让你叫名字都叫不出来。宫里人穿戴也非常讲究,绫罗绸缎的,绝对与民间的人穿戴不一样。”

“宫里真有那么好?”赵树宜瞪着一双惊异的眼睛,长嘘短叹地说。

“真有这么好?这只是我说的,还不大好呢,如果让你亲眼见了,那才叫绝呢。”李莲英不经意地说。

一句话提醒了赵树宜,心想:都说宫里如何如何好,我如果能进宫去看一下,饱饱眼福,也不枉来世上这一遭。

“老世叔,您老人家能不能带晚辈进宫去看一看,也见识见识这人间美景,开开眼界。”赵树宜嗫嚅着说。

“这……”李莲英犯难了,如果说带他进去吧,宫禁森严,外人是不能够随便进入的,况且上边知道了是要杀头的;如果不带他进去吧,自己身为内廷大总管,乡里人都知道自己深受慈禧宠爱,自己权力是如何如何之大,如果自己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到,那岂不被乡里人耻笑和看不起?李莲英再看看赵树宜,见他正用一种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己,便横一横心,说道,“外人擅自进宫是要杀头的,不过,你想进宫去,我可以想想办法。”

“谢谢老世叔了!”赵树宜唯恐李莲英再变卦,赶紧磕头谢恩道。

“把你装扮成太监怎么样?”李莲英想了一想,说道,“你装扮成太监,随我入宫,我带你混进众太监之中。但是你必须记住,不要走近后妃的宫室,只能远看。大内之中太监有数千人之多,不常接触的人是不认识的。只要你听带领人的话,是不会露出什么马脚的。”

“只要能进宫去看看,装扮成什么都可以。”赵树宜忙不迭地说道。

“你就不要回去了,”李莲英又对身边的一个随侍小太监说,“从明天开始,你就教给赵老爷宫廷礼节和宫监互相称谓以及言谈规矩等。等都学会了,我再寻机会带入宫去。”

李莲英走后,这个小太监果真就教给赵树宜宫里的一些礼法来了。

“赵老爷,你在宫里也不会呆得太长,一些礼节,比如向主子请安啦,侍候主子啦,这些事也不会去让你做的。我就教给你一些太监们之间互相常用的一些礼节,你看怎么样?”

小太监向赵树宜说道。

“行啊!”赵树宜满口答应道。

“低一级的太监要称高一级的太监为师傅。如果是同级太监,互相称谓叫‘某某爷’,如姓张的称作张爷,姓李的称作李爷。不准称某某太监,更不得叫‘老公’。平时在宫里讲话,不论什么场合,不得讲不吉利的话语,即使在私下里说话,也不要说‘倒楣’、‘丧气’一类的话。你都记住了?”

“记住了!”赵树宜答道。

“我再教给你下面的。”

……

赵树宜也聪明,要学的常用的礼节又不是太多,所以不几天便都熟记在心了。

果然有一天,李莲英派小太监通知赵树宜,第二天要带他进宫。赵树宜喜出望外,第二天一大早就跟着小太监来到了东华门,李莲英已等候在那里了。守门的太监见是李莲英带来的人,又穿着太监服装,便问也没问就放行了。

他们来到一个皇亭下,李贵和已在那儿迎候。

“贵和,赵先生今天就托付给你了,”李莲英对李贵和说道,“你们一定要小心谨慎,天黑之前,一定要提早出宫,不要延误时间,记住啦?”

“放心吧,师傅,”李贵和一拍胸脯道,“一切全包在小的身上了,保证出不了一点问题。”

“这样就好!”李莲英说完便离去了。

李贵和带着赵树宜,慢慢地走入众太监之中。赵树宜一面假装干点什么,一面游览宫内风光,李贵和远在一边指点给他。

“嗨,你看,那就是太和殿,怎么样?”李贵和指着一座高大巍巍的宫殿对赵树宜说道。

“我的天哪,从没见过这么高大的宫殿,这是怎么盖的?”

赵树宜赞不绝口地问道。

李贵和看他的问题问得可笑,也就没有回答他。

他们一边看着,李贵和过一边讲解着,不知不觉就游了大半个宫。赵树宜真是目不暇给,仿佛置身仙境。

“这里面不是有个御花园吗?能带我去看看吧?”赵树宜此时想起了李莲英告诉他的御花园,便向李贵和说道。

“可以,”李贵和答道,“师傅说了,今天既然来了,就让你看个够。”

他们迤逦向前走去,突然,赵树宜下意识地嗅了嗅,说道:“是不是快到了?”

“是啊,前面那座园子就是,你怎么知道的?”李贵和惊奇地问道。

“我闻到了一股花草的异香?”

“是吗?我怎么没闻到,也许我们在宫里呆的时间长了,也就觉不出它的香味来了。”李贵和也使劲嗅了嗅说道。

“啊,好大的一个园子啊!”赵树宜不由自主地叹道。

虽然时已深秋,这里还是开满了各种红红绿绿的花朵。不远处有几株千年古松,连几个人合抱都抱不过来。树上的各种鸟雀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

“啊,我今生死而无憾了!”赵树宜再一次被陶醉了。

不知不觉天已将午。李贵和已经感到有些饿了。

“赵老爷,我们是不是先回去吃点饭,下午你如果有兴趣再接着参观,”李贵和对处于陶醉状态中的赵树宜说道,“师傅说了,他今天要和你一块吃饭。”

“是该吃些饭了。”赵树宜听李贵和这么一说,才觉得已经饥肠辘辘了。由于自己着急着要进宫,从早上一直到现在还滴水未进呢。

回到住处的时候,李莲英已经备下了满满一桌子菜。赵树宜望过去,连一个菜也叫不出来名来。

“饿坏了吧,赵先生,快坐吧!”李莲英向赵树宜招呼道,“随便吃些吧,都是宫里的家常菜。”

“家常菜?”赵树宜心里想道,“家常菜我连一个还叫不出名字呢,要是上等菜呢,那不更是连见也没见过吗?”

“赵先生,来点什么酒?”李莲英又问道。

“随便吧,总管大人。”

“那就把我珍藏多年的老酒拿来一瓶吧。”李莲英转身对身边的一个小太监说道。

不一会,小太监便抱回了一瓶酒。李莲英打开瓶盖,屋里顿时飘满了一股异样的香味。

“啊,好香啊!”赵树宜情不自禁地喊道。

“赵先生,别客气,都是自家人,你就该吃吃,该喝喝。”

李莲英说道。

“来,我给赵老爷斟酒。”李贵和给赵树宜斟了满满一杯酒。

“来,咱们先干了这一杯。”李莲英说道。

三人一仰脖子,把杯子里的酒全干了。

“吃吧,赵先生。”李莲英一边不断地往赵树宜跟前夹菜,一边还介绍着菜的名字,“这是绣球柱,那是金丝凤脯球,这是珊瑚雪花鸡,那是……”

赵树宜一生从未吃过这么精美的饭菜,喝过这么香醇的美酒,心想,“我如果不放开来吃,那岂不是太对不起我的肚子?”赵树宜一边吃,一边喝,一边还瞅别人不在意的时候松了松裤腰带。

酒足饭饱之后,太监问赵树宜道:“赵先生,下午你是不是还想参观?如果你不想参观,就让贵和送你出去;如果你还想参观,就让贵和再陪你一个下午,但是天黑之前一定要离开宫里。”

赵树宜一方面还没参观够,另一方面也不想错过这个大好时光,便说道:“还是再参观一个下午吧!”

“那好吧”,李莲英又对李贵和说道,“那你就再陪先生一个下午,天黑之前别忘了把先生送出宫去。”

“是,师傅。”李贵和答应道。

于是,赵树宜在李贵和的陪伴下又在宫中游玩了一个下午。到申末酉初时刻,他们就顺着西路通道向宫外走去。这时忽然下起小雨来。将要走到养心殿的大门时,有一伙红顶花翕的官儿从殿内走出来。虽在雨中,仍步伐整齐,肃静无声。他们赶紧肃立在一旁。赵树宜站在那里,怀里像揣着个兔子似的,心“嘭嘭”地直跳。心想,“这下可糟了,被他们认出来,不杀头才怪呢。”

其实什么也没有。这些大臣们走过去,连看他们一眼也没有看。走过养心殿后,李贵和才悄悄地告诉他:“你知道那个白髯老者是谁吗?他就是庆亲王奕劻。刚才是老佛爷在养心殿召见王公大臣议事,这是散朝了。”

李贵和把赵树宜送到西华门口,对他说:“赵先生,你先请回吧,我还有事,不送你了。”说完两人便分手了。

赵树宜出了西华门口,见街上人来人往,店铺买卖繁华热闹,五光十色.引人入胜,便一个人信步而行,觉得这样心情十分舒畅。赵树宜在李家教馆多年,平时不常外出,即使是偶尔上街,也是坐着轿车,并有侍者随从,看看京华风貌,人文习俗。但他那样总觉得受拘束不随便,总想自己一个人到外边随意逛逛,散散心才好。这下赵树宜总算找到了自己一个人独行独往的机会。

赵村宜正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这儿停停,那儿站站,东瞅瞅,西看看,不知不觉已是夕阳西下,天色将晚。朔风吹来,赵树宜不禁打了个寒颤,觉得身上阵阵发冷。

“我该回去了吧,要不,李家的人见我这么晚不回来,又该着急找我了。”赵树宜自言自语道。

也许是由于赵树宜在宫中菜吃得多了一些,酒也喝得多了一些,又加上寒风的侵袭,赵树宜突然觉得阵阵肚痛起来,急着要出恭。但他找来找去,许久也没有找到厕所。此时天已昏黑,街上行人已少,他有些实在忍耐不住了,便找了个僻静的胡同口,蹲下大便。

还没等赵树宜解完,忽然来了个管理治安的堆兵,见他蹲在地上,问道:“干什么的?”

“没干什么!”赵树宜找了好久也没找到厕所,正没好气,他也不知道是堆兵在问他,便冷冷地答道。

“你还说没干什么!看你都做了些什么?你为什么在街上随便便溺,干这等有伤风化的事情?”堆兵走近一看,才知道赵树宜正在大便,便气愤地问道。

“连个厕所都没有,不在这儿到哪儿去?”赵树宜没好气地答道。

“哎,看你说的还挺有理的。那边不远处拐角就有一个,你怎么能说没有厕所?”堆兵指着前面说道。

“我找了,但没找到。在拐角,谁能看到?”赵树宜今天似乎是较上了劲。

“好!好!我也不给你理会。走,给我到办公所去!”

“去就去,有啥呀!”

于是,堆兵就带着赵树宜到了堆兵办公所,交给了堆兵头目,又对堆兵头目说了些什么,赵树宜也没听清。来到堆兵办公所,赵树宜才后悔不该这么莽撞,如今又不知闹出个什么乱子呢。说不定刚才给那堆兵说个好话,这事也就过去了,但既然到了这个程度,那就只有听天由命了。

“你是干什么的?”那堆兵头目上下打量了赵树宜一番,问他道。

“我是教书先生。”赵树宜没有说是在李府教书,因为他是怕丢了面子,让李府的人知道了见笑。

“既是教书先生,那你为什么还要在大街上做出那等之事?”

“我是因中午多吃了一点,又被凉风一吹,闹了肚子,找了好久也没找到厕所,不得已才在街上做出不该做的事。”之后赵树宜又怯怯的问道,“我现在可以回家了吗?”

“不行,事情既然已经做出来了,那就只得麻烦今晚在这儿呆一晚上了。”堆兵头目见他衣着整齐考究,文质彬彬,谈吐斯文,想既是教书先生,也必有功名,因而没有敢毒打他。

因为秀才以上都算有功名的,上公堂可免下跪,如犯了罪,必先革去功名,然后才能惩处。

李家书房的侍者,眼见天黑,仍不见赵树宜回来,便慌了神。等到亥初时刻,还不见先生的影子,恐出现什么意外,便慌慌张张地去报告李府大管家。

“管家爷,不好了。先生直到现在还没回来。听他去宫里以前说,天黑之前是一定可以回来的。”

“什么?先生到现在还没回来?”大管家一听,也是土地爷扑蚂蚱慌了神,“你怎么不早来向我报告?不行,我要亲自去报告李老爷知道去。”

大管家坐上轿车,火速来到西华门,对守门的两个太监说道:“我是李府大管家,有重要事情要禀报总管大人知道。

求你们哪一位去给通报一下。”

守门太监见是李府大管家要找总管大人禀报重要事情,不敢怠慢,便由一个人看门,一个人火速去报告李莲英。

李莲英听说大管家深夜来说有重要事情要禀报,不知出了什么事,便赶紧来到西华门,向大管家问明了情况后说道:

“你先在这等一会,我回去向李贵和问一下。”

李莲英回去看,把李贵和找来,问道:“贵和,你不是和赵先生一块参观吗?”

“是啊!”李贵和说道,“遵师傅的吩咐,天黑之前我把他送出了宫。是从西华门出去的。”

“那先生怎么现在还没回府?”

“还没回府?是不是出现了什么意外?”

“先生不常外出上街,是不是在路上迷了路了?”李莲英说道,“贵和,你拿的我片子,写上赵先生的面貌、籍贯,赶紧送到九门提督那里,吩咐他火速给我查找,不准延迟耽误。”

九门是指京城里前三门和东、西、北面各二门而言。设巡捕五堂,掌管人全称为提督九门巡捕五营步军统领。专以满族亲信大臣兼任,简称前军统领,俗称九门提督,为京城里治安机关最高负责人。

李贵和听了李莲英的吩咐,急忙赶到提督衙门。可是提督早已回家,衙门中值班的官员见到是李莲英的名片,不敢怠慢,立刻赶到提督公馆禀报,说李大总管有事,叫大人火速办理。

当时九门提督那桐已经就寝,听说是李大总管深夜交办事宜,大吃一惊,马上披衣而起,叫来李贵和,问明情况后,便立即传令全城,为李府查找教书先生。

全城营兵接到提督的命令后,立即行动起来。查来查去,终于查到了关押赵树宜的堆兵办公所。堆兵头目说道:“这里是有一人,自言是教书先生,但姓名不对,因犯夜被关押,我见他是个念书的,可把他叫来问一问。”

等把赵树宜叫来问明真实情况后,提督派来的武官,勃然大怒,瞪起眼珠子,对堆兵头目大声申斥道:“你竟敢关押李大总管的老夫子,真是胆大包天,有眼不识泰山。若是让李总管知道了,不但你吃罪不起,连提督大人也妥不了清静。跟我走,把你交提督大人去发落。”

“赵老爷您当时若说出真相,小人就是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这么办呀?大人不记小人过,求您赵老爷高抬贵手,饶恕小人这一次吧。”堆兵头目听说后吓得混身发抖,赶紧跪到赵树宜面前,磕头如捣蒜似地说道。

“你起来吧,这是一场误会。我让李总管给你们提督大人说,就说是我自己迷了路,是你们请我到堆兵办公所来休息的,正要送我回去呢。”赵树宜见堆兵头目说得可怜,又因他也没怎么难为自己,便说道。

“那就多谢赵老爷了!”堆兵头目再一次磕头道。

“是不是请赵老爷到提督衙门去休息一下?我们也好向提督大人交差。”提督派来的武官对赵树宜说道。

“不用了。请你回复提督大人,就说此事已经办好,请他放心好了,并请代我向提督大人叩谢,我自己就可以回去了。”

赵树宜说道。

“这怎么能行呢,还是我们把你护送到家吧。”武官说道,“再出现什么事我们更担待不起。”

“那就随你吧。”赵树宜说道,也乐得做个人情。

赵树宜后来又和李莲英谈起此事时。便说那个堆兵头目很知礼法,连一丝也没难为他。李莲英后来见到那桐,便让那桐有机会提升他。那桐果然唯命是从,真的给那个堆兵头目提升了一级,真是因祸得福啊!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李莲英 作者:斯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