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5节 “枪王”童渊


四月十五,卫家大厅,卫固给年满二十的儿子卫宁行了加冠礼,取字“仲道”。

随后祭奠了仲氏,便给卫宁举办了简单的生日宴。卫固拒绝了所有送礼道贺的 人,只是父子二人、徐晃、马氏三人以及一帮家仆丫鬟随便吃了点。

诡异的气氛始终笼罩在卫府,仆人丫鬟们都奇怪于少爷成年生日老爷为何办得 这么冷清,但见一向随和的老爷今天板着张脸,也都不敢造次。

日子在沉默中渐渐地向西挪动,夜幕犹如重石般压得大地都喘不了气。卫固已 经石刻般站在花园里整整大半天了,仿佛与天地融为了一体。余人皆不敢打扰劝慰, 只是静静地在各自的房间等待着。

一阵风不自觉地路过,云便慢慢地遮住了圆月,黑暗笼罩在了这片雅致的花园 上。

“你终于来了,二十年的等待终于有结果了!”卫固仍自低着头,话语中带着 几丝冷气。

忽然从围墙外迅疾地掠进两个身影,其中一个走到卫固身前,哂笑道:“你等 待二十年的结果只不过是一个字——败!”不用说,此人正是一代宗师——“枪王”

童渊,说完全身散发出骇人的绝强气势,衣服飒飒地响着,仿佛把身旁的花草 都给带动了。

“哈哈哈……”卫固仰天长笑,眼里露出了疯狂的战意,爆发出恐怖的气势与 童渊分庭抗礼着。

马氏一家听到动静都跑出来,站在二人五丈之外,观候着战局。卫宁居然是最 后出来的一个,看他的样子似乎一点也不为父亲担心,莫非卫固的武艺已经长进到 难以企及的地步?

渐渐地,童渊的气势居然稍微落入了下风,他暴喝一声,二人都闷哼了声退了 步。收回外放的气势,卫固缓缓地拔出了鞘中的宝剑——挚情之剑“莫邪”,柔和 的剑身散发出淡淡的辉芒;童渊则反身接住身后飞来的银枪,顿时一股刚猛之气从 银枪中腾窜而出,银枪通体亮白匀称,上刻凤凰双飞,想必也是一柄神兵。二人的 武功竟都已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二人的惊世之战到底将会何等骇人呢?

谁都没有先动,都在冷静地观察着对方的破绽,不,并非都很冷静,卫固冷静 的眼神中透露着几分嗜血的疯狂。渐渐地,卫固报仇的冲动终于压制住了高手的冷 静率先出手了,真可谓“静如处子,动如脱兔”,他的剑如流星赶月般迅疾变化, 又犹如江水东去连绵不绝。这正是卫氏祖传剑法“流水连绵剑”,一经施展则连绵 不断、变化多端,进攻防守浑如一体,对手一旦陷入被动就很难再有转机。

童渊二十年前就已领教过此剑法的厉害,本想抢占先机,却未曾料到卫固这么 快就发动了攻击,况且枪本就不利于近战,一时落入了下风。

卫固越战越勇,场外的四人却为他担心起来,因为他的剑法正逐渐走入以命搏 命的套路。童渊的形势也慢慢地好转了,一个高手最忌讳的就是失去平常心,尤其 是同等级的高手对决中。

瞅准了机会,童渊一枪横扫后立即后跳一步拉开了距离,随即施展了百鸟朝凰 枪法中的至强一式——百鸟朝凰。只见漫天的枪影笼罩向卫固,每道枪影看似为虚, 实则皆为杀着,中者非死即伤。看着这绝强的招式,卫固大喝一声毫不犹豫地使出 了自己的必杀绝技——大江东去,人剑合一化作一道光影瞬间穿透了枪网,居然未 发出一丝兵器相交之声。

场外的人都没有看清刚才二人擦身而过时发生了什么,紧张地看着场中。

童渊、卫固相背而立,清风带动衣袖,轻舞飞扬。

“没想到你的修为竟然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巅峰,我自愧不如。”童渊咳嗽了起 来,破裂的衣服胸口处突然渗出了几丝浓黑的血液,显得很是诡异。

卫固仰天长啸,脸上的疯狂更甚几分:“苦练了二十年,可等到的还是同样的 结果。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你复仇心切,刚才那一剑如果你不是过于执著当场杀死我而中途变招的话, 输的人就一定是我。”童渊对于卫固深表佩服,知道他的武功修为已经胜过自己了, 可这场决斗赢的还是自己。

“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但死而已。”卫固突然显得一脸的平静与祥和,再也找 不到一丝的疯狂,也许因为就要见到自己心爱的妻子了吧!转过身朝卫宁喊了声, “仲道,你过来!”

卫宁走到跟前才发现父亲的身前已经中了两枪,血汩汩地流着,便慌忙用手去 堵。马腾见状,上前掏出随身携带的金创药,给洒了上去止住了血。

卫固也不阻止他们,见他们忙完了才开口:“马老弟,谢了!仲道,往后你就 得自己照顾自己了,可惜爹看不见你娶亲了。你记得去洛阳向你蔡伯伯提亲,好了 了我一桩心愿。”停顿了一会,卫固颤抖着伸进怀中将被鲜血染红的信塞到儿子手 中,“还有你把这份信交给公明,由他照顾你我也安心了!”

卫宁没有接过信,坚定地摇了摇头,说:“父亲,今天要死的人是他们,不是 你!”

众人惊愕地看着卫宁,不知他为何口出如此狂言。童渊笑了笑正要诘问他,却 口吐黑血,跌坐在地,他身后的年轻人立即守护在童渊身旁,急切地问:“师父, 你怎么了?”

这时卫宁总算看清了这个一直在黑暗中的年轻人的长相,年龄与自己相仿可能 略大一两岁,身长八尺,浓眉大眼,阔面重颐,端的是雄伟俊朗。判断出这人也是 个高手后,卫宁不顾卫固的反对将其扶到了一旁。拖延时间对他们极为有利,做出 判断后卫宁朗声笑了起来:“童渊,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我要为我娘报仇!你已经 中了剧毒,活不过半个时辰了。”

童渊瞪圆了眼已经说不出话了,卫固则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个令自己感到无比陌 生的儿子。“仲道,你在我的剑上下毒了?”见儿子点头了,卫固气得直哆嗦, “你这逆子,居然学会了这一套下流手段,我真是愧对你九泉下的母亲!”

“爹,时代已经变了,不再是太平盛世了,这个时代就是机变智谋的天下!”

卫宁劝解着父亲,卫固则直接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童渊的弟子冷笑了声,用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说到:“好你个卫家,赶紧交出 解药,否则我赵云今天就不客气了!”

马超虽然对于卫宁的做法不是很理解,可还是得帮他,见赵云这么嚣张就提枪 跳了出来。“赵云,休得猖狂,我马超久闻枪王童渊大名,今日不得与之一战,和 你这徒弟一斗也成。”

不等卫宁和马腾反应过来,就和赵云打了起来,虽然赵云年长马超数岁,可是 二人皆是难得的武学奇才,倒一时半会也看不出优劣来。但毕竟马超尚年幼,力气 渐渐不支败下阵来。

马超瞪着赵云喘得说不出话了,回头看了眼卫宁,卫宁还正按着受了重伤的卫 固,一丝不敢放松,深怕他自杀。

“果然是名师出高徒啊!”卫宁夸赞道,“可惜你们碰到了我,我可不是个武 夫!”

赵云一听似乎有什么不对刚要上前捉卫宁,就听卫宁不缓不急地说:“别着急 啊!不想要解药了吗?”

趁着赵云犹豫的空档,卫宁喊道:“徐大哥,出来吧!”徐晃飞快地出现在了 花园里,挡在了众人身前,随后一声唿哨只见围墙上和他的身后就多出了近百个弓 箭手,瞄准了赵云。

卫宁扶着父亲和马氏一家退出了包围圈,卫宁朗声说:“对不起了,原本只要 你师父的命,现在得连你一起除掉,这样我们两家之间的恩怨也就了清了。”

徐晃正要下令动手,马腾突然打了卫宁一巴掌,把众人都给惊住了。卫宁不解 地看着一脸寒霜的马腾,生气地问:“马叔叔,你为何打我?”

还未等马腾开口,卫固也一把挣脱,给了卫宁一巴掌。“谢谢马老弟替我教训 这个不肖子,”卫固感激地看了眼马腾,又骂到,“不肖子,你给我跪下,游学数 载,难道光学会这些手段吗?给我交出解药!”

卫宁立马跪了下去,掏出解药。卫固喝退了徐晃带来的人,拿着解药走到童渊 跟前让他服下了。然后转身盯着卫宁看了许久,长叹了口气,嘱咐道:“你今天开 始已经是个大人了,要好自为之,自重自省自强!”

在卫宁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反应时,卫固已经举剑向脖子抹去。

“不……”惨痛的呼喊声在夜空下回荡……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