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1节 灵帝驾崩


重伤的卫宁在蔡琰的悉心照顾下,恢复得很快,第三天就能下床走动了。

小心地扶着卫宁,蔡琰脸红地说:“卫哥哥,你快点好哦!我们才好……”

蔡琰说了一半停了下来,卫宁好奇地问:“我们才好怎么样啊?”

蔡琰扭捏害羞就是不说,忙遮掩说没什么,然后就低头不语扶着卫宁在花园里 散步。时近中午,皇后的侍奉太监送来了许多名贵药材,卫宁也不客气照单全收。

“卫大人,娘娘叫杂家转告您,好好养伤,保重身体,社稷需要您。出来时, 娘娘还让杂家去雇了些仆役,给您驱使。”公公贴近小声说,“其实招来的都是好 手,娘娘担心您的安全,又不能从宫里调侍卫,所以才到城里花钱找的。”

卫宁有些感动,不管何后是什么样的人,不管她对自己有何目的,但她确实很 关心自己。卫宁隐约感觉不对,按说从宫里调几个侍卫出来并不难啊,跟何进打个 招呼就行,为何还要花功夫到京城里找呢?难道何进与何后已经有裂痕了?

想到此,卫宁觉得有必要进宫与何后了解一下情况:“公公,多谢娘娘美意, 也劳你跑一趟了。我现在就随你入宫,敬谢娘娘厚恩。”

“卫哥哥,你身体还很虚弱,不许去!”蔡琰阻挠道。

“可我有要事必须进宫,而且我身体没有大碍!”卫宁催着公公就走。

刚到门口,王越一把拦住了:“你不好好养伤,跑哪去啊?回去躺着去!”

“王叔,我进趟宫,你就让我去吧!”卫宁一脸可怜相,弄得王越都不好说些 啥。只好同意去,可又担心卫宁的安全,就死活要随同保护,只好三人同行。

到了永乐宫,卫宁、王越直接一路奔皇后寝室而去。

“臣参见娘娘!谢娘娘关心!”卫宁恭敬地行礼,王越则只是简单作了个揖。

“仲道,你伤势如何?”何后赐座后问道。

“还好,静养些日子就没问题了。”卫宁答道。

“为何不在家休养,跑这来?不会是只为了谢恩吧?”何后好奇地问。

“皇上情况如何?遗诏找到了吗?”

“皇上情况越来越坏了,已经两天没醒过来了!遗诏还没下落,应该是在夏牟 手里了。”何后有些担忧。

“如果还没找到那就先不用管了,倒是应该让人去打探一下袁隗等老臣的意向, 不过应该没有大问题。毕竟皇子辨是陛下的嫡长子,他们都会支持的。”卫宁顿了 顿,“娘娘是不是和大将军有矛盾?”

“就按你说的办!其实……”何后犹豫了下还是说了,“其实是何进让人去刺 杀你的!”

王越一听二话不说“噌”地站起来就要走,卫宁赶紧拉住,牵扯到了伤口,不 禁龇牙。王越忙停步察看,卫宁借机安抚了一阵才让他平静下来。卫宁和何后继续 谈话,王越一言不发地听着。

“因为前些天哀家让人放风声要让你当上军校尉,没想到何进就……”何后简 要地解释原因。

“难怪!不过现在是关键时刻,千万不能和大将军闹翻了。”

正聊着,突然一个侍卫急匆匆跑了进来:“娘娘,不好了。皇上驾崩了!”

这个消息如轰天巨雷,一下把在场的人震蒙了。卫宁最先清醒过来,问道: “此事除了你还有谁知道?”

“回娘娘、大人,只有小人知道。刚才皇上突然醒了,正好小的在里面侍奉着。

皇上说要喝水,小的就去倒茶,刚回身皇上就归天了。娘娘曾吩咐小的皇上一 有什么动静就先来报告,所以小的一刻不敢耽搁就来了。”侍卫条理清晰地解说到。

“你叫什么名字?现任何职?”卫宁见此人颇有几分能力,遇事也不会慌手慌 脚的,有心拉拢下。

“小的王图,现是曹校尉手下一普通侍卫。”王图不卑不亢地回答。

“现在起你就担任皇长子的侍卫长,一定要时刻不离地保护殿下。你的第一个 任务就是即刻前去皇长子那,将皇子带到皇上寝宫。”卫宁吩咐道。

王图看了眼卫宁,又望向了何后,不敢回话。何后感觉保护自己皇子的事确实 重要,就吩咐道:“你快去吧!就说是哀家的旨意!记住皇上之事需得保密!”

“是!”王图领命出去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自从见到卫宁后,何后有了明显的变化,不再如以往那 般精明强悍,越来越依靠卫宁。

“封锁消息,我们赶往陛下寝宫!也许今天就能让娘娘顺心地达到目的了!”

卫宁、何后二人赶到了皇帝寝宫,王越待在寝宫外,卫宁对何后说道:“现在 派人去请董太后,并请来袁隗、卢植、何进与张让、赵忠!”

何后不解地问:“请其余人倒没什么,只是请张让、赵忠?”

卫宁神秘地笑笑:“等会你就……”如此这般一番交待,何后露出恍然的神情。

不一会,皇子辨到了,见父皇命陨,悲恸难忍,伏在灵帝身上哭得不可开交。

五位当朝重臣都到来了,一进门,却见皇后正伏在皇上身上哭,皇长子更是哭 得昏过去了。预感不妙,都看向一旁侍立的卫宁。

卫宁艰难地说出了事情原委:“陛下刚才突然醒过来,吩咐我找各位大人前来, 说自己快不行了,就又叫我找来皇后、太后和皇长子,只是太后和众位大人还未到, 陛下却已……”说到此,卫宁一脸悲怆,声音哽咽了。

五位大臣闻言伏地痛哭,一时屋里嚎啕声四起。半晌,何进抹了抹假泪,问道 :“皇上可留下什么遗言?”

“小的不知,皇上刚才要和娘娘说话,所以下官一直在门外等候。兴许娘娘知 道!”卫宁悲容惨惨,看向何后。何后此时缓缓抬起头,看了眼已经远去的皇上, 稍微冷静的她又悲苦地哭开了。

“陛下,你为何要抛下臣妾一人上路啊?留下臣妾孤儿寡母的,如何是好呀?

不如臣妾现在就去陪你!”何后猛然起身要扑向房柱,何进眼疾手快阻止了。

“娘娘,你也别太伤心!国事要紧,皇上走前留下什么话没?”袁隗急切地问 道,其实看见此时昏睡在皇上边上的刘辨,他已有几分知晓。

“陛下只是说要托孤给众位大人,却并未说将皇位传于谁。没想到各位大人没 来得及见上陛下一面,就……”何后掩面而泣。

卫宁偷偷靠近张让、赵忠低声道:“皇上的遗诏肯定在你们手上,可是别忘了 我们已经宣布蹇硕的圣旨是伪造的。如果想安全出宫门就乖乖地拥立皇长子,否则 能否有命当托孤大臣就难说了。”

张让、赵忠脸色刹红刹白,卫宁得逞,暗示性地瞥了眼何后。何后继续说道: “哀家只是一妇道人家,国家大事也不了解。还是依各位大人的意思吧!”

袁隗、卢植满意地暗自许可,后宫参与政事这是儒臣们最反感的事,幸好皇后 娘娘明白事理。可是董太后为何还不来呢?其实这是卫宁有意迟通知董太后来的, 好让他们把戏演完。

“国不可一日无君,如今最紧要的事是扶立新帝。娘娘,陛下临终前难道就没 有谈及要立谁吗?”卢植疑惑地问道。

“陛下说等各位大人来了,再听听你们的意见。现在我们不如等太后来了,听 听她的意见吧!”

“娘娘说的有理!”听闻何后与董太后不和,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嘛!袁隗、 卢植心里想到。

在众人的等待中,董太后总算来了,一样是痛哭半晌,不过很明显董太后也只 是假哭,毕竟不是亲生儿子。相比之下,扶着董太后的何后倒是演技十足,看上去 悲伤得十分真切。

“太后请节哀!”除何进外各人都劝慰道。

董太后振作了下,就与众人开始商议正事——立新君,究竟刘辨能否顺利登基, 卫宁的巧妙安排如何得计,请看下回分解。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