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李莲英》4.8节 李莲英想当国舅爷


光绪帝遵旨来拜见慈禧,不想受到了一位妩媚女子的多情“款待”……光绪帝把佳人搂在怀中连声允诺:“我一定纳你为妃!”但却不想这女子竟是……

一八九四年十月初十为慈禧太后的六十寿辰。在她五十岁生日时,正值中法战争时期,形势严峻,没有能好好地庆祝一下。因此,她早就准备在六十岁生日时好好地举办一次“大庆”。她提前一年就任命礼亲王世铎为“万寿庆典”的总办,到处搜刮民脂民膏,积极操办准备。虽然礼亲王是名义上的总办,但一切主意还是出在慈禧太后的宠儿李莲英身上,因为慈禧太后曾传谕各部,在万寿节期间,内务府统由李莲英指挥。整个万寿节的安排部署,也都由李莲英设计督办。李莲英也想乘万寿节之机,显露一下他的才华,并借机敲诈勒索,中饱私囊。

然而正当李莲英兴致勃勃为慈禧太后六十大寿大张旗鼓地做准备之时,有一天却突然发现慈禧太后对着一张电文呆呆地发愣。敏感的直觉告诉李莲英:准是又出了什么事了!

不错,是出了大事了。电文是李鸿章从天津发来的,内中略称日军袭击牙山清军,光绪皇帝已代表清政府向日本正式宣战了!中日开战,是从朝鲜事变最先引起的。这年春天,朝鲜发生了以车学觉人起义,并打败了镇压他们的招讨使洪启勋。朝鲜统治者惊慌失措,就请清政府驻朝鲜的商务总办袁世凯转达北洋大臣李鸿章,请中国出名援助,镇压起义,清政府遂命李鸿章全权处理朝鲜事变。李鸿章于是命令直隶提督、淮军将领叶志超,太原总兵聂士成率淮军四营赴朝,于五月初九全部到达朝鲜,屯军汉城西南一百五十余里的牙山。

日本自从一八六八年明治维新以后,力量迅速壮大,这时已把侵略矛头指向了中国和朝鲜。就在中国出兵赴朝的同时,日本内阁也决定出兵朝鲜,并由日本驻天津领事通知了李鸿章。

“日本政府为保护朝鲜通商口岸的日本侨民,已决定出兵朝鲜。”日本领事对李鸿章说道。

“中国出兵是专为朝鲜剿匪的,不进入汉城,也不到通商口岸,日本政府没有必要出兵朝鲜。”李鸿章说道。

“兵已经派出了。”日本领事说。

“如果只是为了保护商民,日本政府切不可多派。而且,朝鲜政府没有邀请你们,你们的兵也不能进入朝鲜内地,否则,中国与日本军队相遇,可能发生矛盾。”李鸿章警告说。

但日本侵略朝鲜和中国的方针已定,在中国出兵以前就命将出师了,在中国军队到达牙山之前两天,日本驻朝鲜公使大岛圭介率四百名海陆军士兵闯入汉城,其大队人马陆续进发,到五月十二日,入朝总兵力已达八千余人。清政府和朝鲜政府在这期间曾多次与日方交涉,并不奏效。李鸿章只得派丁汝昌率军舰数艘,前往仁川,以助军威。

日本蓄意决心挑起中日之间的战争,于六月二十三日在本岛附近悍然向中国派往朝鲜的运兵船英国商轮高升号袭击,致使中国官兵八百七十一人遇难,六月二十七日,日军又攻击牙山清军,聂士成败走,叶志超见死不救,逃往平壤。

日军袭击高升号运兵船和牙山清军的消息传到国内,群情激愤,纷纷要求对日军给以痛击。朝中大臣也纷纷上书光绪皇帝,要求对日宣战。光绪皇帝不顾慈禧太后的反对,毅然决然地在七月一日正式向日本宣战。日本也于同一天向中国宣战。

慈禧太后拿着李鸿章的电文,不禁唉声叹气地说道:“难道我的命竟是如此之苦,五十整寿由于中法战争没有好好地过一次,六十整寿还要因为战争不得好过?”

“老佛爷说的什么战争?”李莲英问慈禧太后道。

“中国和日本于前天同时宣战了。”慈禧太后忍不住眼圈红了。

“老佛爷不是在一直反对中国和日本开战吗?”李莲英吃了一惊,以前他也听说中国和日本正在朝鲜发生争执,没想到战争竟发生得这么快。但不管怎样,慈禧太后的万寿庆典还得想法继续进行下去。

“日本也太可恶了,竟在牙山袭击我们的军队。这一来闹得民怨沸腾的,要求抗战的呼声日高,再反对也无济于事了。”

“总得想个法儿制止事态进一步扩大才行。老佛爷的五十庆典就那么凄凄凉凉地过去了,如果六十庆典再不好好地过一下,也太让人觉得伤心了。”李莲英说着,忍不住掉下了两滴眼泪。

“事到如今,又有什么法儿可想呢?”

“战争打起来,要由谁来负责?”

“李鸿章是海陆军大臣,当然由李鸿章来负责。”

“老佛爷对李中堂有那么大的恩典,李中堂不会不听从老佛爷的指示吧?”

“当然听从我的指示。这封电文就是来征求我的意见的。”

“如果让李中堂先退让一下,日本大概也不会那么无理地得寸进尺吧?”

“我想也不会。”

“再说李中堂是老佛爷的人,仗打赢了是皇上的功劳;可是一旦打输了,消耗的是老佛爷的力量,名义上受损的也是老佛爷。不知老佛爷想过这些没有?”

“说的也有道理。照你说来,是先要李鸿章对日本妥协退让,避免事态进一步扩大,对吗?”

“奴才只是点到为止,具体大主意还要由老佛爷来拿。不过奴才总觉得,避免和日本发生战争,不但是老佛爷六十万寿之福,也是天下万民之福啊!”

“让我再想想。”慈禧太后说着,不禁皱起了双眉,想想李莲英说的也不无道理:自己的五十整寿没得好过,六十整寿再不好好地过一下,让人心里实在觉着不得劲,人生能有几个花甲之年呢?再说光绪皇帝一力对日主战,依靠的还不是海陆军大臣李鸿章的兵力,而李鸿章是属于自己的人。仗打赢了,提高威信的是他光绪皇帝,而自己的威信却要受到大大的损害,这在以后的宫廷斗争中对自己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而一旦仗打输了,消耗的也肯定是李鸿章的兵力,这对自己来说,无疑也要失去一大政治资本,唯一可行的办法只有让李鸿章设法求得对日本的妥协,避免事态的进一步激化,哪怕答应些屈辱的条件也在所不惜。想到这儿,慈禧太后喊道:“来人哪,电告李鸿章,设法对日本妥协,保存实力。”

然后又转身对站在一旁的李莲英说道,“六十大寿的各种准备,照常进行!”

“是,奴才遵旨!”李莲英高兴地答应一声,不由得一阵阵心花怒放:只要万寿节准备照常进行,我就可以借机大捞一把。

地方的督抚大员和各州府的高级官吏,以及朝廷各部的各级官吏们,听说慈禧太后的六十寿辰大庆照常进行,不顾当时中日战争正在紧张地进行着,为了讨得慈禧太后的欢心,争奇斗妍地向慈禧太后恭送各种寿礼,妄图博得慈禧太后的青睐,以求日后得到高升。

却说吏部有位王大人,有心想在慈禧太后六十大寿送一件像样的礼品,但想来想去也没想出究竟送什么好;跑了几家中国商行也没有找到一件合意的礼品。这天,他漫无目的的来到一家英国商人开的怡和商行,随便浏览着货柜上的各种礼品,忽然一台西洋自鸣钟吸引了他的视线。这座钟制作极为精巧,钟上有一个精巧的西洋阁楼,通身用黄金和宝石制成。王大人正在目不转睛地欣赏着,忽然钟内响起了“叮呤噹啷”的音乐响声,原来这是在打点。只见阁楼里的小门自动打开,从里而跳出一个黄头发、高鼻子、蓝眼睛、歪戴礼帽、身着西服的小机器人。这小机器人双膝跪下,两手高高捧着的一个条幅徐徐展开,上面写着“万寿无疆”四个字。

待报完时辰后,小机器人又自动卷起条幅,退回阁楼。真令人有巧夺天工之感。

“大好了!”王大人看了以后情不自禁地大声喊道。

“先生,您要买吗?”商行里的一位英国雇员听见喊声,便走过来用生硬中国话向王大人问道。

“是的。这台自鸣钟需要多少钱?”王大人问道。

“十万两白银。”雇员答道。

“啊,这么贵!”王大人听了,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不算贵,先生。”雇员仍用生硬的中国话向他解释说,“这是我们老板专门请人为你们的皇太后六十大寿做的寿礼,只做了这一台。你看看,这阁楼是用黄金制成的,上面镶嵌的全是宝石。还有这机器人也是黄金制的,再有这‘万寿无疆’祝福语,你们的皇太后见了,一定会非常喜欢的。如果是当官的作为寿礼送给皇太后,他一定会得到高升。”看来这雇员对中国官场的一套还是比较谙熟的。

这几句话,算是说到王大人的心坎上了,自己造寿礼送给慈禧太后,不是就为了求得高升吗?如果真能博得太后的喜欢,使自己获得进一步高升,花十万两银子也是值得的。

王大人刚想对雇员说准备买下来,可转念一想,要是慈禧太后不喜欢,那这十万两银子不是白花了吗?唉,能事先探一探慈禧太后到底喜欢不喜欢就好了,可是向谁探呢?王大人骨碌了一下眼珠,随即计上心来,他想起了李莲英。“李莲英是慈禧太后跟前的大红人,向他打探,准没错!”王大人自言自语道。

“可是要是我们的皇太后不喜欢,那我的这么多银子不是就白白花了吗?”王大人装出为难的样子对雇员说。

“我可以向您保证,你们的皇太后一定会喜欢的。”雇员竭力想促成这笔生易,便设法打消王大人的顾虑。

“我可说不准。”王大人说道,“要不这样吧,我先给你五百两银子,你让我把钟先拿回去向人打听一下,如果我们的皇太后喜欢,我再回来向你付钱;如果不喜欢,我再给你退回来,五百两银子我也不要了。你看怎么样?”

“这——”雇员为难了,“要是你不回来怎么办呢?”

“这你可以放心。我在吏部工作,这是我的片子,以后有事可以按片子上写的找我。”王大人说着把自己的片子递了过去。

“这我可做不了主,”雇员说道,“你先让我和我们的老板商量一下。”

雇员说完就走到里面去了,一会儿出来后对王大人说道:

“就按你说的那样办吧。”

王大人抱着自鸣钟从怡和商行出来后,便直向李莲英住处奔去,见了李莲英兴致勃勃地就道:“总管大人,您看微臣如果把这台自鸣钟做为万寿寿礼送给老佛爷,老佛爷会喜欢吗?”

李莲英没有回答他的话,而答非所问道:“你是在哪儿买的?”

“怡和商行。”

“花了多少钱?”

“价钱是十万两。不过我恐怕老佛爷会不喜欢,所以就先花了五百两银子抱了出来,让总管大人过目过目,看老佛爷是不是喜欢。如果不喜欢,我还可以把它退掉。”

李莲英看了以后,打心眼里喜欢这件东西,他本想说老佛爷也一定会喜欢,但话到嘴边又收了回来,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发财的机会又到了。于是装出一副很关切的样子,左瞧瞧右看看,又审视了一番,然后摇摇头对王大人说道:“这小玩艺是挺惹人喜欢的。不过王大人您是否想过,万一机器人失灵了怎么办?跳出‘万寿’两个字还可以,一旦只跳出三个字就失灵了,不就成了‘万寿无’吗?这可是犯禁的事儿,老佛爷不怪罪尚可,万一怪罪下来,王大人,不要说您这顶戴花翎保不住,就是恐怕性命也难保啊!这是生命攸关的事,还是请王大人再仔细斟酌一下为好。”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王大人听了,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并对李莲英感激涕零,“还是总管大人想得周到,不然的话,我这条小命真有可能给白白搭进去。”

王大人没法,只好自认倒霉,白赔了五百两银子,又把这台西洋自鸣钟退回了怡和商行。可是这消息已经传开,这座钟虽然制作精巧,造型美观,可是这样一来谁还敢来买。一直到万寿节将近,这台自鸣钟就摆在怡和商行的柜台上,一直无人问津。怡和商行老板本以为可用这台自鸣钟大捞一把,没想到出了这个波折,急得团团转也无济于事。

万寿节前的一天,李莲英把李三顺叫来,如此这般地对他耳语一番,李三顺点头会意,领命而去。自从李贵和因为肇事行凶被问斩以后,李三顺愈发受到李莲英的宠信。

李三顺出了李莲英的住处,便直奔怡和商行而来。到了商行,在柜台上看见那台已经沾满了尘土的西洋自鸣钟。李三顺对商行的雇员说:“我要买两台这样的自鸣钟。”

“对不起,先生,我们只有一台。”雇员回答道。

“怎么只有一台呢,可我需要两台呢。”李三项惋惜地说道。

“我们商行就只生产了这一台。本来是专为给你们的皇太后六十寿辰送礼的人生产的,可是他们都怕机器失灵,不敢买,可这哪儿会失灵呢?”先生,您看看——。“雇员说着拨弄了一下自鸣钟,顿时发出了“叮呤噹啷”的声音,机器人展出了“万寿无疆”四个字。

“我们的皇太后可是喜怒无常的。”李三顺说道,“怪不得别人不敢买,如果真的失灵了,出现‘万寿无’三个字,那送礼的的人不被杀头才怪呢。唉,要是两台就好了。明天是我父亲和母亲的生日,我想每人送他们一台。这样看来,就只有送一台了。反正是送给父母亲,我也不用担心机器失灵,也不用担心会杀我的头。你说个价钱吧!”

“我们本来是卖十万两的,不过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您就给五万两吧。”雇员回答道。

“五万两,太贵了一点吧。我只愿出五千两银子。”

“五千两?先生,那连我们的本钱也不够。”雇员苦笑着说,“您就出一万两银子吧,我们的本钱还花了八千两呢。”

“好,你不卖,”李三顺冷笑着说,“等万寿节一过,让你们连一千两银子都卖不到。你就等着瞧吧。”李三顺说完,转身欲走。

“先生,请等一等。”雇员叫住了他,“我们老板交待过,只要能保住本就行。要买,您就最低八千两银子拿走,再低了,我可就做不了主了。”

“八千两就八千两吧。”李三顺显出极不情愿的样子说。其实李莲英也交代过他,能用两三万两买下来也就行了。其实刚才李三顺要走,只是做出一种姿态给雇员看,即使雇员不叫他,他也会自己回来的。

李三顺用八千两银子买回了自鸣钟,回来向李莲英交差,并兴致勃勃地向李莲英讲述买自鸣钟的经过。李莲英听了拍着李三顺的肩膀高兴地大叫道:“办得好,办得好!等事成之后,我用一万两银子来犒赏你。”

“小的只是为师傅效劳。”李三顺讨好地说道,“并不指望得到那么多赏银。”

“哎,三顺,”李莲英说道,“你就不用客气了,我说赏你就会赏你的。”

买回自鸣钟后,李莲英便让工匠把机器人手中的条幅卸下来,把“万寿无疆”四个字分别改成用王、柳、欧、颜四种不同字体的寿字。这样,即使机器人失灵,条幅上写的也只有寿字,不用再担心会出现“万寿无”那样的犯禁的字句了。

再说那位王大人,自从把自鸣钟退到怡和商行以后,就再也找不到比自鸣钟更好的礼品了,眼看万寿节就要快到了。

正当他急得不知所措之时,李莲英派人来找他,说为他搞到了一礼物,让他送给老佛爷准会博得老佛爷的喜欢。

王大人一听,满心欢喜地来到李莲英住处。李莲英拿出那台经过改造的自鸣钟,乜斜着眼问王大人道:“王大人,您看这礼物能博得老佛爷的喜欢吗?”

“这还不是以前的那台自鸣钟吗?”王大人一看垂头丧气地说道“万一失灵,还不是一样受到连累吗?”

“王大人,您再看看这个。”李莲英说着,随手拨弄了一下自鸣钟,顿时发出了“叮呤噹啷”的音乐之声。随着阁楼的小门的打开,跳出一个小机器人,但手里的条幅徐徐展开后,现出的不是“万寿无疆”四个字,而是四个遒劲飘逸的不同字体的寿字。

“好!好!想得好!想得好!”王大人看了,不禁伸出大拇指说道,但又忍不住心里想道:李莲英可是个狡猾的老狐狸,他这样做难道只是替我着想?不会的,他肯定是另有所图。难道——王大人不取再想下去了,惴惴地问道,“现在这台自鸣钟需要多少钱?”

“自鸣钟在怡和商行的价钱是十万,另外改装费五万,您就给我十五万银子吧。”李莲英想了一想说道。

王大人一听,叫苦不迭。这台自钟自从自己拒买以后,就再没有人敢买了,听说在商行里是降价处理:改装起来也不就是改了几个字吗,竟用得了五万两银子?这不是明明坑害自己吗?他刚想把这一切都抖出来,可转念又一想:李莲英可不是好惹的人物呀,万一自己没有像样的礼物送给慈禧太后,他真要在慈禧太后面前说出半个不字来,那岂不坏了自己的大事?再说自己以前买也得十万两银子,现在也只是多用了五万两,他赚的也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其中还有商行的一部分。想到这儿,他便掩饰起自己的真实情感,假装愉快地说道:“值得!值得!十五万两银子值得!”

“当然值得。”李莲英明知王大人说的是违心话,但还是故意顺着说道。

李莲英就这样随便玩弄一下手法,白花花的十几万两银子就落进了自己的腰包。当然他也没有忘记李三顺,真的拿出一万两银子作为对他的犒劳。

转眼万寿期将至,李莲英命几千名工役,在从紫禁城的西华门到颐和园东宫门这条不到四十里的路上,建造了各种不同形式的龙棚、经坛、牌楼、戏台和灯栅。只灯笼就有当品一品灯、和合二仙灯、三阳开泰灯、四季平安灯、五子夺魁灯、六六大顺灯、七星北斗灯、八仙过海灯,更有乐工身穿五色衣,各执五色灯,灯上还分别写着“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万寿无疆”、“吉祥如意”、“福寿安康”等字样。李莲英还在颐和园内用彩纸裱糊了一个巨大的寺庙,里面并扎有“童子拜观音”的纸像,以此来讨得“老佛爷”的欢心。

到十月初一,庙堂里开始演习祝寿大典。李莲英即令三千名喇嘛僧虔诚赴坛,咏海寿生真经。从紫禁城到颐和园设了六十多个经点。鼓乐齐鸣,众僧侣身穿红艳艳的袈裟一齐咏诵,让人看了恍如置身于仙境一般。

李莲英为了显示自己的成绩,请出慈禧太后参观从紫禁城到颐和园内外的各种安排设制。慈禧太后看了赞不绝口,尤其是看了寺庙里的“童子拜观音”后,更是高兴得合不拢嘴。

“老佛爷,您老人家仔细看看这个观音菩萨像谁?”李莲英不失时机地问慈禧太后道。

“看不出来像谁。”慈禧太后左看看,右瞧瞧,故意地说道。其实李莲英在刚一问她时,她就知道李莲英底下要说什么了。

“奴才看她像您老佛爷。”李莲英说道。

“怎么像我?”

“观音菩萨已经活了几千年了,还像老佛爷一样年轻、一样漂亮。不像老佛爷又能像谁呢?”

“你呀,小李子,又在说好话给我听了。”

“本来就是这样的嘛。老佛爷,您再看这个童子像谁?”

“我看像你刚进宫时那个傻样。”

“老佛爷说对了。”李莲英赶忙跪下磕了一个头道,“童子拜观音,祝老佛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这童子服侍了观音菩萨几十年,奴才也要服侍老佛爷几十年。”

“起来吧,”慈禧太后说,“我看你呀,一生就沾光沾在你的嘴上了,说话让人觉得心里甜滋滋的。我今年已经六十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

“奴才不准老佛爷说那不吉利的话。”李莲英从地上爬起来,用一种命令性的口吻说道。

“在这大喜日子是不该说那话。”慈禧太后并不在乎李莲英用那种口气跟她说话。

两人正说着,忽然一个小太监慌慌张张跑来向慈禧太后禀道:“李中堂从天津赶来有重要事情要向老佛爷禀报。”

慈禧太后和李莲英听了,心中都不禁“咯噔”一声:这个促狭鬼,这时候跑过来,莫非带来了什么不好的消息吗?

李莲英唯恐李鸿章不识时务,说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搅了慈禧太后的心情,便对慈禧太后说道:“李中堂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先让奴才去见一见他吧。”说着转身欲走。他是想先去给李鸿章打个招呼,有什么不吉利的事情一定不要说出来,哪怕等到万寿节以后把什么全说出来也无所谓。

“慢着!”慈禧太后说道,她这几天本来就有些怀疑在中日战争问题上李莲英有些事在瞒着她,这次又见李莲英急着要去见李鸿章,更加深信无疑了,不过她也能理解李莲英让她过一个愉快的万寿节的苦心,因此对李莲英并无责怪之意。

她对呆在一旁待命的小太监说道:“让李中堂来见我吧。”

小太监走后不久,就听见李鸿章的脚步声渐渐地由远而近。李鸿章见了慈禧太后,纳头便拜道:“微臣李鸿章给老佛爷请安。老佛爷大事不——”李鸿章说到这儿,猛然看见李莲英正在一旁焦急地挤眉弄眼给他使眼色,便猛然顿住不敢再住下说了。

慈禧太后正面无表情地听着,听见李鸿章顿住不说,便望了望李鸿章,见李鸿章的目光正瞅向李莲英,知道李莲英正在底下做些小动作,便不动声色地猛地转头看了一下李莲英,李莲英吃了一惊,赶紧装作若无其事地看着别处,但他挤眉弄眼的动作已被慈禧太后全看在眼里了。

“李莲英!”慈禧太后喊道。

“奴才在。”李莲英慌忙走上前来说道。

“你在干什么?”

“奴才没干什么。”

“你站在那儿放老实一点。”慈禧太后然后又说道,“李鸿章,什么事你怎么不说了?”

“老……佛爷,微臣——”李鸿章头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说吗!”慈禧太后又催促道。

“是!”

在慈禧太后的一再催问之下,李鸿章才向慈禧太后说出了所要禀报的事情。果然是中日战争中,中国失利的消息。中日两国同时宣战以后,妥协退让并没有使日本侵略者停止进攻的步伐。日军在进攻牙山清军后,又于九月以七千八百余人的兵力进攻平壤清军,而守卫平壤的清军总共只有两千九百人。总兵左宝贵见大敌当前,情况危急,亲登玄武门上指挥战斗。在激烈的战斗中、左宝贵先中两枪,但仍在炮台指挥。忽然一发炮弹在左宝贵前面爆炸,一个炮弹碎片射进了左宝贵的前胸,左宝贵登时阵亡。左宝贵牺牲后,光绪皇帝曾亲作《御制祭文》:“方当转战无前,大军云集;何意出师未捷,上将星沉?喑鸣之壮气不消,仓猝而雄躯遽殉。”表示极大的痛悼。

左宝贵牺牲后,清军统帅叶志超贪生怕死,居然作出了撤退平壤的决定,但在撤退途中遭到日军埋伏,死伤和被俘的清军达到两千多人。

平壤之战以后,日本舰队和北洋舰队在黄海海面进行了一次海战,北洋舰队损失了超勇、扬威、致远、经远四舰,遭到很大的损失。在激烈的黄海海战中,致远舰管带邓世昌表现最为英勇。旗舰定远舰受伤后,邓世昌为保护旗舰,毅然指挥致远舰冲上去对日舰猛追猛打,在激烈的战斗中,致远舰中弹累累,船身开始下斜。此时,日舰吉野适在致远前方,邓世昌见吉野横行无忌,早已义愤填膺,遂命令致远舰开足马力,向吉野撞去,期能破敌一舰。致远舰将士的大无畏的英雄之举,吓得吉野惊慌失措,船员纷纷跳水逃生。可就在快要追上的时候,但却遭到敌舰鱼雷的攻击,邓世昌和全舰将士与舰同沉。邓世昌落海后,他的爱犬凫到他身边,衔着他的手臂不让他沉下去,邓世昌把它喝走,可是爱犬又衔住了他的头发。邓世昌誓与致远舰共存亡,毅然用力把爱犬按入水中,自己也随之没入波涛之中,为中华民族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英雄赞歌!

黄海海战以后,日本又向清朝老家东北进攻。丹东失守、大连被占领,如今旅顺口又快要失陷了。

慈禧太后听了李鸿章的述说以后,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再也没有心思去欣赏那些安排设制了。她长叹一声说道:“唉!

我的命真是苦啊,六十整寿还不如五十整寿呢,如今老家都快被占领了,真是每况愈下呀!”

中日甲午战争,中国连连失败的消息像一股寒风,很快吹遍了全国。全国人民热血沸腾,义愤填膺,哪有心思去庆贺这万寿大典。慈禧太后也只有哀叹这命运不好,在群情激愤下,被迫下诏“所有万寿庆典,移居宫中举行。”自西华门至颐和园沿途所建经坛、龙棚、戏台、牌楼、灯栅等都被即刻拆除。李莲英煞费苦心用民脂民膏安排的这些东西,未得发挥就草草收场了。

慈禧太后早就说过,等以后归了政,要和李莲英好好地乐和乐和。如今颐和园修好了,皇帝也亲了政,虽说皇帝每天早晨仍到颐和园向慈禧太后请安,奏报一些重要事情,但毕竟轻松多了,也正像她所说的是该乐和乐和的时候了。

一天,慈禧太后兴致勃勃地对李莲英说:“小李子,今天咱们到万寿山上去转一转,怎么样?”

“好啊!难得老佛爷今天有如此高的兴致。自从万寿节以后,奴才还从没见过老佛爷如此高兴过。”李莲英爽快地答道。

“别提那件事了,那件事搅得我实在太惨了,我一提起来就伤心。”慈禧太后听了,变得满脸不高兴地说道。

“请老佛爷恕罪,奴才不该提起那件事,惹老佛爷生气,奴才该打!”李莲英说着,就要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算了吧,这件事也不怪你!”慈禧太后赶忙劝住了他。

“谢老佛爷不打之恩。”李莲英说道,“我去让人准备暖轿去。”

“不用了,”慈禧太后好说道,“坐轿反而什么景致也欣赏不了,还是自己走着去转转好。”

“既然老佛爷想走着去,那就走着去吧。”李莲英又体贴地说道,“不过,老佛爷可要多穿一点衣服。”

“这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慈禧太后嘴里说着,心里还是感到很高兴。

于是慈禧太后由李莲英和十几个宫女太监陪着,一行人顺着万寿山山脚下的石阶向山上走去。虽说走得很慢,慈禧还累得有些微微喘气,头上也冒出了细细的一层热汗。

“老佛爷,坐下歇一下吧!”李莲英说道,“看把您老人家累的,要坐暖轿就不至于如此了。”

“没什么。”慈禧太后嘴里说着,心里却有些后悔没有听从李莲英的劝告。

忽然,一阵微风吹过来“啊嚏!啊嚏!”慈禧太后不禁连连打了几个冷颤。

“老佛爷别着凉了,还是回去吧!”李莲英建议道。

“回去就回去吧。”慈禧太后也有些担心自己着凉,于是就顺着李莲英的话说道。

慈禧太后回去以后,只觉得身上阵阵发冷,晚上就病倒了,并且还持续不断地发烧。这下可急坏了李莲英,赶忙派小太监去找御医来为慈禧太后诊治。

不一时,御医便急匆匆地跑过来,一面为慈禧太后按脉,一面对她说道:“没什么,只是受了点寒,有些感冒而已。我给您开个药方,抓了药吃下去躺在床上休息两天就会好的。”

说完,御医便开了个药方退了出去。慈禧太后听说没有什么大的妨碍,提着的一颗心稍稍宽慰了一些。

俗话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比丝,再加上慈禧太后也有了一些年纪,虽说只有点伤风感冒,但到底一直在床上躺四五天才稍稍可以下地走动一下。

这天,慈禧太后觉得病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便让李莲英扶着她想到外面走一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病情虽然好了,可身体到底还是有点虚弱,李莲英一边搀扶着慈禧太后向门口走去,一边对她说道:“老佛爷,都怪我没有坚持让您老人家坐暖轿上山,以致闹出这么大一个事情。”

“小李子,这怎么能怪你呢。”慈禧太后反倒安慰李莲英道,“是我自己不坐暖轿的,想要欣赏一下山上美景,没想到把自己的身体给忽略了。唉,像我这么大的年纪,说不定哪一天都有可能被阎王爷招去。”慈禧太后想起自己得了一点小感冒竟病倒了四五天,不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奴才可不准老佛爷说那些不吉利的话。老佛爷的身体还健康得很呢。”李莲英嘴里说着,心里却不禁怦然一动,如今万岁爷亲政,老佛爷住进颐和园,虽说他现在仍得到老佛爷的器重,但她毕竟已经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说不定哪天一口气上不来归了西天,他这个宠儿,岂不成了失奶的孤儿?人言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看来我还得仔细地为自己打算打算。老佛爷死了以后,最有权力的要数万岁爷了,看来得必须紧紧挽着这棵大树才有点安全感。但自己从来就是和万岁爷作对的,并且还曾欺负过万岁爷,以致万岁爷从来就对自己没有过好感,并且见了面以后对自己也总是没有好脸色看,看来要抱住大树实属不易。想到这儿,李莲英不禁恨恨地在心里自言自语道:“李莲英呀李莲英,你也太认不清时务了:以前只知恃一时之宠,竟然欺负到了万岁爷头上。如今可好,万岁爷亲政了,老佛爷老了,自己倒快成了大海上一叶随波逐流、任凭风吹浪打的无依无靠的扁舟。可是即使如此,自己还得必须抓住万岁爷这棵大树,抓住别的那些小人物也不行啊,到时候根本保护不了自己。但又用什么样的方法可以抓住呢?”李莲英不禁陷入了苦思冥想之中。

“老佛爷,该用药了!”一声甜甜的叫声打断了李莲英的沉思。

李莲英抬头一看,见是自己的妹妹李二姐,忽然灵机一动,禁不住喜上眉梢,心中暗暗地想到:何不找个机会向老佛爷讨个情,把自己的妹妹选为嫔妃,将来自己不但有个依靠,还可以弄个国舅爷做做。如果自己的愿望能够实现,那时的威风将更甚过现在。再说,凭妹妹的这花容月貌,体态丰姿,万岁爷肯定会一见钟情的。

这李二姐何以能进宫得以服侍慈禧太后,这其中还有一段小小的插曲。

前面已经说过,李莲英弟兄五人,早年一家过着穷困潦倒的生活。就是在李莲英进宫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日子还是不够宽裕。自从李莲英获得慈禧太后宠爱,荣升高位之后,便不断有大把大把的银子被运回家中,从此,他家才过上了享不尽的荣华、受不尽的富贵生活。他的二老双亲心满意足享上清福,身子也就越活越壮实。不想曹氏在四十多岁上又连连生了两个千金小姐,大的取名云儿,小的取名秀儿。这两朵姊妹花天姿聪明,长得俊俏可爱,成了父母的掌上明珠。云儿长到十六岁时,在北京出嫁,嫁与肖家何杨宅。

却说这秀儿,知书识礼,十二三岁便初道文墨,到了年方二八已经出脱得花容月貌,具有国色之姿。此时李莲英父亲已经去世,因此秀儿更受到母亲的庞受,再加上人们的恭维,养成了她娇怪、狡黠的性格。她自认为美貌绝伦,一心要找一个比大姐更为荣耀的公子。开初求婚者踏破门槛,但秀儿挑来挑去,也没挑出一个中意的。以致后来弄得无人敢攀,门庭冷落下来。

颐和园峻工以后,李莲英有一次到府上,谈到颐和园建筑如何高大巍峨,金碧辉辉;昆湖水如何清澈见底,鱼虾成群,以及自己如何和老佛爷在园里尽情地嬉笑欢乐,说得一旁的秀儿不住地伸舌头,挤眼睛,止不住心头痒痒后,便轻轻地问李莲英道:“二哥,颐和园里风景那么美好,你何不找个时间带我进去看一看呢?”

“好啊,我以后找个时间向老佛爷说一声,我想带进去一个小女子,老佛爷不会不同意的。”李莲英爽快地答道,继而又开玩笑似地对秀儿说道,“妹妹长得这么漂亮,说不定哪一天被万岁爷撞见看中了,不放你出来,我看到时候你怎么办?

这么多提亲的妹妹都看不上眼,是不是心里在一直想着万岁爷啊?”

“二哥你真坏,瞎说什么呀!”秀儿一听羞红了脸,走上前去,一边捶着李莲英的胸脯一边撒娇似地故意说道,“万岁爷他算老几,小妹我还对他看不上眼呢。”

“好,好,小妹既然看不上万岁爷,那就嫁个万万岁爷好了!”李莲英一边躲闪着,一边笑着继续说道。

虽然李莲英说的是一句玩笑话,但还是在秀儿的心中引起了不大不小的一场波折,虽然她在嘴上说着看不上皇上。

“如果真能被万岁爷看中了,虽不指望做皇后,封个嫔妃什么的,也不枉来这世一上遭。”秀儿在心中暗暗地想道。

李莲英回到颐和园以后,果真找个机会向慈禧太后说道:

“老佛爷,奴才有一胞妹,在家闲着无事,央我带她来园中溜溜,借机散散心。奴才恐怕老佛爷不同意,便没有带她来。不知——”

“你有个胞妹,你怎么没有对我说过?她今年多大了?”慈禧一听很有兴趣地问李莲英道。

“胞妹今年年方二八,长得聪明伶俐的。老佛爷见了一定会喜欢的。”李莲英趁机赶忙说道。

“哎呀,那你怎么不把她带过来玩玩呢?十六岁,还不过是个小孩子吗,怕什么呢?你抽空找个时间把她带过来,让我也见见她。”慈禧太后说道。

“谢老佛爷恩典。奴才遵旨,一定找个时间把她带过来让老佛爷看看。”李莲英赶忙跪下磕了一个头道。

次日清晨,李莲英就把秀儿带到颐和园乐寿堂。李莲英让秀儿在外面等着。自己先进去向慈禧太后叩头请安,然后说道:“奴才遵旨已把胞妹带过来,现在正在堂外听候老佛爷的旨意。”

“那你还不把她快带进来!”慈禧太后听了满心欢喜地说道。

李莲英出去不久,就见秀儿移动三寸金莲缓缓走进门来,手扶膝盖右腿向后一弯,行了一个请安礼,然后说道:“老佛爷吉祥如意,小女子拜见老佛爷!”

“免礼平身!”慈禧太后对秀儿说道。

秀儿这才微微地抬起头来,迎着慈禧太后的目光看过去,不禁暗暗地想道:“人家都说老佛爷威严可怕,我看老佛爷倒还挺温柔可亲的。”

慈禧太后见了秀儿,也不禁暗暗地吃了一惊。只见秀儿长得如花似玉,明眸皓齿的,身穿红色牡丹花上衣,上面绣着鸳鸯戏水,腰扎的也是粉红色的凤尾裙,举止温柔大方,袅娜如春风杨柳,婷婷似出水芙蓉,很是惹人喜爱。她的这身衣服,是李莲英专门帮助挑选打扮的,因为他知道慈禧太后最喜欢红色的。“好一个漂亮的姑娘!”慈禧太后忍不住称赞道,并脱下自己手腕上的一副手镯亲手为秀儿戴在手腕上。

李莲英兄妹二人见此不但有些受宠若惊,而且有些感到意外,唬得二人慌忙一齐跪下对慈禧太后磕头谢恩。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慈禧太后有些喜色地说道,“你看我糊涂的,只顾看,竟连你叫什么名字都忘记问了。”

“秀儿。”秀儿轻轻地答道。

“秀儿,多秀气的名字啊:和你人一样秀气。”慈禧太后夸赞道,“你对你哥哥说不是想在园里玩玩吗,正好天也暖和了,我也想玩玩,你就陪我一起玩吧。”

“小女子很愿意陪老佛爷一起玩。”秀儿正求之不得呢,一听要她陪着一起玩忙不迭地答道。

此后十多天,秀儿便陪着慈禧太后游山玩水。秀儿寸步不离地随侍在慈禧太后左右。她思想敏捷,手脚勤快,而且善于察言观色,投其所好,所以很得慈禧太后的好感,以至慈禧太后一会见不到她,便“秀儿、秀儿”地叫个不停。

倏忽间,十几天不知不觉就过去了。这天,李莲英找到秀儿,忽然对她说道:“二妹,你来园中已经十好几天了,该玩的地方已经玩了,也该回去了,免得母亲在家里为你担心着急。”

秀儿这些天正陪着慈禧太后玩得高兴,一听说李莲英让她走,立即现出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但也无话可说。

“二妹,哥哥知道你正和老佛爷玩得高兴,不想走,但久居园中,也决非长久之计呀!”李莲英安慰秀儿道。

于是兄妹俩便一块去见慈禧太后,两个脸上都现出一种不高兴的样子,秀儿眼里还闪着泪花。

“你们兄妹俩今天是怎么了,都显得那么不高兴?”慈禧太后着急地问道,“怎么了,秀儿,是不是你哥哥欺负你了?”

“启禀老佛爷,”李莲英先向慈禧太后跪下说道,“奴才想二妹来园中已经十多天了,也该回去了,免得让母亲在家担忧。”

秀儿在旁边听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儿似的,不断地滚落下来。

“怎么了,刚来到十几天,就吵着回去。小李子,是不是你出的主意?”慈禧太后说完,又对秀儿说道,“秀儿你为什么哭呢?”

秀儿听了,竟哽哽咽咽地哭出声来了,伤心得连慈禧太后的问话都无法回答。

“回老佛爷的话,”还是李莲英代秀儿回答了,“二妹想起这十几天,老佛爷待她恩重如山,现在马上就要分别了,因此想起来不免伤心落泪,回家的打算,是奴才出的主意,奴才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怕老母亲在家着急。如果老佛爷想让二妹再留几天的话,就让她陪老佛爷玩几天好了,奴才派人去告诉老母亲一声,以免她老人家在家里担忧。”

这十几天来,慈禧太后也对秀儿产生了很深的感情,又见秀儿哭得像泪人一般,便动感情地问她道:“秀儿,你是不是不想回去?”

秀儿听了,使劲地点了点头。

慈禧太后见了,心里不禁怦然一动;这姑娘心灵手巧的,又善解人意,对自己照顾得体贴入微;再说自己手下也正需要一个得心应手的人侍候,自己何不问问她是否愿意留下来侍候自己呢?想到这儿,便问秀儿道:“秀儿,既然你不想回去,你就留下来陪我怎么样?再说我手下也少一个人侍候。”

秀儿当时正处于手足无措之时,听慈禧太后要让她留下来侍候她,对她来说简直是一个天大的惊喜。因此,她不等李莲英回答,便自作主张跪下来向慈禧太后道:“谢老佛爷,奴才愿留下来,奴才愿意侍俸老佛爷一辈子。”秀儿反应还挺快的,转瞬之间就把自己的称呼变了。

慈禧太后的这种举动也有点出乎李莲英的意料之外,但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心想:这样也好,把二妹留在园中侍俸老佛爷,说不是什么时候就有了出人头地的机会。于是他赶忙也跪下来向慈禧太后谢恩道:“谢老佛爷。二妹能留下来侍俸老佛爷,实在是二妹天大的福气啊!奴才马上派人向老母亲报喜去!”

“慢着!”慈禧太后说道,“我箱里有一件珍贵的狐皮大衣,你拿出来送给你的母亲吧!”

“送那么珍贵的东西,怕有点不合适吧。”李莲英故作姿态地说道。

“那算啥呀,我让你送你就送吧。”慈禧太后不在乎地说道。

“那奴才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李莲英欣然说道。

从此,秀儿便侍俸在了慈禧太后身边。因她很会讨喜欢,被慈禧太后爱抚地称作“大姑娘”,宫里人都称她为“秀二姐。”

和李莲英兄妹二人一唱一合,作尽对慈禧太后奉承讨好之能事。

再说李二姐来到老佛爷的身边,甜甜地叫了一声:“老佛爷,该用药了!”

“老佛爷,二妹把药熬好了,回去用药吧。”李莲英也说道。

慈禧太后转身看着李二姐,爱抚地说道:“大姑娘,这些天多亏了你呀,又是熬药,又是侍俸的,看你的身子又瘦了一圈,眼睛也红了。”

“侍候老佛爷是奴才的本分,那是应该的,就是累死了奴才也毫无怨言。”李二姐讨好地说道。

慈禧太后在李莲英和李二姐的精心服侍下,身体慢慢地好了起来。

再说光绪皇帝在慈禧太后的威逼下选了她内侄女为皇后后,任凭她打扮得如何娇艳,光绪皇帝却总是不喜欢她,从不宣诏,而总是宣诏自己喜欢的瑾妃和珍妃,其中尤其是珍妃。慈禧太后在六十大寿前,对各级官吏大肆加官进爵,瑾嫔和珍嫔也被晋升为瑾妃和珍妃。隆裕娘娘对此总感到有些酸风醋气不自在,因此不时地在她的姑姑慈禧太后耳朵里吹风,说了不少瑾、珍王妃的坏话。这不,隆裕皇后又在慈禧太后面前说起了瑾妃和珍妃的坏话。

“老佛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瑾、珍二妃竟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以至皇上一日不见她们就茶饭不思?”隆裕皇后说道。

隆裕虽然没说光绪皇帝不喜欢自己,但慈禧太后一听就听得出来,光绪皇帝不喜欢她,并且她也知道,光绪皇帝也确实不喜欢她,于是便安慰她道:“别急嘛,皇上最终是会喜欢你的,因为你毕竟是皇后啊!”

隆裕一听,慈禧太后还是说了好多遍的那句话:别急,别急,自己怎么能够不急呢?已经几年了,皇上还是不喜欢自己,这最终到底是会到什么时候呢?于是她话锋一转,说道:

“老佛爷,您知道皇上对日宣战是谁的主意吗,以致老佛爷不能好好地过六十大寿?”

“谁的主意?”慈禧太后一听就来气了,不禁恨恨地说道,“我要是知道了,我要让他一辈子不得好过!”

隆裕皇后一听高兴了,看来这一着棋是走对了。隆裕走上前来,趴在慈禧太后耳朵边上轻轻地说道:“是瑾妃和珍妃,尤其是珍妃,在皇上因为老佛爷的六十大寿在对日宣战问题上犹豫不决的时候,在皇上耳边吹了不少风,最后终于使皇上对日宣了战。”

“好啊,当时我就怀疑,肯定有人在皇上耳边吹了风,没想到是她们两个。”慈禧太后一听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两个狐媚子,处处和我作对,看我不教训教训她们。”

第二天早晨,在光绪皇帝向慈禧太后请安的时候,慈禧太后怒气冲冲地问道:“皇帝,对日宣战是谁的主意?”

光绪皇帝一听,吓得顿时慌了手脚,结结巴巴地说道:

“是孩儿自己的主意。”

“真是你自己的主意?”

“真是孩儿自己的主意。”

“你别装了!你说,是不是瑾妃和珍妃那两个狐媚子教唆的?”“千真万确是孩儿自己的主意,不关她们二人的事。”

“你别说了,我全知道!瑾、珍二妃干预外政,立即降为贵人,另外再羁禁三个月不许诏幸。”

光绪皇帝不敢反抗,唯唯诺诺地答道:“是,孩儿知道了。”

说完便赶忙起身离去。

慈禧太后虽然出了一口气,但仍有些忧心忡忡。她烦恼的是作为自己的内侄女的皇后,光绪皇帝不喜欢;而光绪皇帝喜欢的瑾、珍二妃又和自己不一心。她想:如果能立一个皇帝喜欢,又值得自己信赖的女子作妃子才合乎心愿。

慈禧太后的这一心意,早已被站在一旁的李莲英猜个一清二楚。他这几个也正为没有机会向慈禧太后表露自己的心迹郁郁不乐,见此情景,不禁眉开眼笑地想道:“自己何不趁这个机会,想个办法让老佛爷跟万岁爷说一声,把自己的妹妹立为妃子呢?”

于是李莲英找到妹妹,把自己的心事说与她知道。李二姐早就盼望着这一天,只是自己不好意思向哥哥说明,这次见哥向自己提起,遂面红耳赤地说道:“全仗哥为小妹一力作主!”

“怎么向老佛爷提起呢,”李莲英说道,“我们总得想个办法才行。”

李二姐只是羞红着脸,不好意思开口。

“你看这样行不行?”李莲英说着,凑到李二姐耳朵边,如此这般地耳语一番,李二姐会心地点了点头。

第二天,李莲英故意当着慈禧太后的面对李二姐说道:

“二妹呀,家里又有人给你提亲了,我看你还是回家去看一看吧。”

“我不去,我宁可一辈子也不嫁人。”李二姐断然答道。

“大姑娘,为何到了芳龄不愿婚配?”慈禧太后听了李二姐的话,不禁奇怪地问道。

“老佛爷是一国之尊,玉体安泰是全国百姓的福分,我要侍俸老佛爷一辈子,哪管得了自己的终身……”李二姐粉面羞红道。

“好懂事的姑娘,我可不能耽误你的青春。”慈禧太后听了李二姐的话,心里甜甜的。但忽然又想起了令她头疼的皇上的事。她想:如果把李二姐给皇上做了妃子,一来对他可以有所约束,二来自己也可以多个耳目,岂不两全其美?想到这儿,她便看了看李莲英,李莲英也正在看她。于是她便示意二姐退下,又和李莲英窃窃私语了一番。真是和李莲英不谋而合!只见李莲英连连点头,兴奋地说道:“老佛爷真是深谋远虑呀,皇上也会为此感激您的!”

慈禧太后和李莲英想好计策后,便命太监传命紫禁城,召见光绪皇帝。当时光绪正为心爱的瑾、珍二妃降为贵人,羁禁三个月而难过,听得慈禧太后召见的懿旨,不知又发生了什么事,便惴惴不安地赶到颐和园。

光绪皇帝来到乐寿堂,四顾无人,于是便推门而入,还是不见一个人影。光绪皇帝正在疑惑,忽然看见从内室中走出一位妙龄女子,见了光绪皇帝纳头便拜道:“小女子拜见皇上!”

“起来吧,”光绪皇帝说道,“你先说,皇太后到哪里去了?”

“谢皇上!”李二姐甜甜地说了一声,便站起身来,直视着光绪皇帝。

光绪皇帝这才仔细地看了看李二姐,只见他不看则已,一看顿时愣在那儿了:只见眼前这女子,面如满月,眉如墨黛,口如樱桃,腮似桃花,一笑还露出一对甜甜的酒窝;小小的金莲,纤纤的腰姿,袅娜婷婷,丹唇一动千情传,秋波一转百媚生。光绪皇帝看着看着,不禁心猿意马:这么漂亮的姑娘,我今儿才算见了。如果我能把她纳为嫔妃,常侍在我的身边那该多好啊!

李二姐见光绪皇帝呆呆地望着自己,禁不住心中一阵狂喜:看来万岁爷对自己有些意思了,但自己不能松懈,还要再努把力。于是她进一步对光绪皇帝说道:“老佛爷和众人都去戏楼听戏了,说待会儿再跟万岁爷叙谈,因此特命小女子来陪陪万岁爷。万岁爷渴了吧,小女子给万岁爷倒杯香茶来!”

说完,扭转腰枝,走到御厨上拿起玉杯,从壶中倒了一杯不冷不烫的香茶,双手捧着递到光绪皇帝面前。光绪皇帝只觉一阵香气扑面而来,他下意识地接过玉杯,不是送到嘴边,而是又放到了桌上。光绪皇帝不由自主地拉住了李二姐纤纤的手指,李二姐浑身一震,稍一迟疑,便一下扑进了光绪皇帝的怀里。光绪皇帝紧紧地把李二姐搂在怀里,随后四片滚烫的嘴唇便紧紧地绞合在了一起。

长时间一段热吻之后,光绪皇帝才松开了紧搂着李二姐的双手,摸着李二姐的樱桃小口问道:“告诉我,你是谁家女子?”

李二姐只是甜甜地笑着,并不回答光绪皇帝的回话。

光绪皇帝越看李二姐越是可爱,便又紧紧地搂着她,狂吻了一阵。

“你不说也罢了,不管你是哪家女子,我都要启禀老佛爷封你为妃子,怎么样?”光绪皇帝又轻轻地问李二姐道。

“谢万岁爷,这实在是对奴婢的莫大恩惠!”李二姐说着,便想从光绪胳膊里挣脱出来磕头谢恩。

“不用了,”光绪皇帝说道,“能这样看着你我便心满意足了。”

“今日好多名角登台献技,万岁爷何不也去乐一乐?”李二姐说道。

“你不知道,我从小就不爱听戏凑热闹。再说国事家事绞起来,整天弄得我焦头烂额的,也无心看戏。”光绪皇帝轻轻地对她说道,“你先出去向皇太后禀报一声,就说我在此恭候。”

“好吧,万岁爷在此等候一会,奴婢去去就来。”说完两人依依不舍地分了手。

李二姐出了乐寿堂,便直往戏楼奔去。想起自己马上就要做妃子了,心里不由得一阵阵心花怒放,脚步似乎也轻了许多。

“二妹!”李二姐正低着头走路,忽然一个人叫住了她,原来是哥哥李莲英。原来李莲英正陪着慈禧太后听戏,急得一阵阵抓耳挠腮,不知二妹的事进展得到底如何。于是他便瞅了个机会,装着要小解的样子,从慈禧太后太后身边溜了出来,直向乐寿堂奔去,不想在半路上正好碰着妹妹,于是便叫住了她,“二妹,怎么样啊?万岁爷见了你有什么反应?”

“二哥,看你急的!”李二姐见哥哥问起她,不由得羞红了脸,急忙捂住眼睛并把头扭向了一边。

“二妹,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呀,哥哥我心里怎么能不急呢?

快说呀,二妹,万岁爷到底有那个意思没有?”李莲英又在旁边催促着问道。

然而那一切又怎么能够让李二姐说出口呢?任凭李莲英在一旁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李二姐只是羞红着脸,就是不说话。

“好吧,你不说也就算了,我去禀报老佛爷,让她老人家去面谕皇上好了!”李莲英心里没底,无可奈何地说道。

李二姐听了心中不由得一阵狂喜:这下可好了,万岁爷说要封自己为妃子,再经过老佛爷一面谕,那这事就定成无疑了。这下她不再迟疑,脱口而出道:“那就随二哥的便了!”

于是兄妹二人便往戏楼奔去。

戏散后,慈禧太后命李莲英分别赏赐众名伶,众名伶叩头谢恩后散去。慈禧太后便由李莲英兄妹和其他宫女、太监陪着,前呼后拥地直往乐寿堂奔去。

“孩儿叩见亲爸爸!”光绪皇帝早已在门口躬身接驾,等慈禧走到近前,忙上前叩头请安,“亲爸爸万安!”

慈禧赐了平身进入堂内,便命李莲英兄妹和众人退下,板着脸问光绪皇帝道:“我吩咐你的事你都办了吗?”

“孩儿已遵照亲爸爸懿旨把瑾、珍二妃降为贵人。”光绪皇帝连忙答道。

“很好!这两个狐媚子有意跟我过不去,留下她们非把你给教坏不可。我这次召见你,主要是想给你选个中意的妃子。

刚才那个女子你见了吧,觉得怎么样?如果你觉得合意的话,就纳她为妃好了。”

光绪皇帝听到这儿,才知道慈禧太后今天让他来,是特意和那个女子见面。又听慈禧太后说让他的那女子为妃,不由得心中一阵暗喜,并对慈禧太后产生了一种感激之情。这下老佛爷给自己选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子为妃,才算切切实实为自己考虑了一下。但他忽然又想到这女子没告诉他是谁家的女子,于是便趁这个机会问慈禧太后道:“谢亲爸爸垂怜孩儿,孩儿也觉得那女子是挺可爱的,只是不知道她是那府的千金?刚才孩儿问她,她也没有告诉孩儿。”

慈禧太后听了心中一喜,不禁暗暗地想道:看来这主意还不错,皇帝果真对大姑娘有了点意思,于是便对他说道:

“这位姑娘虽不是皇亲国戚,便也是官宦之家,她就是李莲英的胞妹,名唤秀儿的。”

光绪皇帝一听说是李莲英的妹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方才在他脑海里的一幅美人图像,霎时变成了狰狞可怖的妖怪:

而他对慈禧太后的感激之情,一下子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也顿时明白了慈禧太后为他选妃子的良苦用心,无非是再想在他身边安插个耳目而已,有一个隆裕皇后在身边,就已经够自己受的了,如果再加上个李二姐,那自己还不被他们给折腾死?想到这儿,光绪皇帝不由得感到阵阵后怕:还好刚才没有答应,如果答应了自己不也就完了?选李二姐做妃子,不能答应,无论如何也不能再答应了,于是他冷冷地对慈禧太后道:“请亲爸爸明鉴,李二姐是汉族女子,我朝祖制满不点元,汉不选妃,亲爸爸不会不知。封李二姐为妃,这事万万使不得!”一句话说得慈禧哑口无言,刚有了一点笑意的脸顿时又拉了下来,好一会才说道:“好,既然你抬出祖制,我也就不难为你了。但是,从今以后,不许你再选纳嫔妃!”

光绪皇帝呆呆地站在那里,刚想再说什么,只见慈禧太后厌恶地向他摆一摆手,光绪皇帝急忙逃也似的离去了。

李莲英见光绪皇帝走了,急忙走进来,见慈禧太后铁青着脸,李莲英惴惴不安地问道:“老佛爷,怎么样啊?”

“皇帝以祖制满不点元,汉不选妃为由,坚决不答应。”慈禧太后垂头丧气地说道。

在一旁的李二姐一听,忍不住“哇”地一声哭出了声,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屋外,在棵大松树边“呜呜”地哭了起来。

“这个狠心的皇上,不是说好要封自己为妃子的吗,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卦了?”李二姐不禁恨恨地想道。

慈禧太后并不介意李二姐的这种举动。她向李莲英呶了呶嘴,李莲英便听话地走到屋外,来到妹妹身边,扶着她的肩膀,安慰她说:“妹妹也不要难过,皇上不同意,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

“哥哥!”李二姐忍不住扑到李莲英怀里,“哇哇”地哭个尽兴。可她哪里知道,正是由于她的爱耍阴谋诡计、好弄权弄势的哥哥才使她和皇上的好梦难圆。不过她也并没把她和皇上的事抖出来,她觉得皇上既然不同意,即使自己抖出来无济于事,并且还徒增人们对她的笑料。

李二姐后来又在宫中呆了几年,不得已嫁与北池子一个叫白来增的为妻了。当然这是后话。

经过这个小小的波折,李莲英与光绪皇帝的私怨又加深了。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李莲英 作者:斯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