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4节 雏鹰振翅


一大早,卫宁和蔡邕交谈了会就从蔡府出来,回到了酒楼。

卫宁对着正站在门口等人的王越笑得极其灿烂:“王叔,真早啊!”

“你昨晚是在蔡府过的夜吧?记得下次不回来让人捎个口信。”王越显得有些 疲惫,眼圈淡淡的黑。

卫宁知道王越肯定昨晚等了自己一宿,而他又不想和当官的打交道,所以没派 人去蔡府问,心一下湿润了起来:“王叔,不好意思,忘了捎口信告诉你。”

“没事,吃过早餐了吗?刚才笑得那么高兴,有什么好事吗?”王越被卫宁的 快乐感染了。

“嗯,王叔,你借我点钱吧!我今天不去将军府了!”卫宁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长这么大第一次伸手向别人借钱。

“要多少?”王越把伙计叫了过来,准备取钱。

“50万①吧!”卫宁也不知道这样的酒楼一年能收入多少,便先说了个数字。

“咚”,伙计直接瘫痪在地,50万?500 两黄金?足够买下这个酒楼了。王越 也被吓了一跳,让伙计先忙去了,把卫宁拉到一边:“小子,你要这么多钱准备提 亲去吗?”

卫宁摇了摇头说:“我要做些事!”卫宁觉得政治上的事,王越也不感兴趣, 还是别解释了。

“你跟我来。”王越带卫宁来到了账房,打开钱柜,里面堆了些小金锭和不少 五铢钱。从中拿出两枚金锭装进袖中后指着柜子说:“这些都拿去吧!”

卫宁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眼睛再次湿润了起来,一个对自己如此信 任的人,还有什么可说的。不清楚自己要干什么,却将这么多钱给了自己,只能尽 快将钱还给王叔了!其实自己完全可以去自家在洛阳开设的店铺拿钱,可是不想依 靠父亲,白拿钱。

“王叔,谢谢你,我会尽快还给你的。其实我是要……”

“别告诉我你要干嘛了,想干什么就好好干!”王越用手捶了卫宁一拳。

“嗯,好!王叔,其余的你先收好吧!”卫宁拿了三个金锭子就转身跑了,深 怕自己会掉出眼泪来。

出门一路询问,到了太学,很快找到了三个结拜兄弟。

“快老实交待,到底昨晚都干啥了?”老大诺巴一见面就掐住了卫宁的脖子质 问道,卫宁张了张嘴没能说出话来。

“老二,你和琰妹没有乱来吧?”拂勒抱着卫宁痛哭流涕。

看着被二人折磨得憋红了脸的卫宁,杨修一语不发。当卫宁获得自由,猛吸了 几口气正要辩解时,听杨修不急不慢地说:“二哥害羞得脸都红成这样了,我们等 着抱侄子吧!”

卫宁差些晕厥在地,诺巴和拂勒不正经也就算了,居然连杨修也……

“别毁了琰妹名节!”卫宁严肃中透露着几分无奈,“说正经的,我找你们帮 忙来了,能不能帮我在洛阳大造声势?”

“没问题。”三人居然异口同声地说。

“老二,别忘了,我们可是京师四大才子,宣传还是很简单的嘛!”拂勒自信 满满。

四人进了寝室,卫宁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恐怕会比预想的困难许多,一不小心,身死家破。”拂勒担忧道。

“不过也不是没有机会,关键就在于挑拨何皇后、十常侍以及杀掉蹇硕夺兵权 这两个环节,需要好好计议。”诺巴提醒道。

杨修点了点头:“二哥,不论怎么样,我们会支持你的。可惜我年纪尚小,否 则倒能随同进宫相互策应。”

“对了,”杨修拍了下手,兴奋地说,“我可以让我爹表奏我进宫给皇子侍读!

大皇子与我年龄相仿,应该没有问题。”

卫宁略一沉思答应了,这样也方便了传递消息,还多了机智的杨修策应,应该 安全许多。

卫宁没有强调他们要保密,因为虽然相识才两天,但他们之间却有种生死朋友 的默契,谁也不会向第五个人透露!一切计议已定,卫宁将三枚金锭交给三人作为 费用开支,在这小小的金子推动下,卫宁开始一步步走向了声名显赫之地……

摘星楼内,两个文人正激烈地讨论着。

“听闻卫大才子过些日子就要到京城了,不知是否有幸一睹风采呀? ”

“做啥白日梦呢?能拜读他的大作,欣赏他的字画,已经是三生有幸了,还想 一睹大才子风采!”

“唉,现在市面上他的一幅字画都已经炒到数金了,哪收藏的起啊!想欣赏都 难咯!”

“听说李四弄到了一幅《宦者论》的原迹,去向他借来一阅?”

“可是咱二人前日刚与其争吵,骂其鄙俗不堪,要与他绝交,现在去借阅不太 好吧?”

“唉,为了一睹真迹,只能赔礼道歉了。”

“只有如此了。不知他为何有如此多钱的!”

“似乎是偷了他母亲的棺材本高价收购回来的!”

洛阳最大的青楼“醉梦坊”里,两名绝色女子正谈着闺房密语。

“秀儿,听说卫仲道五天后就到京城了。”

“是吗?”

“你猜他会是什么样呢?”

“莺儿姐,我怎么知道呀!应该是个丑八怪吧!”

“才不呢,他一定倜傥不凡,就像他的诗文曲艺一样迷人!”

“呵呵,自古才子多风流,他一定不是好东西!”

“秀儿,不会的,他一定不是那种人!一定不是!”

“呵呵,莺儿姐姐发春咯!”

“臭丫头,敢取笑姐姐!你不是也每天练他谱的曲子吗?”

“那……那人家只是……只是觉得他曲谱写的好呀!”

“真的?”

“……当然!”

大将军府内,两个如厕的人正隔墙说着什么。

“孟德,三日后卫宁那小子要弄个什么‘天下第一才子大会’,去看下吧!”

“本初啊,你向大将军推荐的倒是个人物!实在够狂呀,天下第一才子名号似 乎志在必得啊!”

“哈哈,这是当然!他可是被许子将称为‘神骏’的国之大器呢!”

“本初,我越想越感觉杀段珪那次你是被这小子给唬住了,他根本没有逃跑的 同犯!”

“其实后来仔细思量下,的确有很大可能性是他瞎扯的。”

“好出色的急智呀!会是个有趣的人呢!”

北城郊,高达两丈余的台子上,“天下第一才子大会”的横幅趾高气扬。

“老二,怎么样?这阵势够轰动了吧?”拂勒指着被栅栏圈围起来的巨大场地 以及场外密密麻麻等着进场的人群说。

“多谢三位弟兄了,也没枉费我在酒楼藏匿了这么久!”卫宁想起一个月来自 己被困在酒楼里暗无天日的生活,今日终于要得到回报了。

“二哥,今天‘天下第一才子’的名号你势在必得,让天下人都见识下你的风 采吧!”

“是啊!此次京师四大才子可要因为你而一朝扬名天下了!据说无数近畿人士 涌入京都就是为了赶来一睹你的风采啊!”

“今日倒要好好表演一番,把这名号给弄回去,否则这台子可白搭了。”卫宁 略带玩笑地说,语气中却有着天下第一才子舍我其谁的一股绝强自信。

真的会像他想象的那样轻松吗?请看下回——《群英会》!

①东汉末货币采用五铢钱和黄金,但有时也杂用布帛等实物,而且五铢钱贬值 也很厉害。小说为方便,以五铢钱和黄金为通用货币,规定金锭是十两,金条是五 十两,一两金子兑换一千枚五铢钱。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