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吴三桂大传》08章 广西从叛


广西地接云南、贵州,形同一体。三桂一发难,圣祖就想到了广西,力图固守,以牵制和阻止叛军北进。他毫不迟疑地任命孔有德的女婿孙延龄为“抚蛮将军”,令其坚守。他以为加恩重用,孙延龄必能忠于朝廷,不会发生变故。他不时地关注广西方面的军情。康熙十三年二月二十一日,他还给孙延龄、都统线国安、巡抚马雄镇、提督马雄等广西军政要员发出指示:“保固粤西,唯你们是赖。今大兵已抵武昌,倘贼犯武冈(湖南武冈)、宝庆(湖南邵阳),你们即率所部官兵,进剿叛军之后,大兵迎击于前。量此逆丑,自可克期扑灭。你们身在地方,必有确见,要同心协力,谋定而后行动,以副朕倚任之至意。事平之后,自将帅以至卒伍,朝廷都不吝重赏。凡有机密军情,可报告给宁南靖寇大将军勒尔锦。”《平定三逆方略》,卷3,8~9页。参见《清圣祖实录》,卷46,9页。圣祖的指示,表达了朝廷对他们的重托和殷切希望。他具体地指授了方略,要他们捣三桂军之后,而清援军迎击于前,两下夹击,以消灭叛军于湖、粤之间。但三桂的战略出圣祖意料之外,他撇下武冈、宝庆等地,直奔沅州、常德一线,清军增援也迟迟没到,圣祖的计划随之落空。即使如此,如果孙延龄坚守住广西,对吴军的后方将构成一重大威胁。

圣祖没有料到的是,就在他发出上一指示数日后,即二月二十七日,孙延龄据桂林叛变,投向了吴三桂。孙延龄也是辽东人,其父孙龙原为孔有德末弁,早在太宗时期,随孔有德降清。孔有德南下,留镇广西,其父升为将官,孔有德便将自己的独生女孔四贞许配给延龄。此时四贞年幼,他们尚未成婚。后来,孔有德殉死于桂林,延龄的父亲也死于阵中。朝廷给予恤典,批准延龄袭父二等男爵,又加一等云骑尉,特赐四贞白银万两,每年俸禄视同郡王待遇。四贞长大,便与延龄结了婚。康熙五年五月,圣祖命延龄为镇守广西将军,统辖有德旧部,驻守桂林。

延龄以妻父而贵,独掌一省的军权,他也效法吴三桂,“骄纵无忌”,凡本省武职官员任免,他都擅自决定。康熙十一年九月,御史马大任弹劾他擅自用权,随意任免武职官员。兵部庇护延龄,驳斥了马大任的参劾,而延龄得寸进尺,请旨严斥马大任,兵部了解情况,“申禁之”。十二年七月,他的部下都统王永年、副都统孟一茂、参领胡同春、李一第等人上疏,揭发他诸多不法事:贪污国家财政、纵容部下残害百姓、昼闭城门、乡民不敢入城等罪状。他们的揭发材料先送交广西总督金光祖,他据实上奏。

圣祖特派兵部侍郎勒德洪赴粤审理此案。这时,御使鞠珣乘机进言,说孙出身微贱,又属外姓,享有已故定南王孔有德的待遇,不知感恩图报,胆敢为非作歹,委任其兄孙延基总管属下兵事,军心未服,已引起“讦告纷纷”。他请求将延龄调回北京,其属下兵士,或令归属八旗,或仍令驻守广西,另派一将官统辖。

兵部奉命讨论此事,认为延龄已为王永年所揭发,朝廷已派大臣前往桂林调查,应等待其调查结果,然后再议处。

勒德洪桂林之行,很快将王永年所揭发的各条款调查清楚,情况属实。据此,兵部请圣祖将延龄治罪。圣祖斟酌再三,予以宽大,免予处分。《逆臣传·孙延龄传》,卷3,18~20页。

孙延龄对王永年等人揭发他,怀恨在心。对朝廷派勒德洪前来调查他的问题,心中不满,敢怒不敢言。他把仇恨都集中到王永年身上,伺机报复,正当他怨恨之际,云南突变,朝廷命他与王永年等同守广西,等待机会进兵云南。延龄对他的仇人王永年同他一样受重用,心中很不服气,又怕他再参劾自己,心里很不安。这时,吴三桂派人送来给他的一封亲笔信,内中向他通报云南已经起兵,要求他在广西立即采取行动,事成共享富贵,百般引诱延龄起兵。延龄得三桂书信,颇为高兴。以为机会终于来到,他首先想到的是必杀王永年等人,以泄心头之恨!也发泄了对朝廷的不满情绪。就跟三桂的关系来说,彼此颇有一点瓜葛。据说,孔有德当年曾与三桂联过姻,将女儿孔四贞许配给三桂的次子,其次子未成年夭折,婚姻不成,三桂就认四贞为“义女”,才嫁给了孙延龄,他自然也成了三桂的“义婿”。由于这种关系,延龄跟三桂颇为密切。《平滇始末》3页;参见《广阳杂记》,卷3,164页。他得到三桂鼓动起兵的信,又得知三桂已派他的从孙吴世琮为大将军,率领大军即将来粤西,他不再犹豫,便于康熙十三年二月,宣布起兵。

二月二十八日,孙延龄诈称议事,把诸将都骗到他的府中,事先埋伏下精兵,准备下手。议事完毕,当诸将陆续起身离座时,延龄布置的伏兵齐出,堵住门,并冲上前去,刺杀毫无戒备的参加议事的将官。王永年首当其冲,最先被杀死,几乎同时,副都统孟一茂、参领胡同春、李一第等三十余人都被伏兵迅速歼灭。紧接着,延龄派兵包围了广西巡抚马雄镇衙署。一点也无防备的马雄镇和家属被围在宅院里,束手无策。孙延龄出示三桂的命令,要挟雄镇投降。他也是辽东人,降清后,属汉军镶红旗。历任工部副理事官,左佥都御史、国史院学士。康熙八年,授山西巡抚,未上任,又改任广西巡抚。《清史稿·马雄镇传》,卷252,9725页。他坚守臣节,坚决不从叛,他穿好了朝服,面北叩拜,说:“臣无能,仅以一死报国!”他把自己的居室门关好,上吊自尽。还没有气绝,被家人发现,踢开窗户,把他救了下来。马雄镇料知自己很难逃脱,只能设法让儿子逃出虎口。他趁孙部围守不严,先让长子马世济偷偷溜出衙署。世济总算逃了出来,辗转到了江西赣州,江西巡抚董卫国将广西情况紧急上报朝廷。圣祖始知广西发生叛变,立即遣使至江西,护送世济进京,当面听取了报告。圣祖感念马氏忠诚朝廷,特授世济四品京卿。大约又过了数月,马雄镇写了一份奏疏,交给长孙马国祯,乘夜凿开墙洞逃出。看来,孙延龄尚未发觉,马雄镇又指派心腹二人,保护他的次子马世永逃离桂林。长孙与次子先后抵达京师。

开始,孙延龄并不想杀死马雄镇,他的目的是想劝降,这对他是有利的。所以只派兵把雄镇一家围在家中,等待他回心转意。时间一长,围禁松懈,再说,围他们一家的将士中难免不有马雄镇的人,或者有的出于同情心,没有严密围禁,致使他的子孙接连逃出去。这件事终于被孙延龄知道了,心中又恨又怕。马雄镇不肯屈服,他决定再次逼降。他让哥哥孙延基率兵闯入巡抚衙署,把雄镇围在中间,拔出刀,逼视他。突然,雄镇上前抢过一个士兵的刀,还没等这个士兵反应过来,他已举刀自刎,血溅全身,几名士兵如梦初醒,一拥上前夺刀,在争夺中,一个士兵不慎,竟把自己的三个手指削掉了!雄镇自刎,还未及致命处,又活了下来。孙延龄气急,但没有处死他,命人把他锁在另一间居室里,严加看管起来。

这时,三桂督令孙延龄尽快采取军事行动。他下令出兵,攻打平乐等地。以上见《庭闻录》,卷5,5页;参见《广阳杂记》,卷3,164页。

两广总督金光祖闻讯,派人火速进京报告。延龄起兵一个多月后,圣祖下令讨孙延龄。他对兵部发出指令:

逆贼孙延龄,原系定南王下末弁之子,本无才能功绩,祗缘定南王孔有德航海归诚,出师尽节,世祖章皇帝悯其忠贞茂著,官兵人等不忍分离,收拾散亡,俾为一族,仍以所属官员统之,养瞻加恩,概从优厚。迨朕御极,念孙延龄既配王女(孔四贞),理应量加宠荣,故授为将军,使之管理定南王所遗官兵,镇守粤西。在孙延龄叼冒崇阶,自应恪恭职掌,殚忠报效。乃历任以来,屡有过犯,及累经王永年等讦奏赃罪,部议从重处分。朕犹以定南王之功,曲加贷宥,仍令管兵如故。近复赐以抚蛮将军印,委任有加,恩宠罔替,不意孙延龄包藏祸心,背恩忘义,结连逆贼吴三桂,辄行反叛,煽乱地方,国法难容,宜加显戮!

今削其将军职衔,大兵指日进剿,立正典刑。但念其所管官兵,系定南王旧人,受恩累朝,忠义素著,必不甘心从逆,弃前勋,其所管人员及地方官兵,有能擒斩孙延龄投献军前者优加爵赏,或以兵马城池纳款者,论功叙禄;或力有不达,能自拔来归者,亦免罪收用。至于伊等父兄子弟,见(现)在京城、直隶各省者,概不株连,毋得心怀疑畏,自罹法纲,负朕好生之意。尔部即速行遍谕。《清圣祖实录》,卷47,8~9页。

圣祖在这道谕旨中,历数朝廷自顺治在位和他登位后给予孙延龄的种种优厚待遇,恩重位崇,确属实情。圣祖特别强调,孙延龄以微贱出身,平庸无大才却荣登将军之位,皆出于朝廷对其岳父孔有德功绩的追念和报答,而孙延龄不知感恩图报,相反,竟背叛朝廷,圣祖有理由表示他的痛恨和愤懑。其实,孙延龄叛清并没有更深远的政治目的。他还年轻,不过二十多岁,没有经历过多少艰难曲折。他一登将军之位,又兼定南王之婿,父亲死去,无人训教,不过作威作福。他被王永年等参劾,怀有报复之恶念,朝廷屡加阻止,使他不得伸展私欲。三桂谋反,对他煽惑,便不计后果,愤然起兵了。

四月,他给圣祖上疏,为自己辩解。他说,滇、黔叛乱之始,他已两次向朝廷做了报告。朝廷以桂林重地,曾指示要集兵固守,他遵奉旨意,屡次下文,通知两广总督金光祖“居中调度”,要提督马雄赴桂林面商机宜。不料他们两人引诱他的部下都统王永年等人“谋害”他,幸好他们的阴谋一朝败露,本旗官兵就将王永年等人除掉。金光祖“以奸计未遂”,诽谤他谋叛作乱,欺骗朝廷。孙延龄又提到前赐“抚蛮将军”之职,所赐敕书与印信,经肇庆时,竟被金光祖扣留不发。因而他实际上并没有接受这一任命。如今,在衡州(湖南衡阳)、永州(湖南零陵)之间,有云南兵数万,威胁广西。他“固顶踵,不惜勉图报效”,可是,金光祖、马雄等仍视他为仇人,把他抛于陷阱之中。因此不得不申诉自己的苦衷,请皇上明辨。《文献丛编增刊》,7~8页。

孙延龄是说金光祖、马雄、王永年等人逼他无奈,才被迫采取行动,除掉王永年等人。但他回避起兵响应三桂叛乱的事,只字不提。圣祖一眼就看出,孙延龄“潜通吴逆,饰词诬奏”,不说老实话。《清圣祖实录》,卷47,25页。他对孙延龄的政策,必须予以镇压,特命广东的平南王尚可喜、两广总督金光祖、提督马雄会商,如有“可剿之势”,即速进兵广西,剿灭孙延龄;如一时不能速进,可等朝廷发去大兵后,“协力剪灭”。他传谕马雄,要固守所守地方,“相机灭贼”,倘抵御不住,可率官兵赴广东,与尚可喜等协守广东。圣祖也设想过,如孙延龄“改过来降”,他准备予以从宽处理。但又告诫他们,不可以此从缓进剿,必须是孙延龄果真“悔罪归诚”,才可受降,停止进兵。《逆臣传·孙延龄传》,卷3,21~23页。

孙延龄叛变时,广西提督马雄尚未从叛,他们之间素来就不和睦。当孙延龄派人前往柳州,勒令马雄从叛,遭到拒绝。延龄大怒,率兵进攻,被击败。然而,广西已属延龄的势力,马雄独立难支,而三桂兵已进入广西,声势正盛,他无法守住柳州。他准备放弃抵抗,投降三桂。他说:“我降平西王,不降孙延龄!”平时,孔有德旧部将就不服延龄,况且马雄已同延龄交战,结怨更深,他宁降三桂,耻于居延龄之下。他派人前去湖南请降。三桂大喜,立授马雄为“怀宁公”。《广阳杂记》,卷3,164页。广西都统线国安亦步其后尘降吴。《逆臣传·线国安传》,卷3,35页。

是时,福建的靖南王耿精忠已反,向江西展开了进攻;三桂在湖南督战,与清兵相持,牵制了清大批援军,未能如圣祖之愿进兵广西,延龄才得以维持下去,称雄广西,自称“安远大将军”,向广西平乐、梧州等各处发布命令,起兵反清。他招收万羊山土寇,派去部分旧军,把他们组成五旗,每镇兵士两千人,纵容他们分掠附近各县邑。他又自封为“安远王”。三桂给广西各州府颁发印信,授其党羽傅奇栋为广西巡抚,李迎春为布政使,程可则为按察使。

由于孙延龄与马雄相继叛清,线国安刚刚病死,广西“守土文武官或望大兵赴援,或被群贼胁从,不复与延龄为敌”以上见《清史列传·孙延龄传》,卷3,23页。。延龄与马雄仍然对立,互相攻击。据来自两广总督金光祖派人哨探的可靠消息,直到康熙十年十一月初,“孙逆调兵前去征剿马提督”,结果又被杀败。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三藩档案》,案字552号。

吴三桂本来就看不起孙延龄,很看重马雄。但为了共同的利益,他仍力图调解两人的矛盾,也未见明显效果。三桂为夺取湖南战场的关键性的胜利,屡次命令甚至威胁延龄出兵湖南助战,延龄“以部众不从”为由,婉言拒绝。三桂很恼火,对延龄逐渐起了疑心,感到此人靠不住,密令人时刻注视延龄的动向。

孙延龄叛清原不是很坚定的,起因还是从王永年等人参劾他而引起的。他不过是借三桂的势力以逞私怨、报私仇。孔四贞由于她父亲孔有德在世时与朝廷的密切关系。也不愿落个“叛贼”的恶名。她还顾虑孙延龄所作所为会给父亲一生英名带来损害,因此,她感情深处并没有跟朝廷彻底决裂。延龄在家里惧怕四贞,毫无疑问,四贞的思想对他有所影响。延龄起初对三桂俯首听命,随着他的势力的增长,也不那么听命于三桂了。这一切,三桂都看在眼里,表面上,还是一如既往宠信他,心里却谋划除掉他。

孙延龄的思想转变,是从傅弘烈的劝导开始的。傅弘烈原任庆阳知府,当三桂处于鼎盛之时,首先揭发三桂图谋不轨。为此事,他丢了官,被谪戍广西苍梧。延龄反叛时,他就谋划恢复事,便假意投降吴三桂。被授为“信胜将军”,开始与延龄交往,两人关系处得很友好。在这种情况下,他着手做工作,以大义启发延龄归顺朝廷。康熙十六年,弘烈迎大兵于江西,先致书将军舒恕,通报四贞将说服她的丈夫延龄归顺,她无刻不以朝廷隆恩为念,如果赐敕赦免延龄罪,封四贞为郡主,广西瞬息可以平定。舒恕马上向圣祖报告,圣祖即指示:督辅理事官麻勒吉相机招抚,并授弘烈为广西巡抚,配合大兵进征。

孙延龄将要归顺的事,很快就被三桂侦知,他密令从孙吴世琮赴桂林,将延龄干掉。他明里是来调解延龄与马雄之间的矛盾,使之讲和。吴世琮至桂林,没有进城,把他的部队都安置在城外,派人进城请延龄前来议事。延龄不知是计,接到邀请,就出城面见世琮。世琮敷衍一阵,延龄也不疑心。议完事,延龄告辞,出了营门,直奔自己的坐骑。他刚上马,世琮早已安排了人,一使眼色,杀手趁延龄不注意,从背后一剑刺去,穿透前胸,延龄当即扑倒在地身亡。《广阳杂记》,卷3,165页。参见《逆臣传·孙延龄传》,卷3,24页。孔四贞善骑射,世琮对她很客气,不准部下伤害他,并把她和有关亲属都护送到昆明。世琮派他的将官李成栋留守桂林,而延龄的部众仍由孔有德旧将统辖。

吴世琮召见被监禁的马雄镇,转述三桂意旨,好言劝他投降。雄镇须发怒张,圆睁两眼,大声怒斥世琮:“我是朝廷大臣,义守封疆。我之所以不马上死,是想手刃你们这些叛贼,归报我的圣主!今志不遂,只有一死,何必多言!”世琮见雄镇语气严厉,毫无降意,就令人把他带到别的营帐,指使能说会道的心腹,进一步劝降,还备办了酒席款待。雄镇上前把菜肴和酒饭掀翻在地,将酒杯等器物狠狠地摔得粉碎。世琮大怒,下令把雄镇及其妻妾、儿子、家人都绑了起来,牵出去,让他们坐在地上,一群士兵抽出刀,把他们围在中间,然后下令行刑。当着雄镇的面,先杀他的幼子世洪、世泰,再杀其家仆等九人。雄镇骂不绝口,毫无惧色。最后举刀杀他,仍然面不改色,怡然饮刃而死,年四十四岁。他的夫人李氏、妾顾氏、刘氏、两个女儿、长子世济妻董氏、妾苗氏等得到雄镇父子被害的消息,都在府中自尽了。《清史稿·马雄镇传》,卷252,9726页。世琮杀害了马雄镇一家,还不解恨,下令把他的尸体抛到田野。暴尸四十余日,才被人收拾骸骨埋葬了。《庭闻录》,卷5,12页。康熙十八年,雄镇壮烈而死的事迹上达朝廷,圣祖嘉叹不已,赠雄镇父子太傅、兵部尚书,赐葬加祭,谥“文毅”。

三桂除掉了孙延龄,杀害了马雄镇一家,从而把广西全省置于他的直接控制下,他解除了后顾之忧,便专力于湖南,同清军展开战略争夺战。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吴三桂大传 作者:李治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