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吴三桂》9.2节 一片石风暴


二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地杀向了山海关。

四月十七日兵至永平。

李自成对众亲兵道:“此地山势险恶,定要在天黑前拿下吴三桂的大营!”

永平是吴三桂的第一道防线;此地设营多处,旌旗招展,似有干军万马扎营之状。

其实这是吴三桂的一计,他在此结营设兵,虚者多,实者少,而且守营之兵也非吴三桂的关宁铁骑,而是靠当地绅豪组织起来的民兵,他们人数不少,但未经过正规训练,战斗力自然不强。

李自成派李过指挥两万骑兵前去做试探性攻击。

李过见一座座大营,一片准备厮杀的景像,对着大路的那面寨墙上旗帜整齐,架着小炮、摆满了滚木擂石,李过心中不禁大为惊疑:

“看守营之敌,如此众多,我要是攻下还得费一番气力!”

心里想着,他便吩咐众位兵将:

“前营之敌甚多,我们只做试探性攻击,如果对方强烈反攻,我们不必恋战,即可撤退!”

李过催马来至营前骂阵:

“守营的清将,快快出来受死!”

刚骂了一声,只见营门大开,从里面冲出无数兵勇,冲在最前面的几员将官,一个是铜盔铜甲,一个银盔银甲,皆使三尖两刃刀,跨下枣红马。

二人摆开阵势,来至李过对面:

“好个草寇,犯我大明,倘若明智,快点下马受死!”

“呸!就凭你们两个饭桶也在本帅面前胡说八道,耀武扬威,真是死到临头,还不知道,看枪!”

李过一抖亮银枪,“扑楞”一声分心直刺对面二将。

李过武艺不凡,二将联手合战李过也不是他的对手,不过二十回合,二将已是气喘吁吁,刀法混乱了。

二马一错蹬,李过回身一枪,将其中一个银盔银甲的将领挑于马下,另一个大惊,想拨马便走,李过哪里能让他跑掉,两腿一夹马肚子,马像箭一般冲了过去。

片刻,两马已经首尾相连,李过随即一枪,正刺中铜盔铜甲将官的后背,他立时栽于马下。

立时,对面营前人马大乱。

李过连胜两将,大为高兴,心中立刻有了点主心骨,一挺手中亮银枪:

“弟兄们,给我冲啊!”

身后的军兵随即掩杀上来。

团练兵勇们根本不经冲击,稍战即四散奔逃,李过轻易拿下了第一座大营。

李过越发得意,心想既然敌军如此不堪一击,干脆把他们连窝端了吧!

于是,他又统帅骑兵横冲直撞,过营斩将,半日内竟连拔永平十三座大营。

战败的兵勇抛下武器,活着的有的企图逃走,有的装死躺在地上,有的则在祈求饶命。

李过看着,脸上露出了傲慢的笑容。

这就是威名远扬的关宁铁骑?这就是吴三桂的军队?

随后,李自成也率军赶到,听得禀报,心中大喜过望,笑道:

“首战胜利,扬我军威!明日直下山海关,与吴三桂决一死战!”

大顺军一片欢呼。

次日拂晓,李自成仍派李过为先锋前往山海关。

李过急于赶赴山海关,好也像前日那样立一大功,所以得令之后,率众亲兵个个扬鞭催马,直奔黑虎岭。

黑虎岭果真是险山恶水,两峰对峙,中通一线,双峰突兀,真如斧砍刀削一般。

李过命众人小心前行。

正行间,忽听山道两旁一声呐喊,山道上的绊马索一齐牵动,李过等人躲之不及,顷刻间一个个从马上栽下来。

草丛中猛钻出两千多人,不由分说,上来便欲厮杀。

李过顿时醒悟,自己遭了山贼暗算了,怪只怪自己太大意,才被这帮草寇绊倒。

聚集在黑虎岭的这伙匪众共有六千余人,为首的一个名叫周义,一个唤陈礼。周义本是山东一带人,平素挥棍耍拳,横行乡里。后家道衰落,故里难得安身,便流落到宁远一带;陈礼本是河北人,也是破落户子弟,自小不务正业,专好做些偷鸡摸狗,欺邻霸财之类的勾当,后入了贩卖私盐的团伙。一次遇官兵查缉,他便亡命宁远。

周义、陈礼等心怀叵测之徒不久便结识了,二人选了永平府的黑虎岭一带,筑起巢穴,正式落草。

这日,一名喽罗来报说有官军通过黑虎岭,周义大为惊喜,便命喽罗埋伏在黑虎岭最险要山道的两侧,只等官军的到来。

在他看来,明军实不堪一击,他并不知道此时山下通过的是大顺军队。

却说李过等人虽然被围,但区区山贼匪寇又能把他们怎样。

李过飞身上马,对众人说:

“弟兄们,给我杀退这群狗胆包天的贼寇!”

于是众位将士重新上马,挥动手中兵刃,往来冲杀,一时喊杀声,刀剑枪棒的撞击声,马踏声弥漫山谷。

李过舞动亮银枪,逢贼便刺,遇匪则挑,越杀越兴起。

在山上指挥的两个贼首同义、陈礼一看不好,急忙催马下山来战李过。

周义、陈礼见到李过大为恼火。

周义抢马上前,与李过厮杀。

李过一看,暗暗冷笑:

“好个毛贼,真是自来送死,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想着,也不答话,催马挺枪便刺,哪知这一动起手来,李过才知对方有两下子。

李过心想:我哪有心思和他恋战,我还要尽快率军赶赴山海关呢!干脆,给他来个智取得了。

李过一枪刺过去,周义架兵器相近,李过突然冲左边大叫:

“刘将军,快来助战一臂之力;唐大帅攻他右路!”

周义大吃一惊,急忙转脸观瞧。

李过趁机抽枪直刺周义小腹,周义再躲已经来不及了,被一枪挑于马下。

陈礼一看大哥都不行,自己更不是对手,三十六计走为上,大喊一声:

“弟兄们,快撤!”

众喽罗一听陈礼发话,即刻抽身便逃。

李过不敢恋战,只是虚晃几枪,带领兵马继续行军。

他们本不识山中路经,天又没亮,他们在黑暗中,缓慢择路而行。

这些人马在山间小路上转来转去,急行了大半夜,到了天亮时,他们才找到了一条官道。

左右上前禀报:

“将军,我们已经走出黑虎岭!”

“此处离山海关还有多远?”

“大概还有二十里!”

“如此甚好!我等暂在前方十里扎营,只等闯王率主力赶到,再作定夺。”

李过并不再敢凭勇气用事了,他知道吴三桂曾屡败清军,作战骁勇,今番万不可轻举妄动,于是他又派了几名探报前去山海关打探军情,自己率军暂时停下来。

永平距山海关直线跑五十公里,一百华里,李自成于四月十七日率大军东出,大军紧随李过之后。

李过刚刚安下营寨不久,李自成已率大军来到。

李自成见到李过忙问:

“现在山海关情况如何?”

“山海关城防坚固,不可等闲视之,不过是孤城一座,前无援军,后无退路,我们只须围而攻之,不怕山海关不可得!”

“正合我意!”

李自成点点头,又叫过来两个亲兵善射者:

“我命你二人率少许人马去山海关城射劝降书,速去速回。”

“是!”

二人领命直奔山海关。

来至城楼近前,二人抬弓搭箭,“嗖”地一声一支带有书信的箭已射入山海关城楼前的一根柱子上。

吴三桂已经在城中等候多时了。当小校送来李自成的劝降书时,吴三桂拿过看了看,随即“咔咔”撕得粉碎,骂道:

“闯贼李自成,死到临头,还致此煽惑之辞,只要我大计得逞,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他想了想,对亲兵如此这般讲述了一番,那亲兵即领命而去。

一会儿,在山海关的城楼上立起了二面白旗,上面大书黑字“国仇家恨讨李复明!”——吴三桂这时已是充满仇恨,咬碎钢牙。

弓在弦上,岂能不发?

城楼下的亲兵急忙回报闯王李自成。

李自成得知大惊,看来吴三桂一定要与我大顺军势不两立了。

李自成这才决心包围山海关。

四月二十日,李自成将二十万大军分成三路三面包围山海关。

这三面是东罗(护城),西罗、北冀三座护城。所谓护城,即山海关城外的保护要塞。

李自成又调骑兵二万,由义子李双喜率领,从山海关城西的一片石(开阔地段)北出,从东边外城(东罗)绕地,直切北翼城下,截断了关宁铁骑向北撤退与清兵互相呼应,而借以联合的道路。

李自成完成了对山海关的全面包围,心中十分高兴,这回他吴三桂插翅也难飞了,剩下的只有猛烈攻击了。

吴三桂兵陷重围,这本是他意料中事。只有这样才能吸引李自成来攻,才有两面夹击的可能。

山海关颇得地利之便,它头枕燕山,扼山川之险峻,处官道之要冲,加上城高墙厚,易守难攻,是自古兵家必争夺之地、堪称东北第一重镇,大顺军要想拿下它,也绝非易事,况且吴三桂在城内外加紧防范,连日来,他不分昼夜,调兵遣将,布署城防,他把城墙加固加高,晚上加紧巡哨,对外城四周各个险要山口,都依山构筑了城垒、土墙、栅栏之类的防御营寨,并分兵前去把守。这一道外围防线恰如山海关又披了一副铠甲。

这两天风声越来越紧,李自成大军进军的塘报一张又一张,飞到吴三桂的帅府。

吴三桂白天四下里巡视城防,原以为自己的军兵会吓得惊慌失措,不想他们却个个士气旺盛,精神抖擞,城中上下兵士在城墙上修筑谯楼、箭塔,搬运碎石、擂木、石灰瓶等类的守城武器,他们上下一气,同仇敌汽,沉浸在战前的热烈而紧张的气氛之中。

吴三桂看后十分高兴,晚上回到帅府即与方献廷、胡守亮等将领在一起商议对策。

方献廷主张固守,城中粮草丰足,足够支持两个月有余,若清军赶到,内外夹攻,大顺军必败!

吴三桂倾听着方献廷的主张,但一直未开口。他在想:此时清兵在哪里呢?如果清兵赶到,那就可以里外夹攻,大败李自成于城下,可现在连清兵消息也没有。如此大规模的行动,竟然没有事先明确约定,此时真是令人心焦……

吴三桂已于昨日写信,派大将郭云龙、孙文焕火速催促,引导多尔衮大军南下。

郭、孙两骑领命即刻飞驰北上,直行到连山(锦西)才与清大军相遇,这里距山海关尚有二百多里!

多尔衮见到吴三桂信上只有几句话:

山海关已近旦夕,且急愿如约,促兵首尾夹攻!火速,火速!

郭云龙拱手说道:

“我军现在已被大顺军围得水泄不通,如将军不火速南下,山海关即刻将被李自成占领,但如果将军挥师出击,我们里外合击,敌军一定会首尾受敌,从而大败大顺军。生擒李自成就在今日!”

孙文焕也说:

“成败在此一举,望大帅不要再犹豫了,火速进兵,否则后悔就来不及了!”

洪承畴在一旁进言说道:

“王爷,吴三桂此行我想实多虚少,我们还是依约而行吧!”

多尔衮点点头,他挥刀大吼一声:

“山海关——!”

大军杀气腾腾,直向山海关北面方向扑过来。

四月二十一日,李自成亲自挥师对山海关东、西、北三面发起攻击。

因为山海关南面临大海,不须攻击,这三面之中,西护城位置面向关内,而且城外有一条小河,名为小石河。吴三桂在西边布置重兵把守。这也是大顺军的重点攻击方向。

吴三桂几乎每日到这里巡,见到这里战士的士气颇为高涨,心中踏实了许多,郭云龙、孙文焕带回了多尔衮的消息,他正督促清兵向山海关急进,吴三桂虽未盼至援兵,但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下。他对天默祷道:

“天不绝我,只要多尔衮兵到,李自成必大败。”

太阳刚刚升起,大战拉开了序幕。

城外大军喊杀连天。

城内守军鸣声震地。

吴三桂亲自督兵守城。

李自成亲自督兵攻击。

攻城战进行到中午,李自成心中十分气恼,士兵们轮番攻城,但他的兵勇们每次都败下阵来。

李自成见强攻不利,不禁心焦如焚。

李自成手下李岩作战勇猛,是深得他的赏识的爱将之一。他时常为大军立下奇功。他看到大顺军一时攻不下山海关,心里暗自思忖之后,想出了一条计策,来见李自成。

李自成见李岩急急忙忙的样子,问道:

“李将军,有什么办法吗?”

“我想率一队人马攻入西罗城,我们内外夹击,外城可下!”

“李将军有胆有识,真是太好了。就依将军所言。即点一队精骑兵准备!”

“李岩不才,愿为大顺效犬马之劳。”

自成见状,十分感动。

李岩点集三干人马,组成了一支突击骑兵,从西罗城(外城)下狂飙疾进,意欲攻下内部关城。

李岩哪里知道,吴三桂早已设下了伏兵在此专候他的到来。

三声号炮响过,杨坤率军从左右杀出,李岩兵马遭此突袭,顿时阵脚大乱。李岩与副将死命厉声喝唤,想弹压住这混乱之军。但被围的骑兵如惊弓之鸟,众军士四处乱窜,妄图夺路逃亡。李岩火起,抽刀连斩数名撞到他马前的军士,但无济于事。

兵败如山倒,李岩等人也弄不清来了多少兵马,只见到处火光,遍野杀声。

李岩此刻也顾不上传令,他的马被乱军簇拥着后退。

不料又被埋伏在此的胡守亮迎头拦住,眼见后面追兵又赶上来。李岩忙命副将领兵接战胡守亮,他自己对付后面的杨坤。

副将与胡守亮接战未及数合,便被胡守亮一刀砍于马下,被乱军践踏身亡。

李岩心慌意乱,为了逃生,顾不得其余的残兵败将,他一打唿哨,带着几个亲兵朝来路冲杀。

他终于杀出一条血路,冲出重围。

此时,东面外城被大顺军团团围住,守城兵士血战拼杀,声音都喊不出了……大顺军虽然来势凶猛,但关守的将士们却并未退缩。他们一个个瞪着通红的双眼与冲击的大顺军刚一接触,一场血肉横飞的搏杀便开始了,攻城的士兵一次次被打退……

北面,则因有截断关外的二万骑兵参战,是以战斗更加酷烈……

关宁铁骑的支撑力得到了充分显示。

他们虽身处危机,但是久战不溃,而且士气始涨。

若非有经年血战的磨炼,以大顺军的冲击力他们就占了山海关。

支撑到了夜幕降临,山海关依然安然无恙,城头依旧飘扬着吴三桂的帅旗……

李自成知山海关急不可下,于是下令减缓攻势。

这时,多尔衮的大军已到达了山海关西北面的一片石地带,距关城只有20里。

大顺军北堵关外逃路的二万骑兵已被多尔衮大军冲溃而走。

多尔衮看到败走的大顺骑兵,不禁哈哈大笑:

“李自成的骑兵怎能与我满洲铁骑相比,真不堪一击!传我命令,大军继续前进!”

多尔衮的铁骑直进到山海关外十里外,却发现了异常情况——山海关火炮正向清军方向轰击!

“停止前进!”

多尔衮下令大军原地扎营。

多尔衮此时怀疑吴三桂在故意引诱他进入大顺军的埋伏……

夜幕茫茫,大炮不断轰鸣,情况不清,岂能轻进?

多尔衮与阿济格、多铎两亲王密议:

“李自成乃大智大勇之人。想我大清三围北京不能下,李自成一举攻克,岂能小视?若吴三桂与李自成同谋,图谋灭我大清,岂非上了大恶当?还是就地固守,以观动静。看吴三桂是否真的与李自成为敌。”

狡猾的多尔衮,按兵不动了。

吴三桂这时正率五十骑敢死队在火炮掩护下向清营突围而来……

山海关城头已能从大顺军骑兵的移动知道清军已至一片石。

按铁骑速度,片刻即可杀到城下——吴三桂为关宁铁骑首领,太知道这种速度了。

于是,他集中火炮向一片石方向轰击,目的是想为清军前进开道。并火速下达命令:

“全军做好出击准备!”

然而清军却久久不见动静……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不能耽搁,若天明大顺军再度攻击,山海关危矣!

派出的八骑使者纷纷回报,清军在一片石原地扎营不动!

到底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变故,真令吴三桂煞费脑筋。他想,必须有一个人冲出重围,再次催促清军才好。那么搬兵之人又派谁来担当呢?他左思右想,觉得只有自己亲自走一趟方才放心。

打定主意,他把方献廷唤来。

方献廷听说吴三桂要亲自搬兵,想了一会儿,觉得也只有如此。

“就依吴帅的意思吧!”

“我一定速去速回,你们一定要小心,一定要等我回来!”

“将军冲进敌营,切不可恋战。城中几万人的身家性命,我军的成败,都系于将军一身。望吴帅保重!”

吴三桂听完,感慨颇深。

吴三桂立刻召来五十骑敢死家兵,也即当年他救父的铁甲骑兵!

他目光如炬,巍然屹立,嘶声大喊道:

“今日为国仇家恨,弟兄们随我拼出去搬救兵!”

“愿随吴将军!”

城里大炮一齐向大顺军轰击。

五十骑飞马出关城,他们从一条小道上直冲入大顺军中。

时已凌晨,阴云密布。

神勇的五十铁骑抖擞精神,拍马舞刀,逢人便砍,遇兵就杀,大顺军兵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吴三桂已率铁骑兵冲出重围,李自成的军队追赶不及,只好作罢。

吴三桂一路上打马如飞,不过一个时辰便来到清军大营。

当中军副将通报多尔衮后,多尔衮即刻召见,双方施礼毕后,多尔衮问道:

“吴将军此来何意?”

吴三桂焦急万分:

“请大兵入关共灭李贼啊!”

“此意是真是假?”

听到这一句问话,吴三桂不觉一怔。

正在他愣神之际,站在一旁的洪承畴代其回答道:

“吴三桂报君父之仇,与李自成不共戴天,怎能不真?”

“吴将军既真心约我前来,我来了,又何以炮击我大清军队?”

多尔衮说出了怀疑的原因。

“原来是这件事。此乃误会。闯军将我山海关围困,不仅关内三面围了个水泄不通,就是关外一片石都已派了两万之兵占据,以便遏我北去之路。我们欲与王相会联系,必须用炮击开重围,方可闯开间道东出。”

吴三桂的解释,消除了多尔衮的疑虑。会谈才转入正题。

多尔衮先说道:

“明朝故臣素无信义,将军欲达大功,本国发兵助阵,但想成功以后,不知将军置之何地?”

吴三桂立刻听出了多尔衮的弦外之音,这又是诱降之言,而现在事情紧急,明确表示不降恐伤和气,降又不甘心,那么惟一的办法就是用些含糊言辞,以迷惑于他。略加思考吴三桂答道:

“王爷,三桂父子受朝廷厚恩,今日君父为李贼莽逆,士庶伤心,神人共愤。三桂闻勇士怯死而灭名,忠臣不先家而后国。今君后俱遭惨弑,三桂食君禄,受皇恩,又岂有坐视之理?”

多尔衮只是点点头。

吴三桂继续说:

“若如王之所言计成败而后行,不敢有非份之想。目下三桂国仇家恨集于一身,似拼死杀贼报国,无想过其他事情,何以如此相问?”

多尔衮见一下子不可能谈及正式归降,便不再提及此事。

他起身点头,表示相信吴三桂:

“然你们与李自成都是汉人,装束一样,混战中难以分辨。恐致误伤,应该想个区别办法。”

多尔衮开始想具体问题。

吴三桂也想到这个问题了,他略一思索,便说道:

“这也不难!我关宁兵为国复仇,是为哀兵,我军可各以大块白布缝于肩背上,亲王以为如何?”

“好!”多尔衮十分赞同,我大清铁骑趁今夜稍退;明日将军出关与李自成大战,我军同时夹击,如何?”

“一言为定!”吴三桂答。

“一言为定!”多尔衮说。

二人又祭天地,歃血为誓:共灭李自成大顺军。

而后吴三桂又率五十骑突围再回关内。

一片石大战要开始了。

一片石是山海关外的大片开阔地,在山海关的东偏北面,恰是清军进关的必经之地。也是吴三桂设营把守的地方。

多尔衮与吴三桂约定的战场就在这片开阔地上。

山海关外,再没有比一片石更好的战场了。吴三桂——多尔衮——李自成,三方都是骑兵为主,也需要广阔的战场。一片石北面至大山,南面至大海,方圆有二十余里。

后来的《山海关志》《明史》等书记载,这场大战从“北山横面至海”,可见气势之宏伟雄壮。

山海关三方的总态势是清楚的。

李自成指挥大军在山海关城下包围攻坚。依他的想法,能引诱吴三桂出城决战一举而歼最好。看看如此强攻,伤亡太大,心想如果能引城内守军出来决战就好了,但不能这样僵持着。

四月二十一日一天猛攻不下,李自成又得知吴三桂曾突围出城又复杀回,他以为吴三桂是侦察突围方向或是缓兵。他根本没有想到清兵已进军隐蔽到山海关外——他的大军身后。

李自成根本没想到清兵来此,这是一个谜。

按说数十万大军包围山海关,周围几十里,甚至几百里都应在控制区域(起码在侦察区域),且李自成的北截大军二万人被多尔衮二十一日晚冲散,李自成完全应该知道这是一支出现在东北方面的新军队,而不会是地方团练或山海关内兵。若大顺军判断清楚,及时变动,也不会如此惨败!

然而,李自成恰恰就不知道!

大顺军的前方指挥历来由刘宗敏、李过两员大将担任。后方的指挥大将一般是田见芳、郝摇旗、李双喜、李岩等。李自成一般是居中策应,当然也是总指挥。

但这一次东征吴三桂,刘宗敏、李过等大将根本就不想来,全然不同于以往的斗志昂扬奋勇争先。若非李自成亲征,也许谁都不愿来。

李自成本身也是身经百战的统帅,对战争倒是不十分依赖别人。

当他看到几员大将士气不高,便亲自担任前敌总指挥攻城。

在大将与兵士处于不正常心态时,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也许他们认为一片石方向来的只是团练夜间袭扰,也许某一大将接报后认为这是大惊小怪等等。对吴三桂的火炮轰击则只想到是要逃跑……

总而言之,阴差阳错,李自成大军对敌方情况一无所知。

李自成只希望吴三桂出城决战。

他相信他的大军的战斗力,虽说北京侵蚀,毕竟还是百战之师,对付区区数万关宁铁骑何足道哉!

李自成也看中了一片石地区,明日若吴三桂突围逃跑,可将其圈围至山海关东面,就在一片石消灭!

多尔衮此时也在积极准备。

他率大军秘密隐蔽在山原区域,尽量减少声势传播。

多尔衮不敢小瞧李自成,他认为李自成横扫中原,攻占北京,绝非庸常之人。所以多尔衮与谋士大将们议定的谋略是:

尽量不使李自成发觉大清铁骑,以取得突袭之效。

吴三桂二十一日夜杀回城中后,连夜动员全体军兵充分准备,每人肩背上缝一大片白布,缝得异常结实;四面看,将与兵的前后上半部都是白衣一般。前时挂孝誓师的白布正好派上用场。

吴三桂慷慨激昂地对十三营大将含着泪说道:

“明日之战,关系我关宁军存亡大计,关系国仇家恨!我吴三桂纵然命丧沙场,也要杀此逆贼,生报此仇!诸将有怕死者,立即退出;不怕死者,留下!”

全体轰应:

“誓死杀贼,浴血杀贼!”

十三营大将回营又层层谋划,军兵上下同仇敌忾,士气高昂。

谁都知道这是关宁铁骑的生死存亡之战!可以说,完全达到了将士效命,上下同心的效果。

这些,也是吴三桂军队强于李自成的支撑力所在。

太阳升起来了。

山海关外天气明朗。若非关内外大军的杀气弥漫。这应该是一个好日子。

这是甲申年四月二十二日清早。

李自成骑着那匹乌骢马来到城外高地,谋划如何强攻……

突然,他看见关城及外护城升起大片烟尘,显是城中骑兵要出动!

这正是他求之不得的。他立即传令:

“大军后撤,向燕北面一片石集中,堵截包围吴三桂,全部歼灭!”

大顺军立即从城边撤向开阔地。

西护城大军与北护城大军,全部向“吴三桂逃跑”方向的东面一片石地带集中,尘烟大起,旗帜翻飞。

而此时农民军尚未做到严阵以待。

山海关上火炮齐鸣。吴三桂率八万铁骑如潮水般涌出,向一片石方向冲击面来。马蹄铁甲的锵然撞击声如震耳金鼓一般。

再看吴三桂的将士们,就像三九天遭冰水泼过一样,精神百倍。吴三桂在马上一面挥刀砍杀,一面大喊:

“弟兄们,我等虽然被围,但绝不要慌乱,成败在此一举,大家紧跟着我向一片石冲去,与闯贼拼一死战!”

将士们勇气平添,潮水般紧随吴三桂冲杀开去。

李自成站在一块高地上挥动令旗,他想:这回绝不能让吴三桂跑掉。千钧一发之际,绝不能再延迟。想到这里,他即刻传令。顿时,漫山遍野,金鼓大作。大顺军的兵马似洪水冲破了洪堤一样,从东西两边的坡堤杀了下来。

大顺军虽然来势凶猛,但关宁军的将士们并未退缩。

吴三桂一马当先,率领自己的中军搏杀。杨坤、郭云龙等人伯主帅有失,慌忙扬马赶上前来。

吴三桂传令,命杨坤敌住左侧涌上的敌军;命郭云龙、孙文焕挡住右侧;胡守亮在后接住从西坡顶冲下来的敌军厮杀。吴三桂尚对眼前的险恶处境,并未胆怯。他觉得胸中有一团火,这团火越燃越旺,燃烧着他的心。他忘记自己的危险,忘记了眼前的一切,他愤怒地大呼一声,两腿一夹马肚,那马得到主人的命令,两耳直竖,长啸一声,箭一般地冲向敌群。

吴三桂刹那间,手起刀落,三十几个大顺兵便纷落于马下,其他骑兵见此情景,都纷纷向后退去。

众军士随着吴三桂,风卷残云般地冲入敌群。无数雪亮的斩将刀,左杀右砍,就像击破云空的闪电,使大顺军目眩神迷。

从关外青山到南面大海,广阔数十里的开阔地上,数十万人马在拼死搏杀。

战旗纷飞,兵器交击,人喊马嘶,烟尘滚滚……

吴三桂的关宁铁骑对这种恶战是熟悉的,毫无怯战心理。但他们从未与农民军打过仗,今日一交手,关宁军士卒上下立即感到这不是一般对手,而是凶猛的死敌!关宁铁骑的战术是马步结合,一万骑配合五千步卒组成一个战斗单元。骑兵冲击,步卒保护,这种连环自保的战术是实用有效,久经考验。这种在战场上就有六个战斗单元。

吴三桂自己率领的实际是两千名冲锋队,这两千人都是吴三桂的特殊待遇挑选出来的忠勇骑士,实际是救父五十铁骑的扩大。

吴三桂父亲吴襄曾对别人夸口:

“我儿两千骑兵,足当十万大军!”

别人晒笑,吴襄却说:

“吴三桂自己简朴自律,却给这二千人锦衣玉食,壮士们安不用命!”

简单吗?简单,但是并非人人能做到。

吴三桂就是用这种简单的方法造就了一支铁骑兵!

这场搏杀充分显示了这支军队的苦战精神与勇猛斗志。

他们是清一色的斩将刀与长弓利箭,近则刀砍,远则箭射,所向无敌。

吴三桂从旗帜与队列的变化判断这个战团的战况,何方吃紧他立即率二千精骑兵驰突而至,稳住阵脚。这两千骑兵没有步卒,往来如狂风骤雨……

但李自成大军毕竟也是百战之师。

李自成指挥骑兵咬住吴军不放!并严令刘宗敏等大将立即上阵亲自作战!

刘宗敏、李过等将领一看事态严重,况且在他们看来,这也是最后一战。所以勇气重新振作。各营潮水般冲向吴军,层层围困,与关宁军死死搏杀。

这场酷热的战争达到了白热化。

双方都力图将对方一举而歼!吴三桂苦撑着等待清兵。李自成死战力图扫平北方边疆。

多尔衮呢?

他此刻在做什么?

在吴三桂全军与李自成血战时,多尔衮却稳坐一旁按兵不动。

本来有约在先,多尔衮何故不遵约而行?

其实多尔衮坐山观虎斗有其深刻用意。因为他对李自成与吴三桂仍有疑心,总怕中计受害,所以在同吴三桂歃血立盟时,首先就规定以吴军为前锋,以便让吴军先与李自成交战,他可以实际勘察一下这两股势力是不是真行。若是真打他才出击,这是他的第一个考虑;第二个考虑是,吴三桂即使真心同清军联盟,但联盟并非投降,多尔衮未迫使吴三桂投降心中不甘。

他要让吴三桂出战李自成双方两败俱伤,打败李自成后,他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吴三桂控制在手中……

当然,这样做也有军事上的思虑,那就是养精蓄锐,待双方打得精疲力尽时,满洲铁骑突然出现,打李自成一个措手不及。

正是基于这些考虑,在山海关战役打响后,多尔衮传令满清全军:

“没有出击的命令,任何将领不得出战,全体军兵不得越伍躁进,如有违令者当军法从事!”

自晨至午,战斗越打越激烈,战场上的喊杀声与马的嘶鸣声有增无减。但是午时刚过,双方打得太疲劳了;喊杀声减弱,双方的冲击力减弱。

多尔衮从战场上的喊杀声与炮声中已判断出双方的情况,他认为全线出击的时候到了。于是传令全军:“按照原定部署全线出击!”

一阵尘埃四起,随着一片喊杀声满洲乒冲进战场。这些早已忍耐不住的铁骑,如今得令出战,真如猛虎下山,其势难当。

李自成农民军一时被打懵了,不知所措,尚未弄清怎么回事已被斩于马下。就连站在高岗上指挥的李自成也大惑不解,难道是天兵降临?

这时候满洲铁骑突袭而入,是因为发生了一个偶然而又突然的情况。

史书载:

“……清军蓄锐不发,按兵未动,待到日午,大风扬沙蔽天,咫尺莫能辨人;两军精疲力竭,多尔衮乃发兵从阵右部出……”

一阵大风,一片尘埃,使战场上的人不能开目。

大顺军睁开眼时,一支神秘的新军突然杀出!——他们短衣窄袖,发辫飞舞,这是什么军队!?

满洲兵——!

当大顺军意识到这是满洲兵突袭而来时,精神支撑力完全崩溃了……他们从来没有料到会与满洲兵在这时作战,刚才的神秘大风与尘埃,使满洲兵带上神秘的“天兵”色彩!

农民军,谁不信天像?天命?

虽然来不及细想,但大顺军一下子被打乱了阵脚。吴三桂军威复振,杀声震天。

一名副将大声报李自成:

“满洲兵来了!请我主急速先退!”

李自成从高岗上撤马而走……

大顺军在满洲铁骑与吴三桂的夹击下,从一片石向西溃散……清军追杀四十里退回。

多尔衮还是不敢猛追李自成。

李自成大军在天色将晚时退到了永平。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吴三桂 作者:三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