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5节 董氏惨案


落日映衬下的城郊小河边,卫宁、诺巴、拂勒、杨修四人正躺在草地上,静静 地,没有人说话。这已经是第四天了,卫宁每天辰时出城,然后躺在草地上看着蓝 天发呆,快到戌时就回城。诺巴三人也每天准时出现,陪伴着他,四人都不言语。

“明天就是初七了吧?”卫宁意外地问了句。

三人一时没反应过来,卫宁歪歪头朝两边看了下,杨修才结结巴巴地说是。

“老二,你明天还成亲不?”拂勒试探性地问。

诺巴气得使劲敲了下拂勒脑袋,吼道:“你傻呀,要不结,老二用的着这么难 过啊?”

卫宁看着拂勒的憋屈样,忍不住笑了出来。诺巴三人又惊又喜地相互看看,眼 里满是不相信的意味。

卫宁瞅着搞笑的三个家伙,又笑了笑:“干嘛呢你们?”

诺巴三人一起坐了起来,脑袋全凑了上去。杨修欣喜地说:“二哥,你可终于 笑了!还是笑的样子更适合你,整天板着脸可不是你应该有的风格!”

诺巴用力捶了下卫宁胸,朗声说:“对嘛!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挺不过去的, 爱情又不是生活的全部!”

卫宁被诺巴一拳打得直咧嘴,伤口还有点隐隐作痛,但还是笑着。拂勒调戏女 子般捏着卫宁的下巴,坏坏地笑着:“美人,为了你这一笑,我愿意舍弃天下!”

卫宁顿感恶心地起身躲开了拂勒,惹得三人哈哈大笑。

“二哥,那明天我们可就全去咯!就是你要不要请刁秀儿啊?”杨修傻乎乎的 话,招来了诺巴、拂勒杀人的目光。

卫宁面不改色地回答道:“请帖送过去,由她自己决定来不来吧!”

拂勒见卫宁似乎不怎么在意刁秀儿了,就大胆地玩笑到:“老二你就专心成亲 照顾好琰妹吧,秀儿姑娘就交给我啦!保证她以后幸福地生活着!”

诺巴给了拂勒一脚,嗤鼻道:“老三,你也不瞅瞅自个,跟人家的距离简直就 是天上地下嘛!论相貌才华,能配得上秀儿姑娘的,恐怕除了二弟就只有我了!”

万分得意的诺巴被拂勒、杨修踹翻在地,其实听着他们谈论刁秀儿卫宁并不像 表面那样无所谓,心中泛起了层层涟漪。不过都过去了,自己应该好好地对待琰妹 不是吗?卫宁苦涩地想到。

嘴角上挂起淡淡的清冽笑容,卫宁朝着即将落下山的夕阳说道:“一切重新开 始了,走吧!”

四人步履齐整地踏着斜晖,向着旷野中有些突兀的洛阳城走去。

“老三,你这几天偷懒,官署里的公文估计又叠得老高了!”卫宁忽然想起, 不怀好意地问道。

“老二,这些天我这么担心你,哪有心思办公啊?而且处理政务这种事你应该 找老大!”拂勒推卸责任,想把诺巴拉下水。

未等诺巴拒绝,卫宁就赞同道:“说的有理,那就给大哥个机会锻炼下好了!”

诺巴苦着脸,只能默默承受这非人的虐待,谁叫人家心情不好呢?总得照顾一 下吧!

“对了,二哥,这些天朝廷里发生大事了!”杨修面色严峻地说。

“太皇太后被何进以交通州郡的罪名,强行迁至河间是吧?”轻淡的笑容,卫 宁一脸神秘地看着杨修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二哥,又是你施的计吧?”杨修原本有些惊讶这些天完全不问世事的卫宁怎 么会知道,想想就半猜半问道。

卫宁点点头,问:“朝廷里什么反应?董重又有何行动?”

杨修换上一副大儒教育后生的表情,沉声说道:“朝野上下莫不非议,这几日 早朝总有无数大臣建议迁回太皇太后,都被何进当庭骂得狗血淋头。不过现在一些 原先与何进走得近的大臣,都不再附和他了,甚至还有反对他的。董重趁机拉拢了 不少人,据说正准备弹劾何进。”

卫宁心底冷笑,何进,你的好日子恐怕要到头了!“太后与皇上的态度如何?”

“太后当庭警告了何进,表示希望他能尽早醒悟。皇上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明确 地表态。”

“老二,我怎么越来越发现你很奸啊!玩政治蛮有一套的嘛,全掉你口袋里了!”

拂勒用力搂了下卫宁肩膀。

“其实,我也只是走一步看一步。说起奸,老三,你才是最奸的呢!”卫宁反 驳道。

四人一路欢笑,互相调侃着,回到了城里。

“走,摘星楼痛饮,庆祝老二再世为人!”拂勒嘴里总能吐出乱七八糟的话。

在诺巴、杨修的欢声雷动下,卫宁无奈地表示赞成。酒楼不一会就休业了,连 小二都走光了,只剩下卫宁四人畅饮狂歌。

“砰砰砰”,楼下有人在使劲敲门,拂勒从窗户探下脑袋看了下,是曹操。

“曹兄,若有雅兴,可上来同饮!”拂勒大声喊道。

曹操抬头一看,焦急地询问道:“仲道可在此?”

“稍等,我这就叫他下去。”拂勒回头,见卫宁已经起身朝楼下走了。

一开门,卫宁没来得及问何事,曹操就急忙忙地说道:“何进招集了几百人包 围了董重府,要赶尽杀绝!”

啊!卫宁大惊失色,何进胆敢如此明目张胆地行事!

“依孟德看,该如何是好?”卫宁一时半会想不出办法来,向曹操问询。

“阻止他是不可能了,只能静观其变!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此举将使得朝野震 动,无人敢于对抗何进了。”曹操清楚其实这件事是坏事也是好事,现在还说不清。

曹操沉默了下,说道:“不过也没有必要阻止他,你应该可以看出来这其实也 是个转机了吧!”

卫宁冷静地考虑了下,不忍地说:“虽说如此,但……”

叹了口气,曹操理解地劝慰道:“杀戮与鲜血是乱世走向治世的必经之道!”

深深地震撼于曹操的这句话,卫宁不知该如何应答。仰头望月,明月正被乌云 遮掩,叫卫宁的心情无端又灰暗了几分。何进越是残暴蛮横,群臣爆发反抗之时就 越猛烈,到时就可以一举铲除。乌云总有被驱散的一天!卫宁坚信无论什么都阻挡 不了自己去完成自己的信念与理想!

“孟德,我连夜进宫,让太后做些准备!”卫宁说罢趁着离宵禁还有些时候便 急急忙忙赶进宫。

永安宫中,已就寝的何太后听闻卫宁来访,披了件外套就起身接待了。

见太后穿着不整,卫宁慌忙眉目低垂,禀报道:“禀太后,何进让何苗领着几 百号家丁府将包围了骠骑将军府!城卫军似乎接到密令,全都未离开大营。”

何太后原本因为卫宁的闪躲神色有些失望,一听是大事,就整容问道:“依你 看,该怎么应对?”

“明日必然将有大臣上奏参何进,太后与皇上只要斥责一番,以渎职为由,借 机……”

……

骠骑将军府外,数百人明火执仗,虽没穿军服,但看得出来都是地道的军人。

而大将军何进之弟何苗全身盔甲,威风凛凛地挥挥手道:“一个不留!”

半个时辰后,董重的人头被扔在了何苗的脚下,无数的火把则划破了黑夜,将 骠骑将军府点染成了一簇熊熊的烈火。黑暗中,一个柔弱的身影强忍着泪水,跌跌 撞撞地逃离了那片火海。

“嗵”,一个娇小柔弱的身体迅猛地撞进了诺巴的怀里,“啊”,两人都跌倒 在地。可怜的是,诺巴成了肉垫,摔得他后背钻心的痛。拂勒和杨修看见诺巴像烂 泥一样躺地上龇牙咧嘴地喊痛,就恶劣地欢呼起来。

这人有毛病吗?诺巴心想,还赖我身上不舍得爬起来了!不过身子好软,还有 股怡人的淡淡体香。前身的舒适与后背的疼痛所形成的强烈差异,令诺巴很难缓过 神来。

此刻董重府外,一个将领低声对何苗说道:“刚才清点人数时董重之女不见了!”

何苗听言顿时火起,怒气冲冲地骂道:“吴匡,你脑子是不是被猪咬啦!没找 着人你居然还敢放火!现在立刻派人给我四处搜!快!”

吴匡唯唯诺诺地告退,立即派人往各个方向搜查。

“将军,刚才小的看见那边好像有人影闪过!”一个小兵向吴匡报告。

“快,追!”吴匡领着一批人朝可疑的方向追去。

看着地上还紧贴在一起没动的两人,拂勒暧昧地问:“大哥,莫非对方是个女 的?还是个绝色女子,才让你故作痛苦,不欲分离啊!”

诺巴白了眼拂勒,不过拂勒倒也不是完全的胡说八道,起码对方好像是个女的, 至于容貌,由于她晕在了诺巴怀里,所以看不见。“还不帮忙!”

杨修扶住了倒在诺巴身上的人,拂勒则搀起了诺巴。

“哟!”杨修发出惊讶的怪声,然后啧啧叹道:“好美的姑娘!大哥,你桃花 运来啦!”

诺巴闻言,不可置信地凑到跟前细细端详了番。虽然脸上有些脏,但一身男装 打扮与她脸上的数道泪痕却有力地撞击着诺巴尚未开窍的心。真的好美,或许姿色 稍逊于秀儿姑娘和琰妹,但也与来莺儿在伯仲之间,不失美人二字。

“大哥,怎么了?”杨修推了推失神的诺巴。

恍然清醒的诺巴不由得升起一片红霞,幸好是夜间,看不清楚。诺巴忙掩饰道 :“这姑娘为何要扮男装呢?夜色都这么晚了还独自一人出行!”

“我哪知道?你问她好了!”拂勒指着晕倒的姑娘问道。

“还是先找个地方把她安顿下来吧!”杨修扶得有点酸了。

“去哪?”诺巴随口问问。

“你家!”拂勒、杨修异口同声地说。

“为什么?”诺巴虽提出疑问,却满心欢喜,没有丝毫异议。

“因为你正惦记人家姑娘,眼睛都绿了!”拂勒对于诺巴的小心思可谓了如指 掌。

有这么明显吗?诺巴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孰知杨修和拂勒使了个眼色,二人 一块溜了。

当诺巴惭愧完抬起头时,只剩被遗弃在地的姑娘一人了。没良心的家伙,我一 个人怎么把她送回去啊?一狠心,诺巴发挥了平时没有的怪力,扛起她就往家走。

诺巴前脚刚走,后面吴匡人就到了。

“都追了这么远了,也没见着啥鬼影!算了,一个女子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撤!”

吴匡自以为然地领兵向何苗复命。

可何苗却劈头盖脸地痛骂了吴匡一顿,其实说实话,何苗打心里也不怎么把一 个女子放心上。只不过大哥交待了要赶尽杀绝,看来回去得撒个谎了。唉,不管这 些了,家里的小妾们可等了自己半夜了,想到这,何苗两眼放光,一阵燥热。和其 余知情人打了个招呼,就急急忙忙回去向何进谎报去了!

清晨,诺巴一醒来洗漱完就来昨晚自己带回来的姑娘房里看望。推开门,她正 睁着空洞的眼睛,盯着房梁一动不动。

诺巴小心地问候:“姑娘,你没事吧?昨晚在下不小心撞晕了姑娘,所以冒昧 地将姑娘带了回来,还请恕罪!”

姑娘完全没有反应,只是呆呆地看着房顶。诺巴不以为意,继续说:“在下诺 巴? 赫尔谟尤斯,姑娘可以叫我诺巴。敢问姑娘如何称呼?”

还是没有丝毫的动静,诺巴坚持不懈:“姑娘不方便说没关系,姑娘饿了吧?

要不我叫人送吃的来?”

一会,吃的送来了,可诺巴面对的还是一成不变的苍白面孔。诺巴毫不厌烦地 继续着他的一口一个姑娘。“姑娘,你在担心我是个坏人吧?这你可以放心,我诺 巴绝对是个正人君子。”

诺巴偏不信邪,执著地想将“对话”进行到底。“姑娘,你家在哪,等姑娘你 身体不虚弱了,我就送你回去!”诺巴真是狼子野心,人家要告诉你家在哪,你还 不给人家立刻送回去,还得等人身体不虚弱再送?安的什么心啊?不过当姑娘若听 到家这个字时,娇躯一颤,诺巴以为是好兆头,更鼓足了劲,瞎侃胡问。

半个时辰后,诺巴口干舌燥,决定暂时先到此为止,走时仍不忘说两句:“姑 娘,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叫我就行,别客气,当自个家一样!”

诺巴走到门口,又想起卫宁今天成亲的事,就回头补充了下:“姑娘,不好意 思,忘了今天要去兄弟家帮点忙,所以会很晚回来。你如果有事,就吩咐春玉!”

诺巴指了指留在厢房照顾她的丫鬟。

诺巴吩咐妥当后,心情极其舒畅地直奔卫宁府而去。

卫宁早朝尚未回来,本来按平时来讲,该结束了才对。可因为昨晚大将军派人 围攻骠骑将军府的事,早朝上已闹翻了天,以致迟迟不能退朝。

“大将军无故杀虐董府上下三十一口人,请陛下降旨严惩不怠!”谏议大夫马 日(石单)对于大将军的骄横跋扈忿忿不平。

“董重阴谋颠覆朝廷,拥立陈留王协为帝!此等大恶之人如何留得?”虎贲中 郎将袁术反驳道。

“那大将军可否有证据?信口雌黄,谁人不会?”中常侍张让阴狠地质问。

“董重手下一个司马就是人证!”何苗瞪着张让,底气十足地说。

“随便找个人作个证,就让骠骑将军背上谋逆的罪名,大将军真是省心省力啊!”

赵忠讽刺道。

“你什么意思?”何进杀机毕露,见此,赵忠不免心惊肉跳,眼睛都不敢往何 进那瞅了。

何进的神色吓得刚才还嘈杂的德阳殿鸦雀无声,杀鸡儆猴,何进不无得意。

“就算大将军有证据,似乎也该先上报审理吧!”卢植可不会屈于淫威之下。

“事出紧急,若事发,董重难免玉石俱焚,危及陛下安危!”袁术出言反驳, 其实借机杀董重正是他的主意。

朝廷上斥责何进的声音越来越少,最后少帝按昨晚何太后吩咐的,发言制止: “好了,爱卿都别吵了!朕认为此事大将军办得确实有失妥当,但念于一片忠心, 就罚一年俸禄好了。”

这一年俸禄根本不算什么,何进喜悦地认罚了。但少帝紧接着又说:“但京城 里发生此等大事,司隶校尉与执金吾却无一人前来向朕禀告,革职待查。众位爱卿 可有适合人选充任?”

少帝刚说完,就是何进一党人的鸣不平,因为两个要职都是何进之人。但今天 少帝态度出乎意料的强硬,最后在卫宁的推荐下黄琬继任司隶校尉,士孙瑞接任执 金吾。

虽然经过一番激烈的争斗,但由于张让、卢植两派领衔人物的鼎力支持,以及 何进一党部分人的沉默不语,倒也让卫宁的提议通过了。

无视何进与袁术愤怒、炙热的眼神,卫宁神色怡然地出宫了,不少大臣都恭喜 他的新婚在即,但卫宁真正开心的却是自己离铲除何进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