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7节 伊人再现


卫宁脑子更清醒点,知道来莺儿是卖艺不卖身的,看这动静估计是客人要霸王 硬上弓了。赶紧夺门而出,一脚踹开来莺儿的房门,只见来莺儿躺在地上,嘴被一 块布堵上了,一脸的惊恐与泪水。一个彪悍的男人压在她身上,正准备动手撕衣服。

“哪来不要命的小子想坏杂……老子好事?”独特的声音与他彪壮的身体有点 搭不上钩。

卫宁有点担忧了,但意外的是曹操跌跌撞撞地进门后那汉子手遮着脸就跑了。

来莺儿默默无声地进厢房换了件衣服就出来了,老鸨怒气冲冲地上来了。

“你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刚才那位可是要赎你走的呀!都已经预付了五十金 了,现在全没了!”看样子这老鸨是收了那混蛋的钱,要把她的身子给卖了啊,至 于赎不赎鬼知道!

老鸨的喋喋不休,令来莺儿越发的伤心,一个劲的流泪。曹操一拍桌子,撂下 了几锭金子,老鸨乖乖地就下楼了。

“莺儿,别哭了!我明天就来赎你,你……”曹操醉眼迷糊地劝慰道,还没说 完曹操就一下醉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来莺儿看着曹操终于露出了微笑,卫宁将他扶到了隔壁房间,又回来了,因为 还有些关心的事没有问。

“来莺儿姑娘,冒昧地问一下,刁秀儿姑娘真是你的妹妹吗?”卫宁有些迫不 及待,如果是青楼的义姐妹那可就完了。

卫宁和自己单独相处却打听自己妹妹的消息,来莺儿一阵失落。“卫公子还是 叫我莺儿吧!”见卫宁点头后,继续说,“秀儿是个孤儿,六年前我刚入青楼时看 见流落街头的她就收养了她,把她带进醉梦坊,认她做了妹妹!”

卫宁有了些失望,原来刁秀儿已经……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来莺儿慌忙解释道:“卫公子别误会,秀儿是清白的,她 不是醉梦坊的人!是我留她在这陪我,她既不卖身也不卖艺的!”

听闻刁秀儿不是青楼的人,卫宁一阵轻松,心情没来由的欢悦无比。见此,来 莺儿更是失落非常,他,似乎很介意女子的青楼身份,可自己偏偏又是洛阳名妓。

卫宁没有注意到来莺儿的悲伤,他被地上的一瓶药给吸引住了,因为上面居然 刻着梵文。拾起来一看,随口问道:“这瓶子可以给我吗?”

“嗯!”来莺儿正自顾伤心,也没留意到那个瓶子正是刚才那彪汉掉的,当时 他正准备要给自己喂里面的药丸,幸好卫宁及时进来才没有被他得逞。

回去给拂勒看看,卫宁心想,于是贴身收好了。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来莺儿总 算恢复了正常,笑笑说:“秀儿在后院,我带你去吧!”

本来这么晚了去姑娘闺房不太方便,但想想就向自己心中强烈见到她的欲望妥 协了,卫宁毫无推托就跟了上去。

家属住的后院,在月光下倒也能依稀看清布置,有着几分别致。

来莺儿指了指房间,就回前面接客去了。卫宁长呼了口气,整理了下衣冠,走 到房门前,却发现门是微开的,没有阖上。收回了打算要敲门的手,卫宁静静地站 立在那看着她的背影出了神。

或许她的身段并不如来莺儿那般婀娜勾人,也不如蔡琰那般单薄瘦美,可在昏 黄的油灯光的渲染下却透着几分圣洁、几分诱人。或许来莺儿更性感,蔡琰更美丽, 但此刻在卫宁的世界里,刁秀儿却是最迷人的,因为她似乎浑身都散发着一种气质。

那如星辰般的眼眸和英气的眉宇,越发清晰地烙印在了卫宁的心头。

痴痴地看得走了神,不知是永恒还是眨眼的工夫,卫宁终于清醒了,生怕她会 发觉,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来到前面,喝彩声一浪高过一浪,原来来莺儿开始跳舞了。热情奔放的舞蹈, 火辣辣的挑逗,台上的来莺儿和台下的她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卫宁欣赏了一会就回 曹操的房间休息了,他对舞蹈其实兴趣不高,何况是这种诱惑性的舞蹈。

天已经亮了,卫宁躺在床上发呆,这是他的习惯。看着天花板,心里想着刁秀 儿,自从见到她后不仅每天晚上梦见她而且一醒来脑子中第一个出现的也一定是她。

卫宁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上她了,因为自己连她的样子都没有见过,也没有 听她说过一句话。

“你眼睛睁着想吓人啊!我还以为你在睡着呢!”曹操突然把头探过来又缩了 回去。

“呵呵,睡不着了,咱们走吧!”卫宁起身伸了下懒腰。

“对哦,我还要赎莺儿姑娘呢!快,动作得快点!”曹操“咻”一声冲了出去。

二人洗漱完向来莺儿告了个别就回了,卫宁急冲冲地跑到拂勒家里“告密”, 万一曹操把来莺儿赎回去了,他这个知情不报者说不定会被拂勒活活掐死。

“老三,快起来。你老婆就要被抢啦!”卫宁把还窝在床上的拂勒一脚踹了下 去。

“什么?”睡眼迷糊的拂勒声如雷霆,在听了卫宁的解释后又释然地回到床上 了。

卫宁楞了下,老三怎么一点不着急呢?没等问,拂勒闭着眼含糊地说:“她不 会跟别人走的!”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万一……”卫宁还没说完就被拂勒一句话给憋住了。

“相爱的人是相互了解的!”拂勒说完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

卫宁呆立了一会,摇了摇头走了。“相爱的人是相互了解的!”真的是这样吗?

那我和秀儿姑娘呢?甚至说和她不认识也是可以的,更别谈什么理解了!倒是 和琰妹很了解,自己对她的又到底是什么呢?

抛开了这些复杂的感情思绪,卫宁又平静地生活了些日子。正如拂勒所说,来 莺儿拒绝了曹操的赎身,所以拂勒还是如从前一般隔三差五地拉着卫宁和诺巴去醉 梦坊找她。至于杨修,已经入宫侍读了,不能出入这种场所,以免被人举报,说对 皇子影响不好。蔡邕也已向其他中立派大臣透露了卫宁想进宫的意愿,一切只是时 间问题了。

卫宁即将展开他的宫廷之旅,一步步走向那幽深错杂的权力中心!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