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6节 “剑圣”王越


包括童渊、赵云在内的所有人都惊恐抑或是惊讶得不知所措时,一道白色亮光 电光火石般飞来打落了卫固手中的宝剑,这下连当事人都惊愕当场。

从花园黑暗的角落里缓缓走出一人,此人大约四十岁上下,身长七尺有余,形 体瘦削,面容祥和。“师兄,你们还好吗?”他走到卫固身前,眼神闪烁。

看着这个刚才救了自己一命的中年人,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禁不住热泪盈眶 :“师弟,你肯原谅我了吗?”

“当初是我年少无知,见你和师妹成婚便负气出走,还把师父给活活气死了, 如今都已经二十一年了。”中年人感慨地捡起了地上的莫邪宝剑,端详着这把师妹 曾经的佩剑,“师妹还好吗?”

卫固摇了摇头把妻子仲氏的死告诉了他,看着越发疯狂的师弟,卫固赶紧搂住 了他,让他安静地像个孩子一样在自己的怀中哭了一会。

在场的没人知道躺在卫固怀中哭泣的人是何方神圣,都立在原地等待着事情的 发展。赵云对卫家压抑了许久的怒火却在此刻爆发了,但他还是尽显风度地提醒着 :“卫前辈,你已经输了,请自尽吧!二十年后我会来登门拜访的,后会无期!”

说完扶着已经面色惨白的童渊就要走。

“慢着!”卫固口中的师弟重新站了起来,提着心爱的师妹曾经佩带的莫邪宝 剑面对着赵云师徒二人。

之前因为伤重一直未开口的童渊吃力地甩开了赵云的搀扶问:“敢问高人姓名?”

“雁门王越①!”

沉思了一会,童渊重又开口询问:“刚才白色实体剑气可是你发出的?”

王越点了点头,不顾卫固、童渊的惊讶之色,幽幽地说:“我们两门之间的规 矩是由本门最强者迎战来自对手二十年一次的挑战,所以此次决斗应该由我来与你 一战。之前的不算,我师兄也不用死!”

卫固呆立在场不知说啥,刚才一直没有仔细理会,直到童渊问出才想起来。如 果刚才的实体剑气真是师弟王越发出的,那他岂不是已达到了那个传说中不可企及 的境界?他是一个用剑的武圣——剑圣?

“好!好!好!”童渊脸上涌起一阵潮红,激动莫名,“能与传说中的武圣一 战,虽死无憾!”

“师父,你身受重伤,他这是趁人之危!”赵云再次恼怒了。

王越冷笑着不做辩解,玩味地看着赵云。童渊咳嗽了几下训斥起赵云来:“住 嘴,不得无理!就算为师没有受伤又如何?别说是一个我就是两三个我也未必是人 家的对手!而且能死于武圣手下是我的荣幸!来吧!”

赵云低下头,退出了一段距离给他们让出了空地,卫固则也由卫宁扶开了。

场中的二人急速地积聚着力量,童渊知道自己不可能撑得了多久,决定一招定 胜负,而王越也不愿与童渊久战便也要使出至强一式。

童渊动了,是他的终极奥义——涅磐重生,这是与敌同归于尽的招式,用完后 自己也将筋脉尽断而亡。只见他枪人合一犹如一只凤凰悲鸣着飞向了站在原地的王 越;王越双眼精光暴闪,大喝一声“流星赶月”,宝剑极速舞动,实体剑气仿佛繁 星般罩向了飞驰而来的凤凰。轻微的爆破声响起,凤凰失去了绚烂的光芒,童渊跌 跪在地,额头上一个血洞汩汩地流着。

众人都沉浸在刚才的震撼中,久久不能言语,武圣的实力就是这般惊人吗?片 刻后,赵云抱起了童渊的尸体,眼中闪烁着耀人的光芒,森冷地回头对王越威胁说 :“我不管你是不是武圣,不论如何,我一定会找你报仇的,一定!”

赵云离开了,卫固惋惜地叹了下气,随后没来得及介绍下自己的师弟就晕倒在 地了。卫宁赶紧将父亲送回了房间,请来了郎中,听到说只是失血过多昏迷后才安 心地回房休息了。

“咚……咚……咚”门外传来轻微的敲门声,“我可以进去吗?”

好像是王越,卫宁开门将他请了进来。恭敬地鞠了个躬,感谢道:“多谢王叔 叔,要不是您,今天父亲就难逃一劫了。”

王越摆了摆手,扶起卫宁,欣慰地说:“别客气!想不到仲妹的孩子都这么大 了,一表人才啊!”

卫宁陪着王越聊了会,后来王越要求去仲氏的坟上看看,二人便一起来到了郊 外。由于城门已关,还是花了金子才把门给喊开的。

王越坐在仲氏墓前,一声不响,只是温柔地注视着写着“河东卫勤远(卫固的 字)之妻仲氏之墓”的墓碑。良久,王越长呼了一口气,让一直站着的卫宁坐到自 己身边。

“这么多年来,我不断地苦练武功,化名挑战无数成名已久的强者,就是为了 向你娘证明我比你爹强。却没有想到物是人非,你娘居然在二十年前的决斗中去世 了。”王越难以抚平心中的激动,略带沙哑。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娘肯定希望你和爹能快乐地生活下去。可是爹已经背着 包袱痛苦生活了二十年了,要不是为了我,他早已随娘去了。现在他最希望的就是 你能原谅他了,如果你原谅了他,他就可以安享晚年没有什么遗憾的了。”

王越点了点头,脸上充满了自责:“其实当初错的人是我,你娘嫁给你爹,可 我还那么固执得恨师父和你爹,认为是他们破坏了我的幸福。要不是我走了,由我 去迎接那次挑战的话,你娘就不会死了。”

卫宁仰望星空颇生感慨道:“岁华尽摇落,芳意竟何成?”

王越惊奇地看着卫宁,赞叹不已:“小子文采可掬呀!我虽然是一介武夫,可 也听出了其中的神韵。果然是倜傥儿郎,英俊不凡啊!”

卫宁被这么一夸,稍显得不好意思:“叔叔过奖了!倒是叔叔您令小子佩服不 已呢!剑圣王越多响亮的名号啊!以后肯定能名动天下的!”

“其实我离剑圣还有段差距,还不能称为剑圣,现在的我还停留在返璞归真的 境界!童渊之所以会误会,是因为我能发出实体剑气,那是武者达到了混沌无为的 最高境界后才能发出的。”

看着卫宁疑惑不解的表情,王越继续解释:“五年前我碰到过一个术士,一个 一流高手,我得到了他的武功秘籍——《易筋经》②,是道家秘法。修炼达到一定 程度后可以凝聚真气外放,类似于我们说的实体剑气,但区别在于他们是将体内的 真气高度凝聚后成为实体进行攻击,而我们说的实体剑气是通过内力在兵器上也就 是在身体外凝聚天地间的气,从而进行攻击。”

卫宁仍有点似懂非懂,王越只好耐着性子继续解说:“说白了,真气外放是拿 自己身上的金子砸人,而实体剑气是捡起地上的石头砸人。明白了没?”

傻笑了两声,卫宁终于点了点头,好奇地问:“那实体剑气比真气外放厉害咯?”

“其实二者没有什么明显的优劣之分,若是内力相同的两个高手所发的剑气和 真气对比,则真气的威力会稍微大点,可是别忘了使用剑气的持久性是真气远远不 能相比的。毫不夸张的说,一个武圣用剑气可以打败一支千人的军队。”

哇!卫宁惊讶得呆住了,一人居然可以打败一千人的军队!武圣的实力真的有 这么惊人吗?

见卫宁要开口说什么,王越赶紧抢先说:“你别想要我收你为徒,你的武功底 子太薄了!练上几十年也不会有什么突破!”

“王叔叔,别误会,我对武功不感兴趣。只是想让你教下马超,他痴迷武艺, 天赋又高,可能你会想收他的。”卫宁突然脑子里闪过刚才马超围着王越想让他教 自己功夫却被无情拒绝时的伤心表情,便替他求王越。

“我不会收徒弟的,否则玷污了我的名声可不好!”王越很是死硬,就是不收。

卫宁只好一直央求软磨硬泡,最后王越感觉马超似乎真的很有天分就交出了 《易筋经》,让卫宁转交给马超,有看不懂的时候再来询问。卫宁高兴得一把搂住 了王越,他可以料想马超到时的兴奋心情,便催着王越赶紧回家。

于是两个瘦削的身影在十五的明月相伴下,向着安邑城而去。两个注定不平凡 的人物一起踏向前方的黑暗,等待他们的将会是光明吗?

①王越是北方地区的游侠高手,曹丕曾在文章中说王越当时的剑术独步河北, 无出其右者。有说法是王越是“官迷”,贪恋权势,但我想塑造一个自己心中的王 越,一个有情有义视权势如粪土的绝代高手。

②不知道《易筋经》什么时候出现,至少东汉末不会有。有证据显示该书是道 家的功法,所以说由术士所有。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