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铭传》第01节


归隐田园的淮军大将将要展示镇宅之宝- 虢季子白盘。这是他占领太平天国护 王府时意外所得。更令他意外的是,护王陈坤书的女儿陈天仇将要取他人头。刘大 帅爱子在越南对法作战中殉国,送回来的是一捧白骨。老骥伏枥,想再展雄风吗? 其奈西太后说他“不识好歹”何!

公元1884年法国人入侵越南,大清军队进入越南,中法战争爆发。我们的故事 就从这个时候开始。

郁郁葱葱的热带丛林中,湄公河的支流正值汛期,河床陡然增宽,洪水滔滔, 漫出河谷。在这闷热潮湿的雨林中,中国驻防在越南的军队在河谷地带行进着,这 是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大清国藩属国越南顺化的丛林,前面的一支马队帅旗是黑色的, 大书“黑旗军刘”的字样,与法军作战令敌人闻风丧胆的黑旗军将领刘永福骑马走 在军中,他修长身材,面目黧黑,既背着大刀,也带着长短枪。这个四十多岁的汉 子是广西上思人,雇工出身,早年参加过天地会反清,他在云南边境组织的黑旗军 对满清朝廷来说可是个不祥的阴影,让西太后无法安枕。后来刘永福率众退入越南, 竟然屯田耕收,持之以恒地与清军捉迷藏,令西太后头疼不已,视为顽疾。正值此 时,法国人大举进犯越南,英雄有了用武之地,越南反倒把黑旗军当回事,授命抗 法,竟然把法国人打得落花流水,收复了河内。清政府倒也乐得清静,不在家门闹 腾就行,西太后是不怕把脏水泼到别人院子里的。后来法国人得寸进尺,竟然觊觎 中国的滇桂,伺机入侵,便爆发了中法战争,这一来,西太后灵机一动,来个“废 物利用”,就地提升刘永福为记名提督,反正记名如侯补,本来也不值钱,黑旗军 这就算招安了。

黑旗军的后卫队是绿、黄两种旗帜。帅旗上同样是“刘”字,不同的是一个是 参将衔的刘盛蛟,一个是游击衔的刘盛虬,他们是英俊威武的兄弟俩,都是淮军大 将刘铭传的儿子,他们的老子为清王朝灭“长毛”和剿捻差点没把命搭上,到头来 只封了个末等爵,给了个直隶提督,按说全国只有陆师提督十二人,水师提督三人, 够显要的了,级别是从一品,比封疆大吏巡抚还高一级,但清代是重文官轻武官的, 同一品级的武官事实上比文官低三级,刘铭传所在的淮军里,与他不相上下的都先 后放了总督巡抚,他憋了一口气,加上在陕西任上又与湘军首领左宗棠闹得剑拔弩 张,他便借眼疾上了辞呈,年仅三十九岁就开了缺赋闲回乡了。可他的心却一直驰 骋在沙场上,自己上不了阵,就打发儿子出征。

当清军全部走进丛林河谷时,天正是朦朦胧胧的早晨,热带雨林里水气、雾气 蒸腾,白茫茫一片,人像在云雾中,每个人浑身上下都湿漉漉的,可以一把一把地 往下甩水珠。前面突然炮声响了,埋伏在丛林中的法国远征军红裤子兵从首尾两端 截住清兵,清兵中了埋伏,他们面临一场被动的伏击战。

刘永福立即命令部队调转马头应战,刘氏兄弟也督军勇猛还击。

河谷地带枪声震耳,冷兵器拚得叮当响,双方伤亡都很重,好多尸体掉入河中, 河水都染红了。

清兵陷入狭长的河谷地带,四面受敌,从一开始就处于劣势,渐渐不支。

战场上出现混战局面。刘盛虬驰马靠近刘永福说:“快撤吧,刘军门,现在夺 路而逃还来得及,我打头阵。”

说罢,刘盛虬打马前行,刘盛蛟紧随其后,已经冲到路口了,突然刘盛虬大叫 一声,连人带马栽入了法国人挖的陷坑里,那是上面虚盖着香蕉叶子的大坑,足有 三间房子大小。随他冲在前面的骑兵一大片同时掉进陷阱。刘盛蛟猛地拉马后退, 战马惊嘶,竖起前蹄,总算没有再掉下去。

法国兵一见陷阱奏效,又敲着鼓列队围攻上来。

刘盛蛟一边命士兵救陷阱里的人,为掩护他们,复又带兵回头再与法军拼杀。 他们在大雾迷漫的丛林中一直拚到中午,溃退下来的兵士收拢到一起不足一千人。 刘永福哭丧着脸,刘盛蛟抚着弟弟的尸体涰泣。

刘铭传,字省三,安徽省肥西县人。清末淮军将领,在李鸿章麾下颇受重用, 由千总、都司、副将逐级提升,29岁时,即官升直隶提督。1868年。他奉旨督办陕 西军务时,因积劳成疾,而挂冠回乡。

刘铭传在镇压太平天国、剿捻的过程之中杀人无数,心有不安。于是在家乡刘 老圩修

建盘亭,将征战中得来的国宝“虢季子白盘”安放其中作为镇宅之宝,然而事 与愿违,“

虢季子白盘”并没有给他带来安宁。

就在盘亭即将峻工之时,前太平天国护王陈坤书之女陈天仇为报杀父之仇,趁 夜潜入刘老圩意图对刘铭传行刺,不料被一个丫环无意中撞到,行踪暴露。刘铭传 的老朋友洋枪教习法国人毕乃尔一枪打中陈天仇,陈天仇跌出墙外不再出现……

刘铭传方脸微麻,脸上的线条有棱有角,一双不大的眼睛,目光却很凌厉,看 他走路姿势,孔武有力,一望可知是行伍出身。

刘铭传二十年前从战破袭常州时得到了一件宝物,珍藏多年。

刘铭传邀请客人来参观盘亭,他回忆起当年破常州得到虢季子白盘时,它当时 的用处只是个马槽子,里面塞满了乱草,还有马粪,没人把它当成什么稀罕物,也 许不如一个洗澡盆。

那天夜晚,天下着瓢泼大雨,风也刮得很猛。

刘铭传于风声雨声中,总听到一种很动听的音乐声,像古筝,又像编钟,叮叮 咚咚,扰得他睡不稳,后来就披衣服起来,站到护王府的院子里想听个究竟,搜索 了一阵,发现声音是从马厩里发出来的,他走到马厩一看,原来几匹马在这白盘里 争吃马草马料,互相争夺,马铃铛不时地碰在白盘上,就发出动听的乐音。刘铭传 牵走了马,把马草丢开,露出这盘来,他当时就认定这是一件天下瑰宝。

客人们知道刘铭传是有一腔抱负要施展的。只是不得志而已。

一提起这个话茬,刘铭传总是很酸楚,都是洋人欺侮我们,他请各位记住,中 国如不学习西方的长处,变法图强,迟早要灭亡。

刘铭传在越南作战的儿子刘盛蛟,受命回来报信。他和刘永福都视刘铭传比朝 廷更可倚重。

刘铭传问刘盛蛟是专门从越南战场回来送他弟弟刘盛虬骨殖的吗?

“不,”刘盛蛟拿出一份写在龙旗上的血书,上面有“破法夷,保中华”六个 血写的大字,底下是密密麻麻的血书签名。他说,这是将士们的血书,让他上达朝 廷,请朝廷下令,发大兵进剿。

刘铭传的忧虑不是没有道理的,丢了越南事小,法国人得陇望蜀,是冲整个中 国来的。

刘铭传把龙旗血书摆在膝上,用手抚摸着那血迹斑斑的字,点点头,就冲这些 肯为国家喋血的儿女,中国亡不了,还有希望。他低头思忖了片刻,又毅然抬起头 来,叫儿子不要歇息了,他派人跟刘盛蛟连夜进京!想想又自我否定了,还是先到 天津北洋大臣李中堂那里,请他示下后再决定进止。

刘盛蛟恳切地望着父亲,说行前刘永福特别捎话,希望刘铭传当他们的主心骨, 他的声威足可左右朝廷,请他上一个词恳意切的折子,刘盛蚊要一并亲自送去。

刘铭传摇摇头,觉得他无须上折子,这面血旗,这么多人的血,还不足以让朝 廷警醒吗?

刘盛蛟点了点头,答应连夜就动身。但刘铭传的四夫人陈展如不放他走,认为 这个刘铭传太不通情理了,孩子千里奔波,精疲力竭,不好好歇几天就上路,谁吃 得消。刘铭传却不以为然,战场上,一连苦战十天半月也是常事,军人不能求安逸。 更何况他带的情报关乎国家安危,理当马不停蹄地奏报京师。

只见刘广、毕乃尔等人陪着刘铭传从石桥上走回来,向藏书楼步去。

藏书楼旁一栋空房子里,立了个灵位,写的是“游击刘盛虬之灵位”。灵前燃 着三支香,缠绕着几缕袅袅的青烟。

刘铭传一个人在灵位前拜了一拜,回头吩咐说,无论大小辈,都来拜拜,他是 为国尽忠的人,重于山岳。

刘朝带等都过来拜祭。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刘铭传 作者:张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