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刘铭传》第24节


左宗棠上的折子再平常也是重千钧,他参的虽是小小的四品官,却是项庄舞剑, 意在沛公。占基隆,也许在谈判桌上加了砝码,却没有“流动的法兰西”安全。

别看左宗棠老了,余威犹在。他参李彤恩的折子一到军机处,便搅起了不小的 波澜,明里是参小小的李彤恩,谁不明自矛头所指是刘铭传?这折子递不得也压不 得。

于是递牌子请求太后召见。奕譞、奕劻、李鸿章、翁同和等几个人大清早就在 东暖阁里候着。

参刘铭传的不止一人,奕譞说,如果左宗棠的折子不上来,他本不想惊动老佛 爷的。

奕劻说:“这么大的事不奏明,谁能顶得下来?你们出去听听吧,王公贝勒们 都议论的开锅了,老佛爷震怒,怎么办?”

这时西太后在宫女、太监搀扶下从卧房出来,眼皮也不抬地问:“什么事非让 我震怒啊?好像我不发脾气,就过不了消停日子了似的。”她坐在炕几旁,闪了几 个近臣一眼:“你们的觉都睡足了?”

奕譞忙陪笑脸:“奴才们无能,不得不屡屡打扰老佛爷的好梦。”

西太后说:“我能有什么好梦!做好梦得有好人给我顶着江山不倾啊。我也老 了,盼着皇上快点临朝,我也就不操这份心了。”

奕劻的恭维话是现成的,他说到啥时候,老佛爷也是身系天下安危呀。

“你倒会说话。”西太后说,“说吧,出了什么事呀?”

奕譞尽量把奏报的语调放得平缓,他说左宗棠上了个折子,说刘铭传失地辱国, 欺君罔上,其罪过远过于撤职的滇桂两省巡抚,但却是严参李彤恩。

“李彤恩是干什么的?”西太后从来沒听说过这个名字。

奕劻说,是个办洋务获罪已革的帮办,当年是李中堂参的。这次不知怎么回事, 刘铭传带到台湾去了,基隆大捷时论功优叙,官复原职,当商务委员。

西太后说:“那我猜着了,这是冲着刘铭传来的,对不对呀!”

“老佛爷圣明。”李鸿章忙说。

西太后又说:“我知道,左宗棠和刘铭传有旧仇,可他也保荐过刘铭传啊。都 这么大岁数了,也真是的,还不肯放手。又是什么事惹着他了!人家刘铭传不管有 多少不是,人家真刀真枪地和法国人打上了,保住了基隆啊,他左宗棠不怎么露脸 吧?叫人一顿炮把马尾都炸平了,是不是妒贤啊。”这一说,李鸿章心里落了底。

奕劻却不肯放过,他这回左宗棠倒是秉公而论。刘铭传不战而退,让出了基隆, 举国愤怒,早该论罪了。

西太后大吃一惊:“什么?基隆丢了?这么大的事你们也对我隐瞒?到了纸包 不住火时才说?”

奕譞说,原来消息怕不确,昨天接到了刘铭传的折子,才证实了。

“刘铭传也是虎头蛇尾不堪信任啊。”西太后说,“他把基隆丢了,法国人不 是有口实了吗?”

奕譞说:“真是这样。他们的公使巴德诺又让咱们交银子,声言不交就进攻沪 尾、占台北。

奕劻说:“刘铭传丢城失地,按律当斩。”

西太后斜了他一眼,转向李鸿章:“刘铭传不会甘心情愿丢了基隆吧?”

“太后圣明。”李鸿章趁机奏道,法夷增兵,意在夺取沪尾,沪尾亡则台北危, 台北陷,则全台不保。刘铭传是有意让出一座基隆空城,然后围困之,恰是一计, 使敌人分兵,这样,敌人无法全力攻沪尾,时间久了,人困马乏必然撤兵。

“我说他不能辜负咱们对他的信任吗。”西太后说,“虽然这理儿说得过去, 到底是丢了一座城,事先也不奏闻,太冒失了。”

奕劻说,太后宜降懿旨,开他的缺,交部议处,另选贤能任之。

西太后心里并不愿意,就说:“你们看呢?”

翁同和赶紧补救,说中途换将,兵法大忌。而况刘铭传有成竹在胸,总得让他 得以施展呀。

奕劻说:“等他把台北也丢了再撤差吗?”

李鸿章坚持己见,说刘铭传这人粗中有细,太后不会看错人的,可以下旨申饬。

奕譞来了个折中办法,不妨将李彤恩革职,递解回原籍,这也平息了汹汹舆论, 左宗棠也并没有公开弹劾刘铭传,他严参的也是李彤恩啊!

西太后说:“这姓李的冤了点,以后再找补吧,总不能丢了一座城,一点动静 没有啊!”

李鸿章暗喜,马上说:“太后明鉴。”

西太后又说:“传旨刘铭传,不能手软,朝廷给他撑腰,他得长脸才是。万一 他真顶不住了,打个稀里哗啦,咱们不又得掏银子吗?”

窝尔达号战舰会议厅里,铺着绿丝线长桌一端正中央坐着孤拔,左面是利士比, 右面是沃西,长桌两侧坐着各舰舰长以及陆战队的军官,每人面前放着军刀、军帽。

孤拔说,关系法兰西荣誉的攻击马上要开始了。供给我们弹药和食品的补给船 拿破仑号已经绕过了新加坡,它一到,我们马上开始攻击沪尾,并以夺取台北为目 标!

沃西站起来,在海图前指点着发布登陆作战计划,这次攻击,八艘主力舰和三 艘炮舰全部投入战斗。炮击的目的是摧毁沪尾中国人的全部炮台、海岸炮阵地,鱼 雷艇负责清除埋在航道的鱼雷,登陆作战部队总指挥为马丁上校,副总指挥为波林 奴中校。陆战队分三路,波林奴为一路,由德曼中尉为先头部队,方丹少校一路, 卑尔少校一路,每人携带一天食品,16盒子弹,登陆时分乘橡皮艇和胆号舰提供的 平底驳船。在攻击得手后,立刻向沪尾城挺进,布置完毕,他大声问都听清楚了吗?

在座的军官刷的起立,有节奏地众口一词地吼了一声:“为法兰西的荣誉而战!”

从沪尾清军阵地红堡上,不用望远镜也看得见法军的军舰了。

就在我方阵地上,刘铭传也召集了临时会议,人们都站着听令。

刘铭传说,山雨欲来,我们终于盼来了这次大仗。法夷内外交困,再不发动进 攻,支撑不下去了。据我方侦察,法军能上岸作战的,不到两千人,而我们现在有 十五营之多,差不多七千人,数倍于敌,我们占上风。

石超觧释我方方针仍是以逸待劳,分设伏兵。

“对,”刘铭传宣布,我们共设四路伏兵。另一路负责接应,引敌人上岸。他 命孙开华将军的左营官龚占鳌带本部人马埋伏在殷港。

龚占鳌说:“遵令!”

刘铭传又叫:“中营官李定明,后营官范惠意!”

二人出列:“到!”

刘铭传下令:“李定明率领所部埋伏于油车,范惠意率所部为后应。”

二人说:“得令!”

刘铭传又叫:“章高元、刘朝带、朱焕明!”

三人齐声喊着:“末将在,”站到他面前。

刘铭传下令:“你三支人马埋伏于北台山后,不见法军,不准暴露目标。”

三人说:“遵命!”

刘铭传又分派给杨震川一个特别的差事。这几天刘铭传在海滩多次观测,当太 阳升起来时,阳光直冲着法国军舰,阳光刺目,他们睁不开演,对瞄准目标不利。 我们的红、白炮台恰好在背光方向,他指令杨震川可在这时候首先开炮,必占上风。

杨震川没想到主帅这样心细,称赞这主意太好了,红白炮台早备足了炮弹。

刘铭传为将领鼓劲说,倘这次我们能聚歼上岸之敌,敌人将大伤元气,抱头鼠 窜之后将不敢再来犯境,我大清不至于丧权辱国、赔银割地,诸位就都是青史留名 的英雄,愿与君共勉。

众人齐声吼:“抗法保台,为国争光。”从炮台上下来,刘铭传忽然看见朱守 谟也在人群中,他皱了一下眉头,问石超,马来诗回山寨去没有。石超奌了奌头。

大悟,原来妹妹是回来抓他的。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刘铭传 作者:张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