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25.1节 闽浙陡转

靖南王耿精忠,自从归附了吴三桂后,虽然对吴三桂建国称王大为不满,可心里实在没啥办法,反清的路既然走上了,那也就只能走下去了。

但是,他虽然在表面上同吴三桂遥相呼应,可暗地里,却又不时在图谋自己的出路。

在他想来,如果吴三桂大业成功了,有朝一日,也会有他耿精忠的一份;要是吴三桂最终落得个一干二净,那他也还会有个退路的。

但不管怎样,当他遥相呼应似的在福建摇起反清大旗的时候,他可是积极进取的。

一开始耿精忠便总督手下人马,向浙江南部进发。他制订了如下的战略之策:

命左军都督曾养性,中军都督马九玉,前军都督吴长春,后军都督马成龙,以及陆路都督马仕宏,水军都督朱飞熊,与总兵俞鼎臣,各领本部分军兵分道出击进攻浙江。

耿精忠先把自己总部设在福建,他要先安抚各个郡县,待人心安定之后,再领手下人马继续前进。

这样的策略已出,先是攻打浙江的各路人马,次第进发,各路军不下数千人,声势浩大,整个浙江都被震动了。

耿军所过之地,无不披靡。

因为浙江一带好长时间没有发生战争,所以武装设备松弛,兵士也失去了战斗力。

耿兵到达后,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就像秋风扫落叶似的,如召州、温州等许多地方,在短短时间内,就被攻陷。

只有在班竹岭,何守备和耿精忠曾养性发生了相持,一时战斗的非常激烈,可也没有坚持几日,何守备亲自临阵,于不意之间,被耿军射死,何守备死后,全军便开始溃退。

从此以后,没有一员将领敢出阵临敌,这样,上虞、诸暨也不能保全,都被耿兵占去了。

整个浙江,一片轰动,清政府对浙江的统治,已土崩瓦解,呈朝不保夕之态。

浙江的地方大吏,急忙连连发送雪片似的文书奏折,飞驰进京,请求援兵。

康熙皇帝上朝商议救浙江之急。

最后,康熙亲派康亲王大将军、固山贝子与宁海将军,一同率兵赶赴浙江,以拒御耿精忠。

清军一路旗帜招展,号带飘扬,浩浩荡荡向南进发,大军不日之间来到了杭州,康王便与诸位将领商议进兵之计。

固山贝子首先说道:

“耿精忠自叛乱以来,就声援吴三桂,可是待到吴三桂建制称帝以后,耿精忠与吴三桂之间便有了裂隙,他心中已开始有了后悔之意,从心底来说,耿精忠自以为已经举兵叛乱,再归顺清朝,怕的是不能免罪,他正处于一种骑虎难下的境地。”

宁海将军也说道:

“固山将军所言极是,考虑到当今战事,耿精忠兵势锐不可挡,速下城池,如果我们采取强硬手段,同耿军硬拼,未必在短时间内就能奏效,倒不如宣示朝廷抚隐意,令他依旧归顺大清。这样兵不血刃,不知怎么样?”

康亲王说道:

“这是断然不可能的。当初,耿精忠刚刚发动叛乱的时候,图海将军也向他陈述了这样的意见,却没有起到任何效果,何况现在,时间过了这么久,耿精忠正以各路兵力威逼整个浙江,气焰更加嚣张,他们更不肯归顺了。”

将军宁海回答说道:

“王爷说的极是,耿逆患乱已久,宣抚之策,确实不是现在所能采用的。”

固山贝子又说道:

“在我看来,破敌并不困难!”

康王和宁海便一起向固山贝子问计。

固山贝子回答道:

“现今,耿精忠派遣部下军队分了好几路往赴浙江,可以看出,他们的精锐必定完全在浙中。如果我们能打败耿精忠在浙江的兵力,一切困难便可以迎刃而解了。如果我们还担心不能打败浙江的耿军,可以特派一部兵马,从小道上开往福建,直捣耿精忠的老巢。浙江的耿军害怕腹背受敌,必然回撤,我们可以置大军埋伏在耿军退却的路上加以截击,这样,福建和浙江就可以一举而全被我们拿下。”

康亲王赞许地点了点头。

宁海将军也奋然说道:

“我们并不是畏惧耿精忠,前者我为招降之计的原因只不过是为了怕百姓遭受战乱罢了。如今固山将军有这么好的计策,我愿意率领一支人马抄小路进攻福建。”

康王和固山贝子都表示同意。

他们二人又商计,固山贝子率领本部人马,为前路攻打浙江耿军,康亲王率领大军在后边接应。

策略已定,宁海将军首先带领队伍向福建耿精忠总部开去。这里固山口子也领兵向浙江进发了。

固山贝子派手下人打听得知;耿军中,曾养性部最为骁健。

这时,曾养性已攻进黄岩,黄岩总兵济健忠兵败后投降了耿军。曾养性便驻扎到了黄岩城内,正在修整。

固山贝子对诸位部将说道:

“如果我们能攻破曾养性,那么耿军各路就会全军溃败。”

于是固山口子一路向黄岩杀来。

曾养性自从入浙以来。屡战屡胜,真是所向披靡。兵士不免生出骄矜之气。再加上他们平日里只注重进攻,并未注重防守。而今黄岩城内曾养性军卒正庆祝胜利,大摆筵案。城防松弛,曾养性却并不在意。

待到固山贝子率大军驰抵黄岩,曾养性竟全然不觉。

固山贝子乘夜进击,曾养性被弄得措手不及,城不久即破,清军像潮水般涌来,曾养性大败,在其亲信的簇拥下慌忙逃出城池。

固山贝子获胜后,又对手下的众位将官说道:

“耿精忠的部将俞鼎臣,正在招集流亡之士,现在他们在剡溪一带流窜作战,如果我们能打败俞鼎臣的队伍,那么耿精忠就有两支队伍失败,其他的队伍听说后必然心生畏惧,更将不堪一击。”

这时,耿精忠各部已攻陷了浦江、上虞、诸暨、余姚等地。

固山贝子派人告诉康亲王,希望他能派兵堵截浙江的其他敌军。固山贝子自己则率众直抵剡溪。

这时候,俞鼎臣亦把军营驻扎在了山野之间,他采用游击战术,利用山高林密的地理优势,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出奇制胜,但是每遇到敌人强大之时,便又逃避山林,潜伏下来,拒不出战。

固山贝子带兵从外地而来,对那里地形一点儿也不熟悉,看到面前崇山峻岭,地势掩映,屡战无效,便急得毫无办法,有力量却一点儿也用不上。

后来,部下有人给他献计,让他假装对俞鼎臣束手无策,失望之余,准备引军回撤。固山贝子发出回军的号令后,便在营地举行宴饮大会。

俞鼎臣探听到困山贝子准备引军回撤的消息后,真的以为固山贝子对他无能为力只好退兵,所以他心中大为喜悦,全然不做任何防御的准备。

那固山贝子在军中与众将士置酒痛饮到三更时分,便命令参将满进贵和许宏勋,各自带领精锐骑兵两千多人,在夜间,偷偷地向俞鼎臣的营地进发,准备对他进行偷袭。固山贝子带领大军在后边进发,随时接应前边的队伍。

果然,满进贵和许宏勋到达俞鼎臣的营地时,他的军队都沉在睡梦之中。

俞军没有一点儿防备,哪里能够抵御这么多清兵,只有互相遁窜。

固山贝子大兵紧随其后,也杀上来,大军纵横冲突,如入无人之境。

俞鼎臣顾不得诸位军士,只是单人匹马,乘着夜色,落荒而逃。

固山贝子大获全胜。剡溪随即被收复了。

康亲王接到固山贝子的捷报后,已经委派副将弁大寅和知府姚启圣等人,分道去收复上虞、诸暨等地去了。

康王把自己统领的其余部队同固山口子的人马混合,然后又举兵向前推进,直到扫平整个浙江的耿精忠部队。

曾养性失败之后,消息传遍了整个浙江,各路耿军一听说清兵来了,便大为惊恐。

宁海将军绕道进军福建的消息,也传到了浙江,更加增添了浙江的耿军的畏惧心理。

耿精忠手下的大将,如吴长春、马成龙、马仕宏等人。考虑到当前的形势,他们立即聚到一块儿共同商议退敌大计。

吴长春首先说道:

“目前康亲王和困山贝子西路大军在前面,攻打浙江,使我们受挫至此,同时,宁海又绕道入闽,袭击我们的后部,着实使我军疲惫不堪,不知何从,诸位将军想想我们将要怎么办?”

马成龙便计议说:

“考虑到目前的处境,我们在浙江各个分散作战,被清军各个击破,所以我认为应该改变一下策略,把我们浙江的队伍联合起来,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一同向前进军,同康王和固山贝子决一死战,这样才有可能杀退敌兵。”

众人都以为说的有道理,便一致赞成。

曾养性便向各支军队发出通知,道:

“王爷在福建驻扎;虽然宁海从我们的后面绕道前行,向福建进军,但并无甚么要紧,构不成太大的威胁,现在紧要之事,是我们应该首先攻退浙江的所有清军,团结一致长驱北上。”

通知发出后,得到浙江的各位耿将的热烈赞同。

于是耿精忠的部下,又团结起来,各位都督实行分道并进,向清军发出了凌厉的攻势,一时之间,清军又难以招架了。

首先,曾养性和许宏勋等人,在黄岩一带,连连不断地击败了固山贝子。迫使固山口子引兵后撤,在非常短暂的时期之内,黄岩、天台、仙居等几处地方,又全部被耿兵攻战了。

接着,耿军又重新分道一同向宁波发动攻势,以截断康王的运输要道。

马士宏亲自带着二千多人,全是身骑骏马,时而飞驰,时而缓奔。

马蹄声在湿漉漉的、寂静的、夜色沉沉的旷野里,像一阵阵凶猛的暴雨,在通往宁波的路上疯狂地撒落着。

马士宏先引兵驻扎在宁波城的北边四五十里的密林里,同时派出哨子,打听城内清军的详情。

曾养性随后率领大部耿军攻到宁波城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克了宁波城,城里守军见城地已破,便从北门向外出逃,途中又遭到事先埋伏在那儿的许宏勋人马的一阵堵截,几乎全军覆没。

马士宏接着带兵同曾养性会师。一同驻到宁波城,同时分兵驻扎于各个要道,斩断了康王同北方的运输道路。

康王听说这个消息以后,心中大为吃惊。他们三路兵马,总数不下十万之众,粮道被梗阻,饷粮不接,就更加增添了同耿军作战的困难。

固山贝子便派遣提督塞自理带兵攻占桑岭,提督周玉龙带领另一支队伍攻打白塔。

他试图通过两路兵马,竭力抗争,打通宁波到天台的道路。

耿将曾养性,也派遣手下勇将米光佐、米光祖及总兵林冲在小梁山江中指挥水师,沿河攻占附近的郡县。

耿军在全渐进行严密的布置,妄图重振声威。

康王和固山贝子心中可犯了难,终日忧虑不已。

固山贝子对康王说道:

“耿军现在切断了我们的运输要道,我们的军卒心中惶乱。担惊受怕,所以现在只有立即进行一场大战才能把问题解决,否则,我军军心完全涣散后,则后果不堪设想。”

康王点头同意,思考片刻,便提议道:

“我同将军亦分兵拒敌,各个击破,怎么样?”

固山贝子说道:

“王爷说的对:我们应该分兵,第一路,由我率领独进天台,王爷率一路向金华方面进军,副都统伯穆向白水坪前进。”

协议已定,三路清兵分道向各自的方向进发了。

先说,副都统伯穆,他的兵士都是轻骑前进,所以首先临近了白水坪。

几天以来,小而险要的白水坪,大军云集,曾养性在此戒备得比往日更严。

白水坪没有北门,只有东门、西门、南门和上南门。

曾养性派兵驻扎到白水坪以后,每个城门都派一个千总亲自率兵士看守,严查出入。城外,所有战略要地,都驻满了马步军队,一到晚上,鼓声互起,马嘶不断,谁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耿军。

曾养性一声令下,整个白水坪马上静街,家家户户关门闭户,不许闲杂人等在街上行走。各个城门加派守卫,以防意外,并派马步哨官带兵沿城巡逻。

伯穆带兵已到了白水坪下,还没等主动出击。曾养性便带军杀出,一时间战鼓齐鸣、喊杀之声动地。伯穆骑兵来的只是前哨,人数比曾养性的人马要少得多。

伯穆的队伍一看到敌兵铺天盖地,云卷风涌一般而来,便吓得心胆俱裂,队伍大乱,无心迎战,伯穆只好被部下簇拥着夺路而逃。

伯穆在众人簇拥着仓惶逃奔了没有几里,忽然,从斜刺里冲出一号人马,风驰电闪一般横在了他的前面,挡住了他的归路,面前闪出一道“曾”字大旗,有一高颜、短须、浓眉、巨眼,长方脸孔的大汉手握双刀,立在大旗前边。他的身后都是身跨骏马,手持明晃晃的兵器的士兵。来将正是曾养性。

伯穆心说:

“坏了!”

回头想跑,后面曾养性的队伍也赶了上来。

伯穆自觉已陷入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便咬着牙拼命向敌兵杀去,曾养性命令队伍把伯穆团团围在中间。

伯穆正当绝望之时,听到远处曾养性军中大乱,原来康王怕伯穆力量不能抗拒曾养性的军队,使派副都统马哈达和提督鲍虎从另一条道路上杀来。

曾养性已派出大批队伍同伯穆交战。所以白水坪内守备空虚,马哈达和提督鲍虎轻而易举地攻占了白水坪,马哈达进城驻防,鲍虎连城池都没进,率兵追杀曾养性,并解伯穆之围。

曾养性看到后方大乱,知道这是清兵袭击了他的后路,便没有耐心同伯穆交战,他对手下的兵士说道:

“众位将士,跟我往白水坪冲杀!”

经过一番奋斗拼杀,曾养性从鲍虎的大军间冲出一条血路,奔至白水坪城下,没想到,抬头却看到已换了清军的旗帜。

曾养性气得火冒三丈,想不到却中了清军的诡计,他急忙下令攻城。

此时,只见城头站出一人,正是清军的副都统马哈达,只见他把手一挥,城头上顿时涌现出数名清兵,滚木、擂石、马统、火药包、弩箭、砖石,像一阵雨点似地向寨外落下。耿兵顿时死伤无数。纷纷溃逃。

身后又有鲍虎引兵卷来,他们截住耿军,一阵乱砍,曾养性的军兵死伤过半,纷纷四散逃奔,此时,天色将黑,到处是鼓声和呐喊声,有的地方,其实只有几名清军,但是吓破了胆的耿兵看见火把摇晃,听见鼓声和呐喊声,却疑心有千百清军杀出,把荒草和树木的黑影也当成了埋伏的清兵。

曾养性的手下军兵在很窄的道路上互相拥挤、践踏,因而有不少人相互碰撞而伤或堕地被马践踏而死。

不过一个时辰,结束了这场战斗。

在以后的几次战斗中,清将伯穆、马哈达、鲍虎等人收复了天台、仙居、道山、严州等许多地方。

部将徐思潮、冯公武等人率领的部队也逐步向前推进,大获全胜。

就在大批清军挺进浙江之时,东阳巨族有位叫吴志林的,平素爱舞刀弄枪,手下有徒弟数十人。他为人豪爽,性如烈火,平时又熟读兵书,自有一番大志,他在东阳一带威望极高,颇负盛名。

吴志林纵观当前局势,心中对康熙皇帝倍加尊崇,在他看来,大清康熙皇帝是一个有为之君,具有深谋远虑和深远的卓识。所以在吴三桂兴兵作乱之时,他一度曾率领徒弟,组织乡勇抵抗吴三桂的人马。

康王听说他的事迹之后,便派人把吴志林召来,置之幕下,命令他抚谕各地,兴办民团,以阻却耿兵。

康王又命令副都统马哈达,总兵陈世凯与民兵并进,先后收复了温州、处州。

固山贝子由于看到耿军分了好几路,便认为自己的人马不应该合在一处。他又命令诸位将领,各为一路,分头向耿军发动进攻。

当耿精忠手下的大将曾养性被击败之后,耿兵各路亦望风而溃。

固山贝子由于北方军队不习惯水战,所以仍然从陆地上引兵进发,固山贝子一军于突击攻取黄岩之后,便引军由土木岭途经茅坪岭向前推进,他兵分两路,前后夹击耿精忠的都督吴长春,终于使吴长春大败而逃,手下兵士几乎全被歼灭。

曾养性上次侥幸逃跑以后,退到温州一带。

固山贝子依然向前进攻。耿部的副将米正三等看到大势已去,便打开城门投降了大清,这样台州之围便解了。

固山贝子连续胜利,军队乘着群情激昂,进一步推进,终于攻进了沙头岭,在激烈的混战中,耿部都督吴长春被斩,接着总兵刘秉仁又死在了乱军之中。马九玉、张广文等投降了大清。

于是耿军大都感到沮丧,士气难以再振,浙江的各路耿精忠部队都心存观望的心态。众多将领中惟有曾养性矢志不移,他向手下下达命令说:

“我们都接受了耿王的命令,举行大事,起初,以十数路大兵进入浙江,一种势如破竹,敌军闻风丧胆,当时的士兵是多么兴奋呀!可是,我们没有贯彻锐意进取的意志,后来各路军队观望不前,固山贝子因而钻了我们的空子,乘机把我们各个击破。虽我们十数路兵大多都面临挫败之势,但只要我们各路都能戮力同心,我们的实力还不弱,谁胜谁负还说不准呢?我们可不能辜负耿王对我们的深思啊!要始终如一的坚持下来,让我们互相监督,互相爱护,患难相处,生死与共!”

曾养性这样下令后,仍约各路没有完全被摧毁的兵马继续按以前的方法分路并进。

这时,固山贝子率领大军,将要抵达温州,便召集诸位降将,如马九玉等人,以打听耿军内部的情势。

马九玉向固山贝子讲道:

“耿精忠目前实力犹存,手下还有不少猛勇善战之人,但是,诸位将领大多各怀心事,为自己着想的非常多,经常互相扯皮,不能统一行动就是这种情况的确切表现。但是,惟独曾养性这个人,最为坚毅,对耿精忠最为忠诚,同时,他又勇猛过人,万万不可对他小视,如果我们能把曾养性彻底击败,那么,各路的耿兵,必然会不战自退了。”

固山贝子觉得马九玉分析的确实正确,就决定设计谋取曾养性。

计策还没有想出,忽然,兵卒报告说:

“宁海将军日前已引兵抵达福建中部,同时,简王又飞速命令江西大军进福建援助宁海将军。现在,耿精忠已经被困在了建阳城中。”

固山贝子听完报告后,心中甚是欢喜。他计议道:

“这样的消息,曾养性定会马上得到,他必然要顾此失彼,待曾养性引兵去解建阳之围时,再发动进攻。”

果然,曾养性也听到了耿王被围在建阳的消息。

他不得不分出一支队伍向建阳进发,以解建阳之围。曾养性却没有离开他的营地,他带领手下的人马固守地盘。

固山贝子知道曾养性的营地已分出兵马之后。便带领军队向曾养性发出凌厉的攻势。曾养性知道自己兵力有限,只能固守,他同军士一起拼死力守,使得固山贝子攻了近一个月,竟对曾养性没有一点儿奈何!

且说曾养性派出的那支军队,一路飞奔猛进,将到建阳之时,却被宁海将军的伏兵突然袭击,致使全军覆没。

耿精忠在建阳仍然不能逃脱。城中被围困以来,粮草逐渐匮乏,而浙江的救兵迟迟不来,把耿精忠急得心里火烧火燎。

一日,忽然听人报告说,曾养性派来的救兵被宁海沿路伏击,已全军覆没了。

耿精忠方感到再也没有道路可走了。为了保全性命,决意投降。

他首先命令其妻带着儿子携带巨款出城,向宁海将军请罪。

宁海将军大喜,表示了可以接受耿精忠归降。于是,耿精忠才打开城门,投降了大清。

还在浙江奋勇坚守营地的曾养性听说耿归降这一消息后痛心不已,感到自己才是真正没有道路可走了。

固山贝子考虑到曾养性是个人才,有心召他投降,便派手下人到曾养性营中说和。

曾养性只好也投靠了固山贝子。

自此,福建和浙江的叛军即被清军扫平。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吴三桂 作者:三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