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5节 群英会


大会时辰快到了,卫宁等人就在离场地入口不远的地方恭候着蔡邕等人的到来, 不一会,蔡邕、袁隗、卢植、杨彪等众多当代大儒一一到场。卫宁陪坐在侧,诺巴 三人则兴高采烈地忙去了。

随着一声锣响,大会正式开始,入口处排起了长队,绕营地蜿蜒盘旋了近十圈。

从台上看去,人群明显分成了三拨,越靠近台子人越少,只有通过三关才能到 台上来参加最后的诗文大赛。

“一号!二号! ”登台处司号员高声喊道。

卫宁听报有人上台起身前去相迎,竟意外地发现是举荐自己的袁绍,他一个武 人居然能过得了三位弟兄的三关?旁边一位身长七尺,细眼长髯的人倒是吸引了卫 宁的注意,此人虽然不如袁绍姿貌威容,但却有着慑人的神采,令人可以清晰感觉 到的睿智。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卫公子果非凡物啊!”袁绍由衷地赞道。

“袁将军过誉了,若不介意唤我仲道即可!”

“如此你也呼我本初好了!对了,这位是沛国谯郡曹操曹孟德,现任典军校尉。”

袁绍简单介绍了下。

“久闻卫公子大名,今日幸得一见啊!”曹操双眼闪过惊人的光芒,仿佛野兽 看到了猎物般!

此人便是许劭当日说的可兴天下的曹孟德,袁绍应该是他帮忙才过关的!卫宁 柔和的笑容里隐藏着一丝战意,犹如绝世高手遇见可以匹敌的对手,不战不快!又 似乎是棋场厮杀多年的老友,惺惺相惜!

“孟德之名,如雷贯耳呀!今日望不吝赐教!请入座稍候!”卫宁目送曹操、 袁绍上了台,心里久久挥之不去曹操如鹰般锐利的眼神,现在的自己似乎还稍逊他 一筹。

想到此,卫宁心中一阵憋闷,坐到琴案前弹奏了一曲《沧海龙吟》,峻急奔放, 气势宏伟。曲终,台上台下掌声雷动,心中的郁闷一扫而空。

“仲道哥哥!”蔡琰居然也出现了台上。

一袭白衣,映衬得粉妆玉琢,“风吹仙袂飘飘举”,“鬓云欲度香腮雪”。超 凡脱俗的气质轰然而出,这分明是朵含苞待放的白莲,圣洁高雅。卫宁心中的纯净 绚烂了面庞,扬起了淡淡的笑容。

“文姬,莫非你是遗落尘世的仙女?”

看着卫宁脸上纯净清淡的笑容,听着他如呓语般的赞叹,蔡琰的幸福从心里漫 延到了纤腰又汹涌到了耳梢。

“文姬,你也来了!过去吧!”曹操不知何时又出现了。

蔡琰俏脸上的映天红霞久久不退,忙向卫宁打个招呼跟着曹操到蔡邕那去了。

卫宁继续等待着,陆续迎来了孔融、陈琳、陈翔、岑晊、孔昱、范滂、范康、 张俭、苑康数人①,当最终确定人员的时候已经是快要日薄西山了。

“二弟,这是最后两个了。”诺巴、拂勒和杨修完成了筛选人员的艰巨任务回 来了,身后跟着两位女子。

二人施了个礼,其中一名比较年长的说:“小女子来莺儿②,此乃小妹刁秀儿 ③。我姐妹二人甚是仰慕卫公子,故今日过三关来一睹公子风采!”

甜美的声音,姣好的面容,婀娜的身姿,不愧是洛阳第一名妓,难怪拂勒神魂 颠倒,整日念念不忘。“蒙二位姑娘垂青,小生荣幸之至!”卫宁客套地回应着, 眼睛瞥向了他身旁的少女。

名叫刁秀儿的蒙面少女,似乎年纪在十五岁左右,身段匀称曼妙,由于面纱的 遮挡,看不清面貌。但面纱挡不住的是她白皙的面色,清秀的眉毛和星辰般闪亮的 双眸。

六人来到了袁隗等人身边,蔡邕心情沉重,原来曹操、孔融等入围人选都已将 自己生平的得意之作给蔡邕、卢植等文坛大师阅览完毕,大多是罕见的精品。

“仲道啊,你之前准备的《述行诗》④未必能胜出!”蔡邕看过卫宁事先准备 好的文章,虽说也是佳作,但想稳胜似乎是不太可能。毕竟他们也是卫宁的文坛前 辈,准备的作品都是千锤百炼的平生得意之作。

卫宁听完,心底一沉,自己苦心孤诣准备了一个月的《述行诗》居然还未必能 胜出?看来自己之前一直都小看了天下才俊。该怎么办呢?卫宁坐到了席上以喝酒 为机,抓紧时间思量对策。

“仲道哥哥,你怎么还不写呢?只剩下半个多时辰了!”蔡琰见卫宁只是喝酒 调笑,着急地提醒道。

“文姬,莫急!时候尚早!”卫宁安慰着蔡琰,也在安慰着自己。

陈琳、陈翔等人暗自高兴,原来卫宁只不过是徒有虚名之辈,台下、场外等候 着为了一睹卫宁风采的人也开始骚动起来。

卫宁终于缓缓地走到了台中间,柔和的笑容再次爬上了嘴角:“请各位出个题, 卫某勉力一试,在半个时辰内写就如何?”只能通过自己的才思敏捷短时间内写就 一篇文章来震撼他们了,否则必将前功尽弃!卫宁决定放手一搏,不能让自己和众 人的心血白费。

卫宁的宣言引得台上台下的人一阵惊愕,经过快速的讨论,袁隗宣布:“就以 ‘责己待人’为题,限时半个时辰!”

在台下的一片哗然声中,卫宁挂着轻淡的笑容,坐到了琴案前,轻抚琴弦。

《石上流泉》从指尖滑出,潇洒脱俗,疾缓有度,飘荡在旷野上、人群中。

手指离弦,没有一个人叫好,因为他们的心都被卫宁牵动着,不敢发出一丝声 响,生怕打扰他的文思。

卫宁走到书桌前,仰头望着天空,陷入了天际那一朵朵云中。

正当众多观众紧张地快要忍不住呼气时,卫宁动了。笔似乎活了,那一刻是笔 在带着卫宁动。卫宁把笔一甩,猛灌了一壶酒,嘴角露出了迷人的微笑。顿时如雷 般的呼气声炸响在空寂的旷野,几乎所有的人都松了口气,就像溺水的人一下逃离 了水面一样,突然变得轻松畅快多了。

半个时辰尚未到,蔡邕心怀忐忑地离席,不知卫宁一挥而就的文章能否有《述 行诗》的水准,如果有的话光凭这份敏捷的才思就足够打败其余人了。看了几段, 终于可以把悬在心头的石头放下了,愉悦地读了下去:《原毁》⑤古之君子,其责 己也重以周,其待人也轻以约。重以周,故不怠;轻以约,故人乐为善。闻古之人 有舜者,其为人也,仁义人也。求其所以为舜者,责于己曰:“彼,人也;予,人 也。彼能是,而我乃不能是!”早夜以思,去其不如舜者,就其如舜者。闻古之人 有周公者,其为人也,多才与艺人也。求其所以为周公者,责于己曰:“彼,人也 ;予,人也。彼能是,而我乃不能是!”早夜以思,去其不如周公者,就其如周公 者。舜,大圣人也,后世无及焉;周公,大圣人也,后世无及焉。是人也,乃曰: “不如舜,不如周公,吾之病也。”是不亦责于身者重以周乎!其于人也,曰: “彼人也,能有是,是足为良人矣;能善是,是足为艺人矣。”取其一,不责其二 ;即其新,不究其旧:恐恐然惟惧其人之不得为善之利。一善易修也,一艺易能也, 其于人也,乃曰:“能有是,是亦足矣。”曰:“能善是,是亦足矣。”不亦待于 人者轻以约乎?

今之君子则不然。其责人也详,其待己也廉。详,故人难于为善;廉,故自取 也少。己未有善,曰:“我善是,是亦足矣。”己未有能,曰:“我能是,是亦足 矣。”外以欺于人,内以欺于心,未少有得而止矣,不亦待其身者已廉乎?其于人 也,曰:“彼虽能是,其人不足称也;彼虽善是,其用不足称也。”举其一,不计 其十;究其旧,不图其新:恐恐然惟惧其人之有闻也。是不亦责于人者已详乎?夫 是之谓不以众人待其身,而以圣人望于人,吾未见其尊己也。

虽然,为是者有本有原,怠与忌之谓也。怠者不能修,而忌者畏人修。吾尝试 之矣。尝试语于众曰:“某良士,某良士。”其应者,必其人之与也;不然,则其 所疏远不与同其利者也;不然,则其畏也。不若是,强者必怒于言,懦者必怒于色 矣。又尝语于众曰:“某非良士,某非良士。”其不应者,必其人之与也;不然, 则其所疏远不与同其利者也;不然,则其畏也。不若是,强者必说于言,懦者必说 于色矣。是故事修而谤兴,德高而毁来。呜呼!士之处此世,而望名誉之光,道德 之行,难已!

将有作于上者,得吾说而存之,其国家可几而理欤!

览毕,蔡邕大叹:“好!妙!绝!”

《原毁》在台上传阅着,卫宁与蔡琰低语了几句,蔡琰点了下头二人便一同来 到了台前。

蔡琰坐在了焦尾琴前,卫宁站立在旁,手里多了根萧,二人相视一笑,质朴浑 厚的萧声与平和悦心的琴音萦绕在一起。

《凤求凰》⑥,又何尝不是《凰求凤》呢?飘扬的不再是单纯的管弦之乐,而 是缠绵浓厚的爱之声!

远山映衬的夕阳,晚霞点缀的净天,两个相伴归巢的身影……

①汝南陈翔字仲麟、范滂字孟博、鲁国孔昱字世元、勃海苑康字仲真、山阳檀 敷字文友、张俭字元节、南阳岑晊字公孝与山阳刘表刘景升为八友

②来莺儿据传是洛阳名妓,被曹操看重随侍左右。后来与曹操的侍卫王图私奔

③刁秀儿就是貂蝉,刁秀儿似乎是有史料记载的真名

④《述行诗》是蔡邕的作品

⑤《原毁》是韩愈的散文,文章从“责己”“待人”两个方面,以古与今作对 比,指出当时的不良社会风气

⑥司马相如向卓文君求爱弹奏的曲子,据说是后人假托所作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