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刘铭传》第06节


两个大臣用手指蘸茶水同时写出刘六麻子为抗法大将,与举足轻重的奕劻不谋 而合,只是亲王对国宝更钟情,不惜降低门户结成亲家。法国女郎给抗法清军运送 医药,是正义的驱使还是爱情的魔力?这有待考究。陈天仇是作为刘老圩的恩人留 住的,主人却不能不提心吊胆。左宗棠绝不会忘却湘淮旧怨,却又力主宿敌挂帅出 征,这是分裂还是合一?

此时李鸿章在紫禁城六部值班室里静等,等待上头叫起,他明显有几分垂头丧 气。换好了朝服的翁同和走过来,劝中堂大人不要往心里去,想战、想和,大家心 情都是一样的。

李鸿章道:“也许我不识时务。连恭王、还有你们四位军机,全都因为主和获 咎,我是惟独幸免者,有些话我还想说。”

翁同和说,现在的形势,不战是不行了。他上次在太后面前独对时的论点,倒 也对,不过那毕竟太遥远,眼前要受到攻击。我们什么时候国力可以与洋人列邦并 驾齐驱?难道国力不支就该俯首称臣?这是太后心有不甘的,她一方面认为李鸿章 的话对,一方面又恨我们不争气。所以他劝中堂不要太让太后面子上下不来。江山 社稷毕竟担在她一人肩上啊。

李鸿章叹道:“这个我岂不知?我又何尝不想拒敌于国门之外?以我们目前的 国力,大家心里都有数,法夷船坚炮利,我们最终打不过,这也是我屡屡想建北洋 水师以自强的原因,我岂愿意背个辱国求和的骂名!我实在是看不到必胜的把握啊, 现在太后不想在天津简约上签字,我也轻松了。”

翁同和没有料到,太后近来倒有几分硬气。他认为这是国家之幸,不然他担心 再这样软弱下去,大清国真的要国将不国了,自己对皇上说不上什么教诲,惟一的 希望是他亲政以后,能够当个富国强民的君主。

“翁大人的良苦用心,朝野皆知。”既然要打,李鸿章也不能不早为之计,与 法夷较量,就得启用良将,这是迟早的事。

翁同和说:“我们想到一块去了。你心目中有人吗?现在缺的是中兴之臣啊。 咸丰年间长毛造反,若不是曾、左、李你们三位,那不堪设想了。后来的剿捻也是。”

李鸿章说:“我心里也早在盘算了,想来想去只有他合适。”

“谁?”翁同和望着李鸿章,眼忽然一亮,说:“我也想到了一个人,都别说 破,写下来试试!”

二人来到方桌前,张佩纶在一旁看热闹,桌上有几盏剩茶在那里,二人不约而 同地用食指蘸着茶水,分别在红木桌子上写了一个字,都用手罩住,双方相视一笑, 同时抬起手来,张佩纶见二人写的是同一个字:麻。

“刘六麻子!”二人又同时叫了出来,不禁抚掌大笑。

翁同和认为只有刘铭传堪当此大任,他是淮军里第一员大将,李鸿章心里自然 清楚。

张佩纶插了一句,真是巧合,令人奇怪的是庆亲王抢先提到了刘铭传。

这一说几个人均感意外,互相看了一眼,张佩纶说,为国选贤,这叫英雄所见 略同吧。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笑里各有各的滋味。

说起刘铭传,李鸿章称此人是帅才,不只是将,将可求,帅难寻。他用兵奇诡, 常常刷新兵书,眼光远大。记得有一年,他带淮军七、八员大将去晋见曾文正公, 后来才知道,曾先生是故意迟迟不出来会见,害得他们在客厅里等了好几个时辰, 又饿着肚子,有人睡着了,有人不耐烦,只有刘铭传正襟危坐,拿了一本兵书在看, 曾帅在屏风后头看了个仔细,出来时,别人都毕恭毕敬起立,而这位刘麻子居然质 问曾帅:“君子待人以诚,先生虽有建树,这样恃才傲物何以服人!

张佩纶讶然道:“这刘六麻子斗胆啊!”

李鸿章说他当时真替他捏了一把汗。却不料曾帅没跟他计较,反倒和颜悦色地 一再道歉。事后曾帅当李鸿章说,他手下的淮军将领,将来真正能成气候的只有刘 铭传。

翁同和说这人脾气不小,他辞官回乡时好像才三十几岁吧?

“是呀。”李鸿章笑道,怕是古往今来年龄最小的致仕者。

翁同和说,他是负气走的。万一朝廷有事,他会应召出山吗?

李鸿章一点都不怀疑。他知道此人深明大义。他念过六年书,但根底不深。隐 居十年,现在学问大有长进。刘铭传在信里曾开玩笑说,有朝一日考个进士及第是 不费吹灰之力的。

翁同和与张佩纶都大笑起来。

笑过,李鸿章道,倒不必担心刘铭传不出山。他早把两个儿子送到了越南战场, 不久前一个在战场捐躯了,刘铭传连夜写了亲笔信叫儿子送到中堂府上,求战之心 殷切。张佩纶称赞他才是真正能令我大清雪耻的人物。

这时云南方靣送来了六百里加急情报,李鸿章几个人传看过,心情都很沉重, 受伤的伤兵无药可医,每天都有不该死的人死在,刘盛蛟再三恳请朝廷送药过境, 以挽回人心。李鸿章此前已派人在上海通过英国商人买到了一些西药,他很生气, 怎么迟迟运不到前线呢?

西太后在很短的时间里又一次召见左宗棠,这是很不寻常的。

左宗棠被李莲英引领进来时,西太后正在认真地批阅奏折。她手执朱笔,在一 份从黄锦匣里取出的奏折上画了几个圈,在后面批上很大的三个字:知道了。她现 在批折子也学会了这种批法,简练而又可伸可缩。

她听见脚步声,抬头看左宗棠进来了,放下朱笔,说:“你来了?”

左宗棠道了太后吉祥,立在一边。

西太后叫:“小李子,你没个眼力见。什么人该赐座,你在我跟前这么久了, 心里没个数吗?”

这可是极大的恩典,左宗棠不能不领情。李莲英一边搬小杌子、小几,一边说 :“奴才知道是知道,可不敢僭越,人情留着给主子做,这才是正理。”

西太后目视左宗棠说:“你看我把他宠的没边了,滑马掉嘴的,尽挑好听的说。”

李莲英叫小太监给左宗棠倒茶,他说:“奴才要德没德,要才没才,哄老佛爷 多笑几回,笑口常开,也是本份啊。”说完退了出去。

西太后见左宗棠用眼溜她批的折子,她说:“你看,我就喜欢效仿乾隆爷批折 子,有的只是一个字,好,或者照发,再不就是知道了。你想啊,那些什么正事不 会干,上了折子就知道阿谀奉承的,你能批个什么?只好是知道了!这知道了学问 可大去了,怎么琢磨都通。”

左宗棠不失时机地称赞太后办事也颇有乾隆爷遗风。

“你可是以耿直出名的,”太后说,“怎么也学会拍马屁了?你若是上这样的 折子,我就要学乾隆爷的办法,批五个字:放你娘的屁!”

左宗棠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故意说他不信乾隆爷会有这样的批示。

“这是真的,我亲眼见。”西太后说,但她想那是气极了的缘故。

左宗棠乘机进言,有些奸倭之臣,本该痛骂的。

西太后话锋一转,突然说:“你听说过当年剿捻时的安徽尹隆河之战吗?”

左宗棠一愣,他怎么会不知道呢。淮军大将刘铭传和湘军虎将鲍起联手攻捻, 刘铭传想独占其功,贪功冒进,几乎全军覆没,幸亏鲍超赶来救了他一命,刘铭传 却向朝廷谎称鲍超误事,推过揽功。这件事,刘铭传很不光彩。鲍超很冤枉地受了 处分。左宗棠不明白,西太后提这桩旧案是为哪般。

西太后说:“这么说,刘铭传人品很差,是个小人了?”

“那倒不一定。”左宗棠坚持这样的看法,不能以一时一事论英雄。刘铭传此 人是大才,有谋略,仗义,对人仁义。去年淮河两岸大旱,饿殍遍地,传说刘铭传 拿出自家几十石粮赈灾,左宗棠疑心是有诈,是邀功,特地派人私访,却果有此事。

左宗棠能抛弃仇怨说宿敌好话,西太后心里很高兴,她说:“在陕西,他弹劾 过你吧?”

“不是弹劾,”左宗棠说,是在奏折里夹带了几句微词而已,都过去了。他很 客观地说,湘淮旧怨,有时并不怪哪个人,湘淮各军里都有好人、良将,也都有败 类、小人。

西太后这才说到正题,朝廷上下都举荐刘铭传倒台湾去抗法,她问左宗棠,可 不可行?

左宗棠肯定地说,非他莫属,在淮军里,李鸿章带出过总兵、提督以上的将佐 1300多人,刘铭传首屈一指。

西太后点了点头。连他这个与刘铭传有积怨的人都无私地推举他,一来证明左 宗棠肚量大,二来也证明刘铭传果真是不负众望的将才。有他这几句话,西太后心 里就踏实多了。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刘铭传 作者:张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