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7节 多情男女


来莺儿舞毕,拂勒死皮赖脸地把酒桌从楼下大厅挪到了她房间。卫宁其实打心 里也愿意去来莺儿房间,如果可能兴许会碰见刁秀儿。这些日子,只要一闲下来满 脑子晃的都是刁秀儿,可是刁秀儿更可能在后院家属房里。

“莺儿,许久未见,你风采更胜当日啊!”拂勒笑眯眯地凑到来莺儿跟前拍马 屁。

“拂勒,你还好意思瞎掰啥许久未见?认识你三年了,还这副死嘴脸!你啥时 候能有个正经啊?”来莺儿凤眼一瞪,看来马屁拍在马蹄子上了。

“在别的女人面前,我就是一个京城的风流才子。可在你的面前,我宁愿只是 你整天踩踏的红鞋,是你夜夜留恋的床被,是你终日亲近的胭脂……”拂勒上瘾了 似的,连绵不绝地说。

“太肉麻了,三弟,你打住吧!老二是无所谓,人家有琰妹!可我和四弟还是 光棍两根啊,你这样不是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吗?”诺巴号啕大哭,惹得拂勒讲得更 是起劲。

“大哥,我们还是回避一下吧!老三这纯粹就是要制造二人单独相处的机会!”

杨修无奈地屈服于拂勒的淫威之下,拉着诺巴另寻酒桌。

拂勒奸计得逞,意有所指地看着卫宁。卫宁忙乖巧地说道:“噢,我要上茅房, 估计一两个时辰回不来了!”

瞅着得意洋洋的拂勒,卫宁也开心地溜到了后院。时候尚早,许多间房屋都还 亮着,卫宁轻悄悄地潜伏到刁秀儿房门前。举起的手一次次收回,却又再一次次举 起,不知为何,卫宁渴望见到她,却又害怕见到她。紧张得手心都湿了,卫宁仍没 有鼓起勇气敲响心灵之门。

里面的人影在油灯的照射下投在了窗户上,卫宁傻傻地看着模糊却也清晰的她 的身影。他看得出她很认真,应该正在做女红,微低着头,手指上有着细腻的动作。

看着看着,脸上浮起了绚烂的笑容,能这样静静地看着你真好,卫宁单纯地想 到。

“噗”,低沉闷响伴随着卫宁一声闷哼,卫宁不可思议地看着穿透了胸口在自 己眼前滴着血的剑。没有剧烈的疼痛,原来死这么简单,卫宁突然脑子一片祥和。

能看着你,怀抱着幸福地死去,走在地狱的路上我就不会害怕!挂着笑容,眼 前一黑,卫宁缓缓地倒地了。

没想到任务会这么简单,一击绝杀,杀手满意地收剑回鞘,隐入黑暗之中消失 了。

听到门口有东西着地的声音,刁秀儿打开门一看,尖叫一声……

第二天清晨,大将军何进悠闲地溜达进宫,无比的惬意。到皇帝寝宫里探视了 下刘宏的情况后,径直到了永乐宫。

“娘娘,听说昨夜卫大人在醉梦坊被杀了!不知您得到消息没有啊?”何进畅 怀地笑着。

何后听言脸色阴晴不定,强忍怒气地质问道:“大哥,难道是你派人干的?”

“哟,妹子,怎么这么怀疑大哥呢?要说也应该是张让一党呀!”何进笑嘻嘻 地否定。

“大哥,咱们之间就不要来这一套了!”

“哈哈,不错,就是我让人去刺杀的!”何进无所谓地承认道。

“妹子,外面传言你要让卫宁任上军校尉控制西园八校尉,为了让谣言止住, 我就逼不得已下手了。”何进无辜的表情中透露着几分狰狞。

“传言而已,何足为信?大哥听谁乱言,竟下此毒手殁了国家栋梁!”何后压 抑着滔天怒意责备何进,想留给辨儿的柱国之臣就这样陨落了吗?

“袁术说得对,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妹子,西园八校尉可是攸关宫廷安全 的,怎么可以交给外人?大哥认为还是让袁绍顶替蹇硕的职位,再另找几个人补齐 空缺好了。”何进看来此次是一定要控制宫廷禁卫军了。

何后无法,现在宫里宫外主要都是何进的人,而且皇子辨登基还得依靠他,只 好应允。“大哥,你看着办好了!但那王越是个人才,还是应该给他留个校尉的职 位。”何后必须保住自己的最后底线。

见何后已经做出了很大让步,而且王越的确要拉拢下,就答应了。何进得意而 来,尽兴而归。何后却怒火冲天,唤来一个丫鬟吩咐即刻出宫去打听消息。

此时,卫宁新居中已是聚集一批人了,都焦急万分。

“华大夫,怎么样?卫哥哥怎么样了?”蔡琰面容憔悴,脸上明显尚存几道泪 痕。

发须皆白但肌肤光润有色泽、看上去约摸五六十岁的华大夫摇摇头不明就里地 说:“天意啊!”

蔡琰、蔡邕、王越、曹操、袁绍、来莺儿、刁秀儿及诺巴等人以为他是天妒英 才的意思,悲伤、失望的神情纷纷涌上来,难道卫宁就这样命归西天了吗?却听华 大夫又说了句:“他心脏较常人偏下且偏右,故刺客一剑并没能刺中心脏,所以并 无生命危险。老夫开几个药方,保他一个月后又能活蹦乱跳的。”

众人心中一宽,也都安心了,蔡琰听此感激得差点痛哭流涕。众人哄笑不已, 却被蔡琰一个个全赶出了房间。曹操看着蔡琰,心痛地咬了下嘴唇,走了;刁秀儿 看见蔡琰对卫宁毫不掩饰的关心,若有所失地也被心神不宁的来莺儿拉走了。房间 里最后只剩蔡琰一个人照顾卫宁,轻轻关上门,蔡琰跪坐到床前。

温柔地拉起卫宁的手,看着卫宁祥和的面庞,轻轻地说道:“卫哥哥,你真坏, 让人家这么担心你!这么久不来找我,却跑到青楼去,还差点死在那!如果你真死 了怎么办?世上就再也没有宠我疼我的卫哥哥了!要是你死了,那我就给你守一辈 子活寡,临老了才下去找你,也让你在下面等我一辈子。”

蔡琰说着说着泪水就流了下来,脸贴着卫宁的手,低声呓语道:“文姬生生世 世都跟着你,做你的妻子!”

而此刻正在回府途中的蔡邕一副了然的神情,喃喃道:“看来也该让老卫来京 城给他们成婚了,免得仲道总是流连青楼。万一哪天这个好女婿被那些女子迷惑了, 可就亏大了。对,得赶紧办这事!”

和曹操一起在大街上闲逛的袁绍夸张地笑道:“仲道这小子,风流成性,居然 差点死在青楼!以后可以用这个取笑他了!哈哈!”

袁绍喋喋不休的,曹操却一句也没听进去,他正将忧伤隐埋在心底。仲道,你 一定要给琰妹幸福,我会祝福你们的!你一定要对琰妹好,一辈子好!

马车上,来莺儿和刁秀儿都是一副若有所失的样子。

“秀儿,看你的样子是不是喜欢上卫宁了?”来莺儿恢复了正常,关切地问道。

“莺儿姐,我……没有!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失落。”刁秀儿老实回答道。

自己何尝又不是呢?但卫宁对秀儿起码还有意思,对自己却……来莺儿自嘲地 笑了笑,却没有告诉她自己的推测,两人都选择了沉默。

为什么他会倒在自己房门前呢?莫非他是来找我吗?刁秀儿开心地设想到,也 许他会喜欢自己的。可他从未见过我的脸,也不曾听过我的声音,凭什么会喜欢上 我呢?倒在那或许只是巧合吧!想到此,刁秀儿又不免一阵失落。到底你是怎么想 的呢?刁秀儿发自心底地询问,但是又有谁能回答她呢?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