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左宗棠评传》08.3节 “为政先求利民”


在为政与利民的关系问题上,先秦时期的许多思想家已多有述及,提出了具有积极意义的见解。孔子说:“君子贵人而贱己,先人而后己,则民作让。”①墨子认为:“国家发政,夺民之用,废民之利,若此甚众,然而何可为之?……为政若此,非国之务者也。”②管子主张:“政之所行,在顺民心;政之所废,在逆民心。”③盂子指出:“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故得乎丘民而为天子。”④这些主张构成了古代政治思想的精华,对后人起到了启迪作用。

左宗棠出身于“寒素”之家,他早年所经历的贫困生活使他对民众的疾苦有比较深刻的认识,进而萌发并逐步形成了以“民生为务”的利民思想。在左宗棠的会试文中,他从不同的角度论述了这一问题。

左宗棠认为,为官从政者应当以“为民”作为己任,明“安民之道”。他说:“古者设官分职,凡以为民而已。以天下之监司寄之大吏,以天下之郡守寄之监司,以天下之牧令寄之郡守,以天下之民寄之牧令。故牧令之职虽卑,而其任甚巨,其选甚难。”⑤他强调以贤良之官安民,指出:“贤良进而民隐闻,知人安民之道也。”①在左宗棠看来,贤良之官即“循吏”“自《史记》始作”,后来历代称之为“良吏”、“良政”、“能吏”等。他“读史而有疑焉:论盛治者极于三代,其时岂必无慈惠之师、廉静之吏与其君共拊循斯民者哉?”“三代之天下,封建之世也。诸侯各君其国,各子其民。”“秦兴,变封建为郡县,于是天子之权不能不分之于守令,而民生之休戚系之。”他肯定了秦朝郡县制的设立。他认为:司马迁“踵《春秋》而作《史记》,循良之传始置专门,非通古今变而有超越寻常之识者哉!”他强调“物力之丰,人民之乐,非良有司樽节爱养之力而能致此乎?”他希望“皇上勤求民瘼,澄叙官方,在位诸臣当何如贤良自励,以勉图报称也哉!”②显然,左宗棠的政治理想之一是切盼出现利民的“良政”。左宗棠主张利民的措施主要有重农桑、兴水利、办荒政等方面的内容。在重农桑方面,左宗棠指出:

农桑者天下托命之具,大利之原,而国家无尽之藏也。是故善养民者,不必损己以益民,而民自益;善富国者,不必穷民以富国而国自富。其亦于此留之意乎?……且夫言农政者,将欲图匮于丰,为吾民开百世之利源也。

左宗棠“平生以农学为长”并主张以农为本。对此,本书关于其经济思想一章中将予以具体论述。在兴水利方面,左宗棠首先论述了水利对于农业的命脉关系,他说:

国以农为本,民以食为先。是故王道之始,必致力于农田;而岁功之成,尤资夫水利。大禹开衣食之原,先治沟恤;周文普旬宣之化,先即田功。

接着,他又阐述了如何兴修水利同利民还是厉民的关系。他指出对于兴修水利应当因地制宜,即“因地之利而利之”,否则只能厉民而不能利民。他说:今将与西北之民谋水利,则开其沟畎,治其陂塘,筑其堤岸,设其闸坝宜也,而孰知其地固不可以沟畎陂塘者乎?土浮沙壅,故善淤也,固不可以堤岸闸坝者乎?土松水悍,将易圮也。今将与东南之民除水害,则决其围坑,浚其川泽,坚其堤防,捞其水草宜也。而乌知不可以用其决与浚乎?决则失业,浚则己劳也;不必其坚与捞乎?坚既伤民财,捞又夺民利也。不以为利民,先以为厉民矣。①

在举办荒政方面,左宗棠鉴于“救荒之政自古不一”的问题,从“管仲通轻重之权,准岁之丰歉为之;李悝设贵贱之论,准谷价之贵贱为之”论起,通过对中国历史上荒政的阐述,主张恢复推广常平仓、义仓、社仓以“赈民”。常平仓始设于西汉年间,汉朝大司农中丞耿寿昌“令边郡筑仓贮,谷贱时增价籴以利农,谷贵时减价粜以便民”。义仓之法起于隋朝,“其时有黎阳、广通诸仓。长孙平请因百姓及军人劝课,收获之时随其所得,劝出粟及麦,即于当社造仓贮之,每年若有饥馑,即以此谷赈济之”。由于义仓设于里社,亦名社仓。左宗棠认为常平仓与义仓的不同之处在于:“常平粟藏于官,以官赈民者也;义仓以粟藏于民,以民赈民者也”。左宗棠批评了唐代“假义仓以济他费,既因资于民,及谷不足,则又置库蓄钱,后又兼储布帛。不知民当积困之候,钱与布帛将安用之,是救荒而反益其荒也”。左宗棠对南宋朱熹将社仓“行之于崇安”的做法表示赞赏,认为推广社仓能够起到“苏艰困而济穷黎”的作用。左宗棠吁请“皇上勤求民痪,恺恻旁敷,即今畿民日犹给赈。诚哉圣德之隆,超越千古矣!”②

左宗棠踏上仕途后,所到之处,无不以“治民各事极意讲求”,力陈“为政先求利民,民既利矣,国必与焉”。③他在担任闽浙总督时主张“民之治桑,其栽培灌溉,与治水田无异。故自古治浙有声者,莫不以水利为重也。海塘关系吴、越两省农田,……欲及时修复。”①由于左宗棠在浙江恢复发展生产的措施比较得力,从而得到了“东南诸省善后之政,以浙为最”②的评价。

左宗棠在担任陕甘总督经营西北的过程中,不仅重视农业生产,推广区田法,以提高产量,而且强调兴修水利,以此养民,并把丰衣足食视为治政的前提条件。他说:“水利所以养民,先务之急以此为最。论者每谓大乱初平,宜先休息。不知欲先休息,必先图所以休息之方。……水利修则饥寒之患免,劳于前者必逸于后也。”③“古圣王躬耕为治,两汉循吏莫不讲求水利者,诚以衣食为人生所急需,必有以开利赖之源,而后民可得而治也。”④

左宗棠在督办新疆军务期间,为恢复和发展新疆的农业生产,主张“首以屯田为务”,他“师行所至,相度形势,于总要之处安营设卡。附近营卡各处,战事余闲,即释刀仗,事鉏犁,树艺五谷,余种蔬菜。农功余闲则广开沟洫,兴水利,以为水利;筑堡寨,以业遗民;给耕具种籽,以赒贫苦。”⑤他还主张使用机器从事农业生产和兴修水利。他认为:“农器为作苦所必需。乌垣既旧有铁厂,工匠当亦易招集,应仍开厂采铸,以收地利而便民用。”①“须于外洋购觅织造机器,始可节省工力,速观厥成。……饬沪局购器募匠前来,正直趁此时督率原习织造匠工相从仿效,庶事半功倍。”②“泰西水器有裨实用,为中土急宜仿效之事。”③对于左宗棠这种安定民心以求治的思想和举措,《申报》以《论新疆购用耕织机器》为题发表评论指出:

“今观左爵相檄购机器一事,则又知爵相加意民事,而又能随地之宜,因时之利,其意之良而法之美,盖不胜心服焉!新疆之地,荒芜本多,加以连年征伐,民无安居。此时大难初平,疮痍未复,人民稀少,种作维艰,苟无利器以资其用,则地广人稀,荒芜者何日能治?而且阡陌不分,田区广阔,则运用机器更觉相宜。芜者何日能治?而且阡陌不分,田区广阔,则运用机器更觉相宜。”左宗棠在陕甘、新疆还把交通设施的建设同利民联系起来看待。光绪二年(1876 年),他为甘肃会宁县的一座新桥命名时,欣然命为“平政”桥,并为此桥写了碑记。碑记中写道:

“邵阳魏君光焘备兵平庆泾固,巡视斯道,良用恻然。请于余,率所部屯军循山凿石,去廉利,填塞洼坎,……尽岁俸所入以充用,率所部将士千数百人就工作,昼夜罔间。经始今年闰月,凡五阅月而功成。余闻而嘉之,命其桥曰“平政”,并为之记。客有谓余曰:孟子平政之说,就役民言也。会宁之治道建桥,所役者军,公以此义当之,有说乎?余曰:惟其时耳。凡厥庶民修桥治道,力役有征,农隙为之,其常经也。若夫役不可已而民力不足举之,商旅俱病,又适当征调络绎,军书旁午,驿传攸经,而乃脱辐没踝,灾及行役,将若之何?会宁乱后,遗黎仅存,魏君慨民力之艰,不得已以屯军代役之,其恤民也。……桥修道治,会宁休息有年,丁男萎衍,足任斯役,异时缮其坍纪,补其缺坏,有不待催呼而自亟者,追维始事之功不益晓然平政之义矣哉!

左宗棠在入京辅政和总督两江期间,均把治水视为有关国计民生的要政来对待。他于光绪七年(1881 年)指出:“水利废兴,关系国计民生”,“禹之治何,为肇事于冀也。”他针对“顺天、直隶水患频仍”的局面,充分发挥自己治水的经验,“用其所长”,令其所部参加永济河的治理工程,终于将永济河制服,实现了他“大流东趋,官民相庆”,“而十余年积患一扫而空”①的愿望。光绪九年(1883 年),左宗棠上奏描述了江淮水患的情形:“淮北运河经流漫溢,拍岸盈堤,底水更高于上年”,高邮一带“居民多在水中,偶值西风骤起,自忖无可趋避,倾刻间将尽成鱼鳖,号泣之声闻数百里,情形惨切,耳不忍闻。”因此,他要求从引淮水入海工程做起,以图根治江淮水患。他指出:“熟察江南时务,有关于国计民生者,惟引淮水仍归云梯关入海一着,足以截断众流,捍卫淮扬数州县亿万生灵,且可化灾区为腴壤,而于江南盐、漕诸政及各省荒政均大有裨益。……此工告成,去水之害得水之利,从兹江南北禾稻遍野,于漕运民食大有裨补,积久盖藏充裕,治水之费亦可渐次减少,而驱游手于陇亩,徐收经正民兴之效,将视此矣。”②左宗棠主张治政应当以“视民如伤”为前提,并要有“爱民之心”。他在《燕台杂感》诗中说:“国无苛政贫犹赖,民有饥心抚亦难。”他于致友人书中指出:“烹鱼烦则碎,治民烦则乱,故以丛脞为戒。器久不用则蠹,政不常修则坏,故以累省为戒。……视民如伤,当铭诸心。”③他正是在利民思想的指导下来治政的。

① 《礼记·坊记》。

② 《晏子·非攻》。

③ 《管子·牧民》。

④ 《孟子·尽心下》。

⑤ 《会试文·癸已科第三问》,《左宗棠全集》诗文·家书,第 408 页。

① 《会试文·辟四门明四目达四聪》,《左宗棠全集》诗文·家书,第 436 页。

② 《会试文·戊戌科第三问》,《左宗棠全集》诗文·家书,第 444—445 页。

① 《会试文·戊戌科第四问》,《左宗棠全集》诗文·家书,第 446 页。

② 《会试文·乙未科第四问》,《左宗棠全集》诗文·家书,第 427 页。

① 《会试文·戊戌科第四问》,《左宗棠全集》诗文·家书,第 446—447 页。

② 《会试文·癸已科第五问》,《左宗棠全集》诗文·家书,第 412 页。

① 《敬陈浙江应办善后事宜折》,《左宗棠全集》奏稿,第 1 册,第 584 页。

② 金粱:《道咸同光四朝佚闻》,第 18 页。

③ 《华州王牧赞襄禀遵札设局开办修筑堡寨情形由》,《左宗棠全集》札件,第 96—97 页。

④ 《札陕甘各州县试种稻谷桑棉》,《左宗棠全集》札件,第 497 页。

⑤ 《复陈移屯实边折》,《左文襄公全集》奏稿,卷五0,页二八。

① 《署镇迪周道崇傅禀乌垣等处善后事宜并金巡检劣迹及捕蝻诸事由》,《左宗棠全集》札件,第 428 页。

② 《赖镇长禀验收后路粮台解到各项机器请委刘道专司局事由》,《左宗棠全集》札件,第 441 页。

③ 《刘道璈禀省城东关外地方宽厂堪以建造机器房屋由》,《左宗棠全集》札件,第 443 页。

④ 《申报》,1878 年 12 月 14 日。

① 《会宁县平政桥碑记》,《左宗棠全集》诗文·家书,第 372 页。

① 《复陈涿州工作已可就绪情形折》,《左文襄公全集》奏稿,卷五八,页一九至二一。

② 《夙恙难痊恳恩开缺回籍调治仍力疾料理海防水利盐务事宜折》,《左文襄公全集》奏稿,卷六一,页四五至四六。

③ 《书赠徐讱庵》,《左宗棠全集》诗文·家书,第 276 页。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左宗棠评传 作者:孙占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