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刘铭传》第15节


当年办洋务轰轰烈烈,如今蹲在茶楼墙脚下踽踽凉凉,荣辱谁计?他是你的仇 人,你杀了他,你就是全民族的仇敌,你的刀还劈得下去吗?

刘铭传下榻处的桌上摊开着一张台湾全图,他正与石超、陈展如、毕乃尔等人 指指点点。汪小洋带几个棍僧守侯在门口。

石超已叫人把海宴号兵轮隐藏起来了,一旦从安徽运来的大炮到上海,马上装 船。走的时候船也不能靠上海港,他在松江那里选了个渔村码头,不显山不露水。 他在地图上指了一下位置。

刘铭传说很好,强调要出其不意,不能走露半点风声。

这时刘广进来,一脸兴奋:“老爷,孙少爷从老家赶到了。”

“太好了,”刘铭传站了起来,“人呢?”

刘朝带应声而入,风尘仆仆的样子,却毫无倦意,他行了礼,他向爷爷报告, 一共从家乡带来铁匠194 人,还有132 个和尚兵,奶奶带给刘铭传的一万两银票也 随身带来了。

“是伙食费呀,是饷银啊?”刘铭传忍不住直乐。

刘朝带笑道,奶奶说,万一兵饷不继,别饿着了子弟兵,先垫上。

刘铭传拍着手,骄矜地笑道,老太婆这是倒贴呀!别人是千里做官只为财,她 倒好,毁家抗法。

刘广说:“这还不是跟老爷学的!”

刘铭传说:“好,钱多了不咬手,我还真发愁到了台湾没有开张的银子呢!西 太后从王公大臣手里抠出来二十万,也不够啊。朝带,咱们造的炮都运来了吗?”

“是,一共四十八门,”刘朝带说口径虽不大,也顶用。

刘铭传问他把铁匠、和尚们安顿在哪了?可别在上海招摇啊!

刘朝带根本没让他们进城,直接送乡下去了,只等着上船了。

“好小子。”刘铭传夸奖道,“我孙子越来越长进了。”

“龙生龙,凤生凤嘛。”刘广说。

刘铭传说:“还有下句呀:老鼠生来会打洞啊!”

众人都笑了起来。

刘铭传的举措,住在教会圣玛丽医院里的刘盛蛟并不知情。

刘盛蛟坐在病床上,朱丽娅抱了一抱鲜花进来,说了个信息,可能是咱们的电 报起了作用,刘铭传看样子真的不想去台湾了,今天,他同巴德诺开始谈判了。

“我去见他,”刘盛蛟覚得父亲上当了,法国人根本没有信义可言,再不抗法, 要亡国了,岂止是丢了越南?谈什么判,打就是了!

朱丽娅不准他动,他的伤本来没好,一出去就会复发,前几天出去接船,回来 又发烧。

“你再拦我,我就逃走。”刘盛蛟说。

朱丽娅让步说:“那你得跟你父亲说,让我跟你一起去台湾。”

“老爷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刘盛蛟说,“这得慢慢来。”

朱丽娅生气了,走出房门嘱咐一个外国护士看住他,不准他出病房一步。护士 说:“是的,小姐,医生本来也是这样吩咐的。”

刘盛蛟听了急得跺脚。

朱丽娅却一走了之。

朱丽娅从楼上下来,来到一楼,因为一辆车子挡住去路,便侧身贴墙而立,让 车子先过。车子上装的是搪瓷桶大小便器,一个穿白大褂的姑娘推着车走来,朱丽 娅无意中扫了一眼,忍不住大叫起来:“陈天仇!”

陈天仇也很意外:“朱丽娅?你怎么会在上海?”

朱丽娅说她去了越南,在刘盛蛟那里当了军医呢!,她的表情很骄傲,意思是 自己不达目的不止。她赢了!

陈天仇不以为然,讥讽她,说看不出刘家的人有这么大魔力,让她这么着迷。

朱丽娅说:“我看刘朝带对你也是一团火呀!”

陈天仇不屑地哼了一下,走廊走来几个医生,她连忙把车子推入洗漱间。

朱丽娅也跟了过来,倚在门框上,问她什么时候离开刘老圩的?怎么来受这个 苦?

“刘老圩再好,与我没关系呀。”陈天仇套上长长的胶皮手套,开始刷搪瓷桶。

朱丽娅要帮她刷,一会还要带她去见刘盛蛟,朱丽娅说他枪伤复发,在这住院 呢。

陈天仇摇摇头,说她没时间,要干活,挣钱吃饭。用身子把她挤靠在一边,不 让她沾手。

朱丽娅说:“你见了刘盛蛟,你就知道他有多可爱了。”

陈天仇没听见一样,呼隆隆地猛刷。

朱丽娅说:“哎,我告诉你,刘大帅,还有刘朝带都到上海来了,呆会儿我带 你去见他们。”

“我不去。”陈天仇冷冷地说。

朱丽娅喋喋不休地说陈天仇是刘老圩的恩人啊!何况,她这冰美人早让朝带爱 上了,朱丽娅真奇怪,他能放她走!这个蠢人!

陈天仇打断她的唠叨,说:“你记得你要远走高飞的那天,我对你说过什么了 吗?”

朱丽娅眨眨眼:“我们说的话太多了,不知是哪一句,有什么特别含义吗?”

陈天仇说:“你说你永远不会忘记我。我说,也许,你再回到刘老圩时,我已 经不在人世了,你也许会痛骂我,诅咒我是个坏人……”

“是的,”朱丽娅想起来了,欣说,“我说我不会诅咒你,你是个多么好的女 孩呀!你说不求世人宽恕,我说我替你请求上帝宽恕,除了上帝,谁的赦免都是无 效的。可你并没有离开人世呀!你今天为什么要提这个?”

陈天仇问:“你天天跟刘盛蛟在一起,他没告诉你什么吗?譬如他的家书里… …”

朱丽娅说刘盛蛟什么都不瞒她,每封家书她都看,他父亲在信中说朱丽娅是个 缺少三从四德教化的野女人,断断不可入刘家门,她也都看了,每次他给刘铭传写 回信,朱丽娅都要他必须根据她的意思写上几句,譬如,洋女子懂得的科学知识抵 得过刘老圩全家人智力的总和了等等,说到此处她得意地大笑不止。

陈天仇说:“你这不是让刘盛蛟倒霉吗?”

“没错,”朱丽娅说,下封信里他父亲必定把他骂个狗血喷头。停了一下,她 又自己太外在,不会受中国人喜欢,像陈天仇这样内向而又有知识、有修养的姑娘, 是刘铭传最中意的,朱丽娅说不知她走后发生了什么事,她居然就离开了。

陈天仇坦言,她去行刺刘铭传,只是一时大意,没成。她问朱丽娅,这一来, 她还能留在刘老圩吗?

朱丽娅尖叫起来,夸张地说:“你敢杀人?你敢杀刘大帅?这太意外、太神奇 了!”她居然没有半点谴责意味,“如果你干成了,你将成为东方最了不起的女性。”

陈天仇望着她,反倒大惑不解了。朱丽娅问:“你为什么要杀他?”

“他杀了我父亲,是我的仇人。”陈天仇简单地告诉朱丽娅,自己从记事起, 就只有一个信念,杀掉刘铭传,她习文,练武,包括吃饭长大,都是为了这件事。

朱丽娅说:“你真了不起。但你没有完成。你不遗憾吗?”

“我活着,总会完成的。”陈天仇说。

“你还要干?”朱丽娅摇摇头说,“那我可不能把刘大帅的住址告诉你了,那 我就是你的同谋了。我赞赏你的勇气,却又不愿意你伤害我未来的老公公。”说到 这里,她又咯咯地乐起来。

上海松江 海边小渔村鸡宁犬静,象是在涛声抚慰下沉睡了一般。

月色昏暗,涨潮的海水发出阵阵震耳欲聋的涛声。朦朦胧胧的海滩上忙碌着几 百个人影,人们正把小口径炮拖向海边,再装到渔船上去。

渔船装了炮,向远处驶去,再转运到海面上停着的刘铭传乘坐的“海宴号”船 舷下。

一条条渔船上卸下的炮正吊到海宴号上,杨振川在海宴号上指挥着。

天亮前一切都消声匿迹了,除了海滩上留下乱糟糟的车辙印、脚印。

石超、朱守谟和刘朝带、杨震川被刘铭传叫到客厅来,刘铭传说:“巴德诺下 了个请帖来,说是要宴请我。”他把一张印得很考究的请柬拿给众人看。

杨震川说:“法国人斗不过您,想来软的了。”

“没那么简单吧?”刘铭传说。

朱守谟说:“会不会是鸿门宴?”

陈展如说:“凶多吉少。”

朱守谟主张干脆不去。

石超说:“那岂不叫法夷看轻了我们,就是刀山也得上,油锅也得跳,在自己 家里倒叫人家吓住了。”

刘铭传说他也是这个主意,去。不过要先备几套妙计,看情形再说。

陈展如主张到时候多去些人,里面外面都布置妥当,保证万无一失。

刘铭传说:“法夷想在海上拦劫我,我们必须避开他们的耳目才行。”

陈展如说:“这个怕难。”

刘铭传已经有一条妙计在胸了,这叫将计就计,说回头和石超把细微末节都想 好了时,再分头布置。

刘盛蛟禀报,明天巴德诺要请他客,想要在酒里下毒。

一听这话,举座皆惊,朱守谟惊呼:“果然是鸿门宴,我没有料错吧?”

刘铭传并不惊慌,让他说详细点。

刘盛蛟要再说,朱丽娅拦住说:“你还不是听我说的?要你来重复有什么用?”

刘盛蛟便说:“好,你说你说。”

刘铭传缓和多了,让刘朝带给朱丽娅搬把椅子。

朱丽娅落座后,说:“若不是要大帅的命的事,肯定不能赏我个座位,我不说 谢了。”

石超又忍不住乐,对刘朝带耳语:“难怪你叔叔叫她迷住了,洋姑娘太有趣了, 里外透亮,言语无忌。”

陈展如对朱丽娅说:“姑娘快说吧!”

朱丽娅说,她在教会医院救济处无意间听到的,巴德诺派人去拿药,说是明天 宴请中国人用。

“是砒霜吗?”朱守谟问。

朱丽娅咯咯直乐,不是毒药,是安眠药。药不死人。

人们都松了口气。陈展如说:“这丫头真能大惊小怪。”朱丽娅说,他们一心 想灌醉刘铭传,让他醉上几天不起床,不就去不了台湾了吗?不过又怕他不喝,所 以在酒里打算多放安眠药,让他呼呼睡大觉。等你一觉醒来,他们的舰队早就占领 基隆港了。

石超手一拍说:“大帅,有了,咱们的妙计又可以完善了。”

刘铭传叫众人先都下去,他要和石超单独说一会话。众人都站起来,刘铭传见 刘盛蛟也起身,就叫盛蛟先别忙走,他还要听听越南的战况。让他先到外书房等着。

朱丽娅搀着刘盛蛟往外走,刘铭传见毕乃尔进来了,并且与妹妹拥抱,就说: “毕乃尔,把你妹妹弄走。”

毕乃尔多少有点意外。朱丽娅笑嘻嘻地对刘铭传说:“你们中国人说拉磨吃驴, 你就是这样的人。”

石超纠正她,小姐说错了。是卸磨杀驴。

“一样。”朱丽娅说,“可我是个杀不倒的驴。”众人都笑起来。

李彤恩没钱喝茶,便拿了本书蹲上海城隍庙茶馆在墙脚下看,看得有滋有味, 旁若无人。

刘铭传带着石超来了,后面跟着汪小洋,在茶馆里找了张桌子坐下,跑堂的热 情上茶、上了几碟卤花生等干果。石超走到门外墙脚处,对李彤恩说:“李先生, 走啊,到里面去喝茶。”

李彤恩说:“啊,不了,不好意思又让你破费茶资。”

石超说:“今天不是我破费,有人请你。”

李彤恩嘴上问“是哪一位,”却不等石超回答早跟了他去。

到了茶桌前,刘铭传站起来说:“久仰,你办洋务名声大噪,如今还记得你说 的话,不兴办洋务,无法与洋人争雄,势必为洋人所灭,震聋发聩呀。”

李彤恩抱拳说:“谢谢大人称道,如今我这个样子,没脸听这个了,报国无门 啊。”

“请坐。”刘铭传摆手示意。

“大人不明示身份,我不敢坐。”李彤恩说。

石超提示他说:“忘了我说改换门庭的话了?”

“噢,刘爵帅!”李彤恩不禁肃然起敬,“我是革职之人,怎敢与大人同坐。”

“说哪里话!”刘铭传一把拉他坐下,然后亲自给他斟了茶,说他知道李彤恩 是冤枉的,是代人受过,朝中也不止一人怀疑这事,将来有机会,他会在李中堂面 前剖白,他也未必明白真相,别人攻击洋务拿他开刀,李鸿章未必没有舍卒保车之 意。

李彤恩含泪道:“有大帅这样明察秋毫的人在,我李彤恩的委屈也就在所不计 了。”

刘铭传示意身后的汪小洋,汪小洋打开带来的包袱,里面有十锭银子,递给石 超,石超向李彤恩跟前推推。

李彤恩说:“这是为何?这个我可不能受。无功受禄的事我不干,会心上不安。”

“无罪受罚,你都承受了,无功受禄也当之无愧吧?”刘铭传哈哈大笑,“这 不是给你的,你寄回家去,老小妻儿不能跟你受罪呀!”

李彤恩感动得热泪盈眶,说自已是落难之人,真不知道怎么谢大人知遇之恩了。

刘铭传说:“这银子也是朝廷给我的俸禄,非我刘铭传个人所有,你只管用, 连谢字都不用说。”

喝着茶,李彤恩问刘大人此去台湾有何打算?是想短呆,还是想有个长远之计?

石超代刘铭传向他请教,短与长有什么说法吗?

李彤恩道,短呆,当然是与法国人打几仗,或赢或败打道回府。长呆呢,就是 另一回事了。

刘铭传早有长远打算,他将来会上个折子,台湾应当脱离福建单独建省。福建 巡抚从丁日昌那一任起,尽管每年要去台湾一次,但毕竟鞭长莫及。台湾土番的抚 慰,地方如何繁荣,都是头等大事。为什么法夷、倭寇总是觊觎台湾,因为在那里 兵少力薄之故,强大了,自然也安全了。

李彤恩称赞刘铭传真是高瞻远瞩,他这次去台履任,虽不是名正言顺的台湾巡 抚,却也有了巡抚衔,明令节制台湾镇道以下文武官员,不是巡抚的巡抚,当有一 番轰轰烈烈的作为,过两年,台湾建省当是意中事了。

刘铭传叹口上元,想的虽美,没有能员干才辅佐也难啊。

李彤恩目视石超说:“石先生不是干员吗?”

石超说自已不过是帮闲而已,干不了大事。

刘铭传说李彤恩在中堂旗下干过洋务,想请他出来助一臂之力如何?

“我?”李彤恩说,“用我,对大人也不太方便吧?”当然指的是他是革职之 人了。

“我不在乎。”刘铭传说,不拘一格用人才,天经地义。

李彤恩又说,大帅是御侮作战,自已可是手无缚鸡之力呀。

“出主意不用你孔武有力。”刘铭传笑道,打完仗办洋务,修铁路、办邮电, 这你不就内行了吗?况且打仗时也要军需呀。

李彤恩心里热乎乎的,盛情难却,他答应跟大帅去,有了刘铭传的厚待,客死 他乡在所不惜。

刘铭传的大手在李彤恩的手背上一拍,说要的就是他这句话!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刘铭传 作者:张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