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吴三桂》12.1节 李岩成亲


这日晚问,李岩与闯王议事完毕,从中军帐中走出来,骑上马,回到了自己的营中。

进得来,见夫人红娘子正与一个兵丁打扮的人坐在一起聊天,李岩不觉一怔。待那兵丁扭过头来,却见青中下一张俏丽的脸——原来是穿着军衣的素素,素素自被李岩救了之后,她便来到红娘子的手下做了一名女兵,每日对红娘子侍候极是周到,红娘子很是喜欢她,便非要与她姐妹相称不可,素素拗不过她,只好背地里叫她一声“姐姐。”

红娘子见丈夫回来,忙迎上去,亲呢地把长衣给李岩脱了下来,李岩解下佩剑,放在了桌上。

素素给他见过礼后,便斟了杯茶,给李岩端过来,李岩在接茶时,不小心摸到了素素的手,素素脸一红,躲在了红娘子的身后。

这一切全被红娘子看个正着,她瞧了瞧李岩,又回头望了望素素,微微一笑,说道:

“相公,我给你提门亲事,你看如何?”

李岩以为她是开玩笑,便道:

“夫人不要取笑于我,我有一个红娘子就已心满意足了,你就是找个仙女来,我也不会娶她。”

红娘子正色道:

“夫君,我不是与你逗乐,我想把我妹妹嫁于你,你不会反对吧?”

李岩睁圆了眼睛,盯着红娘子,说道:

“你还有个妹妹?我怎么没听说过呢?”

红娘子婉尔一笑,一伸手把身后的素素推到了李岩的面前,道:

“怎么样?我妹妹虽不能说是国色天香,可也称得上天生丽质吧,相公,我妹妹嫁给你李大将军不会委屈了你吧。”

而此时的素素已是满脸绯红,羞得无地自容,她用手捂脸,跺了跺脚,急急地道:

“夫人,你怎么……李公子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我……”

红娘子忙把素素搂在怀里,她拍了拍素素的肩,含笑说道:

“傻丫头,你害得什么羞?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吗?李相公这么好的人品,你哪里去找啊?”

“我……”

李岩何曾遇到过此等阵势,他也涨红了脸,本来口齿伶俐,能言善辩的他,此时变得结结巴巴起来,他说道:

“夫人,这、这是怎么说的,这大敌当前,怎好谈论儿女之事,我是统军的将领,岂能……”

红娘子拦住他,说道:

“这事我明天亲自与高夫人讲去,闯王也定不会拦你,再说,我们行伍之人,也不必婆婆妈妈,罗里罗嗦,我看这婚事明天就举行。”

“这,这也太仓促点了吧?”

“我们也不必大铺张,明日摆几桌酒,请弟兄们来庆祝一下就行了。”红娘子顿了顿,又道:“只怕这样委屈了素素姑娘,好在她是我妹妹,将就点也无所谓。”

这以泼辣闻名的红娘子,办起事来也真是麻利爽快。

红娘子将这件事告诉李自成夫妇后,这两人也很高兴,高夫人还送了新娘子一串珠宝。

当晚,李岩的帐中摆了酒席,各营的将领都来向李岩祝贺,李自成还特意赶来敬了李岩几杯酒,帐中划拳猜令声不绝于耳。

后帐中,红娘子正忙着为素素化妆。

红娘子扯着一根细线,给素素绞着脸上柔柔的茸毛,这是做新娘子前必有的工序,名叫“净脸”。

素素不敢看镜中自己那羞红的脸,她也不敢去看红娘子,她轻轻合着自己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幸福地抖个不停。

红娘子摸着素素那娇嫩的脸蛋,那细腻润滑的感觉使她感慨不已,她轻轻地叹道:

“妹子怎么生得这般地水灵,我想那天下第一的陈圆圆只怕也比不上你。”

素素听红娘子这般夸她,羞得更是抬不起头来,说道:

“我怎能比得上圆圆那倾国倾城之貌,夫人,您取笑我。”

“你怎么还叫我夫人,今后我们就更是姐妹了,来,叫我一声姐姐。”

“……”

此时的素素怎能叫出“姐姐”那两字。红娘子打开胭脂盒,给素素扑了一层薄粉。

忙碌了半天,素素的新娘妆终于化好了。

红娘子将一面梳妆镜,摆在了素素面前,镜中立现出一副芙蓉般的娇颜,她望着自己如云的黑发已盘了起来,想自己的少女时代已不再有了,心中忽涌起了莫名的惆怅。红娘子扳过她的肩膀,问道:

“怎么样?新娘子,你还满意吗?”

素素的眼泪此时已落了下来,她将头埋在红娘子的怀里,嘤嘤地抽泣起来。

红娘子理解素素此时的心情,她忽而也忆起了自己与李岩洞房花烛夜的情景,眼睛也不禁潮湿了,她轻轻地拍了拍素素的背,含着笑说:

“傻丫头,这结婚的大好日子怎能哭呢?来来来,快把眼泪擦了,小心别把妆弄坏了。”

红娘子扶起了她,见她美丽的大眼睛里满是泪水,忙用衣角给她轻轻地拭了去,红娘子从头上拔下了枚金簪,给素素别在了头上,她端详了片刻,说道:

“姐姐没有礼物送你,这枚簪子就作你的嫁妆吧。”

素素抓住了红娘子的手,有点喃喃地道:

“姐姐待我真好。”

“谁叫你是我妹妹呢?”红娘子见天色不早了。便道:“只怕新郎官要来了,我把盖头给你盖上吧。”素素仍不放手:“姐姐,你别离开我。”

“别怕,女人吗,都得这样的,我就先陪你一会儿。”说着,红娘子便把大红盖头盖在了素素头上。

红娘子拿起桌上了镜子,照了照,见镜中的人儿也依然是花容月貌,只这眉间比素素多了股英气,但红娘子还是发现了眼角下那细细的鱼尾纹,毕竟岁月不饶人啊,红娘子心中生出了淡淡的失落。

这时,帐帘一挑,李岩晃了进来。李岩本酒量有限,他哪里架得住众兄弟们的生拉硬劝,没多时,便头重脚轻了,还是李自成最后劝住了众人,命人扶着李岩到了后帐。

红娘子见李岩歪歪斜斜地进来,忙捅了素素一下,叫道:

“妹子,新郎官来了。”

说罢,她站起身来,冲李岩一笑,向帐外走去。

李岩忙拦她,口中叫道:

“夫人,你去哪里?”

然而,他醉意未消,脚下踉跄差点跌倒。

红娘子轻盈地一躲,便来到了门口,笑道:

“你们洞房花烛之夜,我留在这里算是什么?”

待要出门,她又回头叫道:

“公子,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说罢,她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此时的屋中,只剩下了李岩和素素二人,二人默默无语,屋中静静地,仿佛能听到二人的心跳。

终于,李岩伸出手,将素素头上的盖中揭了开去,露出一张娇艳如花的面容,李岩不禁看呆了,想自己竟没发现素素是如此的美人,真是眼拙的很。

素素那双脉脉含情的大眼睛望上去,与李岩的目光对了对,便又把视线移向了地面。

李岩把素素的手抓了过来,握在了手中,他只觉得这只小手柔软温热,绵若无骨,他轻轻揉着这只手,说道:“素素”。

素素只从嗓子眼里应了一声,却仍不肯抬起头来,李岩见她娇羞可人的样子,已是心痒难耐,他伸手将素素揽在了怀里。

素素轻轻推着他,说道:“公子,先喝了酒吧。”

原来,这新婚之夜,夫妻要喝交杯酒的。

李岩拥着素素来到桌旁,素素执壶给倒了两杯,拿在手里,递与李岩一杯,二人交臂饮了。素素哪里饮过酒,她只觉此物入口辛辣,呛了一下,咳嗽起来,李岩在其背上轻轻拍着。

素素直起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

“多谢公子。”

李岩又把她拥在怀里,无限怜爱地道:

“我现在是你的相公。”

素素将头深埋在李岩的怀里,想今生有了李岩这样的人作依靠,自己也该心满意足了。

李岩被素素的秀发触得颈上痒痒的,不禁在她的发上吻了一下,素素被微熏的男人气息陶醉了!浑身无力,她此时真想化成水,溶进李岩的体内。

李岩的手从素素的衣下探进去,不安分地游走着,在寻到了那奶子后,他便用力地揉搓着,素素被这阵抓捏弄得浑身酥软,灵魂也像要飞上天去了。

素素本是处女之身,她不知道怎么做,只紧紧地搂住了李岩不放,李岩知她还是黄花姑娘,不敢贸然行动,只循循地教导她。然而,尽管李岩十分的温柔,但当他进入素素身体之时,素素还是禁不住痛苦地呻吟起来。

李岩只好更加地温柔对她,他给了素素更多的吻,素素咬着牙感受着既痛楚又快意无比的感觉,不久,她就发出了愉悦的呻吟声……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吴三桂 作者:三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