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刘铭传》第10节


钦差大臣左宗棠是予盾的,出以公心推荐了淮军大将刘铭传,却又受到湘系将 领的恨怨,是耶非耶?贫女一夜间误陷青楼,又奇迹般以万两白银的天价获救,是 喜是悲?一首打油诗,二斤长寿靣给李中堂祝寿,是轻蔑还是迂腐?

杨震川的祖父杨鼎勋当年在淮军里与刘铭传是换过帖子的把兄弟。刘铭传早已 把女儿许配给杨震川。杨震川去肥西寻找刘铭传去了。家里只剩下妹妹蜀花招看老 娘。

雨过天晴,蜀花把被雨淋湿了的家具和衣物拿出来在门前晾晒,马婆婆从竹林 后兴冲冲地走来,一路喊着:“蜀花,蜀花,有好消息了,你真挺有运气的!”

蜀花迎了过去,问:“他们愿意雇我了?”

马婆婆显然是买好,吹嘘自己好说歹说,磨破了嘴皮子,总算行了。不过,工 钱低点,包洗一个月两吊钱。

“不少了,不少了,”蜀花焉能苛求,这工钱一天吃两顿粥用不了啦,还能给 娘抓几副汤药。

“你收拾一下跟我来,去把衣服抱回来。”马婆婆说。她答应了一声,跑进屋 去。

娘在屋里说:“衣服拿回来洗行,在外头洗,我可不放心。”

马婆婆伸头进去说:“放心吧,拿了衣服回来洗。”

蜀花换了一件干净褂子,拢了拢头,。走出来说:“走吧,我现在就跟你去。”

马婆婆向屋里吼了一嗓子:“大婶子,我们走了。”屋里蜀花娘说:“快去快 回呀。”

蜀花也许根本不会意识到危险正向她逼近,她出事这天,正是钦差大臣督办福 建军务的左宗棠进入这座城市的日子。左宗棠威风凛凛,仪仗摆了半条街,他虽已 七十一岁,却精神矍烁,步履矫健,从船坞上下来,陪他一同来视察的会办福建军 务的杨岳斌几乎追不上他的脚步。

左宗棠说:“这次老夫荐你来会办福建军务,你要尽力,你是咱湘军水师的创 办者,你有经验,全靠你了。”

杨岳斌说他也是年过花甲的老人了,若不是大帅老他出来,他就老守田园了。 何况自陕甘总督任上革职以来,早已心灰意懒。

左宗棠说他已过了古稀之年尚不服老,杨岳斌怎敢称老。他刚给自己写了一幅 老骥伏枥的中堂,用以自励,他说人不可自干抱弃。现在法夷屡屡侵扰,建一支强 大的南洋水师尤为要务。

杨岳斌忽然笑笑,告诉他,刘璈从台湾过来了。

“是吗?”左宗棠想起来了,刘璈在台湾兵备道任上好几年了。左宗棠问他来 干什么?

杨岳斌笑了,台湾历来归福建管辖,钦差兼老上司到任,他来参见也是应当的 呀。他又补了一句:总是无利不起早吧,名正言顺的理由当然是给他这老上司贺喜 来了。

“有何喜可贺!”左宗棠认为他这人能干,勇于任事,只是口碑差些,他认为 杨岳斌用无利不起早形容他很贴切。

两个人都乐了起来。杨岳斌说起他这几年在台湾,大权独揽,不是巡抚的巡抚, 刘铭传一去,他怕不舒服。左宗棠警觉地望了他一眼,杨岳斌不会不知道,左宗棠 是力主刘铭传抚台的。

左宗棠想起旧事,此前刘璈经顺天学政孙诒经保举,列入军机处存记,是等待 升迁的。他也许不会想到,刘铭传会成为他的顶头上司,刘铭传比他小十四岁呢! 这么一想,又很替刘璈叫屈。

杨岳斌道:“且看他见了您说什么吧,也许只是叙叙旧,您在陕甘总督任上, 他就是你的幕僚啊。”其实不用问,左宗棠也猜得到刘璈此行的真实动机,不愿在 杨岳斌靣前说穿罢了。

当大轿经过船政街怡春院门外时,左宗棠见大天白日就有众多妓女在门前卖笑 拉客,不觉皱起眉头来。

这正是蜀范落难的时候,马婆婆此时避开左宗棠的仪仗,拉着蜀花躲入小巷, 待左宗棠人马过去,才把蜀花带入了怡春院的偏门,蜀花没看到正门前男女挑逗、 调笑的场面,不知这里为何处,并无警觉。

马婆婆把她领到后院一间屋子里,叼着长烟袋的老鸨涂了一脸胭脂,样子令人 作呕。

马婆婆一指蜀花:“人,我给你领来了,你看多水灵,我没说谎吧?”

老鸨的眼睛在蜀花身上扫了一遍,又走上前来,捏捏胳膊,捏捏胸部,说: “说水灵够不上,模样算周正,得调理调理,上上膘才行。”

马婆婆说:“我不是说了吗?家里太穷,吃糠咽菜,气色好得了吗?”说罢一 劲向老鸨使眼色,二人走到了门外。

听了她们不三不四的对话,十分狐疑的蜀花慌乱地站起来,想跟出去,走到门 口,正听到两个人在讨价还价。

马婆婆说:“五十可不行,好歹是黄花大闺女呀,到你手里,可就是一棵摇钱 树,干个十年八年,给你摇座金山也是她。”

老鸨则嫌蜀花身子太弱,不知得搭多少银子才能让她接客赚回头钱啊!她说也 别争了,她再加二十,七十两。

马婆婆也退一步,非八十不可。

“好吧,你真难缠,就八十吧。”这是老鸨子的声音。

再幼稚无知的人也听明白这是一笔什么交易了,蜀花的头轰地一声像要炸开, 她又气又羞,夺门而走,但是老鸨在外面早把门锁死了,蜀花又惊又怒,用力撞门, 高喊着:“放我出去!”可没人理她。

她想从窗户跳出去,但老鸨子领了四五个彪形大汉进来了,老鸨低沉着嗓子说 :“你闹也没用,你已经被人卖了,卖身契在我手上。”

蜀花大哭:“放我走!她是我什么人,敢卖我!我是叫她骗来的!”

“她说是你娘啊!”老鸨说这年头娘卖亲闺女的有的是,不新鲜。

“她不是我娘!”蜀花跪下说:“求你发善心放我回去吧,我家中老娘病倒在 床,我不回去,她就活不成了。”

“我这里可不是观世音开的慈悲堂。”老鸨说,“你说的轻巧,放了你,我那 八十两银子找谁要去!”

一见无望,蜀花站起来一头向墙上撞去,几个大汉拖住她。老鸨拿鸡毛掸子抽 了她几下,说:“你想死?没门!我不能人财两空。”她回头一指几个大汉说, “你们给我看住她,不听话,就给我捆上,我叫他们轮流着骑你,看你还跟我闹不 闹!”

蜀花呜呜咽咽地哭起来。

老鸨又来软的了:“松开她。想开点,刚来这里的姑娘,个个都这么闹,不新 鲜,过几天就好了,凭你的漂亮脸蛋,还怕没有达官贵人、有钱人宠爱吗?到时候 你吃山珍海味,穿绫罗绸缎,银子白花花,金子黄灿灿,老娘我也要借你光呢,再 过几年,遇着个疼你的好主儿从了良,和和美美过日子,有什么不好?”

蜀花依然哭个不住,叫着:“天呐,我娘这不是要哭死了吗?”她怎么也不会 想到,此时她哥哥正风尘仆仆地南下,杨震川和刘老圩的两个家丁坐在一艘货船上 沿江而下,离福州只有三天路程了。最可怜的还是蜀花她娘。太阳最后一缕光从江 面上消失了,晚风大起来,江涛哗哗地响,江水拍打着堤岸。

蜀花娘左等右等不见女儿回来,她害怕了。她从床上挣扎着起来,摸到一根竹 竿,拄着,吃力地一步步挪至茅屋门口,向竹林小路望啊望,闽江上黑糊糊一片, 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她凄凉地叫着:“蜀花呀!蜀花!你怎么还不回家!蜀花呀, 你怎么了……”

回答她的只有涛声、风声。几个邻居走过来搀住她:“老太太别急,我们帮你 打听打听,光天化日拐卖活人,这还了得!”蜀花娘再也想不到女儿现在的处境有 多凶险。女儿已经落入怡春院人间地狱,等待她的将是恶梦连着恶梦。

阔公子打扮的刘浤走进怡春院,老鸨子看见是个生面孔,立刻笑脸相迎:“大 官人,生客呀!不是本地人吧?”

“啊,从京城来。”刘浤说。

“怪不得面生呢。”老鸨恭维说,京城的人就是不一样,举止文雅,大家子气。 你来我们怡春院来对了,江南绝色女子,十成中我这有其五!

刘浤嘿嘿笑起来:“若听你的话,我得穷的把裤子当了。”

“大官人不信,我叫她们出来你见识见识。”老鸨刚要伸脖子喊,刘浤摆摆手, 说他不是来喝花酒的,问她这有没有黄花闺女,他肯出大价钱。老鸨这才明白他是 来买妾。

老鸨说:“到这地方找黄花闺女,不是和上和尚庙去找姑子一样荒唐吗?你以 为天下的女人都不挨男人的边,单等你来开苞啊!”

“没有算了!”刘浤做出要走的架势,“说这一大车没用的话干嘛。”

一直坐在柜台后的老乌龟凑过来,小声对老鸨提醒说:“不是今个新买来一个 吗?”

倒不是老鸨被他提醒了,她心里早打蜀花的主意了,只是不能轻易出手,那能 卖大价钱吗?她转身对刘浤说:“黄花闺女有倒是有一个,只怕公子出不起这个价 钱。”

刘浤说:“笑话,你小看人。不过,你也不能喊出天价来吧,货怎么样,我还 得还个价吧。”

老鸨说:“你跟我来。”

老鸨把刘浤领进怡春院后进院子一间密室里。

蜀花像个囚犯被锁在屋中,门口有个疤脸男人坐在板凳上看守着。一看这阵势, 刘浤说:“刚买来的吧?”

老鸨洋洋得意,若不怎敢打保票说是处女呢!

刘浤凑到门口,从门缝向里一瞧,果然看见一个绝色少女坐在那里垂泪,心里 先就有了三分喜。

一看他表情,老鸨便知道他动心了,老鸨问:“怎么样?我没说谎吧?你在福 州各家院里能找到第二个这样的美人,我白给你。”她随后信口胡编,说这个少女 不得了,去年挑上宫女了,进宫前贿赂了内廷太监一笔钱,成了宫女漏,叫公子碰 上了,是他的福气。刘浤冷笑,说老鸨何不把她说成贵妃、婕妤?老鸨说信不信由 他。

“开个价吧。”刘浤说。

“我也不上天要价,你也别下地还钱。”老鸨伸出一个手指头,“这个数。”

“一千两?”刘浤故意打哈哈。

老鸨撇撇嘴:“一万!一千两买个烂货差不多。”

“太狮子大开口了。”刘浤说,“不值。”

老鸨于是跟他算细帐,这姑娘稍加调理,一个月后就能接客,一天赚客人十两, 一个月就是三百两,一年就三千六百两,不到三年就是她要的这个数,老鸨说她还 没算阔老们长包的大数目。她总不至于只能捞三年本钱吧?十年是几万?

刘浤认可了,他说:“好吧,就这个数。人先放你这,回头我交定钱,我得验 验是不是黄花闺女才能写契约。”

老鸨说:“那自然,这是规矩,破烂货能让你出冤枉钱吗?”

闽江畔的小茅屋又遭遇一个风雨交加的天气,狂风骤雨摇撼、撕扯着茅屋,在 风雨中战栗,随时有散架子的危险。蜀花娘披头散发,精神已经完全失常了,她拄 着一根棍子,浑身透湿,她在茅屋前泥水中兜着圈子,喃喃地说着“快打雷,雷公 来开路,接我蜀花上天宫了,上天宫了,等等娘……”

过了一会,她又沿着泥泞的路向江水咆哮的闽江走去,步履蹒跚。

闽江里没有船没有帆影,浑浊的涛峰被狂风鼓盪着掀起几尺高,拥挤着、咆哮 着,天地间充满了恐怖的音响。

蜀花娘站在江崖上,她在嘶哑地喊叫着,却听不到她喊的是什么。

在这样的坏天气里,还真有例外。这不,一艘很大的船在江中航行而来,甲板 上有官员的灯笼,上书“兵备道刘”的字样,兵勇在船头、船尾站岗。这条船正驶 过蜀花娘佇立的江段。她做梦也不会想到,蜀花就在这艘豪华的船里,她们母女命 中注定凄惨地对靣不相逢,从此人各一方,阴阳阻隔。

舟中,换了装束的蜀花坐在中舱里以泪洗面,几个丫鬟百般劝她吃点东西,一 奌效果没有,她始终不吃不喝。

刘浤进来了。他说:“你怎么这样想不开呢?你该感谢我,我花了不少银子才 把你从火坑里救出来呀!”

蜀花说:“救人救到底,你放我回家,说不定我娘都饿死了,想我也想死了。”

“你把心放回肚里去吧。”刘浤说他早派人去了,给她娘送去了米面,还有十 两银子,他告诉蜀花娘,女儿攀上高枝了,过些日子来接她去享福。

蜀花半信半疑,说他骗人。

“我骗你干什么!”刘浤说,他花了上万两银子把她赎出来,拿十两银子养她 老娘又舍不得了吗?

蜀花覚得这话挺合常理,她还信不实,既这样,为什么不肯放她回家去看看娘? 娘想她不知哭成什么样子了。

刘浤花言巧语地骗她,说不是他心狠,是怕她们娘俩一见,更哭得伤心,不如 先不见,反正过不了几天就团圆了。

蜀花问:“我问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要把我卖到什么地方去?”

“看,卖字说得多难听!”刘浤说他是行善,是从苦海里买人、赎人,却不当 人贩子。他问蜀花,看他像个市井无赖吗?

那倒不像,蜀花看他一表人才,又很斯文,像个知书达理的人。

“那你担心什么!”刘浤说,“从看到你第一眼起,我就看中了你,你若嫁给 我这样的人,你认为辱没了你吗?”

蜀花没有回答,有一点是明白无误的,被刘浤买来,再不济总比在妓院老鸨的 淫威下更有个人样。

刘浤告诉她,连他都不敢占有蜀花,,他是恭恭敬敬把她送到天堂去,还说到 时候她享了福,成了人上人,别忘了他就行了。

“我不懂你说什么。”蜀花被他说得云山雾罩,虽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想来结局不会太坏,她此刻已经平静多了,恐惧感也渐渐消失了。

刘浤后来跟她说了实话。北京有一位王爷想娶个小妾,王府是什么样,蜀花想 都想不出来,到了那,她就是掉到福堆里了,穿金戴银,珍馐美味,刘浤说,和她 在青楼里卖笑,不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吗?

蜀花对这样的未来又怕又感新奇。父亲死后她家破落了,未婚夫家嫌贫爱富毁 了婚,她终生会有什么好的命运吗?

蜀花问刘浤,又出力又搭银子,他图的是什么呢?

“问得有理。”刘浤说他是朝廷命官,要为朝廷办事呀。孝敬王爷是他的本份。

蜀花覚得这话说得也不无道理,她最关心的是刘浤是不是真能把她娘接出来。

“只要王爷高兴,给你娘在京城买一栋房子,那不是小事一桩吗?伺候得王爷 高兴,你还用求我吗?”

蜀花想想也是,便不再说什么了,丫鬟给他盛饭,她也端起了碗。

刘浤笑逐颜开:“这就对了,你现在是步步踩莲花,碰上我你是碰上贵人了。” 船在风雨肆虐的闽江上颠簸着,蜀花的心也经受着颠簸之苦,她仿佛又看见了闽江 畔的茅屋,还有她那望眼欲穿等她归去的娘。她哪里知道,她再也看不到她娘了。

雨停了,风住了,闽江畔泥泞的滩涂围了很多人,有打鱼的,也有农夫。

蜀花娘的尸体一半在水里,一半在泥淖中,她的眼瞪着,她的口张着。

一个农妇说:“好可怜,你看,张着嘴,这是有话要跟亲人说,眼睁得那么大, 这是闭不上眼睛有难心事呀!”

这时过来一个挑青菜的老头,挤上来看了看,认出死者,他放下担子,说: “这不是台江边上那个老太太吗?”

有人问:“你认识她?那快去给她家报个信呀,多可怜啊。”“也不知是不小 心掉江里了,还是想不开跳了江。”

挑青菜的农夫说,她家哪还有人啊!女儿前几天叫人拐走了,不知下落,老太 太才疯了的,不吃不喝好几天。

人们同情地唉声叹气。

有人提议,大伙行行好,把老太太埋了吧。

有人赞成,也不能黄土压脸啊。

挑担人动员大伙凑几个铜板,买一副板材,叫这可怜的人入土为安吧。

人们纷纷解囊,不过大多是贫苦人,一人只能拿出几个铜板。他们抬起老太太 的尸体向土崖上走去。

杨家茅屋的门板卸下来,成了灵床,有好心人在灵前点起了长明灯,烧了些纸。 那边几个人在叮叮当当地砍木头做寿材。

这时,杨震川带着从人在小路口出现了,一望见小茅屋,就兴奋不已地大叫: “娘,妹妹,咱们时来运转了,娘,我回来了……”

然而,他立刻惊愣地站住了,茅屋门上飘着祭奠死人的岁头纸,院中停着尸体, 围着一群人。

杨震川大叫一声“娘”跌跌撞撞地冲过来,这喊声惊动了帮忙的人,都奇怪地 望着他,杨震川认清了死者是他娘,狼嗥一样扑过来,跪倒在灵前,抱着娘的头大 哭大叫:“娘啊娘,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不等我回来呀!娘啊,我是来接你去享 福了,你这么命苦啊!”

周围的人全都落了泪。

哭了几声,杨震川左顾右盼,大叫:“蜀花,蜀花!”

人们唉声叹气。挑担人才不得不告诉他,他妹妹叫人拐走了,他娘才疯了,不 然也不会投江自尽。

杨震川干瞪着双眼,咕咚一下昏死过去。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刘铭传 作者:张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