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刘铭传》第02节


法国人的炮声撹了西太后五十大寿的好梦,但不妨碍以万寿节的名目命名颐和 园。不打,赔一百两,打败了得赔一万两,这是投降派的高论。息影泉林的将军半 生戎马,却在心中留下记忆的疤痕。翘首京师,朝廷可曾听见伏枥老骥的长嘶?

北洋大臣李鸿章在官邸接待来自越南的特使刘盛蛟。

李鸿章依然精力充沛,那双藏在高高的眉脊骨下的眼睛睿智而又狡狯,梳理得 很光滑的白胡子向上翘着,显示着他的不同凡响。

李鸿章说:“你弟弟在越南不幸捐躯,令人心痛,我当具折上奏,能有个追封 更好。”

刘盛蛟说封不封赏倒在其次,朝廷如果坐视越南丢失而不救,将来悔之晚矣。

李鸿章说:“血书已经摆到太后的御案上了,但这事并不是仨瓜俩枣的争端, 说一声打容易,打了以后呢?打赢了尚好,输了怎么收场?西方列强有铁甲炮舰, 有的是银子,我们的国力比起洋人相距甚远。我为什么大张旗鼓办洋务?是想悄悄 地自强起来,等到与洋人棋逢对手时,再决一雌雄。”

刘盛蛟大为不满:“依老伯的说法,我们若永远赶不上洋人,就永远矮人三分, 永远当孙子了?”

“这叫什么话!”李鸿章道,“你若坐到我的位上,你就会有如履薄冰、慎之 又慎的心理了,盲人瞎马地拼,不过是匹夫之勇,于国家何益?”

刘盛蛟大失所望。

内务府朝房中,军机大臣们在两个亲王率领下刚从长春宫下来,翁同和、李鸿 章、恭亲王奕、醇亲王奕譞等人喝了一杯茶,便升冠振衣准备离开。

大太监李莲英一溜碎步进来,果然,他们预料到的坏消息这么快就来了,在越 南战场上大清国几万大军吃了败仗。大家纷纷穿戴整齐,跟在李莲英身后,胆战心 惊地再次进长春宫面圣。

在怒气冲冲的西太后面前,各位大臣面面相觑。

西太后本来最恨英法两国,她说顶数法夷不是东西,二十多年前火烧圆明园, 就是他领头干的!

奕譞说,还有英国人。英法联军干的!

西太后最恼恨他们把圆明园里乾隆爷的宝物全抢走了,到现在不还。那些红眉 毛绿眼睛的洋人把大殿前头鎏金水缸上的金粉都刮去了,看上去像长了秃疮。

翁同和说,听咱的驻法大使曾纪泽说,抢去的宝物全放在巴黎的凡尔赛宫里呢。

西太后说:“法国人就不是个好饼!不能手软。白派徐延旭、唐炯过去作战了, 谁能想到这是两个贪生怕死之徒!”

翁同和最不能容忍的是,电报上说,徐延旭还没见到法军的影儿,就不战而逃。

西太后哼了一声说,早看出他是银样蜡枪头的货,他倒有脸接二连三地向朝廷 递请战书,她问大臣们,一共递了几回呀?

李鸿藻说,六回。

景廉主攻黄桂兰,说他督率的桂军有五十营之多,差不多三万人,北宁一战, 落花流水,法国兵才几千人。

奕奏道,现在法夷来势凶猛,攻占顺化后,那个叫孤拔的海军头目又用军舰 封锁了越南各港口,本来很能打仗的黑旗军最近也不行了,连连失利,刘永福手下 的兵不到三千人了,云南、广西的兵饷、粮秣又接济不上,前方缺医少药,人心涣 散,怕顶不住。

奕消极地说,仗,打不起呀,一旦打开来,就收不了场了,不打,输一百两, 打了,输一万两。

西太后闻言怒不可遏。

这些年,慈禧太后和鬼子六之间的“蜜月”期早过了,二十多年前他们叔嫂联 手在半坡店发功辛酉政变,活捉肃顺等顾命王八大臣的默契与同病相连的合作早已 成为历史,一去不返了。

自从发生那件刺客事件以后,刘老圩一连几天都处于高度戒备状态。然而每天 都是在平静中度过,并没有什么事发生。负责巡逻的毕乃尔却丝毫没有放松警惕。 晚上,刘铭传的大厅像个透明的灯笼,亮得耀眼。从敞开的窗子、门扇望过去,刘 铭传身着员外服,坐在有虎皮的太师椅上,一只脚跷在春凳上,手托一卷书,泰然 地在灯下观看,目不斜视。

毕乃尔对陈展如说:“他这是干什幺?惟恐刺客找不到目标吗?”

陈展如说:“他这是给大家打气,他天不怕地不怕。他常说,人到什么时候不 能输了这口气。”

毕乃尔摇摇头,不知是不理解还是叹息。

一乘小轿逶迤抬上山来,越过一段黑松林,便有一座刚刚修葺一新的巍峨庙宇 豁然呈现眼前。

汗水直淌的两个轿夫正在从红墙下拐过去,突然轿帘掀开,一个洋女子探出头 来,她叫朱丽娅,有一头金丝样的秀发,垂到肩后如一道金色瀑布。她有一双又大 又蓝的眼睛,纯净中透露着天真无邪,他是刘铭传的洋兄弟毕乃尔的妹妹,二年前 曾在刘老圩住过一段时间。朱丽娅的哥哥毕乃尔是洋枪队的教习,跟了刘铭传好多 年,加入了中国籍,刘铭传还帮毕乃尔娶了个中国老婆,安家在刘老圩。朱丽娅用 比较生硬的中国话让两个轿夫就在这停轿,反正这里离刘老圩很近了。她要看看这 座庙,她前年离开时,真武庙还破破烂烂,没想到一转眼间修得这样金碧辉煌!

在真武庙前,朱丽娅和陈天仇偶然相识。

真武庙山门左右是刘铭传手书的对联:

万户侯,何足道哉,听钟鼓之声,唤醒四方名利客;

三生约,信非虚也,借蒲团一块,寄将七尺云水身。

朱丽娅是刘铭传的洋兄弟毕乃尔的妹妹,二年前曾在刘老圩住过一段时间。她 是个护士,刚刚刚从巴黎来,她带来很多药品,已运到上海。她要把药品运到越南 去。她表明,她虽是法国人,却不是救治法国伤员,法国兵有随军医生。她见中国 伤兵没医没药,太可怜了。

朱丽娅的男朋友刘盛蛟正在越南和法国军队作战。

陈天仇觉得这法国姑娘很有意思,想不到她这么有爱人之心和正义感。

朱丽娅说看到战场上本来不该死的士兵因为没有药,活活疼死,她心里很难过。

朱丽娅和刘盛蛟约好在刘老圩会齐,一同去越南,但刘盛蛟因军情紧急,没回 刘老圩,直接赶赴战场去了。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刘铭传 作者:张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