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2节 扶立新帝


皇帝寝宫里,汉帝国位高权重之人齐聚,正商议册立新君的事。疑义的重点落 在了董太后支持的皇子协与大将军何进力挺的皇长子辨身上,董太后咄咄逼人,何 进也寸步不让,其余人倒是尚未表态。

董太后冷静了下,重新审度册立皇子协成功的机会有多大,“托孤大臣”里, 张让、赵忠是必定会支持自己的,袁隗、卢植是迂腐之臣,向来不掺和自己与何后 的争斗,所以只要自己坚持就一定能把刘辨拉下马。

“各位大人都是陛下的股肱之臣,想必都了解皇上生前的喜好,皇上最疼爱哪 个皇子大人们不会不知道。皇上想要让谁继位,自然也是再明白不过的事。”董太 后语气甚为坚定,拿个死人生前的喜好说事,而且还有着几分你们自己瞧着办的威 胁口气,令人不知如何回答。

卫宁朝何后使了个眼色,何后立即意会抽泣道:“朝廷之事,请太后多费心思 吧!”说完起身往外走。装得可怜柔弱的何后令董太后一阵反胃,这唱的是哪出?

走了更好,免得到时碍事!

卫宁忙上前关切地问道:“娘娘,您这是要干嘛去啊?”

何后神色悲切地说:“哀家一介女流,国家大事,不便参与,哀家只想好好安 排下皇上的后事。”

何后的话,令董太后怒火直往上冲,这不摆明了讽刺自己瞎掺和吗?而且还一 副情深款款的样子,收买人心呢?

看着何后,卢植心里仔细思量了一番。不论皇子辨和协谁登基,由于年纪的原 因,后宫都不可避免地将权重一时。这是必须谨慎的问题,如果董太后扶持皇子协 登位,那形势可能会很糟。何后就可另当别论,她对皇上感情至深,有情有义,还 识大体,无心干预朝政。虽然皇上生前更喜欢皇子协,但既然临终前将皇长子唤到 身旁,说明要托付给众大臣的只能是辨。

理清楚了思路,卢植出言挽留何后,并对董太后直言道:“太后,恕臣斗胆直 言,臣不赞成您拥立皇子协。废长立幼,与礼法不合。况且皇子协过于年幼,为社 稷着想,不宜册立。故臣建议拥立皇长子,请太后、皇后娘娘思量!”

耿直的卢植坦言不讳,令不知如何辩驳董太后的何进惊喜异常,急忙声援: “臣赞同卢尚书的想法。”

基于卢植之前相同的想法,袁隗也希望皇子辨登基即位,虽然何进可能会因此 更加势大,但毕竟还有他的死敌张让、赵忠牵制着。就是心里有点不平,皇上竟然 也托孤于张、赵二人,但既已是事实,只好认同。只要假以时日好生教导新帝,何 愁何进、张让这等宵小之辈。

一切了然后,袁隗也发言道:“臣也认为立皇长子更适宜!”

现在托孤五大臣里已有三个表态支持刘辨,董太后心里着实焦躁不安。可又碍 于何后刚才的话,不便再直言干预,便示意张、赵二人赶紧反对,以求回旋的余地。

张让审度了下形势,如今不论是朝廷上的势力还是京城、宫里的兵权,都已是 何后一党独大。与其以卵击石,不如借此机会投靠何后,还可保住性命,说不定还 不失荣华富贵。张让懂得见风使舵,赵忠又何尝差了,二人眼神一交流,齐刷刷地 宣誓支持皇子辨,投入了何后“温暖的怀抱”,把董太后惊愕地直接呆愣当场。既 然卫宁伪造的“托孤大臣”一致决议拥立皇长子,那董太后也无力回天了。

中平六年七月①,刘辨登基成为东汉王朝第十二个皇帝,改元光熹,史称汉少 帝②。先帝刘宏谥号孝灵帝,尊何后为皇太后,临朝称制。董太后为太皇太后,封 协为渤海王,后改为陈留王。

自此何进作威作福,更加肆无忌惮,朝野内外无不心怀恐惧、忿恨。

何太后所居的永安宫中,升任河南尹的卫宁面无表情,何太后则忧心忡忡。

“何进越来越目中无人了,居然当庭责骂皇儿的不是,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何后想起刘辨每次退朝后的沮丧神情就对何进恨之入骨。

看来对付何进的时机到了,卫宁准备说出自己考虑已久的计划:“太后,臣有 办法对付他。”

何太后欣喜地等候着卫宁的下文,卫宁接着说道:“现在除了何进自己一党, 朝中大臣都与他敌对。对付他,要做的无非两点,削弱他,增强自己。”

何太后疑惑地问道:“那又该如何削弱他增强自己呢?”

卫宁淡淡地笑道:“大胆起用当初被十常侍排挤出朝廷的人才,再从内部瓦解 何进一党的势力。”

“如何才能瓦解何进的势力?”何太后进一步问到。

“让他部下对他离心离德并不难,只要在太皇太后那做点文章即可。”卫宁低 声道出了自己的全盘计划。

“好,仲道,你就依计行事。”何太后欣慰极了,眼前这个年轻人一心只为强 国安民,且才堪大用。现在可以放心地让他去干了,可惜就是因为资历太浅,无法 过早荣登高位。

卫宁行礼告退,临出门何太后又说了句:“仲道,你的伤势还未痊愈,自己多 注意点!”

点了点头,卫宁有些感动地出宫了。或许她并不是个德行高尚的皇后,但她却 是个尽职尽责的太后。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她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新帝刘辨,为 了自己的儿子。猛然间,很想念父亲,不知他是否还在生自己这个不肖子的气?

乘着马车到金市买了份礼,才转向将军府。卫宁送上名帖,老半会何进才邀请 入内。由管家领到大厅,何进正悠闲地喝着茶等着。

“大将军气色不错啊!”卫宁恭敬地作揖问候,这腰围见涨啊,现在也勉强可 以称“虎背熊腰”了。

“卫大人,见笑了!不知卫大人有何事来此啊?”何进并不起身相迎,坐着慵 懒地问道。当初没有杀死你这个小白脸,现在倒高升地挺快嘛,年纪轻轻就坐上了 河南尹的重位。不过还不把你放眼里,何进瞅着卫宁,得意地笑。

哼,得意忘形,我倒要看看你能得意到几时!卫宁自顾坐到何进身边,掏出一 个玉杯,递到他面前:“大将军,小小意思,请收下!”

“确实是‘小’意思啊!”何进有些不满,居然拿这么个玩意来,现在登门拜 访的哪个不是送奇珍异玩啊?

卫宁为难地回答:“大将军,实不相瞒,本来是要给您送一南海红珊瑚的,可 是……”

“可是怎么了?”何进一听有好东西两眼直放光。

“可惜昨日骠骑将军董重到府上饮酒,看中了就拿走了。下官说此物要送与大 将军,他就直接摔于地上,还说……”卫宁编话哄骗何进。

“他还说什么?”何进已有了些怒气,这董重倚靠太皇太后,总与自己过不去。

“他还说……说您一介屠夫,送给您那也只是明珠暗投,不如摔碎了谁也甭要。”

卫宁假装犹豫地说。

“好你个董重,老夫决不会善罢甘休!”何进怒吼道。

“大将军,董重是好对付,可是太皇太后那……”卫宁“不小心”地提醒道。

“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妪有何可怕的?”何进不屑地说。

“但她毕竟是太皇太后,地位崇高,比不得一般人。”卫宁十分担忧地说。

“那我有个好主意!”何进低声说,“你跟左校尉王越打声招呼,让他……”

何进作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卫宁闻言忙摇头否决,不管怎样,她是太皇太后,自己还做不出这种事来。见 何进面色不愉,卫宁知道何进对于对付太皇太后这件事并没清醒的认识,就向他提 出了自己的意见。究竟卫宁又将布下什么局,且看下回分解!

①历史上汉灵帝的死和刘辨的继位是在四月

②刘辨是东汉第二个少帝,还有一个是殇帝之后、安帝之前的。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