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1节 宿命的相遇


悠远蔚蓝的天空下,宽阔齐整的官道上,一骑俊逸非常的白马,一位未及弱冠 的文秀青年。放松马嚼迎着微风任马匹悠闲地漫步,看着四周田地里庄稼那翠绿可 喜的长势,青年脸上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淡淡的笑容,心情无比的惬意。

远远地已可以望见安邑城那甚是高大的城门了,归家的急切使青年无心再欣赏 这沿路的美景,策马朝安邑城奔去。近了城,见城门处围着一群人,依稀可闻打斗 声。好奇心起,便下马上前,一探究竟。

拨开人群,原来是两帮人正在斗架,人数占优的一方明显是官府中人。而被包 围在中间的只有两个人,不,确切地说是一个三十七八岁的中年人外加一个十五岁 左右的少年还有一个蜷缩在地上的小女孩。

官差显然奈何不了他们,个个身上都带着些伤。中年人并不主动攻击,只是在 对方威胁到自己三个人时才反击。最令青年诧异的是少年的武勇,居然挥舞着双拳 打趴了数人,果真年少英雄!手下的窝囊,令官军的头领很是气愤,不断在外用他 的公鸭嗓子叫嚣着,却每每止步于外围不敢入战圈。

密集的脚步声传来,“观众”呼啦一下全闪远了,一队全副武装的郡兵将众人 围了起来。“公鸭嗓子”顿时拿出个绶印,大声叫嚷自己是皇上的近侍段珪,要郡 兵把这三个叛贼抓起来。郡兵头目听到他自称“段珪”后整张脸都阴了下来,十常 侍①之一的段阉人的恶名还是没有人会冒用的。于是形势一下对中年人一伙不利, 郡兵头目不情愿地下令包围并将长枪对准了他们。

“徐大哥,慢着!”青年人出于对段珪的厌恶及对少年莫名的好感决定出手相 助,虽然对着明晃晃的长枪令他心悸,可还是毅然挡在了三人身前。

被叫了声徐大哥的郡兵头目,惊奇地看着这个文弱青年,印象里似乎并不认识 这么一号人。又上下认真地打量了一遍,表情逐渐地由眉头紧锁到面无表情再到满 脸喜色。于是被称为徐大哥的青年提着骇人的大斧大步冲向了文弱青年,在众人惊 愕的眼神中一把抱起了对方。

两人都沉浸在重逢的喜悦之中,自管自聊开了,倒把两拨人撂那了。其实,郡 兵头目姓徐名晃,字公明,河东杨县人。而文弱青年则是河东卫家公子卫宁,方今 游学归来,二人已是五年多未见了。

当年徐晃家乡连续两年大旱,全家只得背井离乡来到安邑谋生,哪想厄运并没 有给他们生存的便利。徐晃的父母相继离他而去,孤苦的他埋葬了父母后便投入卫 家当了个仆役。卫宁很是喜欢比他大三岁的徐晃,让他和自己一块读书睡觉,俨然 是亲兄弟一般。

一次外出时卫宁被强盗绑架了,徐晃单枪匹马冲进强盗窝把卫宁救了出来,自 己身受重创,险些丧命。自此,卫家老爷卫固②也对他眷顾有加,特意请了名师教 导徐晃武功,仿佛也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儿子,还通过自己的关系让徐晃任了河东郡 尉的职。所以二人虽无兄弟之实,却又胜似兄弟。

“混蛋,你还不快把他们给抓起来。”段珪见他们居然只顾叙旧,怒火中烧, 对着徐晃吼道,“若耽误了我的事,要你好看。”

徐晃不满地嘀咕了句,卫宁向徐晃要求由他来处理这件事,徐晃点头答应了。 卫宁走到中年人跟前,仔细一看,见其高八尺有余,身体洪大,面鼻雄异,应该也 不是平常人。作了个揖问道:“小生卫宁,请问壮士高姓大名?缘何与那帮人打起 来?”

中年人看出青年不是阉官一伙的,又倜傥有礼,顿生好感。“在下扶风马腾, 此乃犬子马超。”马腾拉过正和段珪大眼瞪小眼的儿子介绍道。原来是名将马援之 后西凉军司马③马寿成,卫宁朝马腾又恭敬地拜了拜。只是奇怪他们父子俩怎么跑 这来了,心里疑惑暂撇下不谈。

马超收回射向段阉人的威胁目光,朝卫宁嚷道:“哥哥,你长得这么瘦,一定 是个好人!你和徐大哥一起帮我教训那只阉狗!他把这个小妹妹弄伤了,居然还仗 着人多欺负我们。”马超从父亲背后拉出一个衣裳褴褛约摸八九岁的小女孩,好像 是受了内伤,脸上写满了痛苦与害怕。

看着马超如婴儿般粉雕玉琢的俏脸,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他——可爱至极,卫 宁忍不住想捏一把。尤其是听到他说自己瘦就一定是好人的可爱理论时,这种冲动 就更加难以抑制。但马超那只比自己矮上一线的身高和健硕的体格让卫宁打消了这 个念头。上前看了下小女孩,赶紧让徐晃派人送去医馆治疗。

马腾简略地述说了下事情缘由,原来是段珪一队人要骑马直冲进城,在城门口 乞讨的小女孩躲闪不及直接被撞伤了。当时一旁的马超气愤不已,一拳打在了段珪 的马头上,将马轰倒。事出突然,马腾不及制止,双方便打开了。

听完事情概况,卫宁正要说话。不想段珪倒先开话了:“你等贱民,勿再罗嗦。 不就是撞倒个贱种吗?可你居然敢以下犯上,打伤杂家的马还伤了陛下的侍从。速 速将其拿下,杂家必有重赏。若怠慢咯,陛下那自有处置。”段珪阴阳怪气地威胁 着徐晃,脸上写满了嚣张俩字。

徐晃想发作,向卫宁投去问询的目光。卫宁摇了摇头,又朝按耐不住的马超使 了个手势,走到段珪跟前施礼道:“段大人,依在下看此事纯属误会。您大人大量 当是给卫家一个薄面,既往不咎吧!”

段珪略微收敛了下:“你是卫家的人?”现今十常侍正和大将军何进斗得死去 活来,双方都在争取司隶地区的世家大族支持,笼络他们的子弟到朝中做官。河东 卫家虽是商户,可却是河东第一大家,在司隶那也是叱咤风云的,众多朝中大臣都 与卫家有联系。要不是卫家财大势大,也不用自己亲自跑一趟了。

“不才,家父卫固。”

“呵呵,误会误会,原来是一家人啊!”段珪拉起卫宁的手亲热地拍了起来, 变脸速度之快令人咂舌,“卫公子真是少年才俊啊,这次杂家奉皇上之命正是要找 你呢!”

卫宁对于十常侍可是恨之入骨,居然还被这个阉人如此“轻薄”,可现如今还 得保住马超父子,只得暂忍。“大人缪赞,小生世俗之人而已。既有皇命,那大人 您不如先移驾鄙舍再详谈吧!”

段珪能得皇帝宠信,自然也是察言观色之徒,看出卫宁想保马氏父子,也就做 个人情。“那就请卫公子带路吧,这俩既然是卫公子朋友,杂家就不追究了。”

卫宁拜谢过段珪,就让徐晃先带其去了卫家。

看见段珪走了,马超不痛快地哼了声。卫宁对于见义勇为的马超很是赞赏,诚 心邀请马腾与马超到府上小住几日,也便于照顾受伤的小女孩。

马腾表示了谢意后,拉着心中犹自不爽的小马超跟着卫宁到卫府去了。

①十常侍是张让、赵忠、夏恽、郭胜、孙璋、毕岚、栗嵩、段珪、高望、张恭、 韩悝、宋典等十二个宦官,这些人其中一些此时应该已经挂了。封谞、曹节、侯览, 可能也是十常侍一员

②史书未记载卫仲道的父亲是谁,一次在史料中见到河东卫固反叛曹操的事, 便将其借了过来,用了这个人物名

③没搞清马腾到底啥时候和韩遂一起叛乱的,小说中将叛乱之事放在第二部之 中,此时仍为军官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