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铭传》第17节


卖樟脑、贩大烟,番民马来诗宾在海上白拣一个美女,却叫他妹妹给放归了大 海,吉凶未卜。五门海岸炮,四门打不远,一门从后膛炸开,刘铭传与士兵同吃菜 粥。烂柯岭上树叶青了又黄、黄了又青多少度,谁留正气在人间?

天清气朗,海天蔚蓝一片,能见度非常好,站在船上已看清海岸线了。海晏号 船上的人都上到甲板上来了,争相观看。有人说:“台湾不是个岛子吗?怎么这么 大?”

刘铭传正举着望远镜看,接话说:“蠢话!这岛子可大了,三个台湾岛就有一 个福建省大了。你能看到边界?”

又一个士兵说,听说这岛上的土番浑身上下长红毛,吃带血的生肉?

“胡扯!”刘铭传说,台湾开发几千年了,有我们的道台、知府、百姓一样种 地,一样安居乐业,让你们这么一说,岂不是茹毛饮血了?

石超引经据典说,《尚书》禹贡篇说这里岛夷卉服,是说这里的番民穿着用树 叶野花编织的衣服,但自从徐福带五百童男五百童女上岛来以后,就学会织布了。

刘朝带听说过,那不是秦朝的事了吗?

“是呀,”石超说距今两千年了。传说徐福带人上台湾,本是为秦始皇采长生 不老药的,大家上了岛,看到这么个富饶的地方,都不想回去了,留下来繁衍了后 代,当然从宋朝起,福建百姓又有很多人泛舟过海到台湾安家落户。

陈展如说:“石超真是通晓古今啊,说起什么来都一套一套的。”

刘朝带见刘铭传放下望远镜,就说:“爷爷。给我看看千里眼,听说这是老佛 爷赏给您的?”

“这叫望远镜。”刘铭传把它送到孙子手上,刘朝带举起来看着,高兴得大叫 :“哎呀,我把海岸都拉到跟前来了!我看见一个人在钓鱼,对了山上有人砍柴”

刘铭传下令:“准备好登陆。”

石超松了口气,回眸茫茫海上说:“法国军舰叫咱们甩到爪哇国去了!”

基隆港早已得到了消息,来了一大群迊接的官员。

刘铭传在兵士护卫下登岸时,这里鞭炮齐鸣,一大批官员带着士兵列队迎候。

刘铭传很高兴,他大步上前,石超、刘盛蛟、刘朝带、杨震川、朱守谟、李彤 恩、毕乃尔等拥簇着他。

迎接的官员们纷纷上前参拜,第一个是台湾布政使,他说:“布政使沈应奎参 见大人!”

“福宁镇总兵雷志忠参见爵帅。”

“署福建提督,原漳州镇总兵孙开华参见大帅。”

“记名提督章高元参见大帅。”

“台北知府陈星聚参见大帅。”

接下来副将张兆连、台湾总兵万国本、水师副将周善初、记名提督苏得胜、副 将潘高升、基隆通判梁纯夫也上来拜谒。

最后上来的是地方绅士林维源、林朝栋。

沈应奎介绍说,这位林维源先生,是在籍太仆寺正卿。从小有奇童之称谓,福 建龙溪人,先祖于乾隆年间迁来台湾,做了不少善事,光绪二年,福建巡抚丁日昌 来台视察,说海防多事,需要养兵,饷械全无,林公挺身而出,说天下兴亡匹夫有 责,一次就捐银五十万两。

刘铭传对林维源拱手说,有这样热心肠的台湾贤达和民众为后援,无论是法国 人还是什么人,别想占我台湾寸土。

林维源道,大帅要来保台湾的消息一传开,从台北到台南,人人欢欣鼓舞,我 等当为大帅驱遣。

沈应奎说,大帅刚到,请到衙门少歇,有什么要吩咐的,过两日再说。

刘铭传说,法国人兵舰正虎视耽耽雄踞海上,本爵来台湾不是睡大觉的,他让 官员跟他一起去基隆港转转,明天再去看炮台。

章高元说:“大帅,一路海上颠簸,还是先歇息一下为好。”

刘铭传说:“你章高元是我的老下属了,在淮军里跟我多年,岂不知我的脾气?”

章高元只好说:“那就去炮台吧!”回头叫:“牵马来!”

上岛的第二天,刘铭传又带着李彤恩、石超、刘盛蛟、刘朝带以及孙开华,章 高元等将领登上了林茂草丰的烂柯岭,前面不远的崖头便是基隆炮台,隐隐可见海 岸炮立在那里,炮口向着大海。

山风强劲,树涛滚盪,从这里眺望大海,一望无垠。刘铭传称这里真是集奇险 幽秀为一绝的好去处啊。他问这地方叫什么?

林维源说,这地方叫烂柯岭。并指着不远处的青松巨石,说五十步开外就是仙 人下棋处。

山风忽然隐隐约约送来阵阵钟鼓铙钹之音,刘铭传侧耳听听,问:“烂柯岭有 寺庙吗?”

林维源用手向巉岩处一指说,山坳间有一座那是定国寺,是当年郑成功收复台 湾时出资建的庙。

刘铭传称赞庙的名字起得好,边疆稳固,国家才能安定,郑成功的事业总要有 人接续去干。

他们在荆棘丛中向仙人下棋处走着,汪小洋带几个棍僧用大砍刀在前面砍着荆 棘开路。

汪小洋忽然站住了,他侧身听听,有一阵芦笙之音,他又惊又喜地叫起来: “大帅!我师傅来了。”

“你师傅?你是说通元上人?”刘铭传不禁哑然失笑道,“他怎么会跑到台湾 来?”

话音未落,从竹林里闪出一位须发皤然的和尚接话道:“台湾是中国领土,又 有中国佛寺,僧人游方到此,毫不奇怪呀!”

刘铭传一看,果真是通元上人,不禁喜出望外,上去拉住他的手说:“我还一 直担心你的安危呢,有人告发了你,我不得不连夜通知你逃亡,却不想云游到此地, 真是上天赐福啊。”

通元上人道,中国之大,在深山老岳中可供藏身的的名寺古刹多得是,他所以 选中定国寺,是想到不久之后,大帅将受命到此驻节,他尚能有朝夕会面的机会, 这里天高皇帝远,当不会再给刘大人添麻烦把?

“哪里,”刘铭传想到因为自连累了长老,致使四海流亡,心上甚为不安。

“这不是说反了吗?”通元上人道,原本是因他惹事,险些送掉了大帅前程。

他们的话语没几个听得明白,刘铭传这才想起给各位介绍,说这位是家乡真武 庙的住持高僧通元上人,学富五车,说自己在家散居后即拜上人为师,是他学生。

“这可不敢当。”通元上人与众人长揖,其中刘朝带是他认识的,其余的人一 一见过礼,刘铭传又特别介绍了李彤恩、孙开华、张高元,林维源等人:“这位是 我带来的洋务大臣、新委通商委员李彤恩,署福建提督、原漳州镇总兵孙开华,记 名提督张高元,台北地方名绅、在籍太仆寺卿林维源。”

直到这时,汪小洋才上前来行礼:“师傅好!”

通元上人说:“怎么样,你带的棍僧没给大帅添乱吧?”

刘铭传说:“他们恪尽职守,个个都是好样的,身手不凡,又忠诚。”

这时他们不覚已来到仙人下棋处。一块巨大的卧牛石,上面扁平,不知什么人 用利器在石上刻出了棋枰的经纬线,这棋枰比磨盘要大。。

刘铭传叹道:“好大的棋盘啊!什么仙人在此下棋?有什么传说吗?”

石超说,在内地也有烂柯岭,柯是斧子的木把,这是有传说的,不知与内地是 否一样?

通元上人说,故事多是大同小异。传说有一个樵夫在这里砍柴,偶遇有两个长 髯老者在这块大青石上下棋,就把斧子扔在一边走过来观棋,他只觉得头顶的树叶 一忽儿青、一忽而黄,青了又黄、黄了又青好多回,并没觉得过了很长时间。后来 只是发现丢在一边的斧子木柄都朽烂了,斧头也锈蚀得不能用了,他觉得有些奇怪, 寻路下山,回到村子里,发现房子变了,老房子找不到了,村子里一个认识人没有, 后来打听到自己家,一问,重孙子已是拄拐杖的老者了,原来在观仙人下棋时树叶 一青一黄的变化间,已经百八十年过去了,从此这山就叫做烂柯岭了。

刘铭传沉哦着说,这传说很有意思。其实人生又何偿不是如此呢?人生在世, 也就是青青黄黄几十次而已,总不该虚掷光阴像斧子把一样烂成灰。

石超说,名利官爵都是过眼烟云,只有为国为民干点实事,才是永留百姓心间 的,他去过成都以西的都江堰,那里的人为李冰父子建庙立像,其实也多余,那宝 瓶口滔滔的流水,就是李冰父子的永远不腐的纪念碑。

“说得好。”刘铭传十分感慨地说,“尔等跟我到台湾来,抛家舍业,背井离 乡,也许会骨埋异乡,但如果我们打胜了,将法夷拒之于国门之外,我们也不白来 这世上青青黄黄几十回呀!”

李彤恩说:“这里真敞亮啊,又有仙气,我死了如能葬在此地,于愿足矣。” 石超说:“说这话,太不吉利。”刘铭传说:“我正想占这块宝地呢,他倒抢先了。” 众人都笑起来。

刘铭传说:“长老在跟前是我的福分,又可以朝夕就教了。”

通元上人道,他们的征伐战事,自己帮不上忙。若问佛家事,尚可知一二。

刘铭传凑过去小声戏谑道:“忘了二十多年前我们对阵常州了,你带两万精兵 与我激战月余,怎么说不懂战事?”

通元上人一笑遮掩道:“我可什么都不记得了,不知大帅说的是什么。”

离开烂柯岭,刘铭传带着随员攀登山路来到炮台附近,他立刻皱起了眉头。只 见这里仅有五门海岸炮,炮口一律对准着正前方,炮台旁有一个石砌小屋,屋中有 烟气飘出,几个士兵正在煮饭。

一见长官来到,几个士兵忙从石屋中钻出来,一个正在吃东西,忙吐在地上, 垂手侍立。

孙开华训斥他们太没规矩了,怎么没人守在大炮旁边?

一个士兵说:“大炮打谁呀?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也没见个敌人上来。”

刘铭传让他们试射几炮看看。

伍长马上带人各就各位,填炮弹。他回头问:“大人,往哪射?正前方吗?”

刘铭传命他把炮口左右旋转到最大角度。

有几门炮根本不能旋转,有两门虽能旋转却幅度极小。众官员议论纷纷。

刘铭传不动声色地命令:“试射。”

把总举起小旗,煞有介事地大喊大叫:“目标,正前方,给我放!”

咚咚几炮相继响了,落点极近,只在港口内,落在海里腾起一片水花,另一门 打不响,把总亲自过来察看,不知怎么,轰一声,后膛炸开,把总和一个炮手满身 流血,都受了伤。孙开华急忙叫人抬下去。

刘铭传铁青着脸,对将领们说:“大家都开眼界了吧?就用这样的炮台抗击法 夷?人家有大军舰、大炮,我们这炮台打乌鸦都打不着。孙开华,你有什么说的?”

孙开华虽然不服,却只能认帐:“卑职失职,甘愿受罚。”

刘铭传说:“朝廷给你们拨的军费哪里去了?我是要查的。”

一个士兵趁机告状说:“到现在还欠我们六个月的饷银呢!大人看看我们吃的 是什么?”他跑进石屋,端出一个冒着热气的铁锅,里面装的是一锅汤,多是野菜, 只有少许的米粒。

刘铭传看到士兵眼里有泪水。

刘铭传对那个士兵说:“去,把你们的饭碗拿出来。”几个士兵不知他要干什 么,又不敢违拗,捧出几大摞粗瓷碗来。

刘铭传亲自掌勺盛了一碗又一碗,全摆在大炮旁边的石台上,他对面面相觑的 随员们说:“你们也尝尝,一人一碗。”他不看别人,自己先捧起一碗,呼呼噜噜 地喝着。

众人不敢吭气,也都端了一碗吃着,太难以下咽了,有人干呕,悄悄倒在了草 丛中。

潘高升喝了一口,凑到孙开华跟前小声说:“这是借题发挥拿你开刀呢。”

孙开华一口气喝干了菜粥,他也是一肚子牢骚,他说:“大帅,卑职愿领处分, 你不就是冲我来的吗?我一不开钱庄,二不管银库,我也没办法,这回大帅来了好 了,他们一定不能挨饿了,大炮也该更新了,这是我等的福分。”

刘铭传把空碗叭地摔在大炮上,厉声说:“孙开华,你在这跟我叫板吗?我是 奉上谕抗法保台,当然不能让士兵赤手空拳去对付敌人大炮,更不会让士兵饿着肚 子为国效力。”

孙开华不出声了。

李彤恩说他此前已经问过沈藩台了,台湾各县每年上缴的银子有限,入不敷出, 如果不能得到福建协饷,得不到全国富庶省份协饷,那怕是难以支撑啊!

“这个自然。”刘铭传也算过了,台湾的银子少,人口也少,银子再多,都叫 老鼠盗到鼠洞里去了,也一样是穷。他委任李彤恩为通商委员干什么?一要振兴实 业,二要堵塞漏洞,从京城带来的二十万两已拿去买炮了,他吩咐李彤恩眼下要尽 可能地筹集抗法饷银。

他转过身又对士兵们说:“从明天起,如果你们仍吃不饱肚子,我刘铭传也顿 顿吃野菜粥!”

士兵们都十分感动地望着他,一个士兵说:“有大人这句话,我们为国出力饿 死了也无二话。”

林维源站出来说大帅一席话令人感动,我林某人愿捐出三十万两银子购买大炮、 枪械,购买白米,让士兵吃饱了肚子上阵。

林朝栋也认捐十万两。

“谢谢你们急国家之难。”刘铭传对李彤恩、朱守谟等人下令,钱有了,马上 重修口岸炮台,先把我们由天津带来的几门炮运上来。他用手一指鸡笼山左方和右 方的崖头说,在仙人洞和社寮两山对峙地方建炮台,这样才能控制基隆的出海口, 才打得着敌人的兵舰。

李彤恩说:“遵命。

刘铭传忽见有一条扬帆而来的渔船驶近港口,他皱起眉头问孙开华,既是炮台 军港,平时民船也随意往来吗?孙开华一靣叫士兵打旗语不准渔船靠近,一边对刘 铭传解释,从前没战事,就都很松懈。

刘铭传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的仇人陈天仇就在这艘渔船上。

陈天仇又是黑衣黑裤打扮,背一口剑,腰间别着短枪,英风潇洒地立在船头, 遥望着海岸上起伏的山岭。

陈天仇问身旁的船主,前面就是基隆了吗?为什么叫基隆?

老船主告诉她,原来是养鸡的鸡笼子,后来嫌不好听,改了同音字。有人说叫 鸡笼,是因为山势险,地方小,像个鸡笼子一样。

陈天仇点点头。这时一个水手过来说,基隆炮台有人打旗语来,不准我们靠岸。

船主问:“为什么?”

水手说:“不知道,我看见很多兵。”他把望远镜递给了船主,船主看了看, 自言自语地说:“看样子要打仗?”

“是的。”陈天仇说,“法国人很快要来攻打基隆了。”

“你怎么知道?”船主有点奇怪。

陈天仇未置可否,借过望远镜向海岸观察着。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刘铭传 作者:张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