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刘铭传》第09节


孝心实可鉴,上苍助盘缠。天底下有这样的好事吗?但陈天仇毕竟心安理得地 接受了。她是个冰美人,却留下了一个甜甜的糖人儿,是让人回味,还是让人忘怀? 隐居十年,一朝进京陛见,送行的接官亭便有一双黑眼睛在暗中盯着,是福是祸? 但愿第六感觉永远为好心人报平安。

刘老圩正门这里仿佛逢上重大的节日,或是迎送朝廷大员才有这样隆重的仪式。 吊桥后面三座门正门、偏门一律洞开,家丁沿着门洞、吊桥和通往石桥方向的路上 夹道站立。人人脸上是惊讶之色,都在窃窃私语,谁会相信刘铭传这是礼送女刺客 出境呢?。

这时,只见远远的来了一群人。陈天仇走在前面,刘铭传、陈展如等人走在她 身后,再后是几个家丁,抬着几个箱子,牵着一匹白马。

陈天仇双目直视,和夹道的人谁也不交流,一直从大门洞走出来,上了吊桥。 听身后的刘铭传说:“老夫在此告辞了,恕不远送。”

陈天仇这才站住,转过身来,望着刘铭传欲言又止。刘铭传又说了一句姑娘保 重。

陈展如怕发生新的不快,忙摆手叫人牵马过来,并把箱子搭上了马驮架,她说 :“这马,箱子里的银子,都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路上用吧。”

陈天仇在人群里望了一会,有点失望。

“你在等朝带吧?”陈展如显得很轻蔑地说。

“我想见见石超先生。”这一说,令刘铭传、陈展如都深感意外,细想,也是 人之常情,毕竟是石超说动了刘铭传才放她一马的呀。

“石先生呢?快请石先生!”刘铭传喊。

原来石超在碉堡上看热闹呢,听见喊,他的声音从高处飘下来,“找我何事?”

众人都抬头看。刘铭传仰头喊,说陈姑娘想见见他。

陈天仇也在仰头看石超。

石超没有下来的意思,他向下摆了摆手。陈天仇向他点头示意,然后决然掉过 头来,对刘铭传表示,银子、马匹她都不能收,收了,她心会不安。至于为什不安, 她绝口不提。说毕她大步走过吊桥,再也没有回头,一直走入荒凉的树丛中。

陈展如不屑地说:“连一个谢字都没有。”

刘铭传心里嘀咕,她说收了银子心会不安,什么意思?

陈展如好不失望地说:“都是你,听信石超的胡言乱语,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是走了一步险棋。”

刘铭传说:“不要再说了。通元上人的话没错。我这样做了,善心苍天后土可 鉴,如果仍然有难,那是上苍不饶我,我也没办法,认了。”

陈天仇步行而来,远远望见庐州城垣了。城外有一家路边茶馆,兼做饭店生意, 挑出的酒幌是“如意居”。茶房好像专门在等她,老远迎过来,说:“到饭时了, 小姐请到小店打打尖”。陈天仇显然走得饥渴,径直向如意居走来。又一个店小二 降阶相迎,口若悬河地向她兜揽生意,这位客官里面请,要喝茶有西湖龙井、云南 潽洱、祁门红、六安绿、君山、碧螺春……要吃饭,南北大菜应有尽有,陈年佳酿, 若喜欢绍兴老酒,有上好的女儿红……

陈天仇说只要一壶茶,一碗饭,一碟炒菜,炒什么都行。说着进到店中,在底 楼厅里随意找了个座坐下。

店小二却坚持让小姐上楼,说这里临街,又吵闹又吃尘土。陈天仇想了想,人 家也是一番好意,便随他举步上楼。

店小二领她来到楼上一间雅座门口,替陈天仇挑开半截门帘,她发现里面有人 坐着饮茶,正要退出,那人笑了起来,她这才看出竟是刘朝带。

陈天仇仍要退出去,刘朝带说:“我大清早赶到庐州来等你,纵然是仇人,也 该给我一点面子吧?”这话起了作用,陈天仇走进来坐了下去,尽管她表面冷冰冰, 对人家如此盛情也不能一点感触没有啊。

刘朝带喜不自胜,向店小二一摆手,吩咐马上走菜,再来一壶女儿红!加话梅。

店小二响亮地应了一声“好咧。”奔下楼去。

陈天仇问:“你在楼上早看到我从大路过来,是吧?我若不进来你怎么办?”

“我算计你饿得不行了,正是打尖的地方。”刘朝带说,“再说了,我给了店 小二赏银,他那张能把死人说活的嘴,不可能放你过去。”

“你这人真是机关算尽啊。”陈天仇说。

“你看,我一片好心,落了这么个结局。”刘朝带说,“叫我无地自容。”

“你不会,”陈天仇说,“你脸皮厚。”

刘朝带哈哈大笑,她也差点乐出来,却憋住不笑。

刘朝带问:“他们给你的银子呢?”

“在后面,马身上驮着呢。”陈天仇说。

“得了吧。”刘朝带说他早料到,陈天仇会分文不取的。

“你怎么知道?”她问。这时店小二来上菜了,三四个人流水一样上菜,摆了 一桌子,店小二为他们各倒了半盏冒着热气的女儿红,又夹进几颗话梅,说声“二 位客官慢用。”走了出去。

刘朝带端起碗来,要同她碰一下。

“为什么碰杯?”陈天仇的眼神是挑衅的,“为你爷爷逃过了一劫?”

“你怎么偏提这个茬?”刘朝带说,“忘了它不行吗?”

“你能忘,我不能忘。”陈天仇终于说了一句心里话,“那我谢谢你吧,你其 实是个好人。”

刘朝带受宠若惊,用力与她碰了一下酒碗,说:“不用谢,你能对我笑一下就 行了,我一共见过你笑两次,别人一次也没见过。”

“那得有可笑之事呀。”陈天仇放下酒碗,又露出凄伤情绪,刘朝带拼命给她 夹菜,在她的食碟里堆成了小山。刘朝带说她一定走饿了,让她多吃点。

看她吃,刘朝带面带笑容,他问:“你真叫人担心,这往后,你到哪里去呢?”

“我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话。

“你能被放出来,你该感谢石超,”刘朝带说石超他这边劝陈天仇,那边劝他 爷爷,左右开弓,到底成了。

“你怎么不说是你的功劳?”她问。

“我说了一大车也不顶事呀。”他说。

陈天仇道:“石超还不是你去求的吗?”她放下筷子,心里不兔一阵凄楚,她 说,“你多余来送我,白费你的心,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刘朝带说:“只要你高兴就行,日后,你不管到了哪里,方便的话,能写几个 字来吗?”

“不能。”她决然地摇摇头,说,“我说能,也是骗你。”这一说,刘朝带很 失望,一时没话,两个人都不吃不喝了,陈天仇望着窗外,刘朝带望者她的侧脸。

刘朝带说:“我知道,你虽然对我冷冰冰的,可心里是另一回事。”

陈天仇说:“公子太自做多情了吧?”

“那我问你,那天你到盘亭地库去献毒茶,我渴了要先喝,你为什么劈手夺下 去,不让我喝?我若喝了,今天也不能坐这来送你了。”

陈天仇说:“这不证明我对你好。你若先喝了,不就露馅了吗?我要毒死的是 你爷爷呀!”

刘朝带对她是不是真心,陈天仇又不是木头人,她会看不出来吗?那天在地库 里行刺不成,陈天仇端起毒茶想自尽时,是刘朝带一拳打翻了茶碗,刘铭传把枪口 对着她时,又是刘朝带喊着爷爷别开枪,看他那样子,真恨不得站在陈天仇前面替 她挡枪弹。

陈天仇眼中微露温和之色,但也只是一闪就过去了,她不再看他,她不能流露 真情,不能给他留下任何一点幻想,她垂下头吃了几口饭,就推开了碗盏不吃了。

从如意居出来,刘朝带和陈天仇一起进庐州城,他们并肩走在路上,城外车马 行人多起来,庐州城门在望了。刘朝带突然说他要去方便一下。不等陈天仇有反应, 他快步向路旁跑去,那里是一片树林。

陈天仇慢慢向前走着,并未停步。

刘朝带钻进树林,迅速打开他的包裹,拿出一个相当沉重的牛皮口袋,扔到草 丛中,然后故意倒在草丛中,“哎呀”一声叫起来。

路上边走边等他的陈天仇听到叫声,三脚两步跑过来,只见刘朝带从草丛中提 起那个皮囊,说不知什么东西绊了他一个跟头,把他的腰硌得生疼。

陈天仇松了一口气,她还以为遇见歹人了,她却没有让他看出自己的担心。

刘朝带像好奇地打开皮囊,拣着东西当然要看看,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打开皮囊时,两个人都露出吃惊状,原来是十个大银锭,银灿灿的,更令陈天 仇惊奇的是每个银锭上面刻着一个字,十个字排列起来是:孝心实可鉴,上苍助盘 缠。

“这是怎么回事?”陈天仇茫然不可解,这会是真的吗?

刘朝带故意说,看起来,姑娘感动了上苍,特意给你送盘缠来了。

陈天仇还有点信不实,她怎么会碰上这样的蹊跷事?

刘朝带劝道:“天意不可违,快拿起来当盘缠吧,这又不是不义之财。”

陈天仇被说动了,忽然双手合十,喃喃地说:“既然苍天有眼,就再助我一臂 之力吧。”她眼里含着泪水。

刘朝带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好不后悔,催她快走,他解释,上苍是可怜她没 钱,没有别的意思。

陈天仇却显得很兴奋。两人从小树林中回到大路上,刘朝带还想跟她同行,她 却站住了:“你还跟着我干什么?你回去吧。”

“我再送送你。”他说。

陈天仇冷冰冰地说:“送什么,到此为止吧。”说罢背起装了银子的包裹头也 不回地走了。

很失落的刘朝带临风而立,又懊悔又惆怅。忽然,他看见陈天仇又踅回来了。

但他却失去了热情,双目呆呆的,傻子一样地站在那里不动。

陈天仇这会儿露出了可怜他的表情。她在他面前停留片刻,犹豫着,后来打开 包裹,从里面拿出了庙会上给她捏的糖人,举到了他面前:“这个留给你吧。”这 是什么意思?是留给刘朝带的纪念吗?抑或是绝交的表示?也许陈天仇根本来不及 细想,她自己也弄不明白自己究竟应该怎样表达了,她明白自己是分裂的。

刘朝带痴呆呆地拿着糖人,心里又酸又甜,她真的走了,留下个糖人,也许永 生都没有见面的机会了……”他的泪水早已溢出了眼眶。陈天仇眼里也有泪水在打 转,她怕流下来,更怕让刘朝带看见,她掉转身狠狠心走远了。刘朝带依稀看到了 姑娘眼中的泪水,他受到了空前的鼓舞,忽然意识到他所付出的感情全都没有白费, 他往前追了几步,一转眼间陈天仇隐沒在人群中不见了,他知道她是躲他,好在自 己费尽心机设计的“上天赐银”收到了奇效,未来的日子里她总不会有冻馁之苦了。

家里人找不见刘朝带全都着了急,分几路人马去寻找,刘铭传最担心他傻劲上 来跟踪陈天仇去了,那才成了大笑话。

刘广带几个家丁骑马奔庐州方向而来,当驰到庐州城外时,有人用马鞭指了一 下前面一个呆立着的人,看上去好像少爷!

“可不是!”刘广打马快行,来到刘朝带跟前,刘朝带仍拿着糖人儿傻站着呢。

刘广心疼地说:“傻小子!你在这干嘛呢?家里人找你都找翻天了。走,快回 家去。”

刘朝带却说:“你别走,我原谅你。大家都会原谅你的。”一副痴呆的样子, 这话显然是对陈天仇说的。

“小少爷,你这是怎么了?”刘广一见这般光景,可着了慌,这不是中暑了就 是中邪了!他摸摸刘朝带的头,接过他手上的糖人,打开金箔看看,众人都凑过来 看,有人认了出来,这捏的不正是那个女刺客吗?

刘广不由分说,叫家厅快扶小少爷上马,找家就近的客店先歇歇,到城里请个 郎中给他看看病。又派人上火速回刘老圩报信。

人们七手八脚扶刘朝带上马,他还不停地同虚拟的陈天仇对话呢。

郎中被请到了客栈,他给躺在床上的刘朝带号了脉后,说并不碍事,急火攻心, 天热又中了暑,他开了个方子,说保管吃一剂药就表散了,没事的。

刘广这才放了人心,给了诊金,吩咐下人送郎中回府,顺便再把药抓回来。一 个家丁接了药方,送郎中往外走。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刘铭传 作者:张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