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左宗棠评传》11.2节 “艺局为造就人才之地”


艺局是为学习西方的“艺事”而开设的新式学堂,它的出现,对中国教育的近代化起到了披蓁辟路的作用。左宗棠在创办福州船政局时认为:“兹局之设,所重在学造西洋机器以成轮船,俾中国得转相授受,为永远之利”。因此,他在有关船政事宜所胪列的十条清单中明确提出一项非办不可的重要事情就是创设艺局。他说:“艺局之设,必学习英、法两国语言文字,精研算学,乃能依书绘图,深明制造之法,并通船主之学,堪任驾驶。是艺局为造就人才之地,……轮船一局,实专为习造轮机而设。”①接着,他又在拟定艺局八项章程的奏折中指出:“夫习造轮船,非为造船也,欲尽其制造、驾驶之术耳;非徒求一二人能制造、驾驶也,欲广其传,使中国才艺日进,制造、驾驶展转授受,传习无穷耳。故必开艺局,选少年颖悟子弟习其语言、文字,诵其书,通其算学,而后西法可衍于中国。”②左宗棠能够在 19 世纪 60 年代提出这种重在“学造”而不重于“制造”,把为学习外语和算学等近代科技知识而设的艺局视为造就新式人才之地,把教育的近代化看成中国近代化关键的认识,确实表明其思想之深刻,眼光之远大,正代表了中国近代教育改革的正确方向。

由左宗棠亲自创办的“求是堂艺局”(即福州船政学堂),是中国第一个专门培养近代造船与驾驶轮船人员的工业技术与军事技术学堂。同治五年十一月初五日(1866 年 12 月 11 日),左宗棠在制订船政章程时,便“一面开设学堂,延致熟习中外语言文字洋师,教习英、法两国语言文字、算法,名曰求是堂艺局,挑选本地资性聪颖、粗通文义子弟入局肄习”。③左宗棠将艺局冠以“求是”二字,恰是他多年主张学以致用、奉行实事求是思想的反映。他还专门拟定了《艺局章程》,对学制、规章制度、管理体制和培养目标及待遇等问题分为 8 条做了详细规定。①

学制包括学习期限和考试制度,规定:“子弟入局肄习,总以五年为限。于人局时取具其父兄及本人甘结,限内不得告请长假,不得改习别业,以取专精”。“开局之日起,每三个月考试一次,由教习洋员分别等第:其学有进境,考列一等者,赏洋银十圆;二等者,无赏无罚;三等者,记情一次。两次连考三等者,戒责。三次连考三等者,斥出。其三次连考一等者,于照章奖赏外,别赏衣料,以示鼓舞。”制订如此严格的考试制度,对于鼓励学生的学习是很奏效的。特别是采用淘汰制有助于培养出合格的人才。

在规章制度方面,《艺局章程》规定:“各子弟到局学习后,每逢端午、中秋,给假三日。度岁时,于封印日回家,开印日到局。凡遇外国礼拜日,亦不给假。每日晨起、夜眠,听教习洋员训课,不准在外嬉游,致荒学业。不准侮慢教师,欺凌同学。”这种只按中国传统节日放假而不在星期日休息的做法一方面反映出左宗棠过于看重民俗习惯,另一方面也增加了学生的学习强度,是不可取的。但对学生从严要求和进行尊师爱生的教育,则又有助于艺局形成良好的风气。

左宗棠主张在艺局的管理方面,“拣派明干正绅常川驻局,稽察师徒勤惰,亦便剽学艺事,以扩见闻”。这种以封建士绅管理新式学堂的体制,不免带有封建衙门化管理的色彩。而左宗棠又想通过派正绅驻局以学点艺事的办法,来扭转士绅们长期闭目塞听的积习,却是有积极意义的。

在学生的待遇和培养目标方面,《艺局章程》规定:“各子弟到局后,饭食及患病医药之费,均由局中给发”,此外,“每名月给银四两,俾赡其家”。“各子弟学成后,准以水师员弁擢用”。“各子弟之学成监造者,学成船主者,即令作监工,作船主。每月薪水,照外国监工、船主辛工银数发给”。这种给学生上学以优厚的待遇和学生毕业后予以重用的规定,反映出左宗棠对近代科技人才的器重,同时也对于打破社会上普遍存在着的以读《四书》、《五经》和做八股文章为习尚且以猎取科举正途为荣耀的传统观念有一定的作用。在当时,不仅近代科学技术没有被社会所接受,就是谁去从事造船和驾驶轮船,也为一般士子所不齿,因而左宗棠所说“艺局初开,人之愿习者少,非优给月廪不能严课程,非量予登进不能示鼓舞”①之言确实切中实际。

这样,左宗棠主张在“求是堂艺局”内开设英语、法语和算学等课程,聘请外籍教师任教,且制订了较为全面系统的《艺局章程》,使该艺局形成为一所新型的近代学校。同治五年十一月上中旬,左宗棠在制订了《船政章程》、《艺局章程》之后便招生于福州城内定光寺(白塔寺)上课。据同治六年正月十五日(1867年 2 月 19 日)署闽浙总督英桂致总理衙门函称:福州船政局“于十一月十七日(1866 年 12 月 23 日)开局,先行鸠工庀材,派委员绅与洋员督同砌岸筑基,缭垣建屋。习学洋技之求是堂,亦经开设,并选聪颖幼童入堂,先行肄习英语英文”。①据福州船政学堂第一届学生严复(初名传初,曾改名宗光,字又陵,福建侯官人)回忆说:“同治丙寅(1866 年),……开船厂,招子弟肄业,试题‘大孝终身慕父母,,不肖适丁外艰,成论数百言以进。”②“当是时,马江船司空草创未就,借城南定光寺为学舍。同学仅百人,学旁行书算”。③可证艺局先于船政局开局而设。左宗棠这种教育为先的做法和主张,是值得赞赏的。艺局于同治六年(1867 年)春季从福州城内迁至船政局所在地马尾,并分为前、后两个学堂。前学堂设有轮船制造和设计两个专业,后学堂设置轮船驾驶和轮机两个专业。前学堂的课程主要有算术、几何、几何作图、物理、三角、解析几何、微积分、机械学、透视原理和法语;后学堂的主要课程为算术、几何、代数、直线与球面三角、天文气象学、航海测算、地理、蒸汽机结构原理、仪表使用和英语。④福州船政学堂设置如此系统的课程,确是一个创举,许多课程对中国教育界来说是前所未有的,这无疑对传播和吸取西方近代科技文化知识起到了积极的并具有开拓性的作用。当然,在船政学堂内也开设有中文课,且对学生加强儒学思想的教育,但近代科学技术知识的引进,给中国的教育事业注入了新的活力。

左宗棠对船政学堂是抱有厚望的。同治十一年三月二十五日(1872 年 5月 2 日),他针对内阁学士宋晋停造轮船的谬论,从船政学堂培养人才的角度论证了船政局不可停撤的理由,且肯定了船政学堂在培养人才方面的成绩。他上奏指出:

据夏献纶禀各厂匠作踊跃精进,西洋师匠所能者均已能之,而艺局学徒一百四十余名,既通英、法语言文字,于泰西诸学,尤易研求。臣前据闽局函报,天文、算学、画图、管轮、驾驶诸艺童,有学得七八分者,有学得五六分者,屡请英、法教师考校,列上等者约七八十名,次亦三四十名,将来进诣尚未可量。如果优其廪饩,宽以时日,严其程督,加以鼓舞,则以机器造机器,以华人学华人,以新法变新法,似制造、驾驶之才,固不可胜用也。①

左宗棠不仅倡导把外国教师请进来教习中国学生,也主张将中国学生派往国外留学以长见闻,以精学业。同治十二年十月(1873 年 11 月),福州船政大臣沈葆桢会同陕甘总督左宗棠等人联衔上奏派遣船政学堂学生出国留学,总理衙门为此事函商左宗棠。左宗棠于复函中指出:“闽厂工匠自能制造,学生日能精进,兹事可望有成。再议遣人赴泰西游历各处,藉资学习,互相考证,精益求精,不致废弃,则彼之聪明有尽,我之神智日开,以防外侮,以利民用,绰有余裕矣。就此一节而论,沈议遣赴英、法,曾议遣赴花旗。窃意既遣生徒赴西游学,则不必指定三处,尽可随时斟酌资遣。如布洛斯枪炮之制,晚出最精,其国颠嗹曾言,波中新制水雷足破轮船,如中国肯挑二十余人同往学习制造,则水雷、后膛螺丝开花大炮,亦可于三年内学得,……即此类推,则不独英、法、咪应遣人前往,此外尚可商量,明矣。”①经沈葆桢、左宗棠和李鸿章的积极建议,福州船政学堂于光绪三年二月(1877年 3 月)挑选出毕业生 30 名分赴法国、英国学习轮船的制造和驾驶,此举开了近代中国向欧洲派遣留学生之先河。

左宗棠提出“艺局为造就人才之地”的主张仅 10 年间便已初见成效, 30年则大见成效,福州船政学堂的毕业生及留学生在造船、开矿、通讯、铁路等行业和军事、教育、科技、外交诸领域都起到了骨干的作用。从船政局本身来看,船政前学堂学生在同治十二年(1873年)已能独立地监造轮船,后学堂毕业生也能自行驾驶轮船,逐步取代了由旧式水师将弁管驾轮船的情况。此后,“制造船身学生魏瀚、郑清濂、吴德章,制造轮机学生陈兆翱、李寿田、杨廉臣等六员”,“历制开济、横海、镜清、寰泰、广甲、龙威等船,均能精益求精,创中华未有之奇”。②船政学堂的驾驶人才掌握了远程航行的水平,他们“驾驶心细胆大”,“独当一面”,且引起中外人士的赞叹。如由林国祥、邓世昌驾驶的“琛航”号于同治十三年(1874 年)驶至上海时,登船参观的外国人评价说:“气象严整,修治清洁,督饬工役,训练士卒,井井有条。”①光绪二年(1876 年),严复等人驾“扬武”号炮船驶往日本,开了中国近代首次军舰访问外国的先例,颇有影响。据记载:“福州船政局之扬武炮船,昨由烟台出洋,为练习海道起见,其至日本洋,日人颇生艳羡。嗣入内港,气势昂藏,足令日人骇异。……后回上海抵福州,满拟来春游历英美各国并欧罗巴洲等处。此举殊足壮中朝之威,而使西人望风额庆也。且此班生童其精进正未可量,虽此行为中朝所仅有,而中外皆欢欣鼓舞而乐观厥成焉。”②所以,严复对在船政学堂的学习生活是很留恋的,他说:“回首前尘,塔影山光,时犹呈现于吾梦寐间也。”③船政学堂的毕业生和留学生在各地也普遍受到欢迎。严复从英国格林尼茨海军大学毕业回国后,初在船政学堂任教习,后被直隶总督李鸿章邀往天津担任北洋水师学堂总教习,成为一名军事教育家,后来又发展成为近代中国最为著名的启蒙思想家。张之洞任两广总督时,调船政学堂毕业生罗臻禄为广东矿务委员。他转任湖广总督后,又调张金生、池贞铨、游学诗三人至湖南负责矿务勘探。丁日昌任福建巡抚时,派船政前学堂毕业生苏汝的、陈平国专司台湾电线的敷设工程。魏翰于前学堂毕业后赴法国留学深造,归国后经几年锻炼,长期充任福州船政局总工程师,后来又担任广九铁路总理。留学生李荣芳、郑诚,分别在驻法、驻美使馆担任翻译。在海军人才方面,更是不胜枚举,仅北洋海军参加中日甲午黄海海战的 12 艘战舰中,福州船政学堂毕业生和留学生就占有 10 舰管带之职,他们是:“镇远”舰管带林泰曾、“定远”舰管带刘步蟾、“致远”舰管带邓世昌、“靖远”舰管带叶祖珪、“经远”舰管带林永升、“来远”舰管带邱宝仁、“济远”舰管带方伯谦、“平远”舰管带李和、“扬威”舰管带林履中、“超勇”舰管带黄建勋。因此,李鸿章在甲午战争爆发十年前就说:“闽厂驾驶、管轮学堂之设,用意极为深远,”①这是符合事实的评价。

除福州船政学堂外,左宗棠还于光绪八年(1882 年)底为“南洋接设电线,设立同文电学馆”加以筹画。他一面“饬派教习,招募生徒,学习电学、打报事宜;一面委员赴沪,向大北公司采购各项机器料物”。②这是左宗棠兴办的又一新式学堂。

艺局的创办,无疑给社会培养了大批有用人才。但是,在晚清守旧心理的制约与影响下,新式学堂的学生常被称作“官学生”,而受到以通过科举考试的“正途出身”为荣的社会观念的歧视。在《大清会典》的第六卷中划分官绅的出身为九等,艺局学生出身者排在进士、举人、贡生、荫生、监生、生员之后,列在第七位。因此,福州船政学堂招生时,报考者多为贫寒人家子弟,且有的学生入学后也出现过退学的事情。据载:“李景先,字欣,年十三应马江船政学堂试第一,既而寄家书求退学,专攻中文,……肆力于经史”。①所以说左宗棠在制订《艺局章程》时主张提高学生在校和毕业后的待遇是有远见的。但这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官学生”地位低下的问题。于是,光绪十年(1884 年)国子监司业潘衍桐奏请特开“艺科”作为科举考试中的一科,“以储人才”。面对这种改革科举的呼声,顽固势力坚决反对,内阁学士徐致祥上奏主张“止开艺科”,以“预防微渐”。他说:“近世士大夫议及西法,或歆羡弗逞,或逊谢弗及,积习移人,势成固结。彼必有一说焉,以上动圣听,傥或曲从,即隳大计,艺科不行,恐将来更有以铁路之说进者,以气球之说进者,谓不如是不足制敌御侮,在圣明洞鉴,原不惑于奇衺,而臣下愚忱,亟思防其微渐。”②针对徐致祥的谬论,左宗棠写下《艺学说帖》,在陈述了中国要抵御外侮,“非师远人之长还以治之不可”的道理,肯定了“艺学”宜行于中国之后,认为潘衍桐原奏所请特开艺学一科之说“则似可无庸置议”,表示赞同。他提出了在科举考试中设置艺学一科的具体办法,指出:“惟登进之初,必先由学臣考取,录送咨部,行司注册,然后分发各海口效用差委,补署职官乃凭考核。立法之初,应由海疆督抚饬委海关道及侯补道员专司察验考生三代籍贯,具册开报,一呈送督抚,一由督抚咨送学政。其愿就文、武两途,由各考生自行呈明注册,听候学政考试,分别去取,移明督抚传验,会同出榜晓示。……至于取中额数,以应考名数为断,大约学额十名,取录艺事两三名。于学额无所损,而于人才则大有益,省虚文而收实效。自强之策,固无有急于此者。”①显然,左宗棠是想名正言顺地把艺学纳入科举考试的一科,这对于改革传统的科举制度可谓破天荒之举。因此,可以说左宗棠设艺局、改科举的教育改革思想,实为戊戌维新运动时期广开学堂和变科举之先声。作如是评价是不过分的。

① 《详议创设船政章程购器募匠教习折》,《左宗棠全集》奏稿,第 3 册,第 338—339 页。

② 《密陈船政机宜并拟艺局章程折》,《左宗棠全集》奏稿,第 3 册,第 342 页。

③ 《详议创设船政章程购器募匠教习折》,《左宗棠全集》奏稿,第 3 册,第 337 页。

① 《密陈船政机宜并拟艺局章程折》附清单,《左宗棠全集》奏稿,第 3 册,第 343—344 页。

① 《密陈船政机宜并拟艺局章程折》,《左宗棠全集》奏稿,第 3 册,第 342 页。

① 《海防档》(乙)《福州船厂》,第 1 册,第 59 页。

② [清]严复:《送沈涛园备兵淮扬》,《严复集》,第 2 册,第 364 页,中华书局 1986 年版。

③ [清]严复:《<海军大事记>弁言》,《严复集》,第 2 册,第 352 页。

④ [法]日意格:《福州船政局》,第 17、21、29 页。

① 《复陈福建轮船局务不可停止折》,《左宗棠全集》奏稿,第 5 册,第 231 页。

① 《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左文襄公全集》书牍,卷一三,页四一。

② 《光绪十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署理船政大臣裴荫森片》,《洋务运动》(资料丛刊),第 5 册,第 381页。

① 《申报》,1874 年 10 月 19 日。

② 《记扬武炮船出洋练习》,《万国公报》,第 373 卷,引自朱有 主编:《中国近代学制史料》,第一辑上册,第 450—451 页,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1983 年版。

③ 严复:《〈海军大事记〉弁言》,《严复集》,第 2 册,第 352 页。

① [清]李鸿章:《请设海部兼筹海军》,《李文忠公全书》译署函稿,卷一五,页三○。

② 《南洋接设电线设立同文电学馆经费开单报销折》,《左宗棠未刊奏折》,第 605 页。

① 《闽侯县志》,卷六七,页二四。

② [清]徐致祥:《止开艺科预防微渐疏》,《嘉定先生奏议》,上卷,第 3 页,宣统二年刊。

① 《艺学说帖》,《左宗棠全集》札件,第 575—577 页。


分类:清朝人物 书名:左宗棠评传 作者:孙占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