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6节 知己


夜色中,一个人影飞快地窜进了一所高墙大院的府第。

披上衣裳主人没好脸色地出来见客,在见到深夜来访的客人后原本阴霾的脸瞬 间没有了表情:“卫公子,深夜出游,真是好雅兴啊!不知来杂家这有何贵干啊?”

来访之人正是卫宁,卫宁暗自点了点头,十常侍头目之一张让果然是个厉害角 色,起码比何进有城府。自己只不过把何进的连番征辟都拒绝了而已,可刚才进大 将军府却差点被何进二话不说给乱棍打出来了。而应该更痛恨自己的张让却能平静 下心情来,看来能讨皇上欢心的家伙也不是易于之辈。

“张公公,其实你应该知道我来干什么!”卫宁面色严峻地回答。

“呵呵,难道是来和杂家探讨卫公子的佳作——《宦者论》的?”张让嘴皮子 功夫很不错,嘲讽地看着卫宁。

“张大人说笑了,办大事者不耍点手段,如何能成事?”卫宁一脸高深。

“噢?杂家倒要听听当今风头正盛的士林第一号青年才俊有何大事要办!”张 让咄咄逼人地问道。

“我要权,我要势,我要能主宰别人生死的滔天权势!”卫宁突然露出一副贪 婪扭曲的丑陋嘴脸。

“哈哈哈哈,所以明里假装痛恨我等权宦,博取名声和士林的支持;暗里却又 来讨好我?”张让脸上笑意浓浓,卫宁的神情他很满意。只要有欲望的人都容易控 制,何况是个欲望如此强烈的文人?

“对,想得到权势,除了和你们合作,难道还会有更合适的人吗?”

“和你合作?有什么必要吗?”张让奸笑地问。

“大将军很碍事吧?如果没有了他,……”卫宁冷笑着,并不明说。

“你有办法?”张让被调动起了兴趣。

“我已经假装投靠他们了!”卫宁附到张让近旁一阵耳语……

看着身后比皇宫还要高的张让府宅,卫宁冷笑着点了点头,呢喃道:“掉进陷 阱里的野兽,再凶猛都只能是猎物!”

“那你呢?会是猎人吗?”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在身侧。

猛地一惊,转身一看,却是曹操。卫宁努力使紧张的心情平静了几分:“孟德, 都快宵禁了,怎么还在此徘徊呀?”

“仲道深夜拜访将军府,虽说是暗投大将军,我却料感有几分蹊跷。本想出府 后再与阁下交心,不想……”曹操故做深沉,还捋了几下髯须。

曹操既然事先已经看出了几分不对,却不当大将军面揭穿,那说明还是有回环 余地的。“原来孟德也是有心杀贼之人,那我们同舟共济如何?”卫宁了解聪明人 之间是最容易沟通的,没有必要绕弯子。

“虽然除掉两方势力很难,但想必仲道已经有了详细的计划了!我应该帮不上 忙了吧!”曹操似笑非笑地盯着卫宁。

“其实孟德兄的才智要为国除贼,也并非难事。为何却甘心臣服于何进匹夫呢?”

卫宁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因为时机还未到,就算何进一派和张让一党都被我们铲除了,还是会有新的 何进、张让出现!”曹操有些无力,深深地叹了口气。

“时机未到?新的何进、张让?”卫宁沉吟了一会,脑中灵光一闪,终于明白 了。

看着已经了然的卫宁,曹操面色沉重地说:“只有圣明君主才能创太平盛世!

姜太公辅佐的是文王、武王,才成为一代名相!”

卫宁其实也知道这个道理,但皇上就是皇上,做臣子的除了尽心辅佐还能怎么 样呢?

“不用多想了,我们只要将你的计划进行下去就可以了。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曹操看出了卫宁的痛苦,哪个身怀抱负才干的人不希望自己的君主是尧舜呢?

“练余心兮浸太清,涤秽浊兮存正灵。和液畅兮神气宁,情志泊兮心亭亭,嗜 欲息兮无由生。踔宇宙而遗俗兮,眇翩翩而独征。”卫宁仰望着被云朵遮蔽的残月, 低声吟道。

“唉!”曹操重重地叹了口气,“大厦将倾,独木难支!尽人事,听天命吧!”

“我定会逆天而行!”又挂上了好看的笑容,卫宁淡淡地说道,仿佛只是玩笑 般轻松。

曹操神情复杂地点了点头,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就像一块绝世美玉,拥有耀人的 辉芒。可惜还欠缺了点历练,只有经过些许雕琢才能成为真正的国之栋梁!

“暂时别想了,仲道,走!带你去个排解郁闷的好地方!”曹操不等卫宁反应 就拉着他走了。

因为马上就要宵禁了,路上没有行人。二人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洛阳最大的 青楼——醉梦坊。

知道是去来莺儿所在的青楼后,卫宁止住脚步任凭曹操怎么拽就是不挪动一步 :“孟德,宵禁就快到了,我们还是回吧!”

“兄当初任洛阳北部尉时曾设五色棒,严禁犯夜。现今时候已晚若回府必犯宵 禁令,不如乐上一宿。”曹操有点纳闷,风流才子怎会不留恋这种地方。

“孟德和我一起回摘星楼好了,离此甚近,肯定犯不了夜。”卫宁并不是酸腐 老儒,只是如果让拂勒知道自己跑来风月楼却没有叫上他的话可能会被杀的。

“难道是因为琰妹吗?”曹操猜测道,眼中落寞的神色一闪而过,“现在不去 以后成了婚就没有机会咯!”

卫宁察觉到了那一丝落寞,其实自己也知道曹操一直喜欢着蔡琰,所以他才费 尽心思和蔡邕套近乎,成了忘年交。算了,就当陪陪这位知己吧!

卫宁二话不说在老鸨娇媚得恶心的招呼声中跨进了人生嘈杂的风月楼,曹操见 样嘴角露出了奸计得逞的坏笑,想进去还能没办法?一个眼神就搞定了,这小子太 善良了!

“曹大人,莺儿在陪客人,要不我再给你介绍其他姑娘?”老鸨似乎和曹操熟 络得很,一见他就知道他要找来莺儿,先开了口。

卫宁心中一动,那上次蒙面纱的姑娘难道也是……?脑中浮现出那双星辰般闪 亮的眼眸,甩了甩头,卫宁坚定地否决了自己的想法,不可能的!

曹操失望地摇了下头,拒绝了姑娘的陪侍,就在来莺儿的隔壁喝起了酒。卫宁 也让老鸨打发人去和王越说了声,免得又要担心自己一个晚上。

耳边充斥的都是人类原始的欲望呻吟,只有隔壁房间传来阵阵琴声,正是卫宁 所谱的曲子。曹操与卫宁觥斛交错,已有了几分醉意。“仲道啊,你真是令人羡慕 呀,从小就和琰妹定下了娃娃亲!其实我很喜欢她的,比你还喜欢!”

卫宁无奈地苦笑道:“她太优秀了,我娶回去还得整天担惊受怕的呢!不知道 啥时候就被抢了!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呀!”殊不知天意弄人,卫宁开解曹操的一 句玩笑话,不久后就成了现实。

曹操听完哈哈大笑,搂着卫宁的肩膀就开始说些少儿不宜的话。

“孟德,看不出来你还真是个好色之徒啊!”卫宁故作夸张地一副惊讶表情。

“大丈夫立于世,自当建功业于世,揽美人于怀!英雄岂可无美色相伴?”曹 操轻描淡写的语气,却让卫宁感觉到了一股天地间舍我其谁的霸气!

曹操正欲举杯对饮,却听隔壁来莺儿的一声尖叫……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