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2节 大汉第一才女


此刻卫宁真想一溜了之,对着之前狂饮现在却倒地酣睡的三个活宝一阵叹息后, 又爱惜地抚摸起焦尾琴。自己游学五载,却一天也未曾放弃过琴棋书画诗文歌赋, 这些都是游学生涯中的慰藉。触摸着这绝世好琴,不禁手由心动,自创一曲《古琴 吟》①,还朗声歌唱,歌声清越高亢,宛如仙乐。

曲终,房间里一个天籁般的声音响起,吓了卫宁一跳:“公子此曲可是适才所 作?”

卫宁抬头不禁一阵晕眩,眼前的女子真当得上倾国倾城、闭月羞花,绝美的五 官,高雅的气质,莫非是自己做梦?这样的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很快就恢复了 正常,急忙说:“小姐请稍等片刻。”立马低头愤笔直书,将刚才所创曲谱、歌词 记录下。

小姐有些失望,所有第一次看见自己容貌的人没有不惊愕呆立当场的,他似乎 一点也不在意,除了些微的惊讶。略带几分失落地瞄了三个醉汉一眼,径自走到案 前看见桌上的焦尾琴身子微震,随即又自然地拿起了卫宁适才所作的《宦者论》细 心品读。

放下纸笔,卫宁起身作揖,问道:“不知在下有何可以帮助姑娘的?”对于如 此美丽的小姐,虽然她不吱声地闯了进来,可卫宁还是不好意思责问。

“你还没回答我之前的问题呢!”小姐凤目微嗔,有着不可抗拒的魔力。

“正是小生一时兴起所创,贻笑大方了。”卫宁忙避开她的眼神,心里有了几 分惊慌。

“那这篇《宦者论》也是你所作?”小姐嘴角已经有了几分笑意,如酒般醉人。

“小生不才,信手涂鸦而已,姑娘见笑了。”卫宁忍不住又瞥了眼,近距离看 才发现她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不由得手心已经开始出汗了。

“你叫什么名字?”姑娘似长辈样盘问,卫宁则像是一个童角孩儿犯了错。

“河东卫宁卫仲道。”卫宁老实交代,却许久不见反应,便抬头看了一眼,只 见对面的姑娘满脸笑意,如一湖春水,荡漾着浓浓的春意。未等询问,姑娘便一下 投入了卫宁的怀抱,死死地抱住了他的腰。

不知所措的卫宁将手在空气中乱舞,就是没有放的地方。难道这姑娘认识自己 不成?卫宁不敢打扰突然又放声大哭并且现在哭得正起劲的佳人,只好使劲想,可 此时的脑子早已乱成一锅粥了,除了把他憋得满脸通红外毫无结果。

半晌,哭声渐止,梨花带雨的面庞缓慢地靠向脸泛红潮的卫宁:“宁哥哥,你 不记得我了吗?”语气中带了一丝伤心的痕迹。

一声“宁哥哥”如雷般震动了卫宁,心中的某根弦被拨动了,再次端详,原来 这绝世面容是如此的熟悉。轻轻地扶起怀中的少女,擦去眼角的泪痕,卫宁嘴角挂 上了淡淡的笑容,风一样惬意。

“琰妹妹,你出落得我都快认不出你了。”回想起当初那个穿梭于人群并总朝 远远落后的自己裂开嘴大笑的刁蛮女孩,卫宁不免感叹。眼前的这个美若天仙的琰 妹妹,就是才情天下独具,被誉为大汉第一才女的奇女子蔡琰。

没有被忘记的蔡琰喜上眉梢,噘嘴撒娇道:“宁哥哥,你怎么来洛阳也不找我 啊?还敢不认识我!”

卫宁心中涌起了一股温暖,在自己面前她永远是那么可爱,带着几分骄横,尽 管她已经是名满天下的才女了。“我这不是今天早上刚到吗?本想明天去拜访蔡伯 伯的,不料遇到了他们还遇到了你。”卫宁指了指醉倒在地的三个家伙,带着些快 意,真是三个可爱的家伙啊!

“哼,这三个人又偷了爹的琴,看我回去不告诉爹罚他们抄上几个月的典籍!”

蔡琰凤目一斜,俏皮地瞪了他们一眼,抱起琴就走,“宁哥哥,到我们家去吧! 我爹也怪想你的!”

卫宁点了点头走出房门,迎头差点撞上了一个人。

“刚听小二还说你和那几个小子喝酒,怎么这么快就和蔡大家?”王越调笑地 看着二人,似乎和蔡琰以及屋里的三个家伙也是相熟的。

蔡琰被说得有些脸红,卫宁急忙开脱:“王叔叔,我和琰妹可是青梅竹马,今 日意外重逢的。现在要去拜访蔡伯父,很快就回来。”

蔡琰就被拉着急冲冲下楼了,感受着抓在自己手臂上的温度,羞涩地觉察到了 幸福的味道。

坐在蔡琰的马车内,鼻尖萦绕着淡雅的清香,一路向北,又一路向东,直奔上 东门——权贵区聚居的地方。稍有些时候,步广里到了,马车停在了蔡府门口。

蔡琰让丫鬟把琴抱回自己闺房后就下车一阵小跑消失在了卫宁的视线内,留下 慢悠悠进府的卫宁。

大厅内,一个瘦小颌下留着长须的老人正和一中年男子谈着什么。蔡琰也忘了 平素的规矩,直接跑进来:“爹,你猜我见到谁了?你肯定猜不到!”颌下留须的 原来就是蔡琰的父亲——东汉一代大儒蔡邕。

蔡邕脸色骤变,看着突然变得如此无礼的女儿正色道:“②文姬,这位是汝南 许子将先生。”

蔡琰闻听过此人大名,但此时心中只有卫宁便只是草草向中年人行了个礼,就 要拉蔡邕出去。

“不得胡闹,没见我正和许先生谈话吗?”蔡邕对自己这个小女儿有些无奈, 大女儿已出嫁多年了,现今只有这个贴心宝贝,以致有点宠溺成性。

“无妨无妨,能令天下第一才女如此挂记的人想必也非池中之物。我们不妨一 道去见下。”许劭惊讶于蔡琰的容貌,但没有丝毫的色心,纯粹的欣赏,便想见下 令她如此失态的人究竟是谁。

正说话间,卫宁已经来到了三人面前,恭恭敬敬地作揖问候:“蔡伯父,别来 无恙?”

①《古琴吟》似乎又名《相思曲》,但歌词不同。表达古琴不为人所知,被埋 没的命运。思想稍显不符,此处只是借用名字。

②蔡琰字文姬,原先应该是字昭姬,后来因为避司马昭的讳,改为文姬。小说 采用大家熟知的文姬这个字,弃用昭姬。不知道古代女子多大岁数能取字,暂定为 十五岁。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