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刘铭传》第05节


仇人帮仇人,是为了亲近仇人,亲近是为了谋杀,世间少有的曲线复仇。当年 导演“辛酉易枢”得以垂帘听政,今朝罢黜全班军 机是为对法宣战,决心御侮与 骨子里的媚外是否也是一种曲线保全? 西太后正在养心殿赏鉴字画,这是黄公望 的那幅《富春山居图》,天地头及所有的空白处都题了密密麻麻的字,全是 乾隆 皇帝一个人的手迹。

西太后对坐在小杌子上的左宗棠说:“你来看,乾隆爷真爱题字,这幅画题满 了,都看不出画的是什么了。”

左宗棠站起身,走过来,离老远看上几眼,说,听说乾隆爷很喜欢黄公望这幅 画,连八次下江南巡幸都带上,随时御览。

“你倒全知道。”西太后从李莲英手上接过老花镜看了一会儿,说:“你来看, 这押缝处题的是什么字?我看不大清。”

左宗棠伸头看了看,他认了出来,这是乾隆爷题的一行字,也可能是最后的题 款了:以后展玩,亦不复题识矣。

西太后笑了起来,昨天她展观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原帖子也只有二十几 个字罢了,可乾隆爷的题字却有二百多字。顿了一下,西太后十分感慨地说,康乾 盛世,真是了不起,除非康熙爷、乾隆爷那样雄才大略的主子才镇得住。可他们也 得有贤才良将辅佐呀,不是说红花也得绿叶扶吗?

左宗棠渐渐听出个眉目来了,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他忙表态,太后但有旨 意,尽管驱遣,臣万死不辞。

西太后说他毕竟也是上了年纪的人了,她于心不忍啊。想当年左宗棠击长毛破 杭州,后来抬着棺材出玉门关,平定了新疆边乱,保了新疆,西太后不能不慨叹, 如今再找他这样的人不多了。

“太后言重了。”左宗棠说,“臣何德何能,值得太后如此谬奖。臣琢磨,太 后召臣来,当不是一起欣赏乾隆爷赏玩过的名画吧?”

西太后笑了:“当然不是。你知道,当前头疼的是法国人,得寸进尺,和战难 定,我听了都有道理,一直委决不下。你说说,到底该怎么着?”

左宗棠向来是强硬派,依他之见,我们不能再软弱下去了,办了这么多年的洋 务,建了这么多年水师,说人家船坚炮利,咱们从英国买的铁甲舰不也都开回来了 吗?他主张打,坚决地打,不在于打赢一仗、两仗,会打出个信心来,能把国人的 志气打出来,一味退让,他以为不可取。

这说到西太后心里去了,她故意搬出李鸿章的陈腔滥调给左宗棠听,她说,我 们国力比不过法国人,也许等国富民强可与洋人抗衡时再与他们较量更为明智。

左宗棠不由得冷笑,说这必是恭亲王和李鸿章的高论。他办水师以自重,借洋 务以荣身,这是贻害国家。没听说朝野都在骂军机处是卖国军机吗?这种当国误国 者不罢黜,国家难兴。

西太后用心地听了,沉思片刻说:“人家不会说你挟嫌报复吗?从剿长毛时起, 湘淮就积怨很深,你没有私心吗?”

左宗棠慷慨陈辞,他说这些话与湘淮旧怨无关,惟天可表。他敢断言,依奕、 李鸿章他们的主张,北洋水师在他手上也不会有作为,花拳秀腿的摆设而已。

西太后叹口气,肯定左宗棠说的也对。不打一场,人心难以振作。现在朝野上 下,清流们势力很大,都是主张大打的,好几个御史上折子,要太后严办军机上的 大臣,还有参李鸿章误国的折子也不少。他向左宗棠征询,撤不撤他的差?这决心 下不下?

没想到左宗棠立刻表了个意想不到的态:李少荃断不可撤。

“你这人,”慈禧说,“你方才列举了他主和的那么多不是,现在又想保他, 是怎么回事呀?”

左宗棠尽量表示他是出以公心,李少荃尽管有诸多令人切齿之误,他却又无可 替代,他在朝野上下,自曾文正过世之后,唯有他威望素著,他的门生故吏满天下, 没人比他更有号召力。左宗棠认为,能劝他举起抗法大旗,这是最为稳妥的了。

西太后不禁感慨万分地说:“难得呀,你是把公与私分得很清的人,你是对的。”

停了一下,西太后问:“那么,恭王呢?他该撤差不?”

左宗棠认为,不但要撤恭王的差,整个军机都要大换班子。这是平民怨,振作 精神改弦更张之举。他的不惧权贵又一次令西太后赞赏。

这可是正中下怀,但西太后说:“动作太大了吧?”

“矫枉必须过正,”左宗棠说,当年不也有过令朝野震动的辛酉易枢吗?

西太后故意说:“你好大的胆子!这么多年来,老六跟着我风风雨雨地过来, 你也有耳闻,你打狗都不看主人,敢在我面前进言裁撤王爷,你不怕吗?”

左宗棠却并没叫她吓住,老佛爷连这点气量都没有,何以安邦镇国?况且直言 犯上都是为国家社稷着想,臣既敢斗胆冒犯,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西太后深深叹了口气,说:“你下去歇着吧。”她又叫:“小李子,把吉林打 牲乌拉贡进来的老山参拣两根上好的给他,补补身子。”这等于是对他方才的建言 的褒奖了。

左宗棠谢了太后恩典,跪安出了养心殿。

由于东方战局变化,茹费理又一次把斐龙海召到总理府紧急磋商。

茹费理说:“你已经知道了吧?现在清朝政府否定了他们的代表李鸿章的承诺, 不想在简约上签字了。”

斐龙海很纳闷,是什么原因,让中国那个昏庸的老太婆强硬起来了呢?他说, 我们应当注意到,他们把五个被视为软弱的大臣从军机处赶了出去,那个专门与外 国人打交道的王爷也下野了,这对法国人来说,不是个好兆头,意味着主战派、强 硬派占了上风。

茹费理与他的看法大同小异。他觉得应当命令我们的远征军司令米乐将军采取 果断措施,尽量向北推进,推到谅山,要挑起一次最大的冲突。

斐龙海很赞成,跟中国人打交道的经验告诉他,必须强硬,你让他主动献出一 切是不可能的,他支持总理的想法,主张大打,吓住中国人。

报仇未果的陈天仇无意中得知一伙匪徒要窃取“虢季子白盘”,于是她借此机 会到刘老圩报信混进刘家,寻找报仇机会。在刘家陈天仇却莫名其妙地与刘铭传的 孙子刘朝带发生了一段离奇的感情纠葛,其间又和毕乃尔之妹朱利亚结下了友谊。  由于陈天仇的消息来得及时,妄图窃取“虢季子白盘”的匪徒们全部落网。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刘铭传 作者:张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