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吴三桂大传》04章 子贵妻荣


吴三桂略定四川后,奉命仍回汉中府镇守。到顺治十五年二月出征贵州前这一段时间,约有四五年光景,他没有参与战争,尽情享受自入伍以来难得的太平之福。虽说汉中一带屡经战事,百姓生活艰难,但他有朝廷的优待,凭其王爵,他的生活仍不失豪华的气派。朝廷并没有忘记他,不时地向他个人加恩增秩,而且惠及子妻。人们都不怀疑,吴氏家族日渐显赫,正在急速上升之中!

三桂本人及家中子妻的显荣,是同他不断赢得的战功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的。

的确,三桂在四川的新胜利,使他个人在朝廷的地位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因为朝廷从他在四川和以往的争战中,看到了他的一系列胜利,已把他视为一位战无不胜的将军、威名远扬的王爷!朝廷从皇帝到大臣,对他是满意的,甚至以敬佩的目光注视着他的行动。因此,他们很慷慨地、频频地向三桂颁赏、施恩。在这方面,他们是丝毫不吝啬的。

刚刚传来四川的捷报,世祖就大为高兴,首先指示兵部要给三桂奖励,特从内库内监拨出衣帽、马匹,赏有功将士。无须论功,三桂该得最高赏赐:貂帽一顶、貂袍一袭、貂褂一件、靴一双、镀金玲珑鞓带一束、镀金玲珑腰刀一口、镀金甲胄一副、镀金玲珑撒袋一副、弓矢一具、镀金玲珑鞍辔一副、马一匹。赏给三桂的这些物品,大都是皇宫的御用之物,如貂皮最为名贵,其他各物均镀金,也非一般功臣所能得到的宝物。自李国翰以下,各有功将吏都按级颁赏,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无法同三桂相比。除了物资奖赏,世祖又指示户部拨银五千两,由三桂和李国翰赏给有功的士兵和基层如千总、把总的小军官。此时,三桂和他的部队尚在四川,世祖迫不及待,特差侍卫二员、兵部官员一员,携带上述赏品,护送至三桂军前,“以昭朕劝功至意”《清世祖实录》,卷70,6页。。

刚赏完三桂,又施恩于他的长子吴应熊。顺治十年(1653年)八月十九日,世祖钦命,将他父亲太宗的庶妃奇垒氏所生第十四女和硕公主下嫁吴应熊《清世祖实录》,卷77,15页。。太宗有子11人,女儿14人。嫁应熊的太宗第14女,也就是太宗的最小女儿。她生于何年,不见记载。但已知她去世是在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时年63岁。据此推算,她应生于崇德六年(1641年),出嫁应熊时,年仅13岁。这位名副其实的少女公主,跟世祖是同父异母。世祖是太宗的第9子,于崇德八年(1643年)以6岁冲龄继承皇位,这位公主才刚满周岁。世祖是她的异母哥哥。这样,吴应熊成了世祖皇帝的亲妹夫。公主是太宗的亲生女儿,皇室的其他一般子女都不能和她相比。因此应熊是名副其实的驸马,满族人习惯称“和硕额驸”。三桂作为应熊的父亲,跟世祖及其爱新觉罗氏结成了亲家,吴氏一家也成了名副其实的皇亲国戚。与皇家结亲,非是一般人所敢企望的事,而三桂却轻易地得到了!世祖钦命赐婚,实则是清朝统治者对三桂的功劳的又一次崇高的奖赏。他的身价倍增!

顺治十一年(1654年)二月,世祖又授应熊为三等精奇尼哈番。《清世祖实录》,卷81,1页。顺治十四年六月,又同耿精忠、尚之信等人一起受世祖钦命,升少保兼太子太保。《清世祖实录》,卷110,4页。同年,世祖又赐给应熊的妻子——公主金册。《清世祖实录》,卷107,13页。

世祖钦命,招吴应熊为额驸不久,即顺治十年十二月,向三桂发出一道圣谕,极力赞扬他为清朝立下的不世之功。下面,不妨摘录全文,从中可以看出清朝对三桂的重视已提高到何种程度。他说:

朕惟折冲御侮,社稷良臣,报德崇功,国家盛典。尔平西王吴三桂,英才自命,雄略群推,早识天命,先归王室,子居甥馆,亲联带砺之间,身受藩封,宠列公孤之右。曩入关破寇,从定中原。暨衔命抚秦,共平西、陕。盖忠勤之备至,亦威惠之交孚。继以巴蜀跳梁,特命陈师致讨,成都诸邑,悉隶版图,保郡余氛,旋成殄灭,厥功懋矣。朕甚嘉焉。聿彰图阁之猷,爰申貂禄之典。兹将功次,续入册内,又于藩俸六千两外,加俸一千两,以报勤劳。

呜呼!元老壮猷,忠尚资于颇牧,戚臣宣力,谊更笃于腹心。王其巩固封疆,殚抒筹策,续益宏于戡定,盟永重于河山,尚克祇承,无朕命。《清世祖实录》,卷79,19~20页。

世祖的这道敕谕,对三桂推崇备至,给予了前所未有的赞扬。由此可以看出,世祖是把三桂置于所有的汉官之上,其对待不同凡响。

顺治十四年(1657年)五月,世祖又给三桂增加了年俸一千两白银。这是为奖励和酬报三桂在四川所立下的功劳。按朝廷的记录,这些功绩是:率兵破嘉定州,活抓伪总兵龙名龙,招降乌思藏(西藏)大乘法王、大宝法王,及四川三州十六县,击破南明抚南王刘文秀马步大军,擒斩他的将军王复臣、总兵王之俊等,还获金印、象、马等大批战利品。因此,世祖以他“平靖大寇”的功劳,“增注入册”,记录在案。特加俸银千两,原年俸已达七千两,再加上这千两,每年的俸银高达八千两。《清世祖实录》,卷109,20~21页。截至此时为止,耿、尚两王的年俸还比三桂略低些呢!

六月,世祖册封三桂妻张氏,为福金。册文写道:

勋高平翰,爱推懋赏之规,化起闺帷,聿重从夫之秩丝纶特贲,袆翟增辉。

咨尔平西王福金张氏,性秉柔嘉,心怀淑慎,相夫报国,殚翼戴之忠忱,砥德宜家,表温恭之懿范,是用封尔为福金,锡之金册,延兹世庆,益著誉于藩封,锡尔纯禧,永垂声于彤管,恩绵勿,贵极毋骄。钦哉!《清世祖实录》,卷110,3页。

与张氏同时受封的,还有平南王尚可喜妻舒氏、靖南王耿继茂妻周氏,给她们俩的册文,与张氏完全相同。册文通篇并无实际内容,不过是颂扬词的堆积,再寄以一点希望和鼓励罢了。虽说如此,册文还是很有分量的。因为它是皇帝的钦命,册文即是其崇高地位的证明与象征。所以,张氏从家庭中王爷的夫人,一下子变为社会上有名位与政治身份的贵人,这就取得了同三桂王爵相称的身份。

三桂夫人张氏,也算幸运得很,当李自成在北京杀吴氏全家时,她却在关外,同三桂在一起,竟免去了一场杀身之祸。妻以夫贵。三桂步步登高,她也随着日益显荣起来。关于这位张氏,真是一位不见经传的人物,即使清官方记载世祖的钦命册文,却不曾透露她的身世。我们仅从个别记载中,只知道她是“关东人”。明代以后,把山海关以东即今辽宁省境,统称“关东”。具体说,是关东哪个地方的人,已无法考证。我们还从个别记载中,知道张氏长得并不美,或者说,有点丑。但为人“性妒”,强悍,三桂怕她。她是应熊的生身之母。《庭闻录》,卷6,“杂录备遗”。显见,她与三桂是结发夫妻,而此时儿子又招为额驸,她的身份又增价十倍,显得更加高贵,连三桂也不敢轻易得罪她了。

这一切,都说明呈三桂本人和他的家庭,正在发生巨变。当然,还没有达到它的顶点。即使如此,也为朝中多少满汉大臣望尘莫及。三桂的发迹,一是出自战功卓著,以功论,他该居于清朝进关统一全国的首位;二是朝廷赏识他的忠心和才干,不能不倚重他,给予各种荣誉,百般提高他的地位,多方鼓励他继续效忠清朝。大约由于这两个方面的原因使他扶摇直上,似无止境。他家中主要成员,妻以夫贵,子以父贵,而父母又以子贵而增贵。但归根到底,无论是他的妻子张氏、子应熊,还有他的侄儿,以及家族中其他成员,都伴随三桂的地位的不断提高而富贵起来。

世祖在悼念刚去世的陕西总督汉官孟乔芳时,曾透露自己对汉官汉将的倚重心情,说:“比年以来,朕之眷顾汉官,视满官有加。”而满官自太祖、太宗时全力从征,“生百死”,方得今天之地位。“朕之优待汉官者,岂以其有功而然?盖期其既受朕恩,必尽忠报国耳!”《清世祖实录》,卷80,4~5页。他优待汉官,更优于太宗,不是因为他们的功劳比满官大,而是利用并期待他们尽忠报效朝廷,巩固它对全国建立的新统治。正是出于这个长远目的,他对三桂不惜厚赏,大量馈赠,直至联姻亲,希图再以血缘联系来加强他与三桂的稳固的政治联盟,使他成为朝廷的一个政治支柱,维护大清江山,矢志不移。世祖和朝廷要他做的,他都做了,而且做得更好。三桂将把这种紧密的合作继续进行下去。因为他还需要朝廷给他更多的东西呢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吴三桂大传 作者:李治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