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刘铭传》第14节


签证失败的法国女郎在上海领事馆闻到的是火药味。海晏号航行在漆黑的海上, 更为漆黑的煤仓里躲着的是黑衣杀手,出师不利的刘铭传是不是四面楚歌?

为到上海求医,朱丽娅绑架一般把刘盛蛟好歹弄来了。

虽然朱丽娅和刘盛蛟已是便装,他们来到旅馆投宿时,仍然引起洋人老板的注 意。

老板一边登记一边问朱丽娅是英国人,还是法国人?

朱丽娅:“我是法国人,先生也是吧?”

“诺曼底人。”胖胖的老板说:“我叫让·杜尔。”

他不说话也带三分笑,他问:“不知小姐和这位先生是怎么个住法?要一个房 间,还是两个?”

“当然是两个。”朱丽娅说。

让·杜尔打量刘盛蛟一眼,说,这位先生好象有病,脸色不大好。

“你说对了。”朱丽娅说,“想到咱们的圣玛利医院看看病。”

“那太方便了,就在霞飞路不远的地方。”让·杜尔已经登记完毕,手里拿着 两把钥匙放到柜台上,侍应生走过来提行李了,让·杜尔说“二楼,左侧两个房间, 有晒台,阳光又好。”

朱丽娅:“谢谢。”搀着刘盛蛟上楼,侍应生跟在后面。

刘盛蛟的房间很豪华,猩红的地毯,家具,茶具都是欧式的。刘盛蛟往躺椅上 一靠,立即瘫了一样,疼的呲牙咧嘴。

朱丽娅给了侍应生小费后,立即关上房门,打来热水,要先洗洗他的伤口,这 次伤口复发,很重。他再不听劝,胳膊肯定保不住,真成独臂将军了。

刘盛蛟的袖子是朱丽娅用剪子剪开的,她一边给他洗创口,一边说:“上点止 疼药,我马上送你到圣玛利医院去。”

刘盛蛟坚持先把他的信发到天津李中堂府上去,他估计,父亲应该是在那里。

“一会走时一起发。”朱丽娅明天还得到法国公使馆去一下,她的护照要签证 的,不然过期了。

刘盛蛟说:“你不是要学你哥哥的榜样,也加入中国籍吗?”

朱丽娅开玩笑地说:“我没得到老公公的批准呀,你们中国真有意思,儿子找 媳妇要父亲说了算,又不是他自己找媳妇。”说罢自己咯咯地乐个不住。

刘盛蛟叫她别念叨父亲,他会打喷嚏的

刘铭传此时正在天津驿馆里做行前准备。

陈展如、石超、杨震川、蜀花、刘广、毕乃尔等人都围坐在刘铭传周围。

刘铭传最关心的是船准备好了沒有?

刘广说,早都备好了,煤水都上足了,这是李大帅给拨的一条兵轮,叫海晏号, 刘铭传没亲自到海上看过,不知大不大。石超开了句玩笑,肯定比打渔船大。刘铭 传瞪了他一眼。

小一奌没关系,吉利,海晏河清啊。刘铭传只能这么说。

“直接赶赴台湾吗?”刘广说,“刘老圩的200 多铁匠和他们铸的炮已在路上, 他们按老爷意思直接赶到上海去。”

接刘铭传本意,是应当直接去台湾的,但曾国荃希望他先到上海,他正与法国 人谈判。李中堂的意思,刘铭传可充任曾国荃的谈判副使,借机刺探一下法夷的虚 实动向。石超也认为去上海摸清法国人的动向再走不迟。

刘广已吩咐所有的人今晚上早睡,明天四更就生火开船。

法国驻上海领事馆是紧邻黄浦江的一栋巴洛克式建筑,朱丽娅还是头一次光顾。 她向守门士兵亮了亮护照走了进去。

领事比埃尔热情地接待了朱丽娅,请她坐,还倒了杯咖啡给她,但翻了翻她的 护照却说可能帮不了小姐的忙。幸亏中国人又可入境手续一向稀里糊涂,否则她早 被驱逐出境了。

“他们从来没有问我是怎么来的呀!”朱丽娅笑嘻嘻地说。

比埃尔指着护照说,她什么时候离开法国?没有出境记录,什么时候入境,同 样是空白。小姐总不会是飞来的吧?朱丽娅告诉领事,她是坐伏路达号巡洋舰来的。

“原来这样!”他爱莫能助地摊开两手,“那你去找孤拔将军或者利士比将军 好了,他们神通广大,能把你带到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去而不需要手续。”

朱丽娅:“还给我算了,我也不办了,我上哪里去找孤拔将军?他在巴黎还是 马赛!”

“我倒真的在远离巴黎万里之遥的地方。”突然,大块头的孤拔将军应声推门 进来,“是哪位小姐想见我呀?”

朱丽娅一回身,惊喜地叫起来:“真是太巧了,我正在受领事先生的刁难呢!”

“是吗?”孤拔与朱丽娅拥抱后坐了下来,抽起雪茄,比埃尔领事替他划火, 火柴亮光映得他的鼻头更红。比埃尔说:“原来将军认识她?”

孤拔说,朱丽娅的哥哥是他儿时的朋友,他如果从军,也是将军了,可他执意 要研究东方文明,这不,毕乃尔研究到加入中国籍的地步了,妹妹也差不多了吧? 他哈哈大笑。

朱丽娅告诉孤拔,因为她是坐军舰来的,领事不肯补签证件。

“不用他。”孤拔说,“我们海军再把你带回兵舰就是了。”

朱丽娅:“我可不跟你们在海上吃风浪,来时遇上风浪吐得我昏天黑地,肠子 都快吐出来了。”

孤拔问比埃尔:“巴德诺公使到了吗?”

比埃尔说:“他刚来过电话,半小时后到,他说如果将军先到了,请到扇形会 客室。”

“好的,”孤拔说,“走,朱丽娅,跟我到会客室去喝咖啡。”他又关照比 埃尔,让他为漂亮的小姐破一回例办好签证,如果她出了事,由海军负责。比埃尔 说他哪敢违背将军的意志呀,说得几个人都乐了。

这间扇形会客室布置得很像议会大厅,桌子摆成环形,高高低低错落有致。空 荡荡的屋子里只有孤拔和朱丽娅坐在临窗的地方喝咖啡,可以眺望到黄浦江上往来 的船舶,还有黄包车穿梭而过的外滩。

“你哥哥怎么样?象个地道的东方人了吗?”孤拔问,“我招他出来为法兰西 帝国服务,他怎么说?”

朱丽娅说,他说他已经是大清帝国的臣民了,如果讲服役,也只能为中国尽责 了。

“魔鬼占据了他的灵魂!”孤拔说,“你呢?你好象说过,你想留在中国,在 教会医院里工作?你不会也看中了中国人了吧?”

“很有可能。”朱丽娅笑道。

“你们都疯了!”孤拔说,上帝没有告诉我们有帮助进化劣等民族的义务!

朱丽娅很不高兴,她质问孤拔:这是你带兵舰来攻打中国的理由吗?他们不是 劣等民族,他们很优秀!

孤拔说:“我们不辩论了。除了签证你还有什么困难吗?我能帮助你,是我的 荣誉。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到我的远东舰队服务。”

“我在越南看够你们杀人了,”朱丽娅脱口说道,“再也不想看了。”

“你去过越南?天呐,”孤拔问,“你去干什么?”

“去传教呀。”朱丽娅顺口说。

“这也是很好的事啊!”孤拔说,在那里有随军神甫,他们有时会帮他很大的 忙。

朱丽娅突然问:“你是不是带舰队来打上海?”

“啊,不,不,”孤拔说,他的目标是台湾。中国人不肯给我们赔款,必须要 教训他们一下,占领台湾,叫他们拿钱来赎。

朱丽娅不以为然,人家不会等着挨打吧。

孤拔说他们已经得到了情报,中国启用了一个叫刘铭传的人,要去台湾与法国 人对阵。

“这个人可怕吗?”朱丽娅故意这样问。

“在我们的炮舰面前,中国的工事、炮台、军队,统统不堪一击。当然,这个 刘铭传厉害些,唉,你不该不认识他呀,你哥哥毕乃尔当年是他的炮队教习,又是 他的顾问啊。”

“我不知道。”朱丽娅说,那刘铭传既然厉害,你们就不会轻而易举占领台湾。

孤拔傲慢地说,他们在时刻监视着刘铭传的动向,他到不了台湾的,他将在海 上和他那可怜的小兵轮一齐跌进太平洋海沟去喂鲨鱼。

这时,巴德诺领几个大腹便便的人进来了,巴德诺离老远就伸出手来:“啊, 我的将军,我的战神,改写历史的角色终于盼到了。”

他们拥抱后,巴德诺问孤拔身旁的这女孩子是谁?

“我朋友的妹妹,”孤拔说,她在教会医院当护士,到中国来玩的。

朱丽娅礼貌地说:“公使先生好。”

巴德诺点点头,看看表,说晚上还要和那个狡猾的曾国荃谈判,他早就失去耐 性了,既然孤拔到了,他就好摊牌了。他坐下去,打开了文件夹,随员们也都落座, 朱丽娅知趣地退了出来。

在电报局门口,朱丽娅让刘盛蛟进去发电报,她去了会引起怀疑。刘盛蛟点头 步上台阶。

在电报局柜台前,刘盛蛟填了个单子递上去,一个洋人看了看,歪了一下头: “什么意思?”递给旁边一个中国雇员看,那中国雇员也感到费觧,电报是这样写 的:海上鲨鱼出没,危险。可先到黄浦港看看动静,蛟。

中国雇员问:“打渔的?”

“是”刘盛蛟顺口说,这几天鲨鱼太多,他怕他们出海不吉利。

中国雇员看不出有诈,与洋人说了几句什么,走到后靣去为他发报,他坐下去, 立刻响起滴滴嗒嗒的声音。

天还黑着,启明星也没露脸,塘沽港一片黑暗。

刘铭传和随员都已上了海晏号兵轮。正要抽跳板启锚时,一个骑马的人急驰而 来,高叫:“爵爷等等,慢开船。”

站在甲板上的刘铭传摆摆手,船长室里站在船长身边的石超对他说了句什么, 跳板又不动了。信使下马,跑上船来,双手呈上一份电报:“爵爷,上海电报。”

刘铭传看了电报,心里想,怪呀,蛟儿怎么会在上海?越南全部弃守了?退到 广西、云南罢了,怎么一退退到上海了?这电报没头没脑的,什么意思?反正李中 堂也要他先到上海,万无一失才能去台湾。见了刘盛蛟就全明白了。

石超和陈展如看了电报,石超分析,他肯定是在外国人的报房里拍的,怕泄露 机密,才用了隐语。

陈展如猜测,说海上有鲨鱼出没,是不是指法国兵舰啊?

石超说:“正是。”

刘铭传说:“与李中堂捎来的话不谋而合,那就启锚,向上海进发,先见了曾 制台再作计较。”他马上发令,“开航!沿海岸线走,直航上海。”船长响亮地应 了一声。

刘铭传的卧室相对宽敞明亮,里面是卧房,外面一间是客厅,开船后他把石超 叫进来。船有点颠簸,从舷窗可见咆哮的大海浪沫飞溅。

石超想到了一个蒙蔽法国人的主意,爵帅上岸后,可先去两江总督衙门,去见 曾制台,必要时,可散布舆论,说他根本不想去台湾,来上海是奉上谕,当曾大师 的谈判副手,希望尽量不动干戈,在谈判桌上避免争端。

“正合我意。”刘铭传也想先稳住法国人,而后出其不意地去台湾。

石超认为这样最好。

由于风浪越来越大,涌起的海浪山一样扑向船头,漫过甲板,船体剧烈地摇晃 着。这天上午,上海模糊的轮廓在海平靣上出现了。石超悬着的心暂时放下。

当海晏号拉响着汽笛驶入港口时,站在甲板上的刘铭传等人不单看到了曾国荃 等一大批官员来迎接,还看到刘盛蛟、朱丽娅。

刘铭传向岸上的的人挥手致意。他身后站着膀大腰圆的亲兵汪小洋。他对身旁 的毕乃尔小声说:“你看见没有?朱丽娅在这!”

毕乃尔说:“看来她是去找刘盛蛟了,我们都被她捉弄了。”

刘铭传还要再说什么,船已经停稳,曾国荃向他拱手,大声说:“省三兄辛苦!”

刘铭传健步走下舷梯,与曾国荃执手道:“哎呀,怎么惊动沅浦兄的大驾了? 实不敢当。”

曾国荃感慨万分,他们快十年不见了,想起当年金戈铁马的日子,他说犹在昨 天啊。

来不及寒出宣,刘铭传就急不可耐地问沅浦兄与巴德诺谈得怎么样了?

“与虎谋皮。”曾国荃一言以蔽之,巴德诺刁蛮得很,表面上文质彬彬,吃饭 都不露齿,可咬人却露齿啊!

刘铭传倒覚得应该快刀斩乱麻,既然朝廷已决心不妥协,犯不上与洋人虚与委 蛇了。

曾国荃称这也叫先礼后兵嘛!他说刘铭传来了就好了,洋人听说他出山镇台, 特别紧张,可见他老兄的虎威了。

“我有什么虎威?”刘铭传说,狐假虎威罢了。他听说法夷的舰队已经封锁海 峡,意在防他赴台?他问此信确否。

“是这样。”曾国荃道,“仁兄怎么走法,还真要费点周折。”

刘铭传的眼珠子转了转,故意大声说话,让前来迎接的官员都听得到,他说, 法夷意图是否在台湾尚且不知,他并不想马上过海。朝廷的旨意是让他当沅浦兄的 副手与法夷巴德诺谈判,谈好了也就不必动刀兵了。

这一说,曾国荃多少有点意外,便说:“朝廷不是要打吗?不然要你督办台湾 军务做什么?”

刘铭传道,那不过是做个样子给人看罢了。谁不知道,法夷船坚炮利,我刘铭 传单枪匹马能打胜吗?倒不如跟法国人妥协,商量一个双方都能下得了台的方案, 多少给他们点好处,求得个安宁吧。

曾国荃大为不满,哼了一声,不再理他。

石超小声对刘铭传说:“此计甚妙,连曾老九都信以为真了,生气了,说不定 上折子参你一本。”

这时一群文武官员才陆续上前来参拜,刘铭传与众人抱拳致意。

刘铭传住进了临时官邸,几个棍僧在门外,走廊站上了岗,汪小洋嘱咐说: “千万要小心,不准打瞌睡,不准东张西望。”

亲兵们都答应着。

屋子里,刘铭传、石超正和刘盛蛟密谈。

对于刘铭传来说,刘盛蛟带来的消息太重要了。朱丽娅从领事馆得到了消息, 孤拔的兵舰把通往台湾的水道全都封锁了,要不惜一切代价把一刘铭传困在上海。

刘铭传让儿子放心养伤,他已决定在上海来它个纸醉金迷、声色犬马,不靠金 蝉脱壳,看来是插翅难飞了。

石超也连声叹息,比起人家的大兵舰,他们的海宴号太寒酸了。他真不明白, 北洋水师里那么多条兵舰,让刘铭传去抗法,他的老师一条也没舍得给他,连护送 他上岛都没派一艘像样船来……

这话多少说到了刘铭传的心里,他烦躁低一摆手:“你说这个干什么!”

从这一天起,刘铭传像变了个人一样,不是在跑马场看赛马,就是泡在青楼里 吃花酒,与妓女们调笑,甚至在赌场里大呼小叫一掷千金地豪赌,更有人把这样的 消息透露给了曾国荃,刘铭传带人多次去静安一带看一栋法式洋房,看样子想在上 海广置房地产了,这令曾国荃十分气愤,他不明白,刘铭传何时变得如此堕落了呢?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刘铭传 作者:张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