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吴三桂》3.8节


那一晚吴三桂就听见红艳在抽涕,第二天红肿着眼睛,仍没事一般,只是发呆出神的时间更多了。

漫长的冬天就悄悄过去了。春天的太阳一天比一天热烈,地上的积雪开始溶化。

最先是朝阳的山坡处的雪融化了,慢慢地露出黄黑色的地皮,雪水滋润着泥土,浸湿了陈年的草楂。

山的背阳处虽还寒气凛凛,可是寒冷的威力已在渐渐衰竭,朝阳处的温暖雪水顺着斜谷流过来,融化了硬硬的雪层,冲开山涧溪水的面。

山野里便有了“哗哗”的流水声,整日喧响不停。

终于可以离山了。走的那天红艳在爹的坟头哭诉了一回,吴三桂也磕了几个头,便背着行囊踏上了出山的路。

红艳泪眼婆娑一步一回头看着那生活了十五载的茅屋和山野,两人在密林间走了三天。才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小镇。

红艳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见到店铺、酒店,就如不谙的小羊羔一般惊恐不安,又显得那么好奇。

小镇上来来往往的大多是满人,不时有一大队满州兵策马驰过。

吴三桂身上没有银子,只有惟一的一把短剑,剑鞘是银子的,还镶嵌着一颗宝石,他找到一家当铺当了剑鞘,得了二十两银子,到客店要了两个房间又饱饱地吃了一顿,住了一宿,第二天便继续向南走,他仍要去寻找他的蕙兰。

一路上所见到的都是因战争背井离乡,流离失所的饥民,他们穿得破破烂烂,衣不护体,扶老携幼慢慢往前走,具体往哪里走,他们自己也不知道。

一路上不时还有满州骑兵横冲直撞地闯进难民中,难民纷纷闪开,腿脚稍慢的就丧生在了马蹄之下,哀号声响成了片。

吴三桂与红艳同时看到满州兵四处烧杀抢掠。这就是大明的江山,就这样任铁蹄践踏。

吴三桂看着这一切,他就想到了他的吴家五十勇士,想到了战场,想到了打仗,他寻找蕙兰的决心就动摇了几分。

这天他与红艳投宿在一个小村庄。

这村庄没有遭到满州军骚扰,竹篱密密,茅屋重重。参天大树迎门,曲水溪桥映户,村民安详而和睦。

就在这天晚上,忽一阵凌乱的马蹄声惊醒了村民们的好梦。

吴三桂在人唤马嘶鸡飞狗跳声中起床,走到外面一看,满州兵丁团团围住了村子,村民一个个惊恐万状地站在那里挤成一团发抖。

在人堆里吴三桂看到了红艳,她从小在山里长大从没见过这样的阵式,吓得全身发抖。吴三桂悄悄挤过去站在她身边,握住她发抖的手。

红艳一看到吴三桂到了身边,就俯在他身上哭了起来。

吴三桂知道满州兵围住村子的目的就是抢女人和抢粮,然后放一把火把村子烧掉,他想像红艳这样漂亮的姑娘满州兵一定不会放过她,他在地上抓了一把土,抹在红艳的脸上。

吴三桂的这个动作引起了一个满州将官的注意,他走上前来,一把拉过红艳,淫笑着伸手去摸她的脸。

红艳抡起手狠狠给了这将官一耳光。

这一巴掌,打得他鼻子嘴里鲜血齐出。

这将官大怒,抽出腰刀就朝红艳猛砍。红艳轻敏地一闪,一刀砍在一块石头上,溅起一串火星。

这满州将官见第一刀没着,连着第二刀又上来了,刀抡得呼呼直响,一刀比一刀紧。

红艳由害怕变成了愤怒,见这满州将官斜着一刀再次向自己拦腰削来,身子凌空跃起一个大转身,趄满将后背上一脚,满州将官腾地朝前一冲,收身不住,一个狗吃尿趴在了地上,嫉恶如仇的红艳抢上一步,一脚踏在这满州将官的腿骨上,“咔嚓”一声,如折断一根柴禾棒一样,这将官一声惨叫腿断了。

一旁的吴三桂第一次见到红艳的身手如此了得。

红艳一路上见横行霸道的满州兵丁处处欺压百姓,心中就藏着怒火,见满州官欺辱到她头上来了,这怒火便化作拳脚,回敬给了这将官。

满兵丁有几百人,见他们的头目被打翻在地,一个个似疯了一般,抢着刀乱砍,举着枪乱刺,跑得慢的百姓便一命呜呼了。

吴三桂拉起红艳也要和乱作一团的村民跑出去,这时一个满脸虬须的满将驰马而来,拦住了他俩的去路,与此同时数十名骑兵也围了上来。

吴三桂前后看了一眼,低声对红艳说:

“跟他们拼了,杀出一条血路逃走。”

说罢,把那把短剑握在了手中,身子一缩从满将的战马下穿过,短剑划开了战马的肚子,这马一声长嘶,又蹦又跳把这虬须将官从马背上摔了下来,拖着流出的肠肠肚肚跑远了。

这虬须将官手握月牙铲恶狠狠地冷笑道:

“想逃?”

说罢提起铲在地上砰的一放,一块厚石板登时碎裂数块。同时对围上来的骑兵喝道:

“让我来收拾这个毛孩子,为我的马偿命。”

吴三桂见一场恶战是少不了,可手中没有一件称心的武器。见离他最近一点防备都没有的兵丁手中握着一把刀,他手中的短剑一挥,一个苍龙出海,那兵丁一点反应都没有,脖子上就中了剑,倒地而死,吴三桂把那把大刀拣在手上,说道:

“借你刀一用,杀了这狗贼再还你。”

围着的兵丁见吴三桂出手之疾而惊骇不止,都悄悄向后退了一步。

虬须将官把手中的月牙铲一摆,大吼一声就向吴三桂攻来,月牙铲又沉又重,再加这虬须汉身大力沉,被他袭击的吴三桂不敢用刀去接只能左躲右闪,寻找空隙进刀。

这虬须将官见过吴三桂刚才杀那兵丁的手段,丝毫不敢大意,手中的铲一下一下舞得密不透风,只想一铲把闪来躲去的吴三桂打死。

这虬须将官手中的月牙铲虽然势道刚猛,吴三桂也很快找到了破绽。斗到酣处,吴三桂忽地手足缩拢,一个打滚,直滚到虬须将官的脚边,刀尖上斜,已指住虬须汉的小腹,嘴里同时喝道:

“你想活命就快投降。”

这一招“卧云翻”相传是宋代梁山好汉浪子燕青所传下的绝招,小巧之技,迅捷无比,敌人防不胜防。

这一招本是使剑时用,吴三桂把刀当剑也用得滴水不漏。

这虬须将军挡住手中要落下来的月牙铲,满脸通红,一动也不敢动。

围观的兵丁都大吃一惊,见头领被受制,都拔刀在手也不敢向前相救。

“识相的就快牵两匹马过来。”

吴三桂命令道:

“牵两匹马。”虬须将官命令道。

兵丁依令牵过两匹马,然后退在一边。

吴三桂手中的刀往上一送,这虬须将官的肚腹便破裂了,摇摇晃晃向后倒去。

吴三桂飞身上马,同时把一旁站着的红艳也拉上马,用刀在马背上一磕,马便蹿了出去。

跑出一箭之地,那些满州兵丁才反应过来,呐喊着向吴三桂追来。

吴三桂不停地用刀背磕着马,一会儿便把追赶的满州兵抛在了后面。

当听不到满州兵的呐喊了他才让马放慢脚步,红艳就坐在他身后,两手紧紧搂着吴三桂的腰,她被这一切吓坏了,见满兵没追上来才平静下来。吴三桂长长的松了口气道:

“要是这个鞑子知道我是总兵的儿子,我就逃不出来了。”

“哥,你真了不起。”红艳说着,把脸贴在吴三桂的背上。

“你叫我什么?”吴三桂似没听清楚一般,问道。

“我叫你哥。”红艳说。

吴三桂这次听清了,他心里只觉一阵隐痛,有种深深的失落。默默叹了口气,一言不发地狠抽了马一下,向前猛跑。

“哥,你为什么不说话?”过了良久,红艳问吴三桂。

“我,我在想,该为我的妹妹找个什么样的夫婿。”吴三桂说。

红艳用手轻轻捶打着吴三桂的背,轻憨地说道:

“哥,你就给妹妹找个你这样的夫婿吧。”

说罢把脸埋在吴三桂的背上放声大哭。泪水滂沱而出,浸湿了他的衣服。

吴三桂的鼻子也一酸,一串泪滚了出来。

春季到来,边庭战火又起。

吴三桂与红艳一路南行,所到之处皆哀鸿遍野,饿殍盈路,满目疮痍,惨不忍睹。

吴三桂每到一处就四处打听蕙兰和张老头的下落。这茫茫大地,到那儿去找呢?他所作的就犹如大海捞针一般。

这天红艳对十分苦恼的吴三桂说:

“哥,你有勇有谋,为什么不明白呢?你的蕙兰离开你,必定有原因,你找到又有什么用?现在国家疮痍,正是你报国立身之时,你却沉迷于儿女私情之中,你对得起天下百姓……”

红艳虽然是一山野女子,在父亲孙秀才的熏陶下,没少读圣贤之书。

吴三桂吃惊地看着红艳,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想自己出生将门,父母对自己寄予了多大的希望呀!自己苦心训练的五十勇士不就是要建功立业,报国杀敌吗?……

吴三桂惭愧地低下头,自言自语道:

“我怎么这么糊涂呢?我怎么这么糊涂……”吴三桂从怀里掏出蕙兰送给他那块绣着鸳鸯的手绢,他慢慢展开,手绢上被汗浸成了黄色,又浸上了敌人与恶狼的血痕,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

吴三桂看着这手绢良久,抽出剑把那手绢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然手用剑掘了个坑把变成碎块的手绢埋起来,走到红艳的面前,抓住她的手说道:

“妹妹,谢谢你提醒我,我要回家,我要带兵杀敌。”

红艳高兴地点点头,说道:

“哥,那我们现在就回家吧。”

吴三桂与红艳骑上马,调转马头向北一路疾奔。

吴三桂与红艳赶了一天路,天将黑时,被一座大山挡住去路。

只见劈立的山峰,简直高耸到天上去了,从脚到顶,全是苍黑的岩石,有些地方,非常突出,好像就要崩下一样;有些地方,又凹了进去,如同里面有很深的岩洞似的。岩石上下的缝隙里,到处长着枝桠弯曲的野生杂木,看来极像巨人身上长的粗毛一样。再涂上一层苍茫的暮色,抹上向晚的阴影,就更加显得凶残吓人了。

吴三桂勒住马放眼四望,见山脚旁有一家客店,他与红艳打马进去。店小二老远就出来迎接道:

“客官,住店吗?”

吴三桂忙着回答,拿眼向店里打量了一眼,前面坐着二三个闲人,也拿眼打量着他和红艳。

“客官,这前后五十里就这一家客店,你不住,就没地方住了。”

店小二忙说。

这山野虎狼成群,谁也不敢露宿野外。

吴三桂和红艳下了马,店小二把马牵入马厩拴起来。

吴三桂与红艳走进店里。

店里那两三个闲人一双眼睛贼溜溜地打量着吴三桂和红艳,其中一个尖嘴猴腮的瘦子低声说道:

“这妞还真俊,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来得全不费功夫。”

这两三个闲人是这座山上的山贼,领头的叫苏文木,原是一富户公子,因打架杀死了一官吏,逃出来占山为寇。他年近三十了还没娶亲,派这两三个喽罗为他找一个压镇夫人。

这两三个喽罗在这店里呆了十多天,没遇见一个合适的女子路过。寨主所交待的时间已经近了,很是着急,没想到吴三桂和红艳住进了店里。

这两三个人很是兴奋,恨不得马上把红艳抓起来送回山寨邀功。

吴三桂与红艳在一张桌子上坐下,点了几个菜。

小店中无甚菜肴,便只酱肉、薰鱼、卤小豆腐干、炒鸡蛋。这些对于饿极了的人来说已是美味佳肴了。

那三个山贼全不把这公子模样、年纪不大的吴三桂和红艳看在眼里,在那大吃大喝粗言秽语,并不怀好意肆无忌惮打量着红艳。

“这妞不会是私奔吧。可怜我们寨爷的命也真苦,等了三十来年等到一个二婚……”

吴三桂和红艳都知道这三个人说的是谁,装着没听见埋头吃饭。红艳的脸气得通红通红,有几次放下筷子想站起来发作,都被吴三桂用眼睛制止住了。

这三个家伙越来越嚣张,矮胖子竟端着酒杯摇摇晃晃走到吴三桂的桌前坐下。

色迷迷地打量着红艳,说道:

“小娘子,陪老爷我喝一杯。”

吴三杯拱了拱手道:

“请尊驾自爱,你我素不相识,怎能与你往来。”

这胖子见吴三桂说话文绉绉的,以为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更放肆地骂道:

“你他娘的给老爷我滚一边去,我要小娘子陪我喝酒,你管得着吗!”

吴三桂忍不可忍,手中的筷子直戳进这胖子的嘴里。

胖子“哇”地大叫一声。跳到一边抡起拳头就向吴三桂打来,吴三桂抓住胖子打来的手腕,往前一送。这胖子便跌在了地上,其他两位也纷纷抽出藏着的刀、向吴三桂砍来,红艳提起一条板凳朝这两个人扔去,身子也随即跟着拳脚,猛力出击。左脚踢中了一个山贼的胸口,那山贼大叫一声,摔在地上。

红艳施展擒拿功夫,劈击勾打,喀的一声响,另一名山贼的手臂给折断了。

三名山贼见不是对手,吆喝一声连爬带带跑出了客店。

吴三桂以为这只是一般的无赖之徒,没放在心上,任三人逃走。

二个时辰过后,吴三桂正要入睡,只听见人呼马嘶,接着又听见客店的门“砰”地被撞开了。

吴三桂披衣走出房间,见厅里站着一个身形魁梧的壮汉,客店被人团团围住了,那二个时辰以前打跑的三个小贼也鼻青脸肿的出现了。一见吴三桂,就指着他对这壮汉说:

“寨爷,这是这小子打伤我们的。”

“你说的那女子呢?”壮汉问这三个山贼。

这山贼正想说话,红艳也跟在吴三桂身后出来了。

那壮汉一见红艳,眼睛顿时一亮,啧啧惊叹道:

“果然不俗,我苏文木拥有这样一位夫人也心满意足了。”

说罢,走到吴三桂面前,一拱手道:

“请问兄才,这女子是你何人?”

吴三桂回道:

“请问尊驾有何意思?”

壮汉道:

“我苏文木年已三十想寻一位压寨夫人,如果这位姑娘是你亲戚请你作主,咱们结一门亲,如果是你娘子,请你把她留下,我给你银子,你另寻一位,请你答应。”

吴三桂一听心里大怒,瞥了眼红艳见她已是气得满脸通红,他不动声色地说道:

“如果我不答应呢?”

这壮汉冷笑了两声,一转身横过手臂,便向客店的楹柱上击了过去。连击数下,只听得喀喇喇一响,一条碗口粗细的楹柱登时断为两截,屋瓦纷纷坠下,一片烟尘弥漫。

吴三桂见了壮汉这手铁臂功,心里已是凛然。心想:若是身上给他手臂这么横扫一记,哪里还有命在?

壮汉面不改色,气不喘,走到吴三桂面前说道:

“我非好色之徒,也非采花大盗,实是少一压寨夫人。请兄才割爱。”

吴三桂心想:我就这样拱手把妹子送给你我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人,纵是死也得与你拼上一拼。想到这儿,冷冷一笑道:

“你休想,我吴某人也不是软蛋。”

壮汉脸一沉,眉毛一竖,怒声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罢抡起手臂便向吴三桂扫来。吴三桂见识过他铁臂功的厉害,轻敏地一闪。把随身佩带的剑抽了出来,大喝一声,左一剑、右两剑、上一剑、下两剑,连攻六剑。剑法招招险、剑剑狠,只攻不守。每一剑似乎都要与这壮汉同归于尽。

这等打法若在武艺平庸之人使来,本是使泼要赖,吴三桂的刀剑术都受过异人指点,自成一家,虽险实安。吴三桂功夫不错,再加上这一股凌厉无前的狠劲。这壮汉虽然人多势众,加上本身了得也不敢大意。……

两人这一搭上手,转眼之间拆了数十招。

这壮汉见自己一点无优势可占,焦躁起来。突然间拳法一变,自“六合拳”变为“赤仇连拳”。这套拳法亦是“六合拳”中一路,只是杂以猴拳,讲究搂、打、腾、封、踢、扫、挂、又加上“猫窜、狗闪、兔滚、鹰翻、松子灵、细胸巧、鹞子翻身、跺子脚。”八式,式中套式,变幻八端。

吴三桂对这壮汉这套怪拳甚是陌生,心中一慌手中的剑就慢了下来。这壮汉挥臂猛扫,都被吴三桂乖巧避开,但在慌乱之中。肩头还是打中了两拳,臂一麻,手中的剑更慢了,“砰”的一声,胸口又被这壮汉打了一拳。

吴三桂站立不稳,向后猛退两步摔在了地上,他爬起来接着再斗,两柄雪亮的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红艳抢上来救,也被旁边众喽罗的刀封住了。

壮汉一挥手,命令道:

“给我绑起来,押回山寨。”红艳向壮汉喊道:

“强贼,快放了我的兄长!”

壮汉一喜,说道:

“他是你哥哥,太好了,作为当妹夫的我,更应该在山寨请他一杯。”

红艳杏眼圆睁怒道:

“强贼,你不是要我吗,你不放了我兄长,我就死给你看。”

说罢伸长脖子便向架在她脖子上的刀撞去,吓得持刀的喽罗连连后退。

壮汉走上前去,说道:

“姑娘,只要你愿跟苏某回山寨,苏某立马放了你的兄长。”

红艳柳眉一扬道:

“说话算话,如果你敢伤害我兄长半根毫毛,我马上死给你看。”

壮汉对小喽罗一挥手,小喽罗给吴三桂松了绑。

壮汉走上前去,对吴三桂施了一礼道:

“得罪兄长,……”

吴三桂手脚一自由,又要与这壮汉相拼。

红艳走上前来拦住他,对他说道:

“哥,你走吧!”

“不行,我要带你一块走。”吴三桂吼道。

“你是前程远大之人,犯不着与这些山贼相拼,快走吧!”红艳对吴三桂说。

吴三桂一想也是,一个人是无法救出红艳的,只要能活着回去,他就可以带兵来消灭这些山贼,救出红艳。

这时那壮汉提过一包银子扔在吴三桂面前,并说道:

“这是你妹子的聘礼,如果你想去山寨,我当贵客款待,如果你要走,我决不拦你。”吴三桂对红艳说:

“等着我来救你。”

说罢,狠狠看了壮汉一眼,奔向马厩翻身上马,最后看了一眼被刀威逼着的红艳,狠狠地猛抽了马一鞭,冲进了黑夜之中。

吴三桂马不停蹄跑了三天多才回到家。

吴夫人一见到又黑又瘦,嘴唇上生出许多胡须的吴三桂,抱住他,一声“桂儿”一声“桂儿”地叫个不停。

家里所有的人都以为吴三桂不会再回来了,当看到他又活生生地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一个个都落下了惊喜的泪。

吴三桂似没事一样,吴夫人问他去什么地方了,他只谈谈地说道:

“去外面溜了一圈。”

吴三桂隐瞒了他离家而去的真像。

吴三桂一回到家,便急不可待地去见他的那帮勇士。这些勇士一见到吴三桂都焕发出新的容貌来,似乎又寻找到了新的力量。

吴三桂急着要他的勇士去救红艳,吴夫人哪里也不让去。整天让人盯着他,并说:

“桂儿,你再离开娘半步,娘就不活了。”

吴三桂回来后,吴夫人便开始给他操办婚事。

就在那一天吴三桂穿戴一新在欢乐的鼓乐声中与新娘并立在神桌前,由一对主婚人把桌上一对大红烛点燃。在主婚人的吆喝声中拜了天地,拜了祖宗,夫妻对拜后进入了洞房。

进入房间的人兴高采烈地嬉闹一阵之后都退出了房间。

房间里只剩下他和盖着头盖的新娘子。

吴三桂坐在那里想了一会儿香莲,又想了一会儿蕙兰,再想了一会儿红艳,他才抽出先前藏在靴革中的红纸裹着的筷子。踌躇了一下,有点胆怯,他不知道这张头帕下面藏着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他长吸了一口气,伸过筷子把新娘头那头盖一挑,他看到了新娘的脸……。

吴三桂呆呆地看着她,这就是要伴他一辈子的女人。

吴三桂在心里说:

“我为女人吃尽了苦,差点丢了命,原来得到的竟是她!”

吴三桂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悲伤。

吴三桂十八岁那年,真正有了终生相厮守的女人。

吴三桂对手下50名勇士,要求甚严,训练也格外严格。他们对吴三桂效死命,训练得个个如金钢不坏之身。他们清一色的吴式斩将刀,清一色的黑铠铁甲,清一色的蒙古骏马,清一色的长弓利箭……与官军相比,这真是一支天神般的队伍!

十八岁那年,他又有了一次人生奇遇。

这一年,正逢明朝科举大考。武科大考与文科大考相对应,武选良才,文选良吏,是大明朝的传统。

吴三桂突发奇想,竟然要去北京应试武科大考。吴襄夫妇向来对自己的儿子那种古怪行径听之任之,今日对他这一要求,自然也不加阻拦,况且,参加武举考试,也并非坏事。于是便欣然允诺。

吴三桂整好行装,带上大刀,跨上一匹蒙古骏马,迤逦向京城而来。

到了京城后,他先奔高起潜府第,专程拜见义父。高起潜见义子到来,十分高兴,又听说吴三桂要参加武举考试,更是兴奋不已,说道:

“我儿放心,有义父在,保管让你一举夺魁!”

吴三桂起身拱手,说道:“孩儿愿以己之力,力挫群雄,倘若夺魁,实属万幸,倘若失败,也无怨言,实不敢劳动义父!”

高起潜见吴三桂不肯买自己的人情,心中微微不乐,笑了一笑,说道:“如此甚好!”

于是安排吴三桂食宿,专待科举大考。

到了开考这一天,吴三桂随高起潜到了比武场。只见卫士、知客排列两厢。高起潜递上文书,守门武士恭而敬之的迎了进去,请他二人在东首一席上坐下。

同座的尚有三人,高起潜与他们全都认识,互相打过招呼,原来一位是司礼兼掌印太监王德化,兵部尚书陈新甲,兵科给事中章正晨。

高起潜把吴三桂介绍给这三位,又免不了一番寒喧。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吴三桂 作者:三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