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5节 瓮中捉鳖


“赵融,把住出口!冯芳,你与我冲杀进去!”蹇硕吩咐后拔剑率先冲进了永 乐宫。

砍翻了几个侍卫后,蹇硕感觉有些不妥,为何就这么几个侍卫呢?不祥的预感 更加强烈了,摇了摇头,驱散心中的阴霾,鼓动士兵杀向永乐宫正厅。

推门而入,只见何后端坐在椅子上,何进则站在一旁,还有一身形瘦削、面容 祥和之人持剑傲立。

蹇硕知道自己中了埋伏,心里开始有些慌乱。但回头看了看身后悍勇的兵卒, 又底气十足,相信在宫中还找不出比自己这支更精锐的队伍了。

“何进,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了,不如乖乖束手就擒,还能留你个全尸!哈哈!”

说完,蹇硕畅声狂笑。

“蹇老儿,难道你看不出这是设的局吗?今天你们谁也别想出永乐宫!”何进 冷笑道,说完一拍手,卫宁领着五十余人手出现在了蹇硕后方。

蹇硕一愣,随即破口大骂:“你这个朝三暮四的混球,居然投靠何进匹夫,甘 做屠夫!好,今天必要你等血溅永乐宫,先杀了何进,给我上!”

助军右校尉冯芳一声怒吼拔刀冲上前,何进被他的气势惊吓住,动弹不得。眼 见刀锋就要加身,何进本能地闭上了眼,何后也失声尖叫。一道身影迅即地闪过, 带起一蓬血雾,冯芳瞪圆的双眼就这样不舍地和大地做了个亲密接触。

听到“嘭”的倒地声,何进摸了摸身子、脖子发现完整无缺后,才挣开眼瞧了 个究竟。冯芳已倒地身亡,鲜红的血一丝一缕欢快地流淌着,王越则气定神闲地提 着佩剑——巍巍翼翼,如流水之波的威道之剑泰阿。

蹇硕目睹自己手下第一勇士如此轻易地被杀,居然连对手如何出剑都没有看清, 恐惧油然而生,而这恐惧如潮水泛滥般在士卒中蔓延开来。

“上!他只不过一个人而已!杀了他,赏金千两!”蹇硕硬撑着,鼓动利诱手 下上前。

听到如此丰厚的赏金,禁卫军精锐们疯了似的涌上来。王越仍是一副祥和的面 容,抖了抖剑,上前一步,挡住了何进与何后受攻击的路线。卫宁见此,也领着侍 卫从后面掩杀上来。

惨叫声不绝于耳,精锐的禁卫军在王越这个杀神面前就犹如孩童般软弱无力, 他不曾移动位置,只是时不时地挥舞下宝剑。没有一个近得了身,地板上的血已经 从他身前一丈处开始四处奔流开来,他的双脚也已被鲜血浸泡染红。仿佛海中的两 座孤岛,任由血色海水的侵蚀,却始终巍如泰山,纹丝不动。诡异的气氛和心理在 禁卫军士兵中传散,忘却了恐惧与自知,就如倔强的牛,虽然明知前面是山,却偏 不信邪地要用角去撞开,最后挥洒的必然只能是一朵朵血花。

另一边卫宁也努力拼杀着,手中父亲交予的挚情之剑——干将虽然滴血未沾, 可他已经快有些挥不动了。卫宁躲开了朝自己脖颈刺来的剑芒,顺势一挥,削断了 刺来的利剑,挺身劈下,砍翻了今天手刃的第九个敌人。都说第一次杀人会害怕, 可是卫宁却没有察觉一丝的不安。也许是生命的反抗本能吧!

在王越的无声威压下,蹇硕手下的禁卫军并没有发挥正常的实力,以致卫宁率 领的永乐宫侍卫至今还残留三十余名,杀敌却也有二三十人了。又两名禁卫军死在 王越剑下后,蹇硕手下终于醍醐灌顶似的醒悟了,眼前这人并不是自己这方依靠人 数就可以搬开的大山。缓缓地后退,噩耗却适时地传来瓦解了他们的军心。

一个血泪模糊的将校从外领着十余兵丁冲杀开了卫宁的包围,与蹇硕会合,正 是把门的赵融:“大人,曹操和袁绍率军包围了夏牟他们,淳于琼投降了,除了夏 牟只身逃脱,其余兄弟全部阵亡。现在曹操……”

未等说完,曹操一身戎甲率着一百多人涌进了永乐宫。

“没事吧,仲道?”曹操关心地问衣裳褴褛、满身血污的卫宁。

“这些虾兵蟹将还奈何不了我!不过若是孟德再晚些来就难说了!”卫宁脸上 习惯性地浮现了清淡纯净的笑容,使人感觉那满身的血腥也不再那么显眼。

曹操歉意地笑了笑,夏牟拼死抵抗拖延了些时间,否则也不用这么久。扶了扶 盔帽,曹操挥手示意进攻。王越停止了杀戮,因为不再有士兵敢于向他挪动哪怕一 步,只是收剑回鞘等待着一切的完结。

兵败如山倒,曹操援军的到来,注定了蹇硕的彻底失败。卫宁与曹操坐在一旁 聊天,并没有在意空气中浓厚的血腥味。不怕杀人、不在意鲜血,但卫宁却不愿杀 人,不愿血溅宫廷。其实当不再有人朝卫宁扑来时,没有了生命危险的压迫时,卫 宁看着滴血未沾却已杀了近十个人的宝剑,心中涌起浓烈的悔恨感,一定要流血吗?

很快只剩蹇硕一人被重重包围,何进排众而出,得意地拔出了佩剑说:“交出 圣旨、兵符,本大将军会斟酌斟酌帮你好生安葬!”

“没想到居然会功败垂成!天哪!”蹇硕仰天长叹后,忽然举剑自刎。

何进厌恶地踢了一脚蹇硕的尸体,骂道:“想坏老子大事,再等下辈子吧!”

随后俯身在蹇硕尸体上搜索,搜完一遍只搜出了西园八校尉的兵符,有些不确 信地再次认真摸了个遍。确定他身上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后,不禁叫道:“完了, 这家伙没把圣旨带身上!”

何进这一声,可把众人吓坏了。何后忙把求助的目光瞥向了卫宁,卫宁略一思 索,朗声宣布:“蹇硕阴谋造反,软禁皇上后,又图谋挟持皇后,现已伏诛!但此 贼曾借皇上昏迷之机,偷盗玉玺伪造圣旨,现请皇后娘娘下令全城戒严收捕蹇硕余 党夏牟!”

何后听言觉得妥当,便依卫宁所说办了,同时让袁绍、曹操持兵符接收西园八 校尉,并监控皇上。

留下必要的守卫和清理人员后,众人都走了,何进临走前瞅了眼出门的王越, 骇然地发现原先王越站立的地板上,厚厚积起的一层血中,却有两只白净得耀眼的 鞋印。多么恐怖的一个人啊,何进突然觉得有些冷,全身起了鸡皮疙瘩,赶紧回府。

卫宁和王越并肩而走,没有过多的言语,弥漫的只有信任与依靠。并不清楚事 情原委的王越,也不想清楚事情原委的王越,在卫宁说出希望他能保护何后、何进 时简单地回答了句“相信我,放心吧!”后就未曾食言始终站立在二人身前。

“仲道、王壮士请留步!”何后叫住了正要离开的二人。

“请问娘娘有什么吩咐?”卫宁询问道。

“此次多亏仲道你的机智和王壮士的勇武,才能成功!不知该如何答谢,二位 有什么要求就说出来,哀家必定尽力而为!”

王越不语,卫宁知道他是不会要任何赏赐的,只好自己出言拒绝道:“多谢娘 娘美意,为国除贼是臣的本分,臣不敢奢求赏赐!”

在何后的再三要求下,卫宁只好收下了她赏赐的一座官宅和两千两黄金。就这 样,二人在洛阳有了正式的新居所,可迎来的会是新气象吗?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