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刘铭传》第26节


异地借才,从夏变夷真杰士,同仇敌忾,摧锋蹈阵大功臣。由常州陷落到推断 二十年历书,推导出一少女的生日,铁石心肠也会感动,她却冷漠以对,他的代价 是又开罪了另一个少女。

由于消息闭塞、通讯滞后,李鸿章又差奌吃了个大亏。这天法国驻华公使巴德 诺死乞白赖地要见李鸿章。李鸿章只得应允,在天津 直隶总督衙门接见法国公使 巴德诺时,他尽量摆出强硬姿态,既给朝廷看,也给洋人看。。

李鸿章说他本来不该接见巴德诺的,目前两国处于交战状态,法国还占着台湾 的基隆。

巴德诺说:“你们不是想通过英国或德国公使出面调停吗?我想,他们不容易 说得明白,所以我想来向你解释一下我们的立场。”

李鸿章说,你们占着我们的土地,还有什么好讲?

巴德诺强词夺理,占基隆,是因为清政府违背协议,不在天津条约上签字。

李鸿章说那简约只是个草稿,怎么能算数,但马上退了一步,他问:“如果我 们现在决定签约,你们肯马上退出基隆吗?”

巴德诺蛮横地说:“已经晚了,我们强大的舰队会让你们损失更多。”

李鸿章说:“那还有什么好谈?”

巴德诺又说:“我看这样,也不用第三国出面调停了,只要你答应马上签字, 我们可以不进攻沪尾。”他就是说,基隆照占。

李鸿章居然有点动心了,希望银子的数目能降点,那他才好向朝廷奏闻,总不 能兵戎相见后,还是照样赔那么多。

“也可以降一些,”巴德诺说,“除非今天马上签约。”

正在这时,一个管家进来,向李鸿章报告说:“中堂大人,北京来人了,请您 火速进京,一刻不能停留。”

李鸿章便端茶起立,说:“我得去面见太后了,回来再说吧。”

巴德诺悻悻然,也有几分颓丧,李鸿章不解。送他出门后,管家喜洋洋地告诉 他,翁大人稍来口信说,刘铭传露脸了,又打了个沪尾大捷,法国人败的好惨!叫 李鸿章进京陛见,是好事呀,还跟那个洋鬼子纠缠什么!

李鸿章心想,这王八蛋,跑这拣便宜来了,险些上了巴德诺的当。怪不得他急 于想让我今天就签约呢。好险,好险!

有乐的就有愁的,在斐龙海听来,巴黎 塞纳河畔教堂的钟声也没有往日那么 优美动听了。大清早就奔向总理官邸。

总理官邸是临近塞纳河的一栋十九世纪哥特式建筑,此时是清晨,塞纳河上已 经有船驶过了。

从金色大桥上驶来一辆豪华马车,海军殖民部长斐龙坐在里面。

巴黎圣母院的钟声悠扬,一群鸽子在天空飞翔,斐龙海却是一脸沮丧,催促驭 者“快点!”

茹费理正坐在马桶上,拿张报纸顺便浏览,门突然推开,斐龙海气急败坏地冲 进来。

“这是我的家,斐龙海先生,”茹费理不悦地说,“你不会是跟我来争地盘拉 屎的吧?”

“我可没心思幽默了。”斐龙海手里摇晃着电报,说,沪尾之战大败,我们死 伤几百人,这可能还是个大大缩小的数字,胆号军舰也中了炮,他骂孤拔是个笨蛋! 把电报递给茹费理:“你看吧。”

茹费理不接:“这样的电报已经不如揩屁股的手纸有价值了。”他顺手扯了一 块手纸,揩了屁股站起来提裤子,斐龙海噤着鼻子去拉了冲水闸。

茹费理并不买账:“你的才干不应当表现在帮我冲厕所上,而应当在国家利益 上。”他不想离开卫生间,又开始往下巴上刷肥皂沫。

斐龙海说:“孤拔来电说,他已无力二次攻击沪尾了,除非我们再增拨军舰、 增调军队给他。”

茹费理警告斐龙海,对国会,要尽量淡化这次战败的实情,不给他们这些长舌 妇以口实。他们也许又要攻击总理,赶他下台了。

“我想,他们不止是长舌妇,也是长着一双又尖又长耳朵的。”斐龙海说, “关键看我们如何扭转局面,对清政府施压,好在基隆还在我们手里,还有施压的 资本。”

茹费理刮着胡子,让他发报,叫孤拔无论如何要守住基隆,即便它是一座空城! 还有,马上实施海上封锁,用他的舰队封锁台湾海峡,让一条鱼也游不过去!这样 才能切断大陆沿海各省对刘铭传的支援,迫使清政府投降,法兰西的目标必须不折 不扣地实现。

斐龙海提醒他,先生没有想过更糟的结果吗?现在,上帝好像暂时不在我们这 一边。

由于这话过于刺激,茹费理一抖,刮破了脸,淌出血来,茹费理用大毛巾一擦 说:“你看,吓出的不是汗,而是血。“

斐龙海苦笑:“这算是红色幽默吧。”

西太后被太监搀出长寿宫东暖阁来见她几个近臣时说:“若总有这样的喜讯, 你们别说五更天叫我,就是整夜不让我合眼,我也不烦。”

奕譞笑道:“托老佛爷的福,刘铭传果然不负众望,这也是我天朝的福份,这 沪尾大捷可是名噪天下了。幸而上次没将他革职,只是申饬。”

翁同和趁机为刘铭传正名,现在看起来,上次因他弃守基隆而申饬一节,也大 可不必。这本来是刘铭传的智谋嘛。

“你倒派我不是了?”西太后由于心情好,责备人也带着笑容,“那么多谏官、 御使们交章弹劾他,不是我袒护着,一条链子锁了交部议处也不为过呀。再说,现 在他已实授福建巡抚了,他不是总为没当上封疆大吏委屈吗?这也不算薄待他了。”

翁同和笑了,李鸿章说:“若不怎么说老佛爷圣明呢。刘铭传实授了巡抚,雄 心更大,要把台湾治理得和江南各省一样富饶呢。这都是太后慧眼识人啊!”

“你们别嘴上哄我。”西太后又秋后算帐了,前些年不是总有人在背地里嚼蛆, 说女人干政有伤国体吗?好像她愿意操这份心似的,同治、光绪登基,都是娃娃, 有人在背后看她们孤儿寡母的笑话,她再不出来支撑一下,对得起祖宗吗?张口祖 制,闭口祖制,祖制也是人定的,祖宗活到今儿个,也得不时地改改,不能一条道 跑到黑。

奕劻说:“所以说太后圣明呢。太后,沪尾这一仗算侥幸打胜了,下一步焉知 法国人不恼羞成怒,弄不好更要大动干戈?”

“兵来将挡嘛!”西太后听了很不顺耳,先别自个吓唬自个。打胜了就是打胜 了,怎么叫侥幸打胜了?听说英国又出来当和事佬了?

李鸿章奏道:“正是。他们提了四款。”

西太后问:“都哪四款啊?”

奕劻奏明,照天津条约,商定通商办法;法国军队暂驻基隆、沪尾;赔偿法国 五百万法郎,由法国征收基隆、淡水关税作抵押;以上三条办到后,中法分别撤兵。

慈禧边听边摇头冷笑,奕譞赶紧说:“这怎么行!”

慈禧说:“这是拉偏架。咱打了胜仗,还要把淡水让出去,太欺人了,这样的 调停,连听都不要听,还有脸面到我跟前来说!”

奕劻惶悚地说:“老佛爷息怒,奴才也不敢擅专啊。再说了,这也是敷衍的意 思。英国说他一片好心出来调停,也不好不敷衍一下呀。”

“哼,什么敷衍!”西太后说:“敷衍快三十年了,从鬼子六起就敷衍,哪一 国也没敷衍明白,你们为朝廷办事,就是心存敷衍的吗?”

这一说,奕譞以下大臣们全都冒汗了,纷纷跪下。

西太后说:“这事不行。不说它了,先议议自个家的事,刘铭传打了胜仗,总 要封赏,这是不能敷衍的,你们都起来吧。”

众臣起来,奕譞说是该封赏。

西太后说:“刘铭传不是也上了个折子吗?我看他挺委屈的,说是那个李彤恩 非但无罪,而是有功,你们查了没有?”

李鸿章奏道,他奉旨派员去查过了,刘铭传所奏是实。

“那就按刘铭传所奏官复原职吧。”西太后说,“可这刘铭传又严参刘璈,附 片上又加了个叛国的叫什么来着?”

翁同和说:“叫朱守谟。”

“这可得好好查查,”西太后说,“刘璈胆敢贪赃枉法,处处给刘铭传摰肘, 连内地的协饷银子他也敢截留,这还了得?也不能听刘铭传一面之辞,派干员去查 查,你们看谁去合适呀?”

翁同和提议从吏部或都察院检选大员。

奕劻却坚持还是刑部出人的好,指名道姓地奌了刑部尚书锡珍的名字。谁都知 道锡珍是奕劻的人,但刑部出靣并不越位。

西太后说:“还得有一个呀。”

翁同和又举荐闽浙总督杨昌浚,就近。

李鸿章表示异义,杨昌浚是湘军出身,与刘璈有交情,这事不妥吧?

西太后说:“我不信他们敢徇私枉法。就这么定了,下道上谕,告诉他们秉公 办案。刘璈、左宗棠告刘铭传,刘铭传告刘璈,两方的折子大相径庭,这里肯定有 说道,咱不能冤枉了哪个,是不是?”

“很是。”奕譞说,自从刘铭传沪尾大捷后,人心大振,张之洞、彭玉麟上奏 折,要求运兵援械,支持刘铭传,旧金山的华侨捐银子五十万两,旅日华侨捐一百 万两。

“众人拾柴火焰高啊。”西太后说,“你李鸿章弄了些什么给他呀,他是你手 下大将啊。”

李鸿章说他刚刚运去五千支毛瑟枪,十六门克虏伯大炮,还有三千支后膛枪。

“好,”西太后说,“叫法国人瞧瞧,大清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叫刘铭传别耍 小孩子脾气,听说朝廷罢了李彤恩,他也要不当巡抚了?”

翁同和说:“不过是气话,都过去了。”

“这才对嘛,”西太后说,“咱们没亏待他呀。”

荒芜的清漪园将是日后的颐和园,现在却是一座规模不大的废园,有荒草中竟 有狐狸野兔出没。

西太后在奕譞、李莲英的陪同下,来到这座废园中漫步。但见湖水已半干涸, 浅水里长满野草和芦苇,山上也是一片荒凉,原来宫殿、佛院有的毁于火燹,有的 被拆得少门缺窗,一片劫后景象。

西太后心头酸楚得不行。想不到清漪园成了这模样了。记得她和大行皇帝最后 一次到园子里巡幸,是咸丰九年的夏天,那时树是绿的,水是清的,汉白玉桥、红 墙黄瓦的宫殿相映成趣,……现在看了叫她寒心,心里发堵。

李莲英说,若不,怎么说得好好修修它呢。

这原是乾隆爷重修过的园子,上溯七百多年前,就有这个园子,最早是金国完 颜亮的行宫,到了明朝,扩建成好山园,但谁也没有乾隆爷花的心思和功夫大,可 惜英法联军给糟蹋成这个样子了。

李莲英说:“都请洋人工程师画了好几个颐和园的图纸了,早该修了,老佛爷 连万寿山、佛香阁的名字都起好了,多豁亮的名啊。”

“你上嘴唇、下嘴唇一碰,说的简单。”西太后说:“银子呢?银子在哪?”

奕譞说:“可不是。现在府库连年亏空,各地灾害不断,赋税又收不上来……`

李莲英说:“那也不能挤了修园子的事呀!有他们败坏的,没咱老佛爷花的? 咱老佛爷的心性、好胜心,和乾隆爷不相上下,依奴才看,不管从那都省出这点银 子了。”

西太后说:“你听听,小李子说的多轻巧?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呀。要办海军, 一条铁甲舰动不动就是一百多万两银子,定十艘,不就上千万了吗?哪来的闲钱修 园子?”

奕譞说,这个数还不包括训练海军的费用呢。刘铭传打了胜仗,台湾的海防总 得加固一下吧?咱们根本没给他什么钱,难为他了。

李莲英却早猜透了西太后的心思,说:“建海军也用不了那么多钱,只要老佛 爷跟李中堂手头紧一紧,省出一座园子来,那不是吹气一样吗?就看有没有人上心 了。”这话叫奕譞浑身上下不自在。

西太后脸上漾着笑容,有意地看了奕譞一眼,似在等他表态。

奕譞很犯难,又不敢得罪西太后,便犹豫地说,紧手紧手,也不是不行,他怕 又引起‘浮仪’,如果能悄悄地在办海军军费里夹带出修园子费用,倒也是一举两 得的事,他回头跟李鸿章再谋划谋划。

西太后说:“主意你拿吧,眼下大事一个接一个要来了,皇上该大婚了,也该 亲政了,她也该歇口气了,这都要抓紧操办了。

奕譞说:“皇上亲政了,太后也不能撒手不管啊,江山社稷全都靠您撑着呢。 好在,台湾那面消停了,老佛爷看人就是准,如果不是启用刘铭传,哪有今天。”

“老七呀,”西太后突然说,“你说到刘铭传,我倒想起一档子事来。这几天 我一直在琢磨,台湾该建省了,脱离福建为好。”上个月左宗棠也上了这么个折子。

奕譞知道老佛爷是从长远着想的。

“是呀。”“西太后说,台湾好比是东南沿海各省的一道藩篱,为什么荷兰人、 日本人、法国人都要占台湾?是想有个跳板,再来打咱大清东南六省的主意。台湾 自古就是中国的,现在单独设省,有利无害。

奕譞说,行是行,奴才只担心台湾财力薄弱,不好支撑。

“活人还让尿憋死吗?”西太后说,再往前数几百年,云贵两广还是不毛之地 呢!打完了仗,总要让台湾富起来。建省之初,朝廷可以多补一点,富省也可贴补 一点。

奕譞说这样就没后顾之忧了。

西太后谕令他回头叫军机拿个细则,再请户部,吏部会商一下。

奕譞说:“行。谁当第一任巡抚,老佛爷心中有谱了吧?”

西太后笑了:“人,不是现成的摆在那了吗?除了刘铭传,谁敢挑这副担子!”

奕譞点头称是。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刘铭传 作者:张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