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3节 残月来袭


马超回了卫府,将收马云禄作妹妹的事告诉了父亲马腾。马腾知道后欣喜不已, 自己只有三个儿子一直都想要个女儿,现在上天终于赐给了马家一个女儿。在征得 卫老爷允许后亲自去将她接到了卫府疗养,还给她买了一大堆东西。马云禄再次成 了泪眼花猫,幸福地住进了卫府。

入夜,马超将卫宁、徐晃约到了一起。马超提出了个建议,卫宁面色沉重坚决 反对。马超吵了会,最后盯着徐晃看,徐晃瞄了眼卫宁后也犹豫地跟马超一块去了。

马超、徐晃快马加鞭在通往京都洛阳的大道上疾驰,幸而今晚月色明朗,真是 难得的良夜。莫非他俩还有此等雅兴,趁夜策马兜风?

徐晃一摆手,二人立即减速下马,把马拴在近处便摸到了一伙露营人的营寨外。

只听轻微的步伐声从身后传来,正准备要动手拿下。对方却抢先开口了:“别 动,听,好像有另一批人来了。”来人正是卫宁,他指了指营寨的正南方。

果然隐约可闻急促的马蹄声,三人又将身子埋得更低了。小半会,营中的人骂 骂咧咧地出来了,又过了会,人声更加嘈杂,似乎两边的人打起来了。一个公鸭嗓 子展示了他音喉的魅力,“天籁”在野外的夜空下久久回荡着。

“咱们出去帮忙,趁机干掉段珪!”马超跃跃欲试。

“不,再等下。”徐晃摇了摇头。

继续埋伏了两刻多钟,突然一人从北营门逃出。马超一看,三步变两步冲了过 去,只听其一声怒吼将那人拉下了马,夺过他腰间的剑将他砍翻了。

“卫哥,段珪死了。”马超兴奋地朝身后的卫宁和徐晃喊。

卫宁一听,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徐大哥,你赶紧骑马先走一步。恐怕有麻 烦了。”

徐晃也感觉马超干得太鲁莽了,肯定不妥,便坚决要留下来。此时那伙人也已 经解决了段珪手下,冲出后寨门,把马超包围了。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卫宁赶紧吩咐徐晃去将马牵来,自己走向被围住的马超。

走近一看,原来是一支队军,约摸百余人,而且全是骑兵,看来武力逃脱不太 现实了。“将军,如此阵仗所为何事啊?”卫宁朝一个姿貌威容、被兵士围护着明 显是首领的人诘问。

将领一挥手立即十数人端着乌黑发亮的各式兵器也给了卫宁特宾级待遇。“你 们谋杀朝廷命官,段珪乃皇上近臣,你等竟敢忤逆犯上。本将军决定将你等就地正 法,再传报圣上。”

心里冷笑两声,果然和想象的一样,要拿自己当罪魁祸首。

“可你们刚才也和段阉人打……”帮了忙不领情也就罢了,居然还要陷害自己。

马超心中不快,大声辩解,说到一半就被卫宁的手势打断了。

卫宁慢慢地走近那人,直逼逼的眼神射向他。半晌,悠悠地说道:“快下马随 本公子去官府认罪吧!”

将领好玩地看了卫宁和马超一阵,又瞧了瞧自己身边的众多将士,畅快地笑开 了:“你似乎还不清楚情况啊!叛贼,你等袭击段珪一队人马,幸好本将军经过, 将你们擒拿。但段常侍却已命殒匪手,我等悲愤之下将贼人正法。皇上悲痛之余, 也许会褒赏我们的。哈哈哈!”

“哈哈哈!”卫宁笑得更狂更大声,迫人的气势逼得他愣住了,“不对吧!似 乎是将军与段珪有私仇,狭路相逢,煽动手下杀人。我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却 惨死于将军手下。将军你说我说的对吗?”

“哼,真相是活人说出来的,死人只能给活人作证。”将领一挥手,士兵眼看 就要动手。

马超怒声吼道:“狗贼,如果你伤了卫哥一根汗毛,我马超绝不放过你!”

卫宁叹了口气,这马超也太直率,把自己的姓和他的名字都说出来了。

“别多嘴!”卫宁向后喝道,随即冷笑着摸了下自己的鼻子,“不知一刻钟过 去没呢?”

马上将领虎躯一震预感不妙,不露声色地问:“你什么意思?”

“呵呵,不瞒您说,我们是专程来杀段珪的。可你认为我们两个人就敢来招惹 他三十多人吗?没有数十人我会来吗?我会没有料到你见到他杀段珪后的反应吗?

我会没有准备就来到你面前吗?刚才已放暗号通知后续人马撤离了,一刻钟不 知道将军还能追上吗?现今应该只剩下一人接应我俩了!”卫宁冷冷地看着那刚才 还自信无比的人猛地危机起来,心底升起丝丝惬意。或许这就是玩弄命运于手掌之 上的快感吧!

气氛变得十分诡异,静谧得仿佛天地间只有尸体的存在。渐渐地马蹄声打破了 这种氛围,卫宁冷笑了声向马超招了招手径直走出了包围。徐晃奇怪地看着二人毫 发无伤地大步走向自己翻身上马,并不多问。

士兵们刚才一下被二人的举动给弄愣了,见其毫无阻碍地出了包围圈,颇为气 愤,又自主地困住了他们三人。

“将军,我那些兄弟要是天亮后还见不到我们回去,可得找十常侍禀报领功去 了。皇上可能不信我那些弟兄,十常侍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卫宁面无表情地看 着天上的圆月,似沉醉了。军队派系是何进的人,十常侍肯定是会借机煽风的,到 时大将军何进要保他也不太可能。

“你们走吧!”将领大笑着说道,骑兵们以为自己听错了,但见主将那坚定的 眼神只能撤掉包围。“小兄弟,可否相告姓名?”

“河东卫宁!”卫宁对这个身躯凛凛、仪表不凡的人有了几分欣赏,无视徐晃 劝阻的眼神面色轻松地说了出来,策马而去。

“河……东……卫……宁……”将领轻声念道,随后大声地朝远去的背影喊道, “汝南袁绍!”

……

“刚才他为何不杀了我们?反正你骗他我们有同伙跑了时,所谓的同伙也不知 道他们是谁啊!”徐晃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如此大规模的骑兵部队过境,一查便知。”

马超和徐晃点了点头便不说话了。

“一个不容小觑的人!”卫宁驰骋在夜色中,任夜风吹拂着已湿透的后背,看 着悬挂在天幕上遥遥的满月喃喃地道,“残月来袭!”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