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曾国藩黑雨》二 英国传教士傅兰雅送了一件时髦礼物


威靖号一路顺风到了上海。下船后,曾国藩一行在杨国栋等人带领下,避开上海官场的应酬,径直来到高昌庙江南机器制造总局。会办容闳率领一班高级职员在大门口恭迎,当晚下榻在总局驿馆里。

第二天上午,当上海道台兼制造局总办秦世泰急急赶来的时候,曾国藩已在容闳、杨国栋、徐寿、华蘅芳等人陪同下,登上了停泊在轮船厂船坞的测海号。在测海号船上走走看看以后,又上了操江号,然后又登上惠吉号。曾国藩对这几艘战船的兴趣最大,再次勉励容闳尽快造出铁壳战船来,又说中国若有五十艘铁甲战船,就敢于在江海上与洋人一争高下,国力也就强盛了。几句话,说得众人心里暖乎乎的。曾国藩又问容闳:“造铁甲船有困难吗?经费够不够?”

容闳答:“铁甲船需要大量钢板,我们自己的炼钢厂还没有建起来,要从洋人手里买。技术上也会有相当大的困难。我们打算先从小的造起,有经验后再造大的。”

“好!”曾国藩打断他的话。“制造局今后自己建一个炼钢厂,目前先买些钢板来。”

“我们也是这样想的。”容闳说,“至于经费,眼下尚可应付。前年老中堂奏请在拨留洋税二成中,以一成为专造轮船之用,从那以后轮船厂有了一笔专款。蒸汽机由机器厂制造,锅炉由锅炉厂制造,我想明年造一个小铁甲船出来,虽有困难,咬紧牙关或许可以做到。”

“要有这个志气。”曾国藩赞许道,“从前九帅打江宁时,艰难困苦比你们造铁甲船要大多了。我那时鼓励他,天下事有所逼有所激而成者居其半。洋人欺侮我们,这就是在逼我们激我们,我们一定要赶快造出坚船利炮,自强自兴,把这口气争过来!”

看完轮船厂后,曾国藩来到机器厂。这里的大部分工作母机是容闳从美国买回来的。这两年依靠这些母机,又制造了许多专造枪炮的机器。容闳兴致勃勃地指着各种机器,向曾国藩一一介绍,又如数家珍地向他禀报:五年来,机器厂制造了车床三十八台,刨床七台,钻床五台,锯床一台,抽水机三台,滚炮弹机一台,绞螺丝机一台,汽炉五台,拌药机一台,碾药机一台……

“好啦,好啦。”曾国藩笑着截断容闳滔滔不绝的介绍。

“这个机,那个机,说得我满脑子乱糟糟的,也记不得这么多,你干脆写个帖子,把这些年来江南机器制造局做了哪些事,一一写明,交给惠甫。”

从机器厂出来后,容闳把曾国藩一行带进了枪炮装配厂。

从各个分厂里造出的枪炮零部件,在这里装配成形。看到这里堆积了数千支洋枪、数十座铁炮和上万颗炮弹时,曾国藩大为兴奋。他一会儿摸摸炮筒,一会儿又拿起一支洋枪。

“这几年造了多少枪炮?曾国藩问身边的容闳。

”一共造了六千四百多支枪,七十八座炮,二十万颗炮弹。“

”成绩不小哇,纯甫。“曾国藩禁不住大声赞扬起来。”都供应了哪些军队?“

”枪支南运江督标亲兵营、苏抚标护军营、吴淞外海水师、长江水师、北运神机营、山海关行营等等。炮供应各炮台所需,如江阴、象山、焦山、都天庙、吴淞、下关、威海卫等地。还有一个重要的去处,老中堂猜猜。“容闳说得高兴起来,仿佛如小时候得了一次意外的好处,喜得要母亲和他共享愉快一样,居然叫曾国藩来猜谜了。

曾国藩也让他说得很兴奋,随口答道:”我猜不出。“

”老中堂,我告诉您!“容闳咧开大嘴笑道,”威靖、惠吉两艘船上四十八门大炮全是敝局所造!“

”不错,不错!“曾国藩连声赞道,”再造出几十门好炮来,把操江、测海两船上的炮也全部换成贵局的。到时我去请恭王、文大人他们南下上海来检阅,看看从船到炮都是我们中国造的战舰。“

”那太好了,明年就可以改装。“容闳激动地说。

”纯甫!“停了一会,曾国藩语重心长地说,”中国有座古长城,是用砖石建造的,历史上它起着抵御夷狄侵犯的重大作用。现在,砖石长城已不起作用了,需要建一座新的长城,它要靠枪炮战船来建造。江南机器局便是建造这座长城的总工厂。纯甫,你想想看,你身上的担子有多重!“

”是的,老中堂说得对,未来中国的长城,要靠枪炮战船来建造,卑职能为国家造船制炮,无比自豪,无比光荣。卑职一定尽职尽忠,决不负太后、皇上和老中堂的重托!“

曾国藩满意地点点头,突然瞥见窗外匆匆走过一位碧眼金发的外国人,遂问容闳:”机器局里雇了几个洋匠?“

”目前负责技术指导的有八位洋匠,为头的是美国人科尔和史蒂文生。“

”科尔就是原来旗记铁厂的老板吗?“曾国藩问。

”正是。“容闳答,”当年买下科尔的铁厂,共用去六万两银子,其中四万两是海关通事唐国华出的,他借此报效赎罪,另二万两由海关道筹借。“

曾国藩感叹地说:”买下这个铁厂,并将局址由虹口移到高昌庙,这的确是机器局兴旺发达的一个转折点,这是少荃为今日中国所立的一大功劳。“

”除开高昌庙外,还买下了陈家巷、龙华两处地皮。李中堂说,今后还要建炼钢厂,建大仓库,要地方。“

”少荃是个当家办事的人,他想得远。“对于李鸿章任江督期间所给予江南机器局的强有力的支持,无论从个人私情,还是从国家利益上,曾国藩对他都是感激的,也由此看出了他远远高于一般疆吏的识见和才干。

”机器厂、造船厂、锅炉厂、翻译馆,都是在李中堂手里建成的,共花去六十万两银子,有一半是李中堂从军费里开支。故有人说,李中堂今后会把机器局变为淮军的军火厂,否则他不会下这大的本钱。“容闳对李鸿章的敢作敢为一向佩服,但对他聚敛财富、任用私人一套又很反感,而对眼前这位年高德劭的老中堂,他则是钦敬得五体投地。在容闳的眼里,曾国藩是一座巍巍昆仑,独立于这个时代,任何其他人都不能和他比拟。

曾国藩淡淡一笑:”把淮军装备好也是好事,平息捻乱还不是靠的淮军作主力?“

容闳没有做声。这时杨国栋带着一批工匠过来,笑嘻嘻地对曾国藩说:”大人,这些人是我从广东请来的匠师,他们从未见过您,硬吵着要我带来见见。“

”拜见中堂大人!“杨国栋身边十几个匠师们一齐喊道。

”各位先生免礼。“曾国藩满脸笑容地对工匠们说,”我是一个糟老头子,没有什么看头。你们都是机器局的功臣,为国家作出了很大的贡献,我是特来看你们的。“

”曾中堂伟大!“一个在香港多年的中年匠师翘起大拇指,模仿洋人的口气称赞。更多的匠师在曾国藩的面前都显得又激动又局促,感到手足无处放。一个黑发蓝眼白皮肤的青年匠师大胆地冲出来,伸出双手握起曾国藩的手,唬得赵烈文、吴汝纶以及一旁的戈什哈忙围过来。曾国藩毫不介意地与青年匠师拉起手,和蔼地问:”你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

青年匠师脸刷地红起来,不好意思地说:”我父亲是广东人,母亲是英国人。“

”怪不得你的眼睛是蓝色的。“曾国藩快活地说。

杨国栋走过来说:”大人,他前年才回国,在英国生活十多年,养成了洋人的习气,见人就拉手,请大人原谅他不懂礼仪。“

”拉拉手也好,还显得亲切些。“曾国藩又转脸对青年匠师说,”你在英国生活十多年,英文一定很好,你要把英文教给他们!“说着,用手指了指四周的匠师们。

青年匠师高兴地点了点头。曾国藩环顾四周,大声说:”各位先生,明天中午由我作东,请大家来驿馆里共饮几杯,我们好好叙谈叙谈如何?“

”谢谢老中堂!“众人大出意外,纷纷向曾国藩鞠躬致谢。

待匠师们走后,曾国藩对容闳说:”明天中午宴请中国匠师,晚上,你代我把科尔、史蒂文生等洋匠,还有翻译馆里的傅兰雅先生都请来,叫驿馆准备两桌好苏菜,我借花献佛,也请他们一次。“

”太好了!“容闳欢喜雀跃。

晚上,容闳陪着科尔、史蒂文生、傅兰雅以及另外几名洋匠喜气洋洋地走进了机器局驿馆。曾国藩特地换了一件绀色寿字团花夹缎长袍,头戴一顶黑呢嵌蓝宝石瓜皮帽,郑重其事地在客厅里接见他们。当容闳介绍到傅兰雅的时候,曾国藩特地将这位蓝眼栗发、高大魁梧的翻译家仔细地看了一眼,然后微笑着说:”久仰!先生所译的书对中国船炮制造起了很大的作用。原以为先生总在五十岁上下,想不到竟这样年轻。有三十岁吗?“

傅兰雅以流利的中国话说:”谢谢中堂的夸奖,我不年轻了,今年三十二足岁了。“

”年轻,年轻,还是旭日方升的年华。“曾国藩一边笑着与傅兰雅谈话,一边招呼客人们坐下。

侍役献茶毕,曾国藩端起茶碗对客人们说:”这是敝人家乡的洞庭君山毛尖,各位请尝尝。“

说罢自己先喝一口。众人都轻轻地端起茶托,学中国士大夫的样子,将碗盖略微移开一点点,右手捂着盖子,浅浅地抿了一口,然后将茶碗连托一起轻轻放回原处,异口同声赞扬:”好!“傅兰雅又补充一句:”中国的茶比咖啡、可可都要好喝!“

曾国藩一一询问客人们,什么时候来中国的,生活习惯不,薪水够不够花。这些洋人的中国话大半都说得不流畅,有的只简单答了几个字,有的用英语回答,再由容闳翻译,只有傅兰雅可以应答如流。他于是代表众人说:”老中堂能于万几之暇来江南机器局视察,并特为接见在局任职的外籍匠师,各人都感受到了中国政府的关怀。机器局对我们很照顾,建有专门公馆,薪水在中国匠师的十倍以上,生活也还习惯,这里有做西餐的厨师。不过,大家都说中国的饭菜更好吃。“

一句话,说得众人都笑了起来。曾国藩起身,伸出右手说:”那好,今天就请各位尝尝苏州名厨的手艺!“

以讲究色泽艳丽、用料甜软出名的苏菜,早已令外国人垂涎,而今晚这两桌酒席更是琳琅满目,美不胜收。如果说中国的科学技术在当时已远远落后于欧美各国的话,那么积数千年聪明又会享受者的才智所创造出来的华夏饮食文化,却当之无愧地名列世界之首,令洋人们在满桌珍羞面前自愧不如,给一向以万邦来仪自诩的天朝士大夫们赢得了脸上的光彩,似乎可以抵消一部分来自战场和谈判桌上的耻辱。

桌上的每道菜都有一个极富中华文化色彩的名字,如八戒遇难——红烧猪肉、鲤跃龙门——清蒸鲤鱼、苏武牧羊——

纯羊肉、众星捧月——肉丸蒸蛋、孙猴出世——油焖猴头、西施浣纱——波菜粉条汤、哪咤闹海——炒鳝丝、丹凤朝阳——

清蒸全鸡、雄狮酣睡——清蒸瘦肉团,等等。当容闳一一为洋朋友介绍菜谱时,这些远方的客人无不为中国的烹调艺术惊叹不已,他们仿佛已经看到了五千年古老文化的大略。

”这道汤叫做仙姑逢旧友。“最后,容闳指着正中一个白胎青花鼓形瓷碗说。

”仙姑逢旧友?“洋人们对这道菜的命名感到莫名其妙。

”请问容会办。“傅兰雅代表大家问,”这是什么意思,你能详细告诉我们吗?“

”好!“容闳微笑着说,”这是我国江浙一带一道有名的素汤,它的主要用料为蘑菇和香菇。两种菇子混合用,汤味便格外的清香爽口。蘑菇取新鲜的,又叫鲜菇。香菇用的是干货。因为它们属同纲同科,本是同类,于是鲜菇在这里遇到了去年的老朋友,这不是仙站逢旧友了吗?“

众人似乎尚未明白过来,中国通傅兰雅已听懂了,他兴奋地说:”中国的语言真妙不可言。'鲜'与'仙'音相近,'菇'与'姑'音相同,而'仙姑'却比'鲜菇'更讨人喜欢。妙,妙极了!“

洋人们遂一齐笑起来。

曾国藩举杯笑道:”诸位先生为中国军火轮船的建造立下了汗马功劳,鄙人借这杯薄酒略表谢意,并恳切希望诸位先生把自己的智慧才能都发挥出来,造出更多更好的枪炮兵舰,大清国的历史丰碑将会铭刻各位的英名和功绩。“

客人们全都举杯,一饮而尽。

容闳频频向长期与他共事的洋匠们劝菜,大家吃得津津有味,赞不绝口。坐在曾国藩右手边的傅兰雅说:”曾中堂,您知道吗,我是一个英国传教士。“

”我知道。“曾国藩一直很少吃喝,只是象征性地动动筷子。这时拿起手边的餐巾,慢慢地擦着嘴唇,他对这个传教士闻名已久,很想与他谈谈。

”曾中堂,去年在天津发生的事件,无论对贵国而言,还是对法国、英国、俄国等欧洲各国来说,都是一件不愉快的事。您奉贵国政府之命,处理这样一件棘手的事情,的确很不容易。今天有这样一个好机会,使我们能够面对面交谈,我很荣幸。恕我冒昧,能向中堂请教一些问题吗?“学贯中西、举止文雅的傅兰雅身上,典型地体现了英国绅士的翩翩风度。

他今年虽只三十多岁,却翻译了好几部重要的科学著作,在西学东渐的过程中作出了卓越的贡献,深受东西方学术界的推重。

曾国藩对这位有真才实学的洋人很是赏识。他点点头,诚恳地说:”傅兰雅先生,与您谈话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您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提出来,我们一起商量。“

”谢谢。“傅兰雅彬彬有礼地说,”请问曾中堂,您对教会是怎么看的?“

曾国藩说:”去年天津发生的事情,至今仍使我心头上如压重石,诚如傅兰雅先生所言,那的确是一件令中外都不愉快的事。“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满桌客人全都放下杯筷,倾耳聆听。”耶稣教、天主教信奉上帝,犹如释教普渡众生、道教羽化登仙一样,都以劝人为善作为宗旨,故可为世人所接受。敝国对待教会的态度,傅兰雅先生和诸位在坐的一定都清楚,是采取包容态度的。早在世祖爷、圣祖爷时期,汤若望、南怀仁等传教士便受到破格隆遇,到圣祖爷晚年时,全国已建教堂近三百座,受洗教徒近三十万人。传教士把先进的历法引进我国,还协助朝廷测绘了《皇舆全览图》,做了不少好事。他们也尊重中国人的礼仪习俗,敬天法祖,彼此相处还算融洽。但可惜,后来教廷粗暴地干涉耶稣会在中国的传教方式,而传教士又极不应该插手皇嗣继统大事,遂使得朝廷下决心明文禁教。近几十年来,朝廷解除教禁,教会在中国内地大量传播,中国信教的人也与日俱增。遗憾的是,不少传教士仗着本国强大的军事力量,在中国境内惹事生非。他们不遵中国法度,强占土地,欺压中国百姓。这样,引起了中国人的普遍反感,不仅仅老百姓,连官吏士人也极不满。去年天津发生的事情,直接导火线在迷拐幼童、挖眼剖心的传闻,当然,这是荒唐无稽的,但真正的原因,是长期蕴藏在中国百姓心中的不满情绪。鄙人的态度,想必诸位都清楚,对天津一部分莠民那种杀人毁堂,以至捣毁法国领事馆、焚烧法国国旗的野蛮做法是坚决反对的,故而处决了十多个杀人凶手,赔偿了五十万两银子。于是鄙人便成了全国攻击的目标,被骂为汉奸卖国贼。鄙人现在已是声名狼藉的人了。“

说到这里,曾国藩苦笑了一声,侍役递上茶来,他喝了一小口,继续说:”刚才傅兰雅先生问鄙人对教会的态度。鄙人可以明确地说,那些仗势欺人的传教士,不能代表耶稣教、天主教,因为耶稣教、天主教要人做善人,不做恶人。真正的传教士只会帮助中国人,而不会欺压中国人。“

傅兰雅的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他带头鼓起掌来,科尔、史蒂文生等人也鼓掌,表示赞同。曾国藩微笑点头致谢,又说下去:”好比傅兰雅先生是英国的传教士,他到我们中国来以后,帮助我们翻译许多关于造炮制船的技术书籍,又把自己的学问传授给中国人,我以为这才是真正信守教规、与人友善的传教士。因而当去年津案发生后,对于不少人主张关闭教会,驱赶外国人出境的偏激言论,我是决不同意的。外国人中也有我们的好朋友,像科尔先生、史蒂文生先生,以及在座的各位先生,不辞辛苦,帮助机器局造了这么多的枪炮子弹,又为我们造的五艘战舰出了很大的力,你们就是中国人的好朋友!“

又是一阵掌声。科尔举杯起身,用生硬的中国话说:”让我们一起为曾中堂干杯!“

曾国藩站起,将杯子与大家的酒杯碰了一下。傅兰雅情绪激动地说:”曾大人,您是中国了不起的人物,您对教会和传教士的看法与我们完全一致,尤其是您能开明大度地接受西方的科学技术,胸怀博大地容纳西方专家,脚踏实地地为贵国的自强兴办工厂,制造船炮,您比那些顽固死硬的守旧派和夸夸其谈的清议者高明百倍千倍。“

对于这个英国传教士、学者的友好讲话,曾国藩报之以真诚的笑容。眼前的傅兰雅以及科尔、史蒂文生,与丰大业、罗淑亚都是洋人,对待中国的态度,却有天壤之别。是的,人与人是不同的,中国人中有尧舜禹汤,也有共工蚩尤,有周公孔孟,也有管蔡盗跖。洋人也是人。他们中间理所当然地有善恶之别,有良莠之分!

”诸位先生,我昨天对容会办下了死命令,要他在明年内造出一艘铁甲兵舰来,这有很大的困难,还要仰仗诸位献智献力,攻克难关。“曾国藩说着起身,举起酒杯说,”我在这里预先向各位先生敬一杯谢酒!“

史蒂文生说:”一定尽力。“

科尔说:”轮船厂可以造得出。“

”这我就放心了。“曾国藩再次把酒杯举了举,”大家一起喝了吧。祝各位与容会办他们精诚合作,让鄙人有生之年能看到中国人造的铁甲船航行在江海上!“

喝完杯中酒后,满脸通红的傅兰雅兴冲冲地说:”谢中堂款待美意,我们几个人也备了一件礼物,请中堂笑纳。“说完对着门外喊,”仲芳,叫他们把东西抬进来!“

喊声刚落,一个十八九岁的俊少年,迈着坚定有力的步伐从门外进来,对着曾国藩一鞠躬:”卑职叩见老中堂大人!“

然后伸手向门口一招,只见四个工役抬着一个硕大无朋的圆球进来,圆球当中穿插一根铁棒,铁棒下端是一个大铁板。圆球用白布做成,上面画着许多弯弯曲曲的线条和圈圈点点。曾国藩的眼力已不济事,他看了很久,没有看出个名堂来。傅兰雅说:”仲芳,你给曾中堂说说。“

仲芳走到圆球旁边,对曾国藩说:”老中堂大人,这是制造局全体洋人朋友送给您的一件礼品,它叫地球仪。“边说边用手轻轻一拨,那球绕着铁棒转了起来。

地球仪!这真是一件新鲜把戏,曾国藩过去没有听说过。

”洋人朋友听说老中堂要来视察制造局,忙了几天,由傅兰雅先生指导,做成这个地球仪,全世界各国各地都在这个球上。“

曾国藩背手来到圆球旁,问:”中国在哪里?“

”在这里。老中堂请看。“仲芳把地球仪转了半圈,熟练地找到了中国。

”上海呢?“曾国藩又问。

”这儿。“仲芳用手指在一个小黑点上。”这边就是海了。“

他边说边旋转圆球,手指画出了一条横线。”穿过大海,就到了科尔先生和史蒂文生先生的家乡——美国。“

曾国藩凑过脸去看了一眼。仲芳又用手指画了一条线,落在一个曲线圈圈内,说:”老中堂请看,这就是傅兰雅先生的家乡——英国。“

曾国藩边看心里边想:”好聪明的洋人,用一个球就把世界各国都包括进来了,要不了半天,各国的地理位置就会记得一清二楚。“本欲大大地称赞一番,想一想,又把话噎了下去,只是浅浅地一笑,说:”谢谢各位,我收下了。“

仲芳指挥工役抬下去。正要出门时,傅兰雅叫住了他。傅兰雅走过来,笑吟吟地对曾国藩说:”曾中堂,我要向您推荐一个人才,这位聂仲芳先生今后一定可以成为贵国一位大企业家,他很有经营管理的才干。“

聂仲芳进门的举止就已博得曾国藩的注意,这时又听傅兰雅如此称赞,便和气地问:”聂仲芳,你这样轻的年纪,就受到傅兰雅先生的赏识,不简单呀!“

聂仲芳谦虚地回答:”这是傅兰雅先生对年轻人的偏爱,我其实什么能力都没有,只是喜欢向傅兰雅先生和其他各位洋先生请教。“

”年轻人好学好问,就是最大的优点,凭这一点,今后就前途可观。“曾国藩望着这个年轻人,亲切地问,”你是哪里人,父亲做什么事?“

”卑职名叫聂缉槻,贱字仲芳,湖南衡山人,父亲聂亦峰,在广东高州做知府。“

”你是聂亦峰的公子?“曾国藩颇为惊喜。

”老中堂认识家父?“聂仲芳吃了一惊。

”岂止认得,“曾国藩开朗地笑道,”你的父亲和我是多年的老朋友了!“

”真的?“聂仲芳乖觉地双膝跪下,叩头,”老伯受侄儿一拜。“

”起来,起来。“曾国藩笑道,”傅兰雅先生说你有经营管理之才,我这个做老伯的心里也高兴,明天上午你到我这里来聊聊,我要看看你跟着容会办和各位洋先生学得怎样?“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曾国藩黑雨 作者:唐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