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吴三桂》9.1节 闯王亲征


山海关咄咄逼人的攻势传到了北京。

李自成的大军人心浮动,竟出现了惶惶不安的现像。

这对于节节胜利、占据帝京,拥数几十万大军的大顺军,真是不可思议!

区区一个辽东总兵吴三桂怎么能使堂堂大顺军惊惶至此呢?

四月初十日,李自成还在北京紫禁城内大开筵宴。他正襟危坐,威严而稳重,牛金星和宋献策分坐左右,然后依次是大顺军的干将,以及上下官员,满朝文武基本到齐。一排排富娥婢女穿于厅堂之间。

李自成端着满满一杯酒大声地说:

“众位将军带兵打仗,终日不得休息。哪有此闲情品味,今日我特设宴席款待诸位将军,来,众位将官,干了这一杯!”

席上诸将全站了起来,端起酒杯,说了一声:

“干!”

须臾,酒过数巡,食供两套,宫娥捧上酒来。

此时,刘宗敏显出倨傲的样子。饮至中间,只见他大声劝说,旁若无人,拿着一把巨觥频频和人对饮,对饮不尽者他就要罚对方。

这把巨觥约酒一斗有余,两边坐的将官惧怕刘宗敏的威势,没有不敢吃,一会儿,其他同座的几位便已面部通红,眉头打结,愁苦不胜。

刘宗敏仍不罢休,自去下席,亲手揪过一名副将的耳朵,用巨觥灌之。那副将出于无奈,闷着气,一连几口吸尽。不吃没什么,才吃下,便觉得天在下,地在上,墙壁都团团转动,头重脚轻,站立不住。

刘宗敏拍手哈哈大笑。

李岩一肚子不平之气,忽然挽袖而起,抢过那把巨觥在手,斟得满满的,走到刘宗敏面前说道:

“马将军承刘大帅赐酒,已站醉不能再饮,让我代他酬谢大帅一杯”

刘宗敏愕然,方欲举手推辞.只见李岩声色俱厉道:

“这杯酒别人吃得,你也吃得。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

说着也揪过刘宗敏的耳朵灌去。

刘宗敏一饮而尽。李岩掷杯于案,一样拍手哈哈大笑,吓得其他众将官面如土色,一个个低着头,不敢着声,刘宗敏假装醉意,坐在一旁。

李自成见状,连忙功道:

“自家兄弟,何必如此!来来,喝酒!”

话音未落,忽然一位亲兵跑了进来,来至李自成身边慌忙禀报:

“启禀闯王,刚才从山海关逃回来的士兵报告:吴三桂已领兵占领了山海关。我军守关将士,全部被杀。”

自成接到这个消息,众将先是一惊,停止了手中的杯选箸,一个个竟然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应对,李自成也迟疑了一会儿。

刚才还是热闹的宴席此时竟然鸦雀无声。

李自成看到这种情景,竟尴尬地笑了笑,然后说:

“我们干脆回陕西,陕西是我们的故乡,富贵必归故乡嘛!和吴三桂小子缠什么名堂。就是十座燕京也换不来一座西安城!”

李自成此时的心思可真会使人费解,亦与后来的行为有矛盾。

四月十一日,李自成下令:召北京城所有工匠将追赃所得金银器皿,熔铸成五锭;再征用三千匹骡马,派亲信将领,押运陕西——李自成在寻求退路了。

四月十一日晚上,李自成又召来牛金星、宋献策、李岩再次商讨对策。

李岩说:

“依我看,我们应该坚决收复山海关,既然和议不成,我们就消灭吴三桂,否则,等到清军与吴三桂联合,我大顺军可就危险了。”

宋献策点头:

“是的,清军尚在关外虎视耽耽,我们应该即刻举兵征讨山海关,不能拖延,不除吴三桂,大顺无宁日呵。”

牛金星也同意,但没做过多说明。他对此莫名其妙的持一点儿保留态度。

李自成毕竟是农民军的领袖,这件事毕竟没有使他昏乱。

李自成已经知道吴三桂已与他死对上了。如今不集中兵力消灭他,不夺回山海关,大顺政权就很难稳固统治。

山海关是北京的一个门户,是东北入中原的必经要地。此地战略位置非常重要,且距京极近,吴三桂占据这一要地对北京形成了威胁,况且他又到处发布告贴檄文弄得人心惶惶,甚至连北京城也受其影响。要消除威胁与不安因素,就必须消灭吴三桂。

于是,李自成经过反复考虑,连夜找来刘宗敏和其侄李过两位大将军,私下先与他们商议:

“二位将军,你二人均是我军勇将,身经百战,功名显赫,如今辽东战势紧张,我想派你二人去宁远收复山海关,消灭吴三桂,不知你们意下如何呀?”

刘宗敏一听,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看不起的表情,他拱手说道:

“闯王,我看大势已定,他吴三桂浑身是铁,又能撵几棍钉呢?吴三桂此时已如丧家之犬,我看只须李过将军率两万兵马即可大获全胜。夺回山海关!”

李过已经听出刘宗敏的意思,是想把讨伐山海关的任务转让给他,他心中十分不满:你刘宗敏也忒缺德了,你不去,让我一个人去,我偏不听这个。

“闯王,出兵山海关事关我大顺的安危。李某才疏学浅,恐难当此任,我觉得刘大帅自从出师以来,勇冠三军,令大明军队闻风丧胆,天下人谁不知刘大帅之威名,如此重任,还是让刘大帅来担当为好!”

刘宗敏也听出了李过的意思,只见他虎眼圆睁,大声嚷道:

“李将军,小小的吴三桂也劳本帅屈尊前往吗?我看有你李过即可提吴三桂人头来见闯王了。”

“刘大帅,你又怎能确保吴三桂如此不堪一击。你如果不愿意出征,尽管照直说!”

“什么,我不愿去。就算我不愿去,你去,行了吧!”

“既然你不去,为什么让我去?”

这二人互相推诿,看来谁也不愿担当此任统师东征。在他们看来,吴三桂算个啥,还值得我这样的大将出征?况且,入京不过一个月,享乐的生活刚开其端,去打什么仗?又苦又险。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他们能推就推,无人答应出征。

李自成见状大为恼火,一拍桌案,大声嚷道:

“带兵打仗这么久,还从未见你二人如此对待战事,难道你们忘记了我们过去在战火中出生入死不成?”

“闯王,不是我们不愿去,而是觉得这等小事又为何如此兴师动众呢?”

“胡说!辽东失落,京城则休矣,吴三桂拥有关宁铁骑,他日即会杀奔北京复仇,我们不认真对待就只有坐以待毙!好,你们不愿去,我决定亲自率军出征!”

“望闯王三思再作决断!”

“我意已决,不必多言!”

说罢,李自成愤怒地站起来,一甩袖子回房去了。

刘宗敏、李过二人见状,互相看了看,都后悔不迭。

第二天,李自成即刻下诏御驾亲征。

李过与刘宗敏见势不妙,也被迫同意随驾亲征。

四月十二日,北京城内骚动起来。

已被吴三桂的消息弄得惶恐不安的农民军领袖们,听说李自成要御驾亲征,一个个急得变了脸色。纷纷奏告劝阻。

不多时,他们黑压压的一大片跪到李自成近前。

不想这反而激起了他的更大愤怒,他双眉倒竖,操起御用宝剑,一剑将八宝金龙御座劈成两半,暴怒地喊道:

“谁再敢阻止我御驾亲征,就要他像此座一样!……”

李自成的声音在乾清宫那高大深邃的殿宇中发生了震人的嗡嗡声,文武百官,谁还敢再说一个“不”字?

整个皇宫内院混乱一团,都被“御驾亲征”搅得昼夜不宁,惊慌失措。

更大的混乱像瘟疫一样,已在京城中传染蔓延,各城门贴出了“御驾亲征”的布告,刚刚平息下来的天下又要大乱,一场大战乱,仿佛就要从天而降,迫在眉睫,压向头顶了。

一夜之间,全城各处都像被捅开的马蜂窝,乱成一片,不少商号闭门,闹市居然冷落,动作快的人家已经收拾细软,准备外逃避难了,整个京城笼罩在愁云惨雾之中。

农民军已准备五更造饭,次晨出征。

为防大军东征北京城内出现更大的混乱及意外事情,李自成密令屠杀明朝遗官故吏。

令下之后,全城行动。

在李自成的监督下,故明大学士陈演、定国公徐允贞、新建伯王光通、博平侯郭朋振、清平伯吴遵同、永宁伯张锡、平江伯陈治、都督袁祐、周铭、周铎等六十余人被斩于紫禁城西华门外;在李过的指挥下,将中营拷讯各官彭琯、李逢甲、申济芳等五十二人绞杀;刘宗敏则将他所监押的官吏按照名册的次序一一杀之。

这一夜在人喊马嘶的声音中夹杂着鬼哭狼嚎,声嘶力竭的叫骂声,这给本来就已混乱的京城增添了恐惧气氛。

四月十三日,除牛金星、李牟被指定为京都留守外,其他主要将领,谋士均随李自成东征。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吴三桂 作者:三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