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3节 皇帝遗诏


回城路上,卫宁四人齐肩走着,引得无数路人观看,如今京城四大才子可是威 名远播了。诺巴、拂勒二人频频招手示意,惹得一路哄笑不止,真是大活宝两个。

“二哥,何后这样做,我担心她会对你不利!”杨修面露忧色提醒道。

“暂时还不会,她这样既是要让我为她所用,又要用这招警告我。”淡淡的笑 容,卫宁恢复了往常的神采。

“这是个机会,或许二弟会更容易达到目的。”诺巴一捏下巴继续说,“何后 不倚重何进,却费尽心机笼络二弟,说明何后并不想何进一人独大。”

“如果再稍加点手段,老二成为第二个何进也并非难事!”拂勒得意地奸笑着。

现在计划又得变更了,自己到底会走向何处,也已经不如先前那样肯定了。只 能走一不算一步,先让大皇子登上皇位再说。卫宁沉吟了下,问杨修:“皇子辨和 协二人资质如何?”

“辨轻佻无威仪,协虽年幼,却聪慧过人。兄弟二人相处和睦,感情至深。只 是据我所见,董太后和何后似乎因为立嗣的事不太和谐。”杨修将自己进宫侍读的 所见稍微讲了下。

“王美人被何后逼死了,皇子协却被董太后收养了。虽然辨无才,但为稳定朝 局着想,还是得争取扶立皇长子辨。”卫宁有点头大,政治这玩意真有点令人头大。

到酒楼和王越打了个招呼又同杨修一起进宫了,卫宁径直到了灵帝寝宫,直觉 告诉他今天似乎会发生什么。

“卫大人,昨日销魂不?”正照顾皇上的蹇硕猥琐地凑到跟前轻声笑道。

卫宁假装意会,挑挑眉,暧昧地笑了下,并不答语。太医例行公事地来诊了脉 察看病情后走了。

“小蹇子。”灵帝醒了,蹇硕赶紧跪到床前伺候。

“陛下,您醒了就好了,奴才担心死了。”蹇硕一副恶心的嘴脸。

“小蹇子,你跟了寡人这么多年,朕不曾亏待你吧?”灵帝惨白的面色透着些 红润,气息明显强了许多。

“陛下对奴才一直关爱有加,奴才生生世世都忘不了陛下的好。”蹇硕激动得 痛哭失声,用袖子擦拭,却不曾见任何眼泪。

看来陛下是要去了,卫宁跪的稍远点,有点担忧。难道皇上要把遗命留给蹇硕?

“那你就为朕做最后一件事,执笔拟旨。”灵帝努力坐起来。

很快,蹇硕将灵帝口述的写成了遗诏。

“圣旨你收好,协儿就托付给你了。”灵帝说完闭上眼睛又睡着了。

居然遗诏令刘协继位,蹇硕任大将军辅佐少帝。陛下宠溺幼子,废长立幼!难 道就不怕何进造反吗?若皇子协登基,必定会被蹇硕操控的,到时十常侍才真正的 无法无天了。必须想办法阻止,卫宁焦急万分,正思脱身之策,却听蹇硕叫自己。

“卫大人,你是张让的人,也就是自己人。实不相瞒,杂家和你一样,也是混 入何后一党身边的卧底。现如今机会来了,杂家今日必须先杀了何进匹夫,否则成 事与否就很难断定了。”蹇硕脸一横,杀气顿出,看样子武艺不俗。

“蹇公公,如此以后就要仰仗您了!小人愿出宫诱骗何进到此,公公只要发兵 绞杀即可。”卫宁慌忙“巴结”献计道,他只想着快点出宫报信了。

“好计,就依此计行事!”

“那我即刻出宫!”卫宁开门就要走,被蹇硕一把拉住了。

“无需劳动卫大人,杂家还是另叫人去好了。”蹇硕合上门,朝着侍卫说了句 什么,一会一名文弱的将领就跟着侍卫来了。

“大人,有何吩咐?”来者行礼后问。

“潘隐,听闻你是大将军故交,现在你去将军府请大将军入宫。就说皇上有急 事相商,请他务必速速前来。若办成了,重赏!”蹇硕对手下司马诱惑道。

“是,小的立刻去办!”

潘隐退下了,蹇硕立即调动人马,在皇帝寝宫外设置了伏兵,只等何进前来。

潘隐越想越不对劲,既是皇上请大将军为何要自己前去呢?让个公公去不就行 了吗?自己可是守卫皇宫的!而且请来了还有重赏,这就怪了!该不该去将这位故 交请来呢?若不去恐怕就不好交代了。请来了,不会有什么意外吧?算了,去吧!

打定主意潘隐急冲冲地来到了将军府。

“哟,老潘啊,怎么今天有空到我府上呀!”何进一看是老朋友,心情挺是畅 快。

有些不自然地,潘隐笑了笑:“皇上招你进宫商量事,好像很急,你还是立马 和我进宫吧!”

没有瞧出什么,何进一听是皇上相招,整理了一下衣冠就乘马车和潘隐进宫了。

“有烦心事吗?”何进在宫里的路上见潘隐神情怪怪的,关心地问道。

“唉!”潘隐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咱们也是老交情了,有不顺心的,我帮你解决!这天下我办不成的事还真不 多!”何进虽是个大老粗,倒是说的在理,以他现今的地位还真没多少事能难住他。

听老友这么说,潘隐也不好意思隐瞒了:“唉,老何,你还是快出宫吧!其实 是蹇硕让我请你来的,而且我怀疑他想对你不利!”

何进一阵狐疑,不会啊,蹇硕不是妹妹的人吗?应该没理由害我的,或许是皇 上让他吩咐传我的。“蹇公公怎么会害我呢?”何进自信地否认了潘隐的猜测。

潘隐着急了:“难道你不相信我?这其中必有蹊跷,你先回去,称疾不出,我 回去禀报。打探一番,自有结果!”

而此时在皇帝寝宫里,还有心急如火的卫宁在担忧着。何进,你千万别来啊, 否则可就有来无回了。你死了没关系,可是关键别现在死呀,还得靠你牵制这群阉 狗呢!

“卫大人,好像有点着急呢!”

“当然了!早点除掉何进,我们才能心安嘛!”对着蹇硕心虚地笑了下,卫宁 辩解道。

外面脚步声传来,蹇硕紧了紧拳头,露出不易察觉的得色。卫宁此刻却手心出 汗,心跳加速了。

进入庭院的是潘隐,走到蹇硕跟前:“大人,大将军到了半路突然头痛难耐, 只好折回休养!说待病愈后再来相商,请陛下谅解!”

卫宁暗呼侥幸,心想肯定是这家伙看出不对劲给漏风了。

“辛苦了,我会禀告皇上的,下去吧!”蹇硕假装镇静,待潘隐退下了,他又 恨恨地说,“这老乌龟,好死不死怎么这个时候生病!”

“难道公公真认为他生病了?”卫宁想到了什么,故意提醒道。

“卫大人的意思是?”

卫宁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为何半路上才折回呢?估计是他已经起疑心了。

不过要骗他入宫也不难,我保证他今日命归西天!”

卫宁与蹇硕一阵低语,蹇硕不时提出疑问,最后露出欣喜的神色,看来何进似 乎在劫难逃!卫宁究竟在搞什么鬼呢?请看下回——《两面三刀》!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