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6节 青楼小事


新居里基本家具都有,卫宁、王越都是喜欢简单的人,也就不再花心思装修整 理。诺大的府院里,除了皇后配给的十几个侍卫外还有两个丫鬟,也算安家落户了 吧!

吃完饭,王越要到酒楼去,卫宁想独自喝会酒安静下也就跟着去了。

到了摘星楼楼上包厢,卫宁自斟自饮,当安静下来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才发现 自己原来内心如此痛苦。为了追寻伊尹、姜尚的身影,自己这段日子走过的路令人 心生厌倦。有点失去走下去的意志了,为了革新朝政、匡扶汉室,自己都作了些什 么?两面三刀,阴谋算计,这是在所难免的!但是淫乱何后,监禁陛下,杀戮于宫 廷,违背于圣意!这些又该如何呢?

好累!这条路真的好累!我会有能力走到政治清明、天下太平那一天吗?高祖 建汉,汉武兴汉,光武复汉,何等举世共睹的霸业,天下平服,四海归心,方夷来 朝,可如今呢?

光是铲除奸贼权臣便如此费心劳力,要创立盛世谈何容易呀?想到此,卫宁仰 头痛饮,直到呛着了才放下酒坛。仰躺在地,卫宁有种踏实的感觉。既然选择了这 条路,就坚定地走下去,不管有多难、多累!自己不是说过要匡扶社稷吗?想古人 也必定是经历了一番艰苦才成功的,如果这么点辛劳就退缩,我卫宁也无颜以对苍 天了。自己所作的一切不也是逼于无奈,不得已而为之吗?一切不都是为了振兴汉 室,重振汉家雄风吗?我是对的,都是可以原谅的!

卫宁正沉浸于自己的思想世界,被一声巨大的踹门声给吓了一跳,往后一看原 来是诺巴三人。

“哟,老二,你这是干嘛?就算对我们佩服得五体投地也不用这样欢迎我们啊!”

拂勒开心地取笑还躺在地上的卫宁。

“你们仨今天怎么来这了啊?”卫宁起身坐在了椅子上。

“二弟,你知道现在京城里都在讨论什么吗?”诺巴一脸神秘,很是欠揍地卖 着关子。

“上至公卿大臣,下至黎民百姓,已经传开了……大奸臣蹇硕阴谋造反,天下 第一才子上军校尉卫宁巧计除贼,天下第一剑客左校尉王越奋勇杀敌手刃数百人, 挫败了蹇硕一党的阴谋!”杨修说时故意变了个声,弄得挺像一回事。

“你们真能瞎掰!看起来说得跟真的似的!”卫宁好笑地自饮了一杯。

“二弟,你还别不相信!你看看楼下!”诺巴打开包厢窗户,卫宁往下一瞅, 路上许多人站那使劲盯着酒楼里。

“这是怎么回事?”卫宁不解地朝楼下诡异的路人努了努嘴。

“听闻天下第一剑客王越是这的老板,都想目睹一下大英雄嘛!”拂勒不紧不 慢地回答。

怎么刚才来的时候都没发觉呢?也许是没注意吧!为什么会传出来呢?如此我 岂不是暴露了,不能再假意设计图谋张让等人了?这可怎么好呢?

“信了吧?现在二弟你可是万众瞩目啦!无数少女的梦中情郎啊!”诺巴老不 正经地戏谑道。

“才半日的工夫,就传得这么厉害了?莫名其妙地给我和王叔加了官职名号, 还夸张到王叔手刃数百人!”卫宁对于传言有点无奈,且在拂勒的要求下,就将事 情的始末说了遍。

“会是谁干的呢?夏牟吗?”杨修听后询问道。

“不可能,他应该根本不知道是我搞的鬼,就更不可能认识王叔了。”卫宁否 定到。

“那会是谁呢?这个消息对你无疑是有害无益的,董太后、十常侍现在肯定对 你恨之入骨了!”拂勒摸着下巴沉思,众人也都陷入了思索之中。

猛地想到什么,卫宁说道:“虽然没有什么证据,但一定是何后干的!她一定 是从这件事中看出了什么端倪。这样大肆传播后,我要在朝中有所为,就只能尽心 帮助她对付董太后了。”

三人点点头,诺巴疑惑地问道:“圣旨,你们不想找了吗?”

“圣旨?呵呵,不是不想找,而是力不从心啊!鬼知道蹇硕死前藏哪了!当然 也有可能是在夏牟那!何后自会派人在宫里、蹇硕府里好好搜查的,不是我担心就 可以解决的!”

“不管了,走吧!天都黑了,我的莺儿妹妹可是等着急了噢!”拂勒幸福地幻 想着。

在诺巴等人的调笑中,拂勒领着三人风风火火赶向了醉梦坊。

里面早已爆满,桌子都已经有人了,拂勒满不介意地站在来莺儿跳舞的台子前, 自顾着喝彩欢呼,来莺儿朝他一笑似乎舞得更美了。卫宁、诺巴和杨修相视苦笑, 不料一个酒壶飞向了正专注地欣赏来莺儿舞蹈的拂勒。“嗵”,拂勒后背被砸了个 正着,只听一个声音骂道:“你站那碍啥眼呢!妈的,区区一个蛮夷到我大汉国土 上还敢如此嚣张,快给老子滚一边去!”

来莺儿停止了舞蹈,到台沿关心地问道:“拂勒,你没事吧?”

拂勒强忍住怒火,对来莺儿笑了笑,转身盯着此刻正站着的嚣张小子。诺巴、 卫宁和杨修三人生怕拂勒发飚,赶紧走到那人身前。

上下打量一番,倒是个风流少年郎,有几分书生意气,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就 是有点太嚣张了。卫宁刚想说话,却不想这小子又骂开了:“哟,怎么,还要人多 欺负本公子怎么着?蛮夷就是蛮夷,除了打架,你们还有什么能的啊?”

拂勒缓缓走过来,面色沉郁,走到年轻人跟前狠狠地瞪着他。眼看要发飚了, 卫宁忙按住拂勒,转身对年轻人说:“请你适可而止,向我的兄弟道歉!”

看着眼前这个俊朗青年的俊俏五官,年轻人一阵不爽,居然比我还倜傥不凡。

由于自命不凡,所以充满敌意地以不屑的口气回答道:“道歉?哈哈,老子算 是听到天下最好笑的笑话了!知道老子谁不?中原第一才子王恒!”

“中原第一才子王恒?”卫宁重复了一遍,用困惑的眼神回头和三人交流了下, 四人异口同声地说道:“没听过!”然后便是四人肆意的狂笑。

气得脸憋得通红,王恒朝拂勒衣裳下摆上吐了口唾沫,骂道:“蛮子不……”

话还未出口,卫宁气愤得已经一脚踹向王恒肚子,对方疼得窝在地上。拂勒、 诺巴、杨修三人呆愣了一下,没想到最斯文崇礼的卫宁居然是最先动手的,但惊愕 只持续了一瞬间就停止了,四人怒吼一声开始了对王恒的拳脚相加。

杀猪般的痛呼声令四人在拳脚相向之时不免心疼,卫宁最先倡议道:“这小子 好像被揍得挺可怜的,要不再来几脚就算了吧!”脸上露出不忍的神情,可是底下 却是又狠狠地来了两脚。侮辱我兄弟者——死!卫宁恨恨地想,不过揍他一顿心里 真是舒畅了许多呢!

“是呀是呀,万一他回家他娘认不出来他怎么办啊?别揍脸好了!”杨修心慈 手软,只是俯下身狠狠朝脸上揍了两拳。

“你们太狠了吧!”诺巴谴责痛下杀手的卫宁和杨修,然后神奇地掏出了剪刀 将王恒的衣裳裤子剪得破烂不堪,瞅着惊讶的卫宁、杨修二人奸笑不已。

拂勒看不过去了,笑骂道:“你们三家伙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有识青 年呢?”说罢,他小心翼翼地扶起王恒,安慰已经快崩溃的王恒道,“乖!别哭, 快回家!”

王恒往门口走,感动得差点落泪,未等泪水滑出眼眶,就被拂勒从后面一把扯 掉头冠,还朝屁股上加了一脚。在这一脚的作用下,王恒来了个“平沙落雁”式, 在众人的哄笑中,撂下句狠话后一溜烟跑了。

四人相视大笑,在王恒留下的空桌上喝酒聊天,醉梦坊里也继续莺歌燕舞。却 不知,危机正一步步走来!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